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李炎的小说[最后一个抗尸官]免费试读

编辑:玫瑰与鹿 2019-08-25 23:34:22

主角叫李炎的小说[最后一个抗尸官]免费试读

《 最后一个抗尸官》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 最后一个抗尸官 即可阅读全文

《 最后一个抗尸官》小说简介

这是一篇非常好笑的都市言情小说了,可以作为茶余饭后的消遣!。新书推荐,《 最后一个抗尸官》是新生所编写的 灵异类小说,主角李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八章深夜来客我跟爷爷回到家时已经是下午,匆匆忙忙的做了饭吃。我刚将碗筷洗好,爷爷就已经拿出教我看相的那些东西,开始教我。我明显感觉到爷爷今天讲的特别快,总是要求我记住,却不管我是否能领悟,跟前几天明。主角叫李炎的小说叫《 最后一个抗尸官》,是作者新生所编写的 灵异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村子里接二连三出现怪事,死人不想出殡,活人离奇淹死,肚子里却爬出来个黄鼠狼,最恐怖的,居然有个人拿着刀要砍我,却......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七章乔老头身死

警察拿着录音笔,问了李方凯很多问题,不过都是平常的问题,如:你是几点发现尸体的;发现尸体的时候身边是否有别人等等。

而就在警察问话的时候,一个法医也开始做一些简单的检查,比如有没有刀伤、撞伤、勒伤之类的。

法医拿着手电筒检查李婆婆口腔的时候微微皱了下眉,似乎有什么发现,叫了两个警察过去看了看。

几个警察互相低语几句,继续开始问话。

也就在这时,李婆婆的衣服里面居然开始蠕动,法医吓了一条,停下手中的动作,然后缓缓的想去解李婆婆的衣服。

周围的村民也看到了,纷纷低声议论。

“李婆他一天到晚神神叨叨的,不会是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我也觉得有可能,说不定是被不干净的东西害死的。”

“他衣服里面是什么东西?”

就在众人议论的时间,法医已经解开李婆婆衣服上的扣子,衣服还没打开,一个黄影子猛的窜了出来,还顶了法医一下。

法医也不知道是被吓到,还是那黄影子顶的那一下力气太大,一个趔趄,向后退了三四步,幸好他身后的警察反应快,扶住他才没摔倒。

那黄影子一蹿出来我就认出是黄鼠狼,经过那天晚上的事后,我非常讨厌黄鼠狼,冲上去就想抓住它。

其他村民见是尸体里面钻出来的,不敢去拦。

门口的两个警察一直注意着这边,快速堵住大门,眼看这黄鼠狼就要成为瓮中之鳖,跑不掉了。

“噗……”

一股恶心的臭味扑鼻而来,也不知道这黄鼠狼跟普通黄鼠狼有什么区别,闻了那臭味居然让我一阵眩晕。

门口那两个警察明显也跟我一样,黄鼠狼从他们脚下窜过去也没拦住。

就在我以为他肯定跑掉时,一根凳子居然呼啸着飞了过去,擦着两个警察中间的缝隙而过,准确的砸在黄鼠狼**上,砸得那只黄鼠狼一个跟斗,在地上挣扎,可是后退似乎被那一凳子砸断了,根本爬不起来。

这时候我看清楚这只黄鼠狼了,居然全身毛发上都沾了血,爪子和嘴上还挂了碎肉。

我想到一个可能,心里一阵愤怒,三步两步走了上去,拿起刚才那砸出来的凳子,照着黄鼠狼的头就砸了两凳子,血水顺着它的头流下,却依然在挣扎,还用一种愤怒、怨恨的眼神盯着我看。

“小伙子,别……”警察在身后喊。

我回头一看,却看到爷爷朝我点头,我瞬间就懂了爷爷的意思。

警察的话还没说完,我第三凳子照着黄鼠狼的头就砸了下去,这一下使了全力,它的脑袋犹如西瓜一样爆开,红的白的迸射出来,彻底死透。

黄鼠狼活不活着问题不大,想要阻止我的警察也只是无奈的耸耸肩,并没过多追究,黄鼠狼的尸体却被警察收了起来。

“富贵叔,这事邪乎,不如您给看看吧。”

有村民忍不住说,警察用奇怪的眼神看向爷爷。

出了这么大的事,村长也早就赶了过来,虽然在某些方面来讲,村长不适合说,可毕竟是农村,村长还是站了出来,对警察界石。

“警察同志,这是我们村的风水先生,十里八村的也有些名字,大家都叫他李大师,不如让他看看?”

