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农女的锦绣商途]免费阅读 主角叫叶茂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踏花游湖 2019-08-25 22:40:50

[农女的锦绣商途]免费阅读 主角叫叶茂的小说免费阅读

《农女的锦绣商途》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农女的锦绣商途 即可阅读全文

《农女的锦绣商途》小说简介

《农女的锦绣商途》真心写的不错,人物事态的发展既贴切又符合逻辑,一点也不不牵强附会,顺畅自然,语言灵活生动,诙谐幽默。看了记不清的小说,唯此作者写的最好!。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农女的锦绣商途》的小说,是作者清风逐月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让白展受伤的地方是一个深挖的陷阱,平日里都是猎户们用来捕猎的,这陷阱的周围也有标记,猎户一看就明白。可白展是慌不择路掉进去的,还好只是摔断了腿,若是留在上面可能结果更遭。“这么说……是熊瞎子追的白展?。主角是叶茂的小说叫做《农女的锦绣商途》,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清风逐月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奋斗了大半辈子的叶茂终于如愿地坐上了DM亚洲区总裁的位置,酒精的麻痹让她一醉不醒,叶茂再次增眼,恨不得能继续死回去。生活在古代农村,环境艰难,家徒四壁,父母双亡,只有年幼的姐弟相依为命。端庄秀雅的堂姐

精彩章节试读:

大清早的,叶家族长并不想将这事情给闹大了,可叶茂姐弟和刘桂花各执一词,还皆说得有声有色,让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相信谁。

“这么多乡亲看着,我有没有说谎族长一问便知!”叶茂一脸坦然,刘桂花虽然**,但相信良心未泯的村民不会跟她一样**,他们姐弟虽然穷,但也穷得有骨气!

“这……”叶家族长一脸为难,叶茂这小姑娘是可怜,眼下头上还包着布头呢,叶盛也瘸了腿,族长有心偏袒一下叶家姐弟俩,可刘桂花偏生还不依不饶的模样,族长也很是头疼。

“叶族长,”白婶看左右都没有人出来说话,她才上前一步道:“叶茂是出了手,不过那也是因为叶二婶嘴巴不干净且想先动手打人,他们姐弟俩只是自卫,难道真要被叶二婶给抓着撕扯?您瞧他们姐弟俩那小身板,哪里是叶二婶的对手?”

白婶虽然不想惹事但也不怕事,听到刘桂花说得越来越难听,简直就是颠倒黑白,她看着都忍不下去。

白婶说的话也是村民们看到的事实,她这一说出来倒是好多人跟着附和,不过这支持的声音多半是男的,被自家媳妇儿给瞪上一眼又立马闭了嘴。

感受着那些投向她或鄙视或不屑的目光,叶茂抿紧了唇角,看来她又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村里妇女们的公敌,可她没有错!

长得好看那是老天爷赏饭吃,难道就为了这些人的不喜她就要划花自己的脸?

快别搞笑了!

她会让这些人看着她叶茂不是好欺负的,就算只有他们姐弟相依为命她也要活出个人样!

舆论的偏向是很可怕的,虽然叶茂不讨人喜欢,但这时也没有人出面为刘桂花说话。

刘桂花一看这阵仗就气得咬牙,抢在叶家族长说话之前开口道:“族长,就算我和叶茂有了口角,但我给他们姐弟送蛋来总是事实吧,真是好心没好报,我们叶家养了白眼狼啊!”

“的确不能证明这蛋是叶茂姐弟的……”

“但也不能说明是刘桂花的?”

“那可就难办了!”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不是让叶族长为难嘛……”

一时之间众说纷纭,就在叶家族长都有些焦头烂额不好决断之时,人群又被拨开,缓缓地走来一个穿着绿色翠竹衣裙的女子,她莲步轻移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

叶茂一看便微微眯了眼,捶在袖中的手缓缓握成了拳头,喃喃念着一个名字:叶蓓。

这女子生得倒有几分端庄大气,鹅蛋脸柳叶眉,比一般的村姑要有气质得多,但一站在叶茂面前就被无形地比了下去,充其量也只能算作是小家碧玉。

“蓓儿,你总算是来了,叶茂这姐弟俩可要欺负死你娘了!”刘桂花一见到叶蓓就哭得更来劲了,她女儿那可是要做秀才娘子的人,就算叶族长见了也得给几分面子吧?

“娘,您先起来。”叶蓓一到来就先扶起了刘桂花,细细地给她擦了擦脸上的脏污,动作文静秀气,就如同大家闺秀一般。

人群里顿时又传来一阵议论声。

“看看人家叶蓓多好,姑娘家就该这模样,端庄大气,可比某些小狐狸精强多了!”

