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上穷碧落,下落黄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叶静凝夜如墨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笑起来很干净 2019-08-23 23:40:26

[上穷碧落,下落黄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叶静凝夜如墨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上穷碧落,下落黄泉》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上穷碧落,下落黄泉 即可阅读全文

《上穷碧落,下落黄泉》小说简介

《上穷碧落,下落黄泉》很好看,主角个性十分鲜明……虽然不是什么好的形象啦……但是本人十分推荐!。热门小说《上穷碧落,下落黄泉》由君勿笑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叶静凝夜如墨,内容主要讲述:莫风行逃离千障峰后,果然没有走远,一面监视着围守千障峰的军队,一面致信给部族首领告知这边的情况。南疆此时的首领是贏氏部落的赢可清,赢可清虽为女身,但志向远大,堪比男儿。在收到莫风行的来信后,立刻召集所。主角是叶静凝夜如墨的小说叫做《上穷碧落,下落黄泉》,是作者君勿笑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叶静凝一生颠簸,一世流离,大概这一辈子她得到的的最多的也是无止尽的悲伤,父母冤死之仇,师父被师兄偷袭杀害之恨,自己孤苦无依之悲,哪一样不值得她奋进?她从不晓得情为何物,直到失去她才懂得深爱,直到离别他

精彩章节试读:

夜劲风连忙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似的,低下头尴尬的说:“额,额,额……对了,我……我肚子饿了,让他们帮我找东西吃去了。”

叶静凝面带笑意地说:“其实铮王不用介怀,你说因为担心你二哥才会鲁莽冲动,就你二哥知道了,他也一定不会怪你的,所以你……”

“不!一定不能让我二哥知道。”夜劲风猛然抬头看着叶静凝说。

“可是……”叶静凝故作为难地道。

夜劲风姐切莫名用力一抱拳,向叶静凝鞠躬道:“求凝妃娘娘一定答应我!”

“唉,好吧。”叶静凝答应着。

沉默了一会儿夜劲风想到了夜如墨,于是问叶静凝:“二哥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叶静凝想了想道:“今晚应该就能醒过来,然后休息一夜,明天差不多就可以自行走动了,对了听说铮王上山时遇到了下毒的那个人?”

“嗯,我不知道是不是他毒的二哥,不过我差点被他毒到,他的毒真的是很厉害。”夜劲风点头回答道。

“一定就是他了,其余的人全都被皇上杀光了,最后只剩下这个用毒的,结果一时大意,就着了他的道。”

“可恶!我若知道是他伤了二哥,当时就算拼了性命,我也杀了他。”夜劲风猛一握拳,怒目圆睁,恨恨地说着。

叶静凝叹息了一声对夜劲风说:“幸亏铮王没有那么做,此人用毒,异常很辣,他所用的几乎全部都是能立刻置人于死地的至毒,若是铮王日后再遇上此人,一定以要保命为先,绝不可逞一时之义气。”

“唉……”夜劲风不甘地叹息了一声,几名属下已经抓了几只山鸡和两只兔子回来复命了。

于是大家又开始拾柴生火,直到夜深时,夜如墨才轻咳了两声,醒了过来。夜如墨醒来后叶静凝又喂他吃了两粒红色的药丸,说是用来清余毒的。夜如墨身体虚弱,只醒来一小会儿后,喝了几口水就睡了。

第二日清晨,叶静凝醒来的时候,夜如墨已经盘膝坐了起来,正在闭目运行内功,突然夜如墨额头冷汗直冒,开始有些心绪不宁起来。叶静凝抬手去给夜如墨擦汗,夜如墨却突然睁开眼睛,一把抓住叶静凝的手,瞪着叶静凝问:“为什么朕想运功加速恢复,却发现气门受阻,功行不畅?”

