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青玉案]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夏沐寒莫玄清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手心的蔷薇 2019-08-25 21:05:34

[青玉案]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夏沐寒莫玄清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青玉案》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青玉案 即可阅读全文

《青玉案》小说简介

人因害怕失去总是顾忌太多,反而这样失去了自我,也失去了更多美好,但当看清一切,做本我,倒是得到更多。小说文辞雅致,令人赏心悦目。。《青玉案》由尹伊最新写的一本美男,腹黑,唯美,古韵类小说,主角夏沐寒莫玄清,内容主要讲述:月亮慢慢地勾勒起它的嘴角,渐渐从光秃秃的枝桠后方显露出来。体味夜色如水,让人的心情也变得十分明朗,沐儿显然是毫无睡意,闲庭信步着,这样的夜,最适合思念。“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沐儿哑然失笑。主角是夏沐寒莫玄清的小说叫《青玉案》,本小说的作者是尹伊写的一本美男,腹黑,唯美,古韵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祁宇皇朝立储纷争,是祁诺?祁夜?祁灼?祁澈?她一介女子,淡雅出尘、大气温婉,抑或勾魂摄魄、古怪精灵,谁主沉浮?当身边的男人开始用探究玩味的眼光看她,她只一句道……从朝堂到江湖,他们将经历的一系列扑朔迷离,能否被抽丝剥茧?而最后翻出的谜底,又会倾了谁,伤了谁?当皇权斗争卷进江湖纷争,情爱纠缠便成了无可奈何也无法掌控……她,又将为了谁,舍谁弃谁?爱,或者恨,纠缠在一个虚拟王朝,便成了空。当一切尘埃落定,伊想表达的只有一点,彷如「青玉案·元夕」所道: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青玉案》 第三章 往事似水(1) 免费试读

月亮慢慢地勾勒起它的嘴角,渐渐从光秃秃的枝桠后方显露出来。体味夜色如水,让人的心情也变得十分明朗,沐儿显然是毫无睡意,闲庭信步着,这样的夜,最适合思念。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沐儿哑然失笑,青玉案这首词,总容易让人想起祁夜哥哥。

四年前。

“爹爹,您真的要把沐儿留在这里吗?”十岁的沐寒拉着爹爹的袍子不肯撒手,小小的心灵对了尘山的一切都存了两分陌生一分害怕。“沐儿乖,了尘师父会教咱们沐儿好多好多东西呢,过段时间爹爹再来接沐儿回家好不好?沐儿看,这里有好多好多大哥哥会带着沐儿玩呢。”夏昊天耐心地哄着宝贝女儿,了尘大师既然这么喜欢沐丫头,他夏昊天也不能拂了他的意不是。

“沐儿”,十六岁的祁夜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沐寒面前,抱起沐寒,“祁夜哥哥带你一起玩,好不好?”

在小沐寒的世界里,祁夜就好像是一个神,一个不由自主想要去接近的神。可是祁夜对她总是爱搭不理,平日里也很难听到他说上一两句话。这样一个让人怦然心动的少年,却突然将自己抱在手里,让小沐寒平生第一次有了心慌慌的感觉,却有点爱上这种味道。几年之后,她才明白那种感觉,叫做悸动。

在那之后的日子里,沐寒总是黏在祁夜身边,看着他练剑、打拳、写词、作画、吹笛,还有发呆。一种叫做依赖的东西,开始在了尘山上滋长。

“祁夜哥哥——师兄——你在哪里啊——”,沐寒清楚地记得那一天,自己醒来怎么也找不到祁夜,心底那种彷徨。

“沐儿,怎么了?”了尘大师做完早课,习惯过来西厢瞧瞧沐寒,并在那跟她下一盘棋,然后解说一些禅理或是教授一些奇门遁甲的玩意儿。彼时的了尘大师已经有了几分道骨仙风的味道,白花花的胡子更是为他平添了几分睿智。

“师父,师兄去了哪里?我找不到他。”沐儿急得快哭出来了。了尘大师了然于胸却仍不免逗逗这小徒儿,“师兄?哪个师兄?”跺了跺脚,沐儿将自己关进了房间,大有不睬人的架势。

“得得得,我说沐儿啊,这四皇子是下山啦,你呀,好好在这里呆着,兴许那小子即刻也就回来了。”

门刷的一下被打开了,“师父,师兄下山了?那为什么没有跟沐儿讲?他下山去做甚?什么时候回来?”

了尘大师一怔,随而呵呵直笑,只留下一句话: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沐儿,悲喜全在一念之间,须自己好好把握啊。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这是十三岁的沐寒在了尘山三年来从未考虑过的问题,师父这话却点醒了她,天哪,祁夜,这个名字已经在某些地方生了根,发了芽,可他能长大能开花能结果吗?

忽然有人为自己披上了衣裳,将沐寒的思绪从回忆中拉了回来,原来是梦儿。

“小姐,想什么想的那么出神?还有白天,小浩儿都说了什么呢?为什么要告诉荆南王明日——”梦儿扑闪着她那疑惑的眼,看来若是不告诉她,她今晚是无法入睡了。

“只是记起了尘山上那三年罢了,一年了,不知道大家都有没有变化。荆南王一事,你不许多嘴,该明白的时候自会明白。还有,荆南王会陪我们一起上山。”

认命的呶呶嘴,梦儿还是加了一句:“小姐,您是不是想四皇子了?梦儿到现在也还是想不明白,一年前小姐为什么要带着梦儿提前下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是梦儿不知道的呢?”