这个警察似乎知道我爷爷,低头跟其他几个警察和法医说了几句,转头对我爷爷说,道:“李大师,您的大名我也听过,可是这事不能传出去,即便说出去我们也不会承认。”

爷爷点头同意,道:“这个我理解,我就看看,不会做什么对你们后续工作有影响的事。”

见爷爷也同意了,警察让开位置,让爷爷看看。

爷爷扒开李婆婆的衣服,我也站在旁边,虽然心中早有准备,可看到还是忍不住有些犯恶心,差点没突出来。

李婆婆本就瘦,此时胸口处有一个比拳头稍大的洞,我看到她身体里面都似乎被掏空了,甚至连血都流出的不多。

爷爷也紧紧的皱眉,嘴里还低声喃喃:“造孽啊造孽。”

旁边的警察也看到了,在小地方做警察的即便有个事故,也不会太惨,有一个年级稍小,比我大不了几个的警察马上就受不了,出去透风去了。

“李大师,您怎么看?”警察低声问爷爷。

爷爷摇摇头,道:“这事你们按正常程序处理就行,做这事的人迟早得遭报应。”

“那您也给我们店提示,我们也好有个头绪。”

边上有一个耳灵的村民见我爷爷不说,插嘴道:“我们村里的乔老头就养了只黄鼠狼。”

警察见爷爷不说,这好歹也是一条线索,就让两个警察守着李婆婆的尸体,打算带着其他几个去找乔老头问问。

警察刚出大门,其他村民跟在身后,乔老头就大步流星的提着一把菜刀来了。

“他就是乔老头。”刚才说话的村民喊道。

乔老头气势汹汹,手里还提了一把菜刀,神情看起来有些愤怒、悲伤。

“老伯,你把刀先放下,我们是警察。”领头的警察看出了乔老头不对劲,拦住其他人。

乔老头不理他,朝着我就走了过来,其他人纷纷避让,不敢靠近暴怒的乔老头,我心里也有些害怕,却倔强的站着不动,反正我没做错。

警察怕又闹出事,赶紧上来要拦住乔老头。

乔老头见警察要上来,转身就拿刀指着警察,喊道:“你上来,来啊”

“老伯,您有什么事可以慢慢说,我们一定给您给满意的交代,这样可不好。”警察小心翼翼的劝着。

“哼哼……,我迟早入土,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我就是想宰了这兔崽子。”乔老头冷笑看着那些警察。

“乔老头,都一把年纪了,你还看不透?还折腾个什么劲!”爷爷这时也从堂屋里走了出来。

“李富贵,你命好,当然说的轻松,可我呢?我呢?”乔老头最后的两个字几乎是嘶吼出来的。

乔老头越说越激动,最后都有些几乎疯癫。

乔老头的状态把所有人都吓到了,就连我都被他的状态吓到了,我都快怀疑我和爷爷是不是对他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

警察怕乔老头做出什么事,已经拔出枪,劝解道:“老伯,您别激动,您有什么问题可以说出来,我们会帮您的。”

乔老头不理会警察的喊话,挥着刀,朝我冲了过来。

“不要!”爷爷刚才一直在慢慢的往我这边走,这时候见乔老头朝我冲过去,生怕我出事,喊出这句话的同时一脚将刚才砸黄鼠狼的凳子踢飞,朝着乔老头砸去。

警察见乔老头动了,也怕我出事,反应却比爷爷慢了一拍。

“嘭……”

枪响了,凳子与子弹几乎同时击中乔老头。

我却清楚的看到,是爷爷的凳子先砸到也老头的腿,让叫乔老头重心不稳,往前跌倒,子弹才打在他背上,若是没有爷爷的凳子,子弹应该是打在乔老头的腿上。

乔老头重重摔倒在地,菜刀脱了他的手,刚好在我脚下。

乔老头缓缓抬头看着我,已经没有刚才的疯癫,也没刚才的愤怒,就像一个普通的老人一般。

“对不起!”我看得清清楚楚,乔老头的嘴型是这三个字,我有些懵了,刚才还挥刀要砍我,现在却说对不起,这是什么意思?

有警察跑了上去,有的警察已经在打急救电话。

“法医,过来看看”冲上去的警察发现乔老头似乎已经没有反应,警察也开始给乔老头做一些常规的急救。

法医都会学基础医学和临床医学,对处理这些事方面比一般人多少还是会拿手一些。

法医赶了过去,乔老头的衣服已经被脱下,发现他背后中枪的地方只出了少量的血,根本不符合常理。

而乔老头中枪的地方也根本没有伤到重要器官,根本不会致死。

不管乔老头身上有多少异常,可法医用他的专业致死能断定乔老头已经死亡。

“已经死了。”法医对身旁还在急救的警察说。

“怎么会这样”

警察有些很难理解,基础的一些东西他还是懂得,乔老头中的那一枪并不致命,而且乔老头流得血太少,致死刚刚浸透衣服,这是夏天,穿的衣服并不厚。

“李大师,这是怎么回事?”警察转头问头爷爷。

爷爷走过去,看了看乔老头的情况,摇摇头,道:“体内的内脏枯竭的厉害,不知道他是怎么撑下来的。”

法医有些不信,爷爷只是随便看了几眼,怎么看得出乔老头内脏枯竭了?