叶静凝回答说:“因为对方的毒太厉害,虽然已经清除,但是已经造成的损伤是无法立刻恢复的,只能借助时日和日常调养慢慢恢复。”

夜劲风见状忙解围道:“是啊二哥,你中毒实在太深,昨日性命垂危,若非凝妃娘娘挺身相救,只怕……”

夜如墨闻言,也不在多问,只将手上一松,甩开了叶静凝的手后,勉强扶着墙壁,站了起来,便觉一阵头晕目眩。

夜劲风想让夜如墨尽快回到宫中,就可以避免发生危险,于是便开始劝说:“二哥,宫里奇珍异药无数必有能助二哥早日康复的药物,我这就送二哥下山回宫。”

夜如墨摆了摆手说:“明天之前的那些伤员差不多也能勉强一起下山了,还活着的战士,不应该被丢弃,咳咳咳……”

“二哥先走,我留人断后照顾他们,山下有凤栖驻地的军兵把守,他们不会有事的。”

“是啊皇上,我们能照顾好自己,您先走,待伤势痊愈后,我们立刻回宫复命。”一名侍卫也趁机劝说着。

“请皇上回宫!”几乎所有人异口同声道。

“咳咳……好吧,不过你留下来。”夜如墨说着眼睛看向夜劲风。

夜劲风忙道:“不,皇上,路途凶险我要保护你回京,况且歹人真正的目标是皇上,不会专门来对付他们的。”

“咳咳咳……”夜如墨轻咳来几声后说:“我为的不是他们,是你,这么多年来,你一只远离京城,不就是为了躲避那些纷纷扰扰吗,你一旦在出现在人前,到时想再隐蔽行踪恐怕就难了。”

“二哥……”夜劲风还有话想说的样子。

但是已被夜如墨挥手打断:“朕是皇上,朕的话你必须听,况且凝妃的本事你也见到了,有他保护,我不会有事的。咳咳……咳……”

“是,臣弟听皇兄的。”夜劲风不再与夜如墨争执。

吃过饭后众人将来到下山的地方,商议后决定没有受伤的侍卫先随夜如墨离开,受伤的侍卫以及夜劲风的下属则留下,到时与夜劲风一起离开。

正要往山口处走时,叶静凝突然伸手拦住了众人,众人不解地看着叶静凝,叶静凝让众人留在原地,自己则走道了下山口处,仔细观察了一阵后,发现下山口处的地面上有一些奇怪的动物死尸。细看时又发现地面有一些白色的粉末状物体,夜劲风也走了过来看了两眼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好像昨日那人用毒把我逼退后,我隐约看到他拿出一包什么东西,在这里做了些动作,当时因为雾大,我又在避毒烟,没有看得太真切,这些东西难道就是他弄的?”

叶静凝皱眉道:“嗯,这些粉末皆有剧毒,若我们从这里过时不慎沾一些到衣物上,毒性就会一被人身的热气激发出来,毒气一点点渗进体内,在不知不觉中,死于无形。”

“啊!这人竟然这么阴毒。”夜劲风听完叶静凝的话一愣怒道。

此刻叶静凝心中五味翻腾,目光中露出凶狠之色,在心中正用力地呐喊着一个人的名字,“莫!荛!棠!”

叶静凝由于毒仙慕毒眀的收留才能保住性命,慕毒眀待叶静凝十分疼爱,叶静凝原本也早将慕毒眀当做世上唯一也是最后的亲人。

叶静凝曾经幻想着报完仇后,就隐居冰域,与师傅相伴,侍候其终老,让师傅老年时能享受到天伦之乐。

可是这一切都在几年前的某个夜晚破灭了,那一天,他炼完功回到毒宫便看到满地凌乱的场景,叶静凝发现不妙时,四处寻找师傅,最后终于在灸毒居内发现了满身鲜血,倒在地上的慕毒眀。

