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花颜封玄奕[十年深宫事]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编辑:倾城花音 2019-08-25 22:48:23

主角叫花颜封玄奕[十年深宫事]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十年深宫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十年深宫事 即可阅读全文

《十年深宫事》小说简介

《十年深宫事》人物形象生动,谈吐幽默风趣。。主角叫花颜封玄奕的小说是《十年深宫事》,是作者唐家三个西红柿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花颜抬头,对上秦落雪一双恶狠的眼睛。见侍卫踌躇不决,秦落雪上前一把夺过侍卫的马鞭,二话不说,运转内力助力,朝着花氏父女一鞭甩去。花颜硬生生的承受了她这一鞭,还来不及呼痛,紧接着又是一鞭。“吼——”随着。主角叫花颜封玄奕的小说叫做《十年深宫事》,本小说的作者是唐家三个西红柿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爱的人,是这荣耀帝国的君王,而我,却‘贵’为这帝国的太后,他的‘母妃’。“痛吗?痛就对了,”男人狭长的眸光即使满载着欲火,口吻却依旧冰凉刺骨,“不痛的东西,你花颜,不配拥有。”

精彩章节试读:

他拧了拧眉,“颜儿。”

第一次,他如此温柔,仿佛回到了十年前,但他接下来的话却将她打入了冰窖。

“你知道一双眼眸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有多么重要吗?尤其是,未来的一国之后,况且,这次是你父亲主动攻击雪儿的。”

“所以呢?”

她冷笑,他难得的温柔竟令她心底发寒。

他眸如星耀,徘徊她的眉目之间,“把你的眼睛,赔给她。”

花颜瞬间怔住,“赔?怎么赔?那不是我的过错,凭什么让我赔!”

眼眸对她秦落雪重要,对她花颜就不重要了?

他桎梏住她颤抖的双肩,“太医说了,这是唯一的办法,雪儿此刻比你更难受,下个月就是她的封后大典,她没做错任何事,却要永远活在黑暗里,这公平吗?”

雪儿是在他人生最低谷时,唯一陪在他身边的人。

他说过,他要让她亲眼见证,‘他为王时,她必为后’的承诺。

然而现在……

他不忍看到她失去光明,伤心欲绝的那副模样。

“她没做错任何事?呵,那我就做错了?”即便心已成枯海,但眼泪还是控住不住的往外涌,她看着他,“我父亲为此付出了性命,难道还不够吗?你现在还让我还一副眼睛给她,那我要怎么办,她不能失去光明,那我就能永远生活在黑暗里吗?”

“本王可以承诺,只要雪儿的眼睛能回复光明,本王必保你后半生衣食无忧,即便你看不见,也能享受到一位‘太后’应有的荣耀。”

他知道,这样对花颜来说或许有些残忍,但为了雪儿,他不惜做个恶人。

更何况,这是她花家咎由自取。

她闭上眼,仍由眼泪疯狂涌出,呵,太后。

等了一天,等来了爹爹的死讯。

等了十年,等来的,却是他要剜她的眼。

封玄奕,你太狠了,你有没有想过,秦落雪即便真的失去光明,至少她还能有你,而我呢?

天刚刚亮,花颜的冷宫门被打开。

逆着晨光,一袭白衣身影由远而近。

那是整个帝国最有名的神医,白宁。

“你是来取我眼睛的吗?”

呵,这么快,天才刚亮,就这么的急不可耐。

一整晚,她都没睡,她竟然还在心里偷偷的奢望,奢望封玄奕会放她一马。

白宁对上花颜那双清澈明亮的眸子,淡淡然了一句,“太后放心,白宁已调配好最好的麻药膏,不会太疼。”

花颜害怕又无奈的扯了扯唇角,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不自觉的滴落,“她是真的瞎了?”

整理药箱的手顿住,淡漠如仙的男子再次抬眸,看了眼那双眸子,明亮却空洞。

“不知。”

“不知?”花颜几近崩溃,拉扯着他的白衣,“不知她是否真的瞎了,就来让我剜目赔眼?”

