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妾非良女]免费阅读 主角叫琉璃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森花 2019-08-25 23:41:27

[妾非良女]免费阅读 主角叫琉璃的小说免费阅读

《妾非良女》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妾非良女 即可阅读全文

《妾非良女》小说简介

《妾非良女》褪去你粉红的内衣,露出你圆润的玉体。 雪白尖峰高高耸立,香味诱人垂涎欲滴。 令多少饥饿人着迷,抓你捏你含你嚼你。 从小我就离不开你,啊,亲爱的花生米!。主角是琉璃的小说叫《妾非良女》,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谢忘川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新的环境,琉璃睡得不太好,早早地就醒了。她起身,打了些凉水,把自己收拾干净。便来到李婉柔的房间。李婉柔的房间很大,连了一个套间,隔了一个小小的房间,是她的贴身丫头值夜所住。琉璃进去的时候,如诗和如词刚。《妾非良女》是谢忘川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琉璃,内容主要讲述:她卑微之际,他一见钟情。她沦落风尘,他死生不弃。她肆意报仇,他静静等候。她助他君临天下,他陪她赏人间繁华。她一朝看尽红尘,他为她舍下富贵荣华。无论是人是妖,是好是坏,我喜欢的就只是一个你罢了。

精彩章节试读:

琉璃看着令狐双宠溺的表情,整个人颤了一下,这一回,她没有拒绝。

她的心里千回百转,关于他的记忆里的每一段都是那样的美好,为什么那一个梦,她会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恨意不绝,为什么眼前的每一个人都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琉璃想不明白。

她扬起头,看着身边的这个男子,他有着谪仙一般的气质,不,兴许,他就是一个神仙。他的气息围绕在她的周身,她心里一酸,眼睛就有些湿润了,这便是她爱过一世的男子吗?为什么,即便有着那些残存的记忆,如今对她而言,他依然只是一个陌生的人,即便他如何的深情款款,如何的叫世人羡慕,她的心里也激不起半分涟漪。

如果那个梦是过去,那么他们因爱生恨,他于她便是陌路,如果那个梦是未来,那么,她一定要远离他,杜绝梦境成为现实。

所以,现在,对她而言,最需要做的除了摆脱这个男子的纠缠以外,再就是查清毒哑自己的人。

所以她每走一步都要深思熟虑,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浑浑噩噩的。

不等琉璃回答,令狐双已经说道,“李将军,兰郡主,不知道我能否借用一下贵府的这个丫头。”

赵雅兰只是犹豫了一下,便笑道,“这个你不能问我,要问我们柔柔。”

所有的人都有些诧异。

赵雅兰已经笑道,“今日,这丫头做出国师梦寐以求的素斋,自然应该论功行赏,我看她这样水灵,沦落在厨房就太可惜了,这丫头不能言语,以后就跟在柔柔身边伺候笔墨,既安静,又不误事,岂不两全其美。”

李婉柔先是一跺脚,随后就撒娇到,“娘,我不要,她是厨房的**丫头,不过仗着国师的障眼法,才变得这样美貌,又不会说话,跟在我身边,能做什么。”

李婉柔看着琉璃一袭绿衣,不染凡尘,衬的自己就像粪土一般,心里就喜欢不起来,这样一个美貌的丫头天天在自己跟前晃荡,她做什么也带劲不起来。

然而赵雅兰却不这么想,这国师这样看重一个丫头,太子又那样看重国师,她想拉拢太子,就必须抬举国师,自然不能亏了这丫头,这样浅显的道理,用脚趾甲都能想清楚。

她自然不会依着女儿,只是半严肃的说道,“这事,娘已经定下来了,你就不用再多说了。”

说着笑引着国师,“不如我们先去吃饭。我和博文也想沾沾国师的光,尝尝这素斋是如何的美味。”

李婉柔发着脾气道,“我不想吃了。”

太子宽慰道,“父皇,母后准备围场春猎,到时候我一定替你多打点野味尝尝鲜。”

围场春猎,不知为何?琉璃听到这四个字浑身发出一个寒颤。她暗暗的宽慰自己,这春猎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

李婉柔撇了项王一眼,三分娇羞倒带了七分怨念。“算了,我不舒服,去不去还不一定呢。”

赵雅兰只是喝了一声,“不舒服就回去歇着去,等会占卜时,我再命丫头来唤你。”

李婉柔跺着脚走了,身边带了好几个丫头,“小姐,慢一点。”

国师却忽然停住脚步,说道,“让那个曾妈妈亲自上菜。速度要快一点。”

赵雅兰秀眉一挑,自有身边的丫头去传话。

前厅,丫头们有条不紊的摆好碗筷,赵雅兰亲自安排坐次。

太子坐了东向,国师坐了南向,项王坐了北向,西向李博文夫妻陪坐。

只是太子为表谦让,执意要将东座让给国师。

国师只是笑了笑,便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准备入座。

琉璃的手一直被国师拽着,看起来分外突兀,然而一屋子的人只做未见。

赵雅兰笑道,“琉璃,既然国师看中你,你便替国师斟茶倒水,好生伺候。”