叶静凝慌忙中扶起慕毒眀,慕毒眀奄奄一息地告诉叶静凝杀这一切是叶静凝的师兄莫风行所为,因为慕毒眀无意中发现了莫风行的真实身份竟然是南疆莫氏部族的小王爷。

知道莫风行的真实身份后,慕毒眀打算除掉莫风行,清理门户时,却被莫风行苦苦求饶的样子软化,慕毒眀刚一心软就感到一把剑已经刺进了慕毒眀的腹中。

慕毒眀伸手重赏与莫风行缠斗一阵后,体力不支,被莫风行重创,莫风行以为慕毒眀已死便偷了慕毒眀研制的几位毒药逃之夭夭。

慕毒眀说完便在叶静凝的怀中断了气。叶静凝满心悲伤地正要伸手整理慕毒眀已花白蓬乱的头发时,突然四周火光大起,原来是莫风行担心叶静凝活着世上是自己的威胁,于是去而复返,要同时至叶静凝于死地,看到叶静凝进入毒宫后,莫风行引燃了之前布置好的桐油与柴薪,放火将整个毒宫,全部焚烧殆尽。

知道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生活成长了十来年的毒宫化为废墟后,才放心离开。然而叶静凝却带着师傅的遗体从密道中逃了出来,这条密道是慕毒眀专门为悄悄叶静凝打造的。因为毒仙担心自己不在的时候,如果抓捕叶静凝的人突然冲进来,这条密道或许可以救叶静凝一命。除了慕毒眀和叶静凝外,任何人都不知道有这样一条密道。

“莫!荛!棠”叶静凝在心中喊出这个名字后,身子因愤怒而显得有些微微发颤,身后众人看他良久一言不发,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正要上前来询问,突见叶静凝向后一挥手,示意众人留在原地。

之后叶静凝让众人大点水来,几名侍卫便回到之前栖身的洞穴中,取来了烧水的锅,着本是歼灭哈武后,从哈武的营地那里缴获来的。叶静凝看到大家是用此锅盛水后便对众人说:“我使用后,这把锅将不能在做饭,否则会有损人体。”

夜劲风上前一步说:“无妨,一会儿毁掉,不用便是。”

见众人皆无异议,叶静凝便取出一个瓷瓶,往水里倒了一些褐色粉末,原本冰凉的水,居然兀自翻腾了起来,使众人连连称奇。

待水面翻腾平息后,叶静凝将水均匀地洒在入口处的地面上,洒上之后,原本平静的地面上就腾起一阵雾气,直冲云霄。

待烟气散尽,叶静凝对众人说:“毒粉的毒已经化解,可以出发了。”

《上穷碧落,下落黄泉》 第5章 安然无恙 免费试读

莫风行逃离千障峰后,果然没有走远,一面监视着围守千障峰的军队,一面致信给部族首领告知这边的情况。

南疆此时的首领是贏氏部落的赢可清,赢可清虽为女身,但志向远大,堪比男儿。在收到莫风行的来信后,立刻召集所有部族族长商议起军攻打昭宣国的事宜。

哈齐善的弟弟哈必善惊闻哈齐善战死的噩耗,异常震怒,请命做先锋,带头攻打昭宣国。赢可清应允其请求。

就在南疆军队开始调集,欲发往昭宣国之际,夜如墨与叶静凝一行已悄悄踏上归程。为了避免在路上耗费太多时间,叶静凝派了一名侍卫前往念瑟故居处召回念瑟,自己则与夜如墨直奔京城方向。

冉天升日日在家中苦等,但却很久都没有收到手下传回的消息,已知这些人是发生了意外,心中忐忑不安,又听闻探子回报说凤栖驻地的驻军包围了千障峰,大致已经猜到夜如墨上了千障峰,“那我的事情,皇上应该都知道了?但愿姓莫的能把皇上给……否则……不行,为防万一,我还是要加强京城的戒备。”

