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朕的妖孽王妃]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凤慕涟裴弘焕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微笑听雨 2019-08-19 09:26:28

[朕的妖孽王妃]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凤慕涟裴弘焕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朕的妖孽王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朕的妖孽王妃 即可阅读全文

《朕的妖孽王妃》小说简介

《朕的妖孽王妃》作者非常具有想象力!情节吸引人,好看。喜欢的女人是多了点儿,但这么优秀的男人现实中没有,所以也没办法。还是很好看的书!。主角是凤慕涟裴弘焕的小说是《朕的妖孽王妃》,是作者橙小秋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10章命中一劫想到此凤卿晚心中又恨又怕,一双手死命绞着手中的绢帕,又望向哥哥与父亲欣喜的模样心中越发嫉恨,只暗恨凤慕涟为何不死在外头。而凤慕涟心中似有所感望向她,纵然对方极力掩饰她却也看出了几分震惊。经典小说《朕的妖孽王妃》是橙小秋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凤慕涟裴弘焕,书中主要讲述了:凤慕涟气势嚣张问道:管这么多做什么,难不成你要娶我?裴弘焕淡定一笑:好啊,我娶你。凤慕涟挖了挖耳朵迷茫问道:......麻烦再说一遍?裴弘焕:......我娶你当太子妃。

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秀色可餐

此番前来刺杀的这群人武艺竟也十分不错,怕是暗卫都出动了不少,看来这次是想直接让他折损在这里。

裴弘焕想到此面色更冷,和裴一边打边退,奋力突围,奈何黑衣人人数众多,他与裴一纵使武艺高强也是双拳难敌四手,身上仍是负了不少伤,体力更是已有不支,裴一咬牙拼死将一个挡路的黑衣人毙于刀下随后护着裴弘焕往山林中跑去。

身后黑衣人紧追不舍,裴一索性与裴弘焕用起轻功,在勉强拉开一段距离后将裴弘焕带到一个小山坡旁,随后冲裴弘焕低声道了句:“请恕属下无礼!”

随后裴一伸手扯下裴弘焕的外裳披在自己身上,又将自己的衣裳递给裴弘焕:“主子赶紧从这山坡跑下去,属下扮作主子的模样引开这些黑衣人。”

裴弘焕也知如今不是多说话的时候,伸手套上裴一的衣裳冲他点了点头:“自己小心!”

裴一匆忙点头后就往另一头跑去,黑衣人远远瞧见他的身影也被吸引而去。裴弘焕垂了垂眉眼伸手捂住胸口的伤口随后往山坡下跑去,只是失了方向,天色也渐渐暗沉下来,斜阳只在山头露出半边,竟是要入夜了。

裴弘焕终是失了力气,靠在一棵树旁,紧紧捂住伤口唇角泛起一丝苦笑。此行终归是他大意了,他还以为他们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动手,却不料他们竟是已经按耐不住了。

而裴弘焕许是失血有些久,连身子都有些泛冷,神思也模糊起来,却在隐约中察觉到有人靠近,下意识的伸手扣住来人的手腕就要动手,却听一道清脆的女声喊起来:“哎哎哎!我只是想帮你,你可别不识好人心啊!”

裴弘焕提起些力气仔细看了看眼前之人,随后微微一愣:“是你?你为何还未走?”

凤慕涟顺手探了探他的额头感受了下他的体温,不以为意的回道:“多亏你之前惊了我的马,让我逃了出来,只可惜我的马车跑进来以后就毁了,马儿也跑了,我想着你边上没什么人了估计跑不掉,就在林子里四处找了下,果然就找到你啦。”

裴弘焕闻言神色有些复杂,语调不自觉低沉起来:“你为何要来救我?那些黑衣人的目标是我,你若是同我在一处会更危险。”

凤慕涟闻言有些好笑:“你之前不也救过我吗?有恩报恩罢了,再说我又不是被吓大的,想我当初也是一个人单挑……咳咳咳!”

察觉到自己又顺口把前世的光荣战绩说出来了,凤慕涟连忙咳嗽几声打住。

“单挑?单挑什么?”裴弘焕难得地有些好奇。

“单挑……挑面!不然还能挑什么。”凤慕涟干咳一声,随后连忙转移话题:“哎呀,我不是说过要罩你吗!”