“叶家出了个金凤凰,那是要做秀才娘子的,你们比得上吗?”

“真羡慕刘桂花,人不咋的可命好,生了个好闺女啊……”

“这就叫同人不同命!”

“……”

女性同胞齐声支援叶蓓,男同胞们目光在叶茂和叶蓓身上打着转作比较,默默地不置一词。

叶家两朵花,叶茂生得美如天仙,叶蓓却是端庄秀丽,但对男人来说还是重视视觉效果,所以叶茂的模样自然更讨喜,再说这些风言风语都是女人们嚼舌根,男人才不在意呢,谁还爱去说一个姑娘的闲话不成?

其实叶蓓已经在人群后面站了一会儿,她就是在细听接下来的事情走向,没想到叶茂还能将族长逼到进退两难之地,这个堂妹从前可没这口才,遇事不是一惯地耍她那泼辣劲吗,哪有如今的冷静自持?

叶蓓眼珠子转了转,又向族长行礼道:“族长,我这个堂姐也不是说要偏帮谁,可您看这大清早的我娘就伤成了这样,再看叶茂和叶盛他们还好好的模样……”微微一顿又道:“再说了,谁不知道我堂妹他们家都快没米下锅了,这哪来的蛋啊,都是我娘好心来着。”

叶蓓这一番话倒是说得在情在理,再结合眼前的实际情况,大家倒还真偏向于相信刘桂花了。

再说叶蓓可是要做秀才娘子的人,那今后好歹也是个官夫人是不是,这样的她又怎么会说假话?

叶蓓一直留意着舆论走向,见时机成熟不由适时地抹了抹泪,“我堂妹她是不懂事,恐怕也是怪咱们昨儿个没有来看望她,可出了那样的事情大家也知道我心里不好受……”

那样的事情是指哪一样,贺林村的村民们可是门儿清!

叶茂这头是昨儿一早撞的,为啥?

还不是因为她勾引未来姐夫不成,在叶家门口撞了墙,眼下血迹都没有清洗干净吧?

说到底真正委屈的人该是叶蓓,毕竟叶茂窥视的是她的未来夫婿,如今她们母女俩还有心情过来探望叶茂,那是真正的大度。

“那可不是,我女儿让我来瞧瞧叶茂姐弟的,没想到他们反倒还不识好歹地伤了我,乡亲们来评评理,你们说我委屈不委屈?”刘桂花学着叶蓓的样子也抹了抹眼泪,不过这个动作在叶蓓做来就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但换作她……不看也罢。

打从叶蓓一出现叶茂的目光便冷冷地看向她,不知道怎么的心底里一股愤怒的情绪压都压不住,事实是怎么样的她们俩人都清楚,谁是谁非天知地知,叶蓓此刻一副受伤白莲花的模样搁这给谁看呢?

叶茂握紧了拳头,叶蓓母女俩口口声声说是来看望她,可这话连鬼都不信,她应该怎么样拆穿她们虚伪的面具?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农女的锦绣商途》 第【15】章 受伤陷阱 免费试读

让白展受伤的地方是一个深挖的陷阱,平日里都是猎户们用来捕猎的,这陷阱的周围也有标记,猎户一看就明白。

可白展是慌不择路掉进去的,还好只是摔断了腿,若是留在上面可能结果更遭。

“这么说……是熊瞎子追的白展?”王铁柱听了沈越的话后唇角都在哆嗦,一双脚都要走不利索了,目光往四处睃去,似乎怕那只熊瞎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跳出来给他一掌。

他只是个老实的庄稼汉子,不是山里的猎户,被白朗一口一个铁柱叔的喊着他就晕了头跟上了山,眼下心里后悔了。

王铁柱往沈越那边凑近了一些,夏天的汗味在空气中挥发,沈越眉头微微一皱。

叶茂还落后他们俩一个身位也没往沈越跟前凑的意思,王铁柱看着人高马大没想到胆子却那么小,叶茂心里想笑面上却还是忍住了,“铁柱叔,若是在山里碰到熊,你只要不动屏住呼吸,它轻易是发现不了你的,不然为啥叫熊瞎子?!”