“李大师,这种情况,在其他方面有什么方法没?又或者是人为的?”警察说的其他方面自然是玄学方面。

爷爷摇头,道:“没有什么说法,要么是请神上身,要么是借尸还魂,没见过他这种自己上自己身的。”

去发现李婆婆尸体地方做调查的人也回来了,发现又多死了一个人,也都是连连蹙眉。

最后李婆婆喝乔老头的尸体都要被拉走,听说是要做尸体解剖,还让我和爷爷分别录了口供,因为乔老头最后是冲着我来的。

《 最后一个抗尸官》 第八章 深夜来客 免费试读

第八章深夜来客

我跟爷爷回到家时已经是下午,匆匆忙忙的做了饭吃。

我刚将碗筷洗好,爷爷就已经拿出教我看相的那些东西,开始教我。

我明显感觉到爷爷今天讲的特别快,总是要求我记住,却不管我是否能领悟,跟前几天明显不同。

“爷爷,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爷爷说道一半,我突然开口打断爷爷的讲解。

爷爷叹了口气,道:“我估计过几天得出去一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去哪?”在我的记忆里爷爷是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的,只有村里老人说爷爷年轻的时候出去闯荡过。

“现在还不知道,先不说这个,我先把比较重要的东西给你讲一遍,你自己最好做个笔记。”

我去找了个笔记本,认真记着爷爷讲的重点。

一直到半夜十二点,爷爷又给我推血过宫,然后就是洗澡睡觉。

第二天,刚吃了早饭,爷爷又拿出那些书和图纸开始教我,这种反常让我很意外,问了几次也没得到答案。

“爷爷,我们应该去找白璃吧!他已经失踪几天了。”我现在虽然没见过白璃,可是她毕竟默默的跟在我身后照顾了我这么多年。

“没事,我昨天晚上算了一卦,白璃没事,这几天就会回来。”爷爷说的肯定,似乎未来几天要发生的事都了然于胸。

我“哦”了一声,没再多说话。

要学的东西还很多,爷爷说了几句又转道玄学上,我只好跟着做笔记。

爷爷几乎不停歇的将到半夜,为我推血过宫后,我感觉我已经隐隐可以控制我体内的那股能量。

我去洗澡出来时,家里来了个人,看着大概四五十,传着身中山装。

我这两天也学了些相术,看这男人青面无须,在相学中这种人面相的人大多内心阴险,为人奸诈;且他眼梢上扬,这种面相人情淡薄,俗话说:宁交王八羔子,也不交吊眼哨子。说的就是这种人,属于无情无义,有利益的事情就积极的去做,而朋友一旦有事或者涉及到自己利益的时候,则翻脸无情。

爷爷怎么会认识这种人?

中山装男子见我出来,笑道:“这就是你孙子?”

爷爷冷冷看着中山装男子,道:“有事快说,没事的快,我们就睡觉了。”

中山装男子也不恼,道:“师兄,这些年我一直在追查师傅的死因。”

爷爷脸色缓了些,却没说话,等着中山装男子继续说。

“师兄,师傅当年交代的事我可是诚诚恳恳的做了,你却躲在这村子里几十年,如今杀害师傅的凶手我也快找到了,你还想在这村子里躲下去?”

我看这看子面相,怎么都不像信守承诺之人,做事都讲利益,怎么可能如他所说一般。

果然,爷爷冷“哼”了一声,道:“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你为了什么你自己清楚。”

中山装男子笑眯眯的看了看我,道:“师兄怎么想,我也没办法,可是杀师之仇,你报还是不报?你说一声,我转身就走。”

“那人是谁?”

“阴月宫的人,具体是哪一个还不清楚,可阴月宫肯定跑不了干系。”中山装男子说的十分肯定。

爷爷一听阴月宫,微微蹙眉,点点头,道:“当年阴月宫成立之初,他们确实去找过师傅,想要师傅加入。”

“对,后来我打入阴月宫,发现里面有大量的玄学道法典籍,可不是一般人能看的,当年他们邀请师傅,开出的条件是所有典籍师傅可以随意翻看。”

我当时还不知道那些所谓的玄学道法典籍有多贵重,可是看到爷爷凝重的表情我也能猜到几分。

“你说的轻松,阴月宫的典籍无一不是绝学,有些甚至是失传已久的。”

“对,没错,所以他们对师傅提的要求就是要交出门中一套相术或者《易镜玄要》。”

爷爷突然脸色大变,指着中山装男子怒道:“你是不是交出去了?”