裴弘焕见她不愿正面回答也不介意,顺从地把自己的手递给她:“我现在没什么力气了,还得劳烦你扶我起来,林中入夜后十分危险,我们得寻个过夜的地方。”

“这个你不必担心,我找到了一个山洞,还算隐蔽,虽然简陋了些,好歹能勉强藏身。”凤慕涟接过他的手扛到自己背上,却被裴弘焕压的一沉身子一晃险些没栽倒:“你看着挺瘦没想到还挺沉。”

说了话却不见背上的人有回应,回头一看才发现这人不知何时竟是闭上了眼睛,俊美的面色透出几分苍白,唇色亦失了血色。

凤慕涟在他的脸上忍不住沉迷了一会儿方才感慨,一个男的长成这样真是暴殄天物,看看这美色,连她都忍不住想动手动脚啊。

将身上的人往上推了推,凤慕涟艰难的将人半背着拖回了山洞,也顾不上卫生就把人扔在了石板上,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没办法,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弱了些,稍微有些运动就十分疲累。

等到喘过气了,凤慕涟方才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还有气,没死。只是这人面色不知为何竟泛起不正常的红晕,连唇色都红艳起来,一个男子竟是硬生生让她感受到了什么叫秀色可餐。

她忍不住伸手在裴弘焕脸上捏了捏,有些好笑,醒着的时候这么高傲一个人,还有恶劣,没想到睡着了这么安分。

只是想起两人初见的时候他要将她送回给人贩的模样,凤慕涟仍旧觉得有些气不过,索性又伸手去扯他的脸颊,直到向两边都扯得变形了才大发慈悲的松了手,又伸手戳了戳他的脸,觉得十分有趣。

“咦,这么烫?”只是当她伸手触到他的额头时才发觉事情不对,额头竟是有些烫手,这人竟是因为失血过多有些低烧了,胸口处的伤口也还未止血。

凤慕涟看了看洞外的天色,想起之前在她马车坠毁旁看到的蓟草便咬牙出了山洞。她必须在完全入夜时摘回蓟草,否则山中一旦入夜后非但可能会出现野兽,还会迷路。

好在她马车坠毁之地离这里并不是太远,她小心翼翼确定四周无人后才小心走出,又理了理洞口的藤蔓,确保足够隐蔽后方才提着裙摆去采摘蓟草,而她想了想又将马车的帘子揭下,决定回去当被子盖。

许是她运气好,还顺便摘到了几个果子,至于捉鱼什么的她却不敢动手,毕竟她不敢确定那群黑衣人还有没有离去,在这处处漆黑的山中点起火把那可不是将自己送到敌人眼皮子底下。

夜色慢慢弥漫起来,凤慕涟勉强借着天上的明月摸黑着回了山洞,她也顾不得避嫌,将裴弘焕胸前的衣服解开,便发现有道寸许深的伤口横在他的胸膛上,血肉翻起的模样令她都有些不忍。

“看着是个公子哥的模样,没想到如此能忍,倒还算是一条汉子。”凤慕涟将摘来的蓟草新叶嚼碎敷在他的伤口处,又将他的衣服撕下几块布条将伤口仔细包扎裹紧,几刻后终于慢慢止了血。

裴弘焕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己这么衣衫半解的模样,一个小脑袋趴在他胸口十分费力地模样,立时一惊皱眉道:“你在做什么!”

《朕的妖孽王妃》 第10章 命中一劫 免费试读

第10章命中一劫

想到此凤卿晚心中又恨又怕,一双手死命绞着手中的绢帕,又望向哥哥与父亲欣喜的模样心中越发嫉恨,只暗恨凤慕涟为何不死在外头。

而凤慕涟心中似有所感望向她,纵然对方极力掩饰她却也看出了几分震惊与恨意,不禁挑了挑眉,看来原身被人贩子抓走一事看来并没有那么简单。

还不等凤慕涟答话,一个妇人却又跑过来抓住了她的手就开始抹泪:“我苦命的儿啊,怎么突然将自己弄成了这副模样,你这几日连夜里都不回来,我还以为你已经……好在苍天有眼,又将你送了回来,如今你回来了也不必怕,这几日受了什么委屈,大胆同家里说便是了,我一定为你做主……”

凤慕涟看着眼前对她抹泪的妇人心中本能地涌出些不喜,又听她刻意说到她在外头过夜,还装大度的模样让她将自己这几日的遭遇说出来……

这里正是大堂,还有不少下人在场,人多嘴杂,她这副狼狈的模样任谁都知晓怕是出了些意外的,这人却让她在这里说,当真是其心可诛。

凤玄尉立刻皱眉道:“此处口舌众多,难保不会有人添油加醋渲染出去,小妹毕竟还是女儿家,名声为重,如何能在这里说。”

凤慕涟抬头看着这个第一回见面的哥哥,头一回感受到了有家人的好处,内心一阵暖意,安抚地冲他笑笑:“哥哥不必担忧。”

苏惜月闻言立刻做出一副后悔地模样来:“是我一时思虑不周了,只是我毕竟是你们的母亲,一时情急才……”

凤卿晚见母亲被说立刻不满道:“哥哥你怎能如此说母亲,她不过是担忧姐姐一时情急罢了。”

凤玄尉冷淡地瞧了这对母女一眼,皱眉道:“我母亲从来都只有一人,妹妹也只有一人。”随后眼神不禁冷了下来,如利剑般射向凤卿晚:“小妹几日找寻不到下落,你是如何知晓她已身亡的?!”