想到这里,冉天升便数日来,第一次出了家门,冉天升离开家门后立刻秘密让自己掌握兵权的门生调防京城的防务,严查进出京城的人员。

然而当冉天升一切部署停当时候,宫里却突然传出了夜如墨已经回宫的消息,与夜如墨一同回来的还有凝妃赵丽凝。

冉天升闻言大觉惊异,心中存疑,便连忙进宫见驾,却见到夜如墨果然已安然归来。

冉天升面圣时,杜天甫早已经到了,正在与夜如墨商讨着这些天来发生的一些事情,见冉天升进来,便招呼道:“冉丞相来的正好,之前以为丞相重病未愈,不欲惊扰,现在见丞相精神奕奕,想必是已经康复。”

冉天升下跪拜见夜如墨:“老陈年若体衰,幸得妙手诊治,延此残命,听闻圣上归朝,特来觐见。”

夜如墨点点头说:“冉丞相可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对了听闻前线奏报,说有大批南疆军队集结,呈压境之势,冉丞相觉得该如何应对。”

冉天升想了一下,回答:“臣之前在家休养,未闻此事,肘腋之间也难思良策,可先增兵抵御,再思破敌之法。”

夜如墨和杜天甫对视一眼,嘴角勾起意思浅笑道:“兵,朕早已加派,只是还需要一位德高望重之臣前往鼓舞三军,既然冉丞相身体渐安,不如冉丞相辛苦一趟如何。”

冉天升听夜如墨说早已派兵前往边境,也就是说夜如墨早已回京?为何自己一点消息都没得到,连昀儿也没有传来一点消息,究竟是皇上故意骗我,还是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秘密回宫?冉天升一头雾水。

“冉丞相不愿意去?那只好有劳杜大人了。”夜如墨见冉天升没有说话,已知其心中所想,故意转而对一旁的杜天甫说道。

“臣……”杜天甫上前一步,正要领命。

“为国尽忠,老臣万死不辞。”冉天升听到夜如墨的话,连忙收回心神说道。

夜如墨嘴角轻笑一下,说:“好,公在军前,切记万事以国之大局为重。”

“老臣谨遵圣训,老臣这就下去准备。”

夜如墨命冉天升尽快动身,免误军程,冉天升领命告退。

冉天升离开后,杜天甫对夜如墨道:“皇上果然善于用人,知道冉天升与南疆之人有所瓜葛,让冉天升去比别人去更管用。”

夜如墨心中暗忖:“若非朕气门受阻的事情不敢张扬,朕必亲往,效果必胜冉天升数倍。”但即便再信任杜天甫,夜如墨也不敢将自己的弱点随便暴露出来,以免被别人察觉。所以嘴上便说:“南疆调动军队,无非是以为朕已遇难,国事无主,才敢造次,他们既然跟冉天升有牵连,那就让冉天升去告诉他们,朕安然无恙。”

杜天甫躬身道:“皇上圣明!”

勤政殿,念瑟已经在报信侍卫的陪同下回来了,在听叶静凝说了这几日的经历后,心中颇为叶静凝担忧,说:“娘娘这次在皇上面前暴露了很多秘密,日后皇上一定很难再信任娘娘了,那娘娘的计划岂非……”

叶静凝嘴角上扬,冷哼一声说:“你以为夜如墨信任过我吗?从头到尾,夜如墨对我从来没有信任过。”

念瑟皱眉说:“那娘娘的计划……”

叶静凝轻笑道:“计划照常,夜如墨也有除冉天升之心,既然目的相同,我就只在一旁煽波助澜即可。”

稍停,叶静凝似乎想到了什么,起身道:“走,该去看看馨妃娘娘了。”

来到咸福宫,一众宫女太监看到叶静凝就想看到了救星,一个个露出渴望的眼神,叶静凝给每人发了一粒解药后,便往馨妃房间走去。

杜馨兰由于被叶静凝喂了药,变的痴痴傻傻,此刻正在房内拿着剪刀,剪着自己清醒时曾最喜爱的一盆盆栽,这盆原本被杜馨兰照养的极为景致的盆栽,此刻却已在杜馨兰的手中变的支离破碎,面目全非。