中年男子直接无视爷爷的愤怒,从衣服里拿出一个笔记本,递给爷爷,道:“这是我抄录的《三世相法》,我念及同门情谊,这抄本就给你小炎做见面礼了。”说着看向我,道:“是小炎吧?”

我没接话,爷爷却接过笔记本,道:“你交出了哪一套?”

“当然是《称骨法》,虽然我跟师兄有些看不对眼,可是我对师门却跟师兄一般。”

爷爷听了,似乎松了口气,道:“你要我做什么?”

“这事还得师兄亲自去看看,你若还报这个仇,明儿就跟我走;你若不报了,不碍师兄的眼,我马上起身就走。”

“你今晚就在隔壁房间应付一晚,明天我跟你走。”

“那好,不打扰师兄休息,我先去睡了。”说着,就好像在自己家中一般,自己就打算去原本是我的那件房间。

“等等”爷爷汗珠中山装男子,道:“那个狐狸的牌位是不是你拿走了?”

中山装男子一幅如梦初醒的神态,道:“哦……对了,还有这个。”

中山装男子打开门,从屋檐下抱进一个排位,上面还被画了许多符咒,正是爷爷供奉的那个牌位。

爷爷接过牌位,凌空比划几下,嘴里还念念有词,然后声低喝一声“疾”,那些符咒居然全部消失不见。

这几日我也听爷爷讲了这些东西,可毕竟没亲眼见过,心里还是很震撼的。

中山装男子连连拍掌,道:“师兄果然还是宝刀未老,反而更上一层楼啊!”

“用不着你捧,村里前两天的事,是不是你做出来的?”

我也看向中山装男子,我对爷爷的话还是很信服的。

“师兄,我可没那么多时间来跟你玩这么多弯弯绕绕,不过那两个麻烦倒是我帮你解决的,这个你应该感谢我!”

中山装男子说的义正言辞,好似他做了多大的善事一般。

“他们只是普通人,你不怕遭报应?”

爷爷对村里的人还是有感情的,尤其是他们同辈的。

“师兄,你还是这么迂腐,而且他们一个学了巫术,养了鬼;一个供奉了保家仙,能出马,可不是普通人,两个人都是针对你孙子来的。”中山装男子说着,径自去了我的房间。

爷爷叹了口气,没有再说话,将白璃的牌位放回神龛。

爷爷放了牌位回来,对我说,道:“小炎,爷爷这次估计得走一段时间,你去县城的骏驰叔家里住一段时间。”

我有些不解的问,道:“我住家里就挺好的,去县城干嘛?”

我心里其实还想说的是,李婆婆和乔老头已经死了,也没什么危险,而且去别人家住,总不如自己家里住的舒服。

爷爷深深的叹口气,道:“乔老头死的有些蹊跷,虽然可能是我师弟动的手脚,可乔老头身上早就有些不对劲了。”

我心里紧张起来,虽然现在我学了看相、算命、占卜、风水、法术,听起来很厉害,可都是理论知识,懂得越多反而越怕,而且我现在还不能运气,法术根本施展不出来,只能使用一些简单的方法,比如泼狗血、洒糯米、用法器砸。

“那我要在骏驰叔家里呆多久?”这话也是侧面问爷爷什么时候回来,有个大概时间我好歹有个盼头。

爷爷拍拍我肩膀,道:“你现在也是大人了,以后白璃会跟在你身边,一般的鬼怪不敢近你身,你天赋好,学得快,用不了多久也有自保的能力。”

我沉默下来,爷爷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一下子要离开这么长时间,心里满是不舍;而且爷爷年纪大了,虽然修炼道法,寿命要比一般人长,可毕竟也已经是老人,一时间我心里五味杂陈。

“今天考你一下,算是你的出师考验。”

“什么?”

“你看我师弟是个什么样的人?”爷爷慈祥的看着我。

我很奇怪,为什么要看那个中山装男人,可还是整理了一下思绪和刚才对他的映像。

“这人青面无须,眼梢上扬,是个阴险且无情无义之辈;可听他声音,其说话声大,发丹田远而不散,近而不已,大而不浊,刚而不硬,畅而不促,长而不秃,高而不孤是个有豪爽,大寿大贵之声;他走的时候,我看他背影,有种敦实,憨厚的感觉,走路也很沉稳,这在相学中,又是重感情的人,跟他面相有冲突。”

我一口气说了一大堆,甚至连我自己都惊讶到了。

回头一想,抛开私人感情,他这种人反而是很容易讨人喜欢的,因为大多数人都不会看相算命。不过,最重要的是,他这人的面相有冲突,要么是我还有什么东西没看出来,要么他身上有什么玄机。

爷爷连连点头,欣慰的道:“不错,那做一个总结,你觉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摇摇头,说出心里的想法,道:“看不出来,要么是我看错或者我看漏什么东西,要么他身上有玄机。”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