凤卿晚面色一白,支吾了一声,苏惜月却连忙替自己女儿开口:“晚儿不过是久寻不到涟儿,一时猜测罢了……”

凤卿晚立刻反应过来,立时眼中蓄起水雾,仿佛遭受了莫大的委屈般身形不稳,越发楚楚可怜,顺着母亲的话往下说道::“我知晓哥哥一向都不喜我……却也不能将这样的罪名擅自安在我头上……”

凤慕涟抬眼望去,就刚好瞧见她眼中对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愤恨,无奈地摸了摸鼻子,怼她的又不是她,为何总是将仇恨加在她身上。

凤益承头疼地打起了圆场,他知道自己的这一双儿女对自己续弦之事不满,只是侯府总归需要一个女主人打理:“涟儿回来是好事,还是回内厅在再说吧……”

凤卿晚听闻此言下意识握住了一旁母亲的手,面色越发苍白摇摇欲坠,眼中分外惊恐,若是凤慕涟将她谋害她之事说出去,她必定身败名裂!

为今之计,她也只好死不承认了,好在她不曾亲自见过那群人贩子,只要不承认她最多也不过有几分怀疑罢了。

凤慕涟连忙拉住凤父,摇头道:“不必,在这里说也无妨,只是有些怪力乱神之事怕父亲一时无法接受……”

凤益承闻言一凛:“怪力乱神之事?”

凤慕涟点了点头,按照原主的一点记忆就开始了胡编乱造:“不知父亲可还记得曾说过女儿出生之时府上曾路过一个云游的僧人?”

凤益承缓缓点了头:“那时你刚一落地,便有个僧人前来讨水喝,我喜得千金便请他进来用了顿膳,他走前说为谢我饭食之恩要为你算上一卦,算过之后却又闭口不言,只说你命格清贵,却或有一劫,我却只当他随口之言……”

凤慕涟闻言眼睛一亮心中不由暗喜,没想到那和尚还说过这种话,这下她说这些可信度就更高了:“女儿此次出门本意不过是去城外的山中的寺庙中上柱香罢了,谁料出城之后却莫名发起热来便寻了户人家歇了歇,发热两日之后却连大夫都无药可医,就在女儿发热到昏沉之际却做了个梦。”

凤慕涟说到此顿了顿,停下来看了看其余人皆是一副好奇的模样,就连那总管都伸长了耳朵,这才满意的继续开了口:“女儿梦见有一端坐于莲花上手持净瓶的女菩萨问我,佛前轮回曾发大宏愿,如今宏愿已成,是否欲回佛前,女儿却想起家中还有父亲与哥哥,对菩萨摇头道尘缘未了,愿百年之后再归佛前,那女菩萨对我点头之后便离去了。待女儿醒来后发热竟不药而愈。随后女儿来不及去寺庙中拜访,便匆匆回来了,只是城外到底偏僻,并无马匹之类,是以赶路不免狼狈了些。”

凤益承闻言凝眉道:“那僧人说你或有一劫,莫非就是此劫。”

凤玄尉却宽下心来,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端坐莲花,手持净瓶,正是观世音之像,没想到小妹竟是佛前之人转身,还好你未跟观音回去,否则我与父亲如何是好。”

凤卿晚在一旁绞了绞手中的绢帕,望向她的眼神却是惊疑不定,她这个好姐姐一向性情骄横,此番却为何编出个什么高僧的理由却不将她供出来?莫非打算等到抓到切实的证据后再一同抖落出来?

凤益承亦是十分宽慰,女儿平安归来便令他十分欣慰,只是却仍是板了脸道:“那你上香为何要私自出去?一个女儿家家路上如此险恶,若是有个万一可如何是好。”

凤慕涟低着头借着脑中的回忆低声道:“前几日是母亲的祭日,也是夫人的生辰,女儿想去寺庙中为母亲上柱香,却不敢惊扰夫人。”在原身的记忆中,这个她后来的继母她却不愿喊母亲,一向是喊夫人的。

凤益承闻言也忍不住沉默下来,轻叹了口气:“你有这份孝心十分好,以后若是想去拜祭你母亲大可堂堂正正带人去,莫要再一个人涉险了,你继母性子大度,想必不会介意。”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