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东方长越司徒秋沅的小说[香消雪减君知否]最新章节阅读

编辑:久夏青 2019-07-24 14:12:59

主角叫东方长越司徒秋沅的小说[香消雪减君知否]最新章节阅读

《香消雪减君知否》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香消雪减君知否 即可阅读全文

《香消雪减君知否》小说简介

我非常喜欢《香消雪减君知否》这本书,人物个性鲜明,故事情节曲折感人,很有逻辑性。既好看又励志。东方长越司徒秋沅是小说名字叫《香消雪减君知否》这本小说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榴莲雨飞,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阴暗潮湿的水牢里永远都不见天日,腐朽阴冷的气息不停息的侵蚀着司徒秋沅的身体,敲打着她的精神。每每伤口即将痊愈,便会被泼上一层盐水,蚀骨之痛几乎令她喘不过起来。数月光阴匆匆而过。她的阿越一次都没来过。甚。主角是东方长越司徒秋沅的书名叫《香消雪减君知否》,是作者榴莲雨飞所编写的虐恋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她本想着以身相许,赠他百世真情。可他却伤她憎她恶她辱她,他杀她的孩儿,将她另嫁。漫雪纷飞,她问:你可曾爱过我。雪落成水,他答:未曾。她活了千年,却没有想到遇见他,竟是一场躲不过的劫……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不要你的命,但是你的孩子得留下。”对于妖怪来说,成型未产的妖胎,那可是增进修为的大补之物,尤其还是这个上千年的妖怪,自然不可能放过。

“不可能。”

“固执。”苏笑白说着,身后毛茸茸的尾巴,猛地朝着司徒秋沅的方向甩了过来:“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不好强人所难,你的命我也姑且收下了。”

那九条毛茸茸的尾巴好似有生命一般,分外灵活,一个不留神便被那毛茸茸的大尾巴抽了个耳光。

苏笑白法力高强,司徒秋沅却是强弩之末,几个回合下来,司徒秋沅便落了下风。

逃,逃不掉,打,打不过。

司徒秋沅的脸色愈发苍白,行动也愈发迟缓,早已招架不住苏笑白猛烈的攻势,一个不留神便被苏笑白当胸拍了一掌,整条蛇倒飞出去,狠狠砸在树干上。

浅浅的血线自司徒秋沅唇角缓缓溢出,狭长的双眉拧在一起,似极力压抑着痛苦。

阴阳怪气的声音自司徒秋沅的头顶传来:“本尊今日心情不错。把妖胎交出来,饶你不死。”

司徒秋沅挣扎着还想要再次逃离,化作原形想要遁入土中,却被苏笑白稳稳拿住自己的七寸。

“小家伙,看来你不领情呢,既然如此……”说着苏笑白变手为爪,朝着司徒秋沅的小腹缓缓伸了过来。

身受重伤的司徒秋沅,在和苏笑白一番交手之后早已力竭虚脱,意识也渐渐有些涣散,此刻自己的七寸被苏笑白了牢牢抓在手中,就像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

“啊——”司徒秋沅长啸一声,山体剧烈的晃动着,连带着山下的王府也感受到了异样,数千侍卫连成一团朝着山体进攻。

然而苏笑白却丝毫不在意,他一边狞笑着,一边慢慢的用尾指的指尖,划开司徒秋沅的腹部。

血涔涔的流着,从司徒秋沅的身上蔓延,落在地上,开出朵朵凄美的花。

“哟,原来个是人类的崽呐?”苏笑白看着面色发白,冒着冷汗的司徒秋沅,咯咯的笑着。

尖锐的狐狸爪,一下又一下的划着,羊水散落一地。

他捏起纤细的脚踝,将那孩子倒拎着从司徒秋沅的腹中生生的取了出来,白花花血淋淋的。

“哇!”孩子很是纤弱,连带着哭声也很是虚弱,有气无力的嘤嘤啼哭着。

“孩子还我……”司徒秋沅疼的得险些昏厥,只是看着自己的孩子无力的挥动着小手嗷嗷地哭着,她猛地眸中一红,想要扑咬苏笑白。

只是到底之前消耗的太多了,她的反扑,没有丝毫的意义。

他仅仅是轻轻地动了动指头,她便被制服了。

“我原先以为,你是蛇,怀的自然是颗蛋,没想到竟是个小人儿。”

“啧啧,这样的小家伙,可是大补呢。”苏笑白说着,粗糙的舌尖轻轻舔过孩子的细腻小脸,孩子瞬间没了声音,睡了过去。

他又不缓不急的将孩子擦拭干净,细细的欣赏着,指尖划过孩子**的脸颊,不由越看越欢喜。

孩子已长好,乌黑亮丽的头发,洁白的小脸,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粉嘟嘟的嘴唇微微撅着,虽然有些弱小,却生的格外可爱。