他不做声,任由她拉着,“白宁只负责取目,雪贵妃的病情诊治,由其他太医负责。”

昨晚,王上的密令,让他今晨亲自来取目,并叮嘱要用最好的麻药。

《十年深宫事》 第7章 雪儿不能失去光明 免费试读

花颜抬头,对上秦落雪一双恶狠的眼睛。

见侍卫踌躇不决,秦落雪上前一把夺过侍卫的马鞭,二话不说,运转内力助力,朝着花氏父女一鞭甩去。

花颜硬生生的承受了她这一鞭,还来不及呼痛,紧接着又是一鞭。

“吼——”

随着一声猛兽般的嘶吼,花翎海挥舞着溃烂的双手朝着秦落雪的脸挥去。

“啊——”秦落雪本能的捂住脸,惊叫了一声。

花翎海的掌刚触碰到她的脸,就被人一脚踹在头上,当场倒地。

“爹爹——”

花颜还未站起身,也被人踹飞。

胸腔一股血腥味涌出,她趴在地上喷了一口血,“秦落雪——”

她咬牙切齿的看着打伤爹爹和自己的黑衣侍卫,收功后直接闪到她的身后。

“你们又在干嘛!”

是封玄奕的声音,呵,他终于来了。

“我的眼睛——”秦落雪一把捂住自己的双眼,“我的眼睛,好痛,好痛。”

封玄奕大步流星,一把将秦落雪抱起,大声呵斥道身边的宫人,“娘娘这是怎么了?”

秦落雪身边的丫鬟立马下跪,“王上请救救我家娘娘,兽奴发狂,重伤了娘娘,还将娘娘的眼睛弄伤了。”

“王上,”秦落雪抓着封玄奕的衣襟,“雪儿眼睛好疼,怎么办,雪儿会不会瞎?”

“放心,本王不会让你出半点事!”

该死的,他刚下朝,一听到下人来报兽奴伤了雪贵妃就立马赶来,看来还是晚了,“来人,将这兽奴拉下去,乱棍打死!”

花颜猛地抬头,对上封玄奕那双冷冽的眸子,“还请王上明察,雪贵妃身边的武士内功深厚,我爹已是半残之人,怎会如此轻易伤到她!”

他怀里紧紧的搂着秦落雪,一双眸子简直要将花颜碎尸万段。

“花颜,你是不是又忘了本王的话?若你胆敢再惹雪儿落泪,这后果将会是你承受不起的。”

“王上,不关颜姐姐的事,是兽奴……啊……”秦落雪更加大声的哭了起来,“好疼,玄奕,我的眼睛好疼。”

“快传太医!”

封玄奕大声吼道,转身一双嗜血的眸子看向花颜,“若是雪儿的眼睛有任何散失,你也别想再见到任何光明!”

终于,花翎海死在乱棍之下,遍地是血。

花颜再度被关进冷宫,等待着凤仪殿内太医的宣判。

灵儿被带走了,在秦落雪的指使下,新的宫女直接将花颜的饭食换成了狗食。

‘吱呀——’

腐朽的冷宫大门被推开,一个修长的身影逆光而来。

是封玄奕。

他屏退了宫人,径直坐到花颜身边。

第一次,

他与她如此安静的面对面坐着,态度确实极为冷漠。

“花颜,”他安静的看着她,淡淡的道了句,“雪儿瞎了。”

“怎么可能,不可能!”她猛的摇了摇头,“我当时就在旁边,爹爹并没有真的伤到她。”

当时,爹爹的掌风呼啸而过,但那力道绝不可能导致她眼瞎。

封玄奕眯起眼缝,看着眼前的女人。

他也问过当场的侍卫宫人,花翎海确实朝着雪儿一掌劈来,但立即被卓尔云一脚踢开,卓尔云是北疆最猛的战士,一直被他安排保护在雪儿身边。

花翎海即使功力再深,应该也不至于让雪儿眼瞎,但太医的诊断,雪儿的疼痛,让他不得不接受事实。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