沐寒很是感到奇怪,歪着头怀疑地问:“怎么?我从没跟你提起过吗?”梦儿有点冤枉地看着自家小姐,点点头。

罢了,拉着梦儿在石阶上坐下,沐寒开始诉说回忆。

那天祁夜回来的很迟,还带回了一个约莫长沐儿三岁的姐姐。那姐姐长的煞是好看,峨眉淡扫矜持婉约,是所有男子都梦寐以求的那种女孩儿。闻讯急忙飞奔到门口相迎的沐儿,在那时着实是呆了一呆。从没见过自己的祁夜哥哥跟另一个女孩儿站在一起,何况那画面是那么的和谐,一种酸溜溜的情绪开始蔓延,让沐儿感到快要窒息。

“沐儿,这是语诗姐姐。”祁夜还是没有太多的表情,这样一张脸却让太多少女无法自拔。沐寒只是呆呆地“哦”了一声,没有其他的话。

“沐儿,你好呀,长的好可爱哦,怪不得祁夜老是跟我提起你这么个小妹妹呢,实在是惹人疼的紧。”甄语诗上前拉起沐寒的手,好不亲热。沐寒勉强勾了勾嘴角,将手从语诗手里不着痕迹地抽了出来。一旁的祁夜皱了皱眉,这份勉强他自是看在眼里。这丫头怎么了,跟平时不太一样呢,难道她不喜欢语诗?

在祁夜思忖这功夫,只听见沐寒淡淡的嗓音响起:“语诗姐姐的名字真好听,跟祁夜哥哥的名字很是相配呢,一样的有诗意。祁夜哥哥,你下山一天了,是为了接语诗姐姐吗?”

倔强的小脸昂起,乌黑的大眼睛直直地看着祁夜,让祁夜心里有种慌慌的感觉,似是做了对不起沐儿的事情一般。

拍了拍沐儿的头,想让自己稍微好过,祁夜深吸口气回答,“并不全是,江湖上一些琐事要处理,接语诗上山只是顺道。”月白色的袍子把祁夜整个人都包裹在挺拔里,细碎的头发不知彰显的是儒雅还是不羁,总之看来是那么清爽那么舒服。

这样一个男子,这样一个皇子,不知道是属于朝廷还是属于江湖,总之他好像永远不会属于自己,清浅的晚风吹散了沐儿额前的发,带了一点清苦。“祁夜哥哥,要是没事,沐儿便先回西厢。”仿佛是一瞬的错觉,祁夜忽然就觉得,这丫头,在不知不觉间便出落地晶莹剔透,美的纤尘不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自己似乎从未察觉。

“夏妹妹,我第一次上这了尘山,你有兴致随处陪我玩玩吗?”语诗显得十分亲近沐儿,自然也挡住了她的去路。

“姐姐要是无事,沐儿明日便陪姐姐随处走走。只是今日,姐姐奔波了一天,想也是累了吧。沐儿先叫人收拾厢房给姐姐住了去。”瞥了眼祁夜,沐儿笑笑,转身便走。

“语诗,今日还是好好歇着罢,明儿我跟沐儿再带你好好转转。”祁夜的嗓音定格在沐寒的背影里,那是干干涩涩的一怔。

回到厢房,沐寒便遣着梦儿拾掇了隔壁的房间,再去请了甄语诗住进来,自己,是能避则避的。燃了些檀香,想是能让人宁神些。沐寒走到书案前,提起狼毫笔,写下一行略显娟秀的行楷: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发呆半响,随后将宣纸靠近蜡烛那跳动的火苗,焚了个干净。

此刻的沐儿是相信自个儿的直觉的,那种感觉不会错,确实有种不一般的气流荡漾在祁夜与语诗之间。有时候人与人之间就是这么的奇怪,不用说些什么,两个人融合在一起的感觉便足以说明一切,是伴侣或是知己或是朋友,气场是完全不一样的。

摇头苦笑,沐儿知道此刻自己的心,有些麻了。师父看穿了自己,自己懂得了自己,那么祁夜呢,语诗呢,是否一样会看穿?在这了尘山上的,怕是个个是聪明人,但愿到时候局面不会太难堪吧。

“沐儿……”门外依稀映出的是祁夜的朗朗身影。

沐寒有些发怵,泛上心头的是夹在点点酸楚中的甜蜜,矛盾的很。起身开了门,侧身把祁夜让了进来。

“师兄找沐儿有事?”收拾了下心情,笑脸相迎。

“丫头,你怎么了?不过一天不见,怎么怪怪的?”祁夜喝了一口沐寒递上的茶,放下杯子,莫名其妙地盯着她。等不到回答,便又顾自说开了,“我过来主要是看看我们家的小丫头是不是生气了,师兄都没有来得及说一声便下山了,可是让小丫头担心了?”

“没有啦,哪会生气,沐儿不是小孩子了,明白祁夜哥哥有事要忙,怎好一天到晚缠着呢?倒是,沐儿挺想知道,语诗姐姐,是祁夜哥哥什么人?”沐寒心底就是有一口气,倔的很,得不到这个问题的确切答案怕是会让她比被万条小虫啃食更加难受。

“就知道你会问,”捋了捋沐寒耳边的发,祁夜难掩笑意,“她,或许会是哥哥将来的妻子,你的嫂子。”略略瞥了眼沐寒的表情,只抓到她眼里一闪而过的黯然,不过这便足够了,丫头啊丫头,祁夜哥哥可是等你长大等了好久呢。

“这样吗?”脸上的笑容看来不是假的,只有沐寒自己知道,那笑容好僵硬,自己都快撑不住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