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叶茂[农女的锦绣商途]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编辑:茉绿 2019-08-23 22:48:15

主角叫叶茂[农女的锦绣商途]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农女的锦绣商途》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农女的锦绣商途 即可阅读全文

《农女的锦绣商途》小说简介

《农女的锦绣商途》这书就是一个平凡人靠自己臆想生写出来的,跟一些对军事题材狂热的作者没法比,写的俗套也没有做好主刚方向。介意作者看一些佣兵方面的书,了解多一些。。主人公叫叶茂的小说叫《农女的锦绣商途》,是作者清风逐月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刘桂花坐在地上哭闹撒泼,将能扔的东西都扔了个遍,周围的村民都笑着躲开,议论声不绝于耳。“叶茂,你个杀千刀的,今天竟然敢放狗了咬老娘,你若是不赔老娘银子,不给老娘跪着道歉,老娘绝不会放过你!”刘桂花一脸。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农女的锦绣商途》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清风逐月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奋斗了大半辈子的叶茂终于如愿地坐上了DM亚洲区总裁的位置,酒精的麻痹让她一醉不醒,叶茂再次增眼,恨不得能继续死回去。生活在古代农村,环境艰难,家徒四壁,父母双亡,只有年幼的姐弟相依为命。端庄秀雅的堂姐

精彩章节试读:

热腾腾的兔子肉摆上了桌,叶茂虽然饿着却也顾不得吃,先将叶盛拉到一旁清理伤口。

昏黄的灯光下,这伤口周围的泥灰和杂草被抹去,乍一看这口子又深又长,只是血液已经凝固了。

叶茂在为叶盛清理伤口时因为疼痛的关系他还偷偷吸了口凉气,只是不敢让叶茂发现,一双小手在手后紧紧地攥着。

看着这道伤口叶茂皱紧了眉,那么长的口子不缝合不行啊,“你等着。”说罢就去房里取了绣花针。

细长的绣花针在火光上被烤了烤,条件虽然简陋了点但高温消毒还是必要的,叶茂一亮出了绣花针,叶盛便忍不住向后缩了缩,谨慎地看她,“你要干什么?”

“伤口必须要缝合,不然肉长不拢的。”叶茂说着就要动手,叶盛却是惊呼出声,“就没见过有人用针缝伤口的!”说着就要避让开来。

“怎么,你怕啦?”叶茂站起来插腰居高临下地看着叶盛,烛光映照着她娇美绝伦的脸蛋,可她的眸中却是一片清冷,那轻荡的波光中明显有着轻视和不屑,似乎在嘲笑着叶盛的胆小。

被叶茂给小看了,叶盛怎么受得了?

他一咬牙便将腿送了出来,“你缝就是,谁怕了?!”说着便将头硬生生地转向了一旁,一双小手却是紧紧地攥住了裤子,掌心里全是紧张的汗水。

“好,我会很快的,你忍着些!”叶茂点了点头,心里却是松了口气,不过是激将法罢了,对这样的小少年尤其管用。

叶茂下手很稳也很快,虽然她没做过这样的活,但记忆中原主对绣花什么的很在行,她就将叶盛的腿当作了一块布似的穿针引线,不过这比绣花简单多了。

倒是叶盛的身躯一直在隐隐颤抖着,显然少年是在忍着痛,可他恁是一声也没叫,连身形都没动上一动。

好不容易叶茂缝完了伤口,又将草药捣碎了敷在伤口处,最后再缠绕上了白布给包紧,她这才直起腰松了口气,忍不住表扬起了叶盛,“我弟弟真厉害,这么疼都没喊上一声,果真是个男子汉!”

漂亮话谁不爱听?

即使叶盛因为疼痛冷汗布满了一张脸,此刻听了叶茂的话唇角仍然止不住地扬起了微微的弧度,又听叶茂交待他,“这几天伤口都不能沾水,一会儿我烧了水你擦擦身子就是了,知道吗?”

“也不知道听谁说的,那么讲究那么麻烦……”叶盛嘀咕了几句,但垂下的嘴角却止不住地上扬,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觉得他姐变得好像有些不一样,这不竟然还会关心他了。

虽然以前也是关心他的,但多是吼他骂他,两姐弟从来都是相见不欢,哪有这样拐弯抹角的激将法?

是的,激将法!

叶盛在心里又回味了一番从前在书塾里旁听夫子讲过的课,虽然他姐也跟着他一起认了几年字,但没想到还真将这些道理刻进了心里。

叶茂收拾完后两姐弟便上桌吃饭,烤好的红薯软糯可口,兔肉细嫩又带着葱花的清香,再喝上一口免肉汤,别说还真有一番滋味。

总之叶茂吃得很够味,一边吃还一边将兔肉夹进叶盛碗里,“男子汉要干活的,再说你也受伤了需要补血!”

