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花颜封玄奕的小说[十年深宫事]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淡淡芬芳 2019-08-14 07:33:59

主角叫花颜封玄奕的小说[十年深宫事]完结版免费阅读

《十年深宫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十年深宫事 即可阅读全文

《十年深宫事》小说简介

蛮有意思的,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有很多地方戳中我的笑点。。精品小说《十年深宫事》由唐家三个西红柿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花颜封玄奕,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知道,那无关于爱情,只是他要让她颜面尽失。她不晓得作为一个皇后,如此被关押在地牢,还要被名义上的‘儿子’如此对待,封裕到底知不知。但却很清楚,在那些黑衣人和侍卫眼中,她花颜,连个妓女都不如。直到一个。主角叫花颜封玄奕的小说叫《十年深宫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唐家三个西红柿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爱的人,是这荣耀帝国的君王,而我,却‘贵’为这帝国的太后,他的‘母妃’。“痛吗?痛就对了,”男人狭长的眸光即使满载着欲火,口吻却依旧冰凉刺骨,“不痛的东西,你花颜,不配拥有。”

精彩章节试读:

他拧了拧眉,“颜儿。”

第一次,他如此温柔,仿佛回到了十年前,但他接下来的话却将她打入了冰窖。

“你知道一双眼眸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有多么重要吗?尤其是,未来的一国之后,况且,这次是你父亲主动攻击雪儿的。”

“所以呢?”

她冷笑,他难得的温柔竟令她心底发寒。

他眸如星耀,徘徊她的眉目之间,“把你的眼睛,赔给她。”

花颜瞬间怔住,“赔?怎么赔?那不是我的过错,凭什么让我赔!”

眼眸对她秦落雪重要,对她花颜就不重要了?

他桎梏住她颤抖的双肩,“太医说了,这是唯一的办法,雪儿此刻比你更难受,下个月就是她的封后大典,她没做错任何事,却要永远活在黑暗里,这公平吗?”

雪儿是在他人生最低谷时,唯一陪在他身边的人。

他说过,他要让她亲眼见证,‘他为王时,她必为后’的承诺。

然而现在……

他不忍看到她失去光明,伤心欲绝的那副模样。

“她没做错任何事?呵,那我就做错了?”即便心已成枯海,但眼泪还是控住不住的往外涌,她看着他,“我父亲为此付出了性命,难道还不够吗?你现在还让我还一副眼睛给她,那我要怎么办,她不能失去光明,那我就能永远生活在黑暗里吗?”

“本王可以承诺,只要雪儿的眼睛能回复光明,本王必保你后半生衣食无忧,即便你看不见,也能享受到一位‘太后’应有的荣耀。”

他知道,这样对花颜来说或许有些残忍,但为了雪儿,他不惜做个恶人。

更何况,这是她花家咎由自取。

她闭上眼,仍由眼泪疯狂涌出,呵,太后。

等了一天,等来了爹爹的死讯。

等了十年,等来的,却是他要剜她的眼。

封玄奕,你太狠了,你有没有想过,秦落雪即便真的失去光明,至少她还能有你,而我呢?

天刚刚亮,花颜的冷宫门被打开。

逆着晨光,一袭白衣身影由远而近。

那是整个帝国最有名的神医,白宁。

“你是来取我眼睛的吗?”

呵,这么快,天才刚亮,就这么的急不可耐。

一整晚,她都没睡,她竟然还在心里偷偷的奢望,奢望封玄奕会放她一马。

白宁对上花颜那双清澈明亮的眸子,淡淡然了一句,“太后放心,白宁已调配好最好的麻药膏,不会太疼。”

花颜害怕又无奈的扯了扯唇角,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不自觉的滴落,“她是真的瞎了?”

整理药箱的手顿住,淡漠如仙的男子再次抬眸,看了眼那双眸子,明亮却空洞。

“不知。”

“不知?”花颜几近崩溃,拉扯着他的白衣,“不知她是否真的瞎了,就来让我剜目赔眼?”

