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纪映荷楚煜的小说[唯有清风寄相思]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但愿花开如初 2019-08-25 22:34:29

主角叫纪映荷楚煜的小说[唯有清风寄相思]结局免费阅读

《唯有清风寄相思》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唯有清风寄相思 即可阅读全文

《唯有清风寄相思》小说简介

《唯有清风寄相思》《唯有清风寄相思》老套的故事情节,无聊的主人公性格,无聊的内容。文笔差,完全是意淫出来的小说吧。。。独家完整版小说《唯有清风寄相思》由肉夹馍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纪映荷楚煜,内容主要讲述:皇宫偌大,灯火通明,天空像是被黑幕笼罩。纪映荷整个人被摔在鸾凤宫的门前,她略显紧张的抬起头,就见到楚煜大步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纪映荷,你好大的胆子!”纪映荷一愣。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目光茫然的。小说主人公是纪映荷楚煜的小说叫《唯有清风寄相思》,它的作者是肉夹馍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嫁给皇上,宠冠六宫,曾几何时,纪映荷以为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然而,怀疑,背叛,手足相残,无数阴谋诡计全部笼罩在她与他之间。当手中的长剑刺入楚煜的心口,纪映荷知道,她输了……

精彩章节试读:

楚煜眯起双眼,对着外面的手下厉声道:“还愣着做什么?”

门外两个人影消失,纪映荷知道再不做什么就来不及了,连忙再次爬起来:“楚煜,是我对不起你,当初误伤你的人是我,你杀我,我用这条命来偿还你,求求你,求你了……”

她低下头,声音越来越小,抓着楚煜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处。

楚煜微微侧眸,眼神却丝毫不见柔和。

“你这种把戏,朕早就已经看腻了,就没有什么新意了吗?”

把戏?

纪映荷整颗心重重的沉了下去。

原来在他的心里,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演戏……

如果那样的话,她还在乎什么?

她什么都没有了,生母早逝,纪家之人对她避如蛇蝎,最爱的人恨她入骨,只想着千方百计的折磨她。

抬起头,纪映荷将眼底的光全藏起来。

漆黑的双眼没有丝毫神彩,就好似行尸走肉。

她颤抖着手,轻轻拉着他的腰带,因为双手无力,无论怎样也无法解开上面的盘扣。

楚煜一动不动,好似看着小丑一样的瞧着她,一双眸子里藏着深不见底的暗色。

纪清雅已经随着宫女离开,如今房间之中就只剩下她和楚煜两人,可是房门未关,门外还驻守着不知多少宫人,纪映荷闭了闭眼,将所有的屈辱咽进喉咙。

“脱!”

纪映荷听到从高至下的暗沉声线,双手倏然停下。

她收回放在楚煜腰间的手,缓缓将自己本就单薄的一层薄纱脱了下来。

赤裸的肌肤碰触到空气,凉的她瑟瑟发抖,纪映荷屏住呼吸,不敢去看自己脏乱的身体。

从楚煜那边回来,至今她还没来得及清理。

楚煜双眼带着浅浅的思绪凝视着她,一双目光之中却逐渐多了一丝厌恶。

他忽然走到旁边一用力,将桌面上的铜镜摔在纪映荷面前。

“纪映荷,你看看现在的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和朕谈条件,当年朕把你当成宝贝一样宠在手心,自然也能将你弃如敝履!”

纪映荷牙齿轻颤,低着头看着地面上的铜镜。

镜子里的女人浑身青紫交错,尤其是腰腹的位置,还残留着一瓣不知道从何处延伸出来的花蕊。

妖艳,绝美,却也透着堕落到尘埃之中的狼狈。

“皇上,求您放了云大哥。”

楚煜低垂着眉眼,忽然坐在旁边的床畔,一双眸子里全是戏谑:“取悦朕!”

纪映荷抬起头,像是从必死的绝境之中获得了一点儿生机。

她顾不上什么是羞耻,一双眼底的色彩仿佛死灰复燃。

看到这一幕,楚煜袖子下的手攥紧了,眉眼的戾气更重了几分。

纪映荷跪爬到他脚下,小心翼翼的将他解开一半的衣袍拉开,那模样,倒是真的愿意做任何事。

《唯有清风寄相思》 第7章要你们陪葬 免费试读

皇宫偌大,灯火通明,天空像是被黑幕笼罩。

纪映荷整个人被摔在鸾凤宫的门前,她略显紧张的抬起头,就见到楚煜大步从房间里面走出来。

“纪映荷,你好大的胆子!”

纪映荷一愣。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目光茫然的看着楚煜。

“雅儿好心去看你,你竟然胆大包天,给雅儿下毒!”

听到这话,纪映荷只感觉有些可笑。

纪清雅身边跟着不知道有多少人,她怎么可能有机会给她下什么毒,这么明显的伎俩,他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勉强撑起身体,纪映荷站起身,一双眸子晕染水汽:“皇上,这件事我根本不知道,我也没有给纪清雅下什么毒。”

楚煜突然抓住她的衣领,一把将她从外面拽了进去。

屋子里的暖意迎面扑来,却让纪映荷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

纪清雅躺在床上,躲在幔帐之后,几个太医坐在旁边诊治,宫女嬷嬷们围在旁边,全部面容焦急紧张。

呻吟声不断从幔帐后面传来,可见纪清雅此时有多痛苦。

楚煜的脸上流露出一抹心疼之色。

“若不是你,清雅为何在回来之后就出了事,而且你别忘了,那屋子里的熏香是你点的。”

熏香?

什么熏香!

纪映荷完全糊涂了,她回去以后,那些宫女太监们对她避如蛇蝎,根本没有人理会她。

“楚煜,我回来半月,身边什么人都没有,那些宫人根本就……”

还没等她解释完,还带着热度的香炉,直接从旁边砸了过来。

脸颊被香炉的一边刮开了一道口子,疼的纪映荷瑟缩了一下。

可是,这整整两个月来,对于疼痛,她早就已经习惯了。

纵然身上再怎么疼,也没有心里疼,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磨碎,碾平。

“这是在你房间里搜出来的,你还不承认吗?”

一个小宫女缩着脖子跪在旁边:“皇上,纪妃娘娘说睡不着,所以让奴婢送来了一个香炉,却不曾想……”

她话没有说完,可是意有所指。

几个纪清雅身边的嬷嬷更是趁着这个机会诉苦:“皇上,之前我家娘娘去看她,也是有人送的信,等到我们再去找那送信的宫女,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

一圈人说下来,纪映荷已经明白了,她百口莫辩。

不,她根本不需要辩解什么。

因为全看眼前的这个男人,究竟是信她,还是信纪清雅。

纪映荷抬起眉眼,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冷静一些:“楚煜,我没做,你信我!”

她黑眸一如既往的干净。

就像是天上的星辰一样明亮。

楚煜眯起双眼,实现在她的脸上微微打量着,片刻间,略显低沉的笑声从他的唇边溢出:“朕曾经信过你,然后,你拿剑,刺了朕一剑,正中心口,要了朕半条命!”

一提起这件事,纪映荷全身的凌厉,瞬间荡然无存。

她脸色煞白,一步一步的后退。

“啊……皇上,妾身好疼……”

惊呼声从床上传来,几个太医冷汗直冒的走了过来:“皇上,雅妃娘娘已经有了五个月的身孕,吸了那熏香以后胎气动荡,所以才会腹痛如绞,不过臣等一定会尽全力保住娘娘和小皇子的……”

“若是雅儿出了一点儿事,朕要你们陪葬!”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