“真是个好看的小东西呢。”苏笑白将孩子放在一边,忽然狞笑了一声,再次将手伸入了司徒秋沅的腹中,面带狠厉地说道,“千年的妖精难得的很,干脆把你的妖丹一起给我了吧。”

“把孩子还我……”

《香消雪减君知否》 第5章 手刃小妖怪 免费试读

阴暗潮湿的水牢里永远都不见天日,腐朽阴冷的气息不停息的侵蚀着司徒秋沅的身体,敲打着她的精神。

每每伤口即将痊愈,便会被泼上一层盐水,蚀骨之痛几乎令她喘不过起来。

数月光阴匆匆而过。

她的阿越一次都没来过。

甚至,他都不知道她怀孕了。

司徒秋沅的肚子渐渐隆起,她有些狼狈地撩起眼皮,黯淡无光的视线落在窗外一角的红色喜幔上。

鲜艳的正红色刺目惊心,仿若一柄利剑直直插入她的心口。

今天是摄政王爷东方长越和宁飞絮大喜的日子。

锣鼓喧天,红绸遍地,来来往往的贺喜声,不绝于耳。

整个王府,都洋溢着喜庆。

“祝王爷王妃,白头到老,琴瑟和谐!”

“祝王爷王妃,比翼连枝,举案齐眉!”

一身红袍的东方长越长身玉立,微风扶起的袖口卷过新娘子的红盖头,平添了几分缱绻情意。新娘子微垂着头,害羞的跟在东方长越的身后,身姿曼妙绰约。

好一对神仙美眷,简直天造地设,羡煞旁人的同时也深深刺痛司徒秋沅的眼。

喜饼被当做普天同庆的恩赐,破例扔了进来,滚在水牢边上,那上面印着的鲜红的喜字绞的人心肝肺都疼。

司徒秋沅从不知,她们做蛇的,也会有这般心如刀割之时。

……

人怀胎十月孩子方才能呱呱落地,蛇怀胎三月便会产卵。

转眼间临盆将至,只是司徒秋沅整个蛇的脸色都不太好,泛着长期缺乏日晒的惨白。

小腹处骤然一沉,紧接着便是疼痛弥漫,水牢中一向安分守己的司徒秋沅突然现了原形,下半身变成了树干粗细的蛇身,鳞片幽幽泛着光。

“啊……”司徒秋沅难受的四处打滚,面色越发惨白如纸。

侍卫也有些骇然,紧张的盯着水牢里的庞然大物,生怕一不小心便丢了小命。

“她这是要生了吧……快,快去禀报王爷!”

“她生出来的玩意儿岂不是个小妖怪。”

“小妖怪也是咱王爷的种啊!”

一席红衣的新郎官正穿梭在各个坐席之间,觥筹交错,双眼也有些迷离,提着剑的侍守卫走到东方长越面前,在他耳畔轻声说着些什么,东方长越便随着侍卫离去。

水牢之中的司徒秋沅已然变成了蛇身,盘踞在浑浊的水池中,整个人都脱了力似的无精打采,却在瞧见来人之时,眸底骤然腾起亮光。

牢外之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清冷的目光里皆是嘲讽:“都说怀胎十月,这才三个月你就要生了。果然,畜生就是畜生,不懂什么贞洁伦理。”

眸中的光瞬间暗了下去,司徒秋沅下意识的理了理凌乱的鬓角,微微侧着头不敢看他,只急急却又卑怯的说道:“不,不是这样的。阿越你误会了,这是我们的孩子,请你一定要救救孩子……”

“我们的孩子?”东方长越唇角勾起嫌恶的弧度,黑沉的眸底无半点怜惜之意,“你跟着本王时便已是残花败柳,如今不过三月便要生出个小妖怪来。你说,我会信这小妖怪是本王的种?”

扎心之语字字如刀,刻在司徒秋沅的心口来来回回的切割着,她只觉遍体寒凉,大大的眸子里满是灰败之色:“你不信我?”

回应司徒秋沅的是一声冷笑,寒的如同从地底深处渗出来的一般,冷的她不禁闭上了眸子,泪水从眼角渗了出来。

一道寒光忽的掠过,她心中的不安骤然扩大,猛地睁眼却见东方长越手里握着一柄匕首,直直的刺了过来。他往日柔情的凤眸里,除了厌恶,再无其他。

“你这孽畜肚子里的小杂种,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现在本王帮帮你,替你结果了他!”

“不、不——不!”司徒秋沅凄厉喊着,发丝凌乱面色苍白,可锋利的匕首还是毫不犹豫的刺入了她的小腹,手段利落娴熟,一横一绞,带着破碎的内脏组织拔出,浑浊的水池瞬间被血染红……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