他不做声,任由她拉着,“白宁只负责取目,雪贵妃的病情诊治,由其他太医负责。”

昨晚,王上的密令,让他今晨亲自来取目,并叮嘱要用最好的麻药。

《十年深宫事》 第6章 给本宫狠狠的打 免费试读

她知道,那无关于爱情,只是他要让她颜面尽失。

她不晓得作为一个皇后,如此被关押在地牢,还要被名义上的‘儿子’如此对待,封裕到底知不知。

但却很清楚,在那些黑衣人和侍卫眼中,她花颜,连个妓女都不如。

直到一个月后,她被放出地牢时才知,整个王朝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大周,没了。

整个花家,被抄家。

漠北毗邻的萨赫国进军大周,大周朝廷安逸腐朽多年,萨赫大军常年卧居漠北,各个身姿矫健,善于抗战。

没用多少时间,萨赫大军攻破了大周层层关卡,直逼皇城。

而在闯入皇城后,浩浩荡荡的萨赫军团却出乎意料的对封玄奕跪拜称臣。

原来,萨赫军团的首领,以及最后取下封裕首级的人,正式这位不受宠的大周四皇子,奕王殿下。

次月,封玄奕称帝,成为大周帝国新的帝王。

芳华殿冷宫

“唔……”

距离新皇登基已过去两个月,喂完‘红隐士’的花颜全身又是一阵痉挛过后,胃里一阵恶心。

一旁服侍的灵儿忙道,“太后怎么了?是否身体不适,要不要请太医来看看?”

灵儿是花颜进宫时,花翎海给她的随身丫头,也是她唯一的仆人。

花颜侧躺在椅塌上,摇了摇头,“没事,一会就好。”

这几日胃里总是泛恶心,想吐却又吐不出。

秋天来的很快,曾今的大周已是过往。

封裕死后,他曾经的妃子被封玄奕全部扔进了他的墓里,陪葬。

却唯独花颜这个有名无实的‘皇后’被保留下来,在这处废弃的冷宫中,成了所谓的‘太后’。

呵,太后,多么讽刺的称呼。

“今日初几了?”胃里稍稍平复了些后,花颜问道。

灵儿欲言又止后,道,“回太后,初四。”

“真快,”花颜看向窗外,默念了一句,“下月便是王上的封后大典了。”

封玄奕按照太史令的指使,将封后大典定在了十月初十。

宫人们都说,这是因为新皇后在王上心目中十全十美。

“太后,太后不好啦!”

正在这时,一个小太监冲了进来。

“什么事情莽莽撞撞的?”灵儿赶紧护在花颜身前。

“兽奴他刚……”小太监抬头看了眼花颜,立马改了改口,“花…花大人他刚刚发了狂,逃出地牢,还伤了雪贵妃!”

“雪贵妃?”灵儿顿时愣住,虽未正式立后,但这整个大周皇宫谁不知道这雪贵妃是王上心尖上的人。

“我爹现在在哪?”花颜整个心都被提了起来。

“御花园。”

当花颜赶到御花园时,花翎海已经被带刀侍卫给抓起来,困在御花园中央的假山旁。

一月未见,父亲的身体又被兽皮浸入半分,全身溃烂的不成人形。

自披上这兽皮已约半年,长期被关闭在地牢里,不见天日,加上身体与心灵上的摧残,以至于花翎海整个人的精神都处于崩溃状态。

混乱的头发上全是虱子,嘴巴到下巴严重烫伤,由于没有得到太医良好的治疗,以至于现在已经无法说出一句清晰的话,基本都是嗷嗷在叫。

花颜追过来的时候,一旁的侍卫正拿着带盐水的皮鞭一鞭鞭的抽打他。

花颜直接冲了过去,挡在花翎海的身前,“住手!”

侍卫的手没有及时收住,又是一鞭狠狠的摔了下去,花颜顿时觉得从额角到脸颊一阵火辣辣的灼痛,身上的衣衫也因鞭子而打裂,她却没呼一声疼。

侍卫见到是花颜,立马住了手。

这位所谓的‘太后’甚至比他们当今王上还要小,并且口碑也早有耳闻,但必定是太后,身份放在那,这让侍卫一时愣住。

“打,干嘛停住,给本宫狠狠的打!”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