叶茂知道熊的眼睛不好使,相当于高度近视,几乎看不到东西,但嗅觉和听觉却尤其好。

“喔喔……”王铁柱心不在焉地应道,目光仍然在四处睃寻,显然没将叶茂的话放在心上。

沈越却是偏头看了她一眼。

少女的笑容清透纯净,露出八颗洁白的小米牙,唇角似乎还带着几分忍笑的促狭,在清晨的微光里透着一股和煦美好。

沈越微微诧异,原来她也能有这般文静的时候,不像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也不像个机关算尽的小狐狸,倒有些像只温顺的小白兔,难得的静谧安详。

“你不怕熊?”沈越清了清嗓子,他觉得他应该说点什么,叶茂的见识已经超出了一般的村姑,总是让他找到异想不到的亮点。

而且他发现她对熊瞎子的解释也很到位,熊真得看不到近前的东西,若是不动不呼吸,它都能从你跟前走过去,当然一般人没有那样的胆量,看到熊的时候都是吓得拔腿就跑。

白展是老猎户,按理说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可这胆量也不说你是不是经验老道就能应付过去,那个时候逃跑恐怕是人的一种本能。

“怕啊!”叶茂点了点头,可她带笑的脸依然那么阳光灿烂,“不过我知道熊的弱点,就算是遇到了想来也能应付,当然……我应该没那么倒霉吧?”

叶茂说完看向沈越,狭长的凤眼闪动着粼粼的波光。

沈越是猎户,跟着他走安全有保障不是,再说谁没事想碰到熊瞎子啊?又不是吃饱了撑的。

她只是在危机时知道该怎么应对而已。

“嗯。”沈越点了点头,转过去后唇角却止不住微微上扬,却是很小的一个弧度,连走在他身边的王铁柱都没有发现。

叶茂很聪明,而且遇事能够沉着冷静,比一般的男人都要强。

沈越看了一眼身旁仍然有些魂不守舍的王铁柱,心里暗暗摇了摇头。

好在白展所在的地方不远,叶茂跟着沈越又走了小半个时辰,终于远远地在一块大石头上看到了撑坐在那里的白展,不由抬头唤道:“白叔!”

“叶丫头?”白展以为自己听错,撑着额头望了过来,见不只是沈越回来了,还有叶茂和王铁柱,心里又惊又喜,撑着就想要滑下石头。

“你别动!”沈越斥了一声,搁下木棍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过去,叶茂随即也跟上,走得近了,还能听到沈越斥责白展的声音,“你腿不要了?告诉你不能沾地,我和王大哥抬你回去!”

“白叔,你听沈大哥的吧,这伤筋动骨一百天,别沾水别使力!”叶茂瞄了一眼白展的腿,那只受伤的腿明显看得出骨头有些歪,被两根木棍给夹住又紧紧地绑稳,这是固定骨头,不过还需要摸骨大夫再来细致地处理一次。

沈越的处理手法只是救急,细细看起来不免粗糙。

白展早已经疼得一脑门子的汗,若不是不能使力下地,他早拖着腿回去了,但想着这山林里的危险,再想着家里的妻儿,他最终还是忍住了,耐心地等着沈越叫人回来救他。

“叶丫头,你怎么会来的?”趁着沈越招呼王铁柱在一旁给他做简易的单架,白展又拉着叶茂问道。

“是婶子担心你,我就跟来看看,婶子在家里烧水做饭,又让人去给你请大夫,就等着咱们把你平安接回来。”叶茂一股恼儿地向白展解释,也是安他的心。

“多亏了沈兄弟,不然这趟我还不知道回不回得来……”白展感慨地摇了摇头,他这一身脏污泥泞,摔到陷阱里命都去了半条,还好最后熊瞎子没跟来,也没有其他的动物发现他掉了进去。

没想到第一个找到这里的竟然还是沈越,不过要将他从陷阱里给弄上来沈越着实费了一番功夫。

白展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该不该说自己幸运。

山里的陷阱都是有分布的,谁也不会天天去检查一遍,都是隔三岔五地巡一回,有猎物就带走,没猎物再多做些防护,他都以为自己会在里面呆上几天,直到奄奄一息也不会被人给发现。

“他是挺厉害的。”叶茂认同地点了点头,术业有专攻,连她都不得不承认沈越身手利落,不然她滚下山时他也不会那么快地抓住她,虽然用了他箍衣裳的腰带……

也幸好那场景没被王铁柱给看到,不然沈越当着她的面就这样穿衣裳,恐怕流言又要满天飞,虽然她眼下名声不怎么好,但也不想继续恶化下去带来更坏的结果。

所以这事他们俩还是极有默契地烂在肚子里是不是?

想到这里叶茂不由转头看了沈越一眼,他正在专注地用青藤缠绕着简易的单架,似乎感觉到她的注视也抬头望了过来。

两道视线撞在了一起,一个夹杂着探究,一个夹杂着不解,接着又各自平静地移开,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