“你不也一样?!”叶盛指了指叶茂的额头,也许是想到了她受伤的原由,姐弟俩同时沉默了下来。

叶茂搁下了筷子,她觉得有必要表达一下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其实也是原主的想法。

“姐没看上那个张秀才,也没和王二麻子有染,是他们将屎盆子扣在我头上,诬我清白!”叶茂的脸色尤其认真严肃,事关一个女子的清白,这在古代可是要人命的大事。

原本的叶茂不就是因为这事撞了墙,不然怎么会有她的到来?

其实发现换了个身体的时候,叶茂有一瞬间也是心如死灰,她好不容易奋斗了二十年,总算做到旁人羡慕不来的高位,年薪都是以数百万计,存款豪车豪宅她都不缺,她拥有现代女性想要拥有的一切,财富,独立,自主,聪慧,坚韧,勇敢……可如今算什么?

这一朝穿越,将她就彻底打回了解放前,面对古代农村的家徒四壁,她真想再撞一次墙穿回去。

不过叶茂是颗杂草,柔韧又坚强,既然别人都不想要让她好过,她偏要活出个人样来!

“什么屎盆子,女孩子家的别说这些难听的话!”叶盛少年老成地看了叶茂一眼,突然重重地点了点头,“我相信你,姐!”

叶茂说没有那就没有,张秀才也不见得有多了不起,若是让他进书塾,他一定能够考个举人考个进士!

还有那王二麻子,村里老光棍一个又好赌,脸上的坑看着就让人恶心,她姐如花似玉青春正好看得上那样的**?

叶盛是打死一百个不相信,他姐眼还没瞎!

不过这造谣生事的总有源头,若是让他查出来是哪个乱嚼舌根的,他第一个不放过!

“好,姐不说了。”叶茂终于笑了,姐弟俩今日开诚布公地一说,心结都解开,似乎相处模式也变了变,明明就是互相关心相依为命的姐弟,难道还能比外人强?

只是叶盛这孩子从小聪慧老成,就算家里穷得没钱还跑到书塾去旁听夫子讲课,其实学到的也不比那些孩子差,可到底不能正经进学有些可惜,既然她已经承担了身为叶茂的责任,那么努力赚钱养弟弟也就是她今后的奋斗目标!

两姐弟吃了晚饭后叶茂去刷碗,顺道还烧了一大锅的热水,兔子肉并红薯她都留了一半搁吊桶里再放到井水中冰着,夏天没有冰箱食物容易坏,而且这就是他们俩明天的吃食,至于今后姐弟俩怎么过她再好好琢磨琢磨,只要姐弟俩一条心,什么困难都不是困难。

叶盛先擦了澡回屋歇息去了,叶茂这才给自己提了水简单地冲洗了一遍,她背上有些伤口也看不着,又不好让叶盛来帮忙,就将药草捣碎了囫囵往身后一抹,又将额头的药给换了,忙碌下来躺在了木板床上她却有些睡不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农女的锦绣商途》 第【7】章 族长到来 免费试读

刘桂花坐在地上哭闹撒泼,将能扔的东西都扔了个遍,周围的村民都笑着躲开,议论声不绝于耳。

“叶茂,你个杀千刀的,今天竟然敢放狗了咬老娘,你若是不赔老娘银子,不给老娘跪着道歉,老娘绝不会放过你!”刘桂花一脸的肥肉凶悍地抖着,当然一半也是因为身上的伤疼,不然她早就跳起来撕了叶茂。

今天吃了这样大的亏,绝对不能就这样算了,刘桂花见着村里人聚集得越来越多,死活要叶茂给个说法!

叶茂眉头紧皱,若是任刘桂花在这里作恐怕会没完没了,要是再来几个叶家人,他们姐弟这样单薄的身子肯定对抗不了,妥妥地会吃亏啊!

叶茂眸中光芒闪动,片刻后心中有了计较便悄悄地走到白婶母子跟前,又附在白朗耳边说了一句什么,白朗听了她的话悄悄地跑了出去。

白婶子则是担忧地看了刘桂花一眼,压低了声音同叶茂道:“你二婶性子泼辣得很,如今伤成这样一时半会恐怕也不能善了,我家里还有些草药和免肉,要不给了她让她消停了吧?”

原来昨天叶茂送来的免肉白婶没舍得吃,也就给白朗吃了几块,估摸着他爹白展今日该回来,是想留给自家男人补补的。

但现在因为白朗的狗咬了人,白婶子也是想要息事宁人,不然真被刘桂花给缠上了,还真没完没了。

“不行,给了谁也不能给了她!”叶茂抿紧了唇,刘桂花这泼皮的性子得有人治,跑到他们家偷东西不成这还赖上了?今日若是真让刘桂花占到了便宜回头她隔三差五地就来讹上他们一次,这才是永无宁日。

有些人是得寸进尺,特别是对于叶家那些人,她一个都不没有好感。

刚醒时叶茂就知道自己的头被撞了,可叶家有一个人出现看望过她吗?