看着杜馨兰痴傻的样子,叶静凝幽幽叹了口气,正转身要离开时,才一转身便看到了夜如墨不知何时已站在身后。

叶静凝此刻已无需再跟夜如墨假装柔弱,看到夜如墨突然出现在身后,既不显得惊慌,也不感觉意外,倒是念瑟,看到夜如墨突然站在身后,惊了一下连忙施礼道:“奴婢给皇上请安。”一边伸手拉了拉叶静凝的衣服,示意其给夜如墨请安。

叶静凝却并不理会,只是只是冷冷的开口说:“皇上跟馨妃姐姐的感情看来很不错嘛,刚回宫就急着来看望馨妃姐姐。”叶静凝此刻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觉得不必再装下去了,才对夜如墨这么说话的,还是因为在吃馨妃的醋才这么说的。

夜如墨也冷冷道:“不错,朕与馨妃伉俪情深,早有意封她为后。”

二人在山上时,互帮互救之谊,相偎而眠之情似乎随着进入皇宫的那一刻,瞬间变得荡然无存,在外面,夜如墨和叶静凝是相互扶持的家人,但到了宫里,二人就变成了彼此利用的工具,在这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皇宫大内,很难再现甘苦与共时的甜蜜情境。

叶静凝面无表情冷冷地道:“那臣妾不打扰皇上与馨妃叙旧了,念瑟,我们走。”

念瑟连忙行礼道:“奴婢告退。”之后便紧跟在叶静凝身后离开了咸福宫。

钟粹宫,此刻虽是白天,但冉水心与‘小惠子’仍然沉浸在春宵暖帐之中,一个是久旱逢甘露,一个是难负心美人恩。缠绵的大帐内,不时传出二人粗重的喘息声,这些日子以来,冉水心鲜少外出,日日在钟粹宫内与情夫行欢。

突然一名小太监跑到房门口穿着粗气说:“娘娘,不好了。”

冉水心兴致正高时遭人打断,心中大为不悦,,“狗奴才,说谁不好呢!”

传话小太监一听,忙跪下求饶:“娘娘饶命,是奴才不好,奴才狗嘴乱说。”

冉水心不耐烦地问:“到底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启禀娘娘,皇上回宫了。”小太监连忙回答。

“什么!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之前没有一点消息?丞相大人知道了吗?”冉水心一听,倏地从床上坐起,惊慌失措地问着。

小太监俯首道:“皇上是秘密回宫的,没有惊动任何人,丞相大人刚刚进宫与皇上商议完军情,离宫前丞相才派人通知小的这个消息,小的着就立刻来禀告娘娘了。”

冉水心沉默片刻后说:“本宫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奴才告退。”小太监急忙告退离去。

‘小惠子’见人离开后,手又不安分起来,冉水心却已没了兴致,把男人的手推开一边,起身穿起衣服来。一边嘴里说着:“我得去跟皇太后商议一下接下来怎么做,你就留在宫里,哪都不要去,皇上不会来钟粹宫的。”

“好,那娘娘快去快回,奴才就在这里等着您。”小惠子一边看着冉水心穿衣的柔美动作,一边淫笑着说道。

甘泉宫中,陆莉琪正抱着一只外邦进贡的名犬逗笑,突然自己派去监视钟粹宫的太监匆匆忙忙泡了进来,陆莉琪见小太监神色慌张,知道必是有大事奏报,便屏退左右道:“可是发现什么了?”

往日冉水心闲时常常往御花园游玩,但陆莉琪近日却发现昀妃突然闭门不出了,也没听说昀妃染病或是如何的,陆莉琪对此产疑于是派了小太监在钟粹宫附近监视。

只听小太监小声对陆莉琪说:“娘娘,昀妃娘娘离开钟粹宫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