没有!

连大夫都没给她请过,若不是隔壁白婶拿草药简单地给她敷了敷,流那么多血她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过来。

这些就是她的亲人,一想到便让人觉得齿冷。

刘桂花是来了,可她是来干什么的,是来偷他们家东西的,这样的亲人有不如没有!

“可是……”白婶一脸为难,又想到刚才叶茂在白朗耳边说了一句什么,这小子眼下又跑没影了,不由问道:“你让白朗去哪里了?”

叶茂小声地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了白婶,白婶听了后眼睛一亮,照刘桂花这样子估计也就只有那位出马才能治得住。

找叶家人更不可能,叶家人都是一个鼻孔出气,谁见得叶茂姐弟好了?不暗地里害他们都要烧高香了。

刘桂花的哭闹还在继续,低垂的眸中一片阴鸷,她眼下是哪里都疼,被狗咬伤了的腿此刻还咕咕地冒着血泡,那狗也狠,不知道是谁家养的?

不过这笔帐统统都被她安在了叶茂的头上,刘桂花眼神怨毒地看了叶茂一眼,那人比花娇的模样只轻松地往人群里一站便是拔尖出挑的,没看见村里好些年轻人的眼睛都粘在了这小妖精身上,拔都拔不下来!

刘桂花暗暗呸了一声,不过眼珠子一转她又想到一条恶毒的计策,但这计策实施起来还是有些麻烦,或许她还要说动叶老太出马才行。

热闹的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不知道谁冒了一句,“村长来了,叶家族长也来了!”

哗啦啦,村民自动分站两边让出了一条道路,白朗小跑着走在前面气喘吁吁地给叶茂报信,“茂儿姐,我是去请你们族长来的,没想到村长也在,他们就一起过来了。”

“好孩子,回头姐给你做好吃的。”叶茂揉了揉白朗的脑袋夸赞了他一句,白朗机灵着呢,原本她是只想请来叶家族长的,眼下有村长在这里更好。

被叶茂这样的美人一通夸,饶是白朗脸皮都红了一圈,他茂儿姐人好又长得美,可就是这厨艺……还真能有好吃的不成?

白朗姑且听着,又被他娘飞快地扯向了一边,大人的事情小孩子还是不要插手,白婶也怕刘桂花睚眦必报的性子要将这帐给算到白朗头上。

叶家族长是个威严的老大爷,相比而言族长看着还更温和一些,慈眉善目的像个弥勒佛似的。

叶茂一见村长便更有亲切感,不过管事的是族长,她当先就上前行了一礼,道:“是我请族长来评评理,我二婶她大清早的就跑我这里偷蛋,如今蛋摔了还要讹我的银子,请族长给主持公道!”

叶茂这一番话落地有声不卑不亢,瘦弱的背脊挺得笔直,一张娇媚的脸蛋仿佛自带光晕,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叶盛这个时候也一瘸一拐地走到了叶茂身边,无声地表示对她的支持。

两姐弟的眼睛直巴巴地望着叶家族长,族长只能清咳了一声道:“事情的真相果然是这样?”又转向坐在地上还在哭嚎的刘桂花看了一眼,心里也是暗暗摇了摇头,他是知道刘桂花性子的恐怕还真是找上门来欺负人家姐弟,不由沉下脸来,“叶二家的,你若真上叶茂他们姐弟家偷了蛋,可是要赔给他们的,怎么反倒还讹上了别人的银子,你怎么这般不识好歹?!”

族长先入为主地相信了叶茂的说辞,这还让她生出了几分好感,不过她本来也是说得事实,人正不怕影子歪。

再看村长这时仍然站在一旁笑眯眯的,若是他不说话这存在感还蛮低的,就像边上杵着的过客。

刘桂花一听族长这话便不依了,拍着腿辩驳道:“族长,您别听叶茂姐弟胡乱说道,他们姐弟穷得都揭不开锅了,家里哪里会有蛋?这是我好心好意地给他们送来,却没想到反被他们毒打一顿落了一身的伤,您看我这当二婶的容易吗?”说罢伸手一指叶茂姐弟,怒目而视,“是他们姐弟没有良心,族长要罚就罚他们,还要让他们赔我治伤的银子!”又亮出了自己受伤的腿和头给族长看,就像她才是那个苦主一般,言语中充满了无尽的委屈。

叶茂被刘桂花**的程度给惊到,这是脸皮厚没有下限吗?

能够这样随意颠倒黑白,还说得脸不红气不喘的就是刘桂花这种人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