说着便命身边的丫头端了茶壶过去,一面笑道,“这是进贡的茶,特地为国师准备的。”

国师只是一笑,“喝什么茶,拿酒来。”

李博文微微一愣。

赵雅兰也是。

太子笑道,“将军和兰表姑有所不知,这国师最是潇洒不羁,就爱这一口,你们只管把你们最好的素酒搬上来。”

赵雅兰便对着李博文笑道,“夫君,好好陪着,妾室去酒窖里寻些好酒。”说着便领了丫头出去。

不一会,便抬了一坛酒过来,赵雅兰笑的格外欢畅,“这酒名叫梨花香,是我们薛姨娘所酿,太子,和国师不知,这薛姨娘最会酿酒,那些年,将军府可是香飘十里,只是薛姨娘死去后,就只剩了这一坛酒,我们博文一直留着舍不得喝,今日沾了太子和国师的光,才让这酒得见天日。”

她说着这话的时候,挑衅的看了李博文一眼。

她一面说着,一面打开了酒坛,一股酒香扑鼻而来。味道淡而悠长,似乎隐隐的带了梨花的香气。

太子已然喝道,“果然好酒。只是素闻李将军与兰表姑鹣鲽情深,什么时候纳的小妾。”

赵雅兰笑道,“那会儿,你还是个孩子,如何知道这些陈年往事。”

项王只是自顾自的喝酒,仿佛刚刚与国师争丫头的不是他,仿佛周遭的一切与他无关。

李博文听到妻子提到旧事旧人,眉头微微的皱了一皱,倒也没说什么。

令狐双确是拿过一个酒杯,斟了满满的一杯酒,侧身递给琉璃,“陪我喝一杯,如何?”

若尘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

她脑海里似乎闪过一些画面,只是混混沌沌的,

“若尘,陪我喝一杯,如何?”

那些画面渐渐的消失不见,变成了眼前的那个画面。

琉璃看着那酒,不知为何,一股心酸涌上心头,眼睛酸酸涩涩的,却没有一点点想要流泪的感觉。

令狐双只是紧紧的盯着她,声音柔和,却是掩饰不住的急切,“想起什么来了吗?我们以前总是一起饮酒。你还记得吗?那些快乐的日子?”

这声音将琉璃一下拉入现实,她看着这英俊不凡的脸,心里没来由的烦闷,她深吸了一口气,恢复了疏离的神色,她看向旁边,发现屋子里的人都被定住了。

心里微微诧异,随即又有些害怕,眼前的男子果真有些本事,如今自己被他缠上,却是如何是好,她只是摇了摇头。

令狐双端起酒杯起身,“你一定记得,不然不会对我如此冷漠,若尘,趁着她们被定在了这里,我带你走,我有法子解了你体内的毒,我还会帮你成仙,这一世,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妾非良女》 第十二章 雪貂披风 免费试读

新的环境,琉璃睡得不太好,早早地就醒了。

她起身,打了些凉水,把自己收拾干净。

便来到李婉柔的房间。

李婉柔的房间很大,连了一个套间,隔了一个小小的房间,是她的贴身丫头值夜所住。

琉璃进去的时候,如诗和如词刚刚起床,琉璃挺有眼色的服侍如诗如词洗漱。

两人对视了一眼,倒也没说什么。

刚刚收拾完毕。

如歌如赋也来了了。

这时,丫头婆子就簇拥着赵雅兰过来了。

赵雅兰没看琉璃,只是看了帘子一眼,“大小姐还没起吗?”

几个丫头都垂下头去。

赵雅兰亲自进去,唤道,“柔柔,快点起来,我们要先进宫,可不能迟了。”

李婉柔揉了揉惺忪睡眼,“娘,我还从没有这样早的起过床。”

赵雅兰从丫头手里选了一套鹅黄色的衣裙在李婉柔身上比了一比,“不错,就这一套了。”

李婉柔梳妆完毕,站起身来转了一圈,“娘,漂亮吗?”

赵雅兰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

李婉柔的视线便落在了琉璃身上。“娘,真的带她去吗?”

李婉柔一万分的不情愿,“我看见她就来气。”

赵雅兰警告了女儿一眼。

因为是狩猎,带的人不多。

李婉柔带了琉璃和如诗,赵雅兰只带了剑阳,准备坐着马车赶往皇宫。

这时田嬷嬷捧了一件披风过来,“夫人,你当年生下小姐,身子骨一直薄弱,尤其畏寒,如今天气虽然开了春,山间露重,一早一晚最是春寒料峭。还是把这件披风带上吧!”说着便替赵雅兰披在了身上。

若尘早就听说了这一件雪貂披风。

事实上,整个京城都听过了雪貂披风的故事。

说是赵雅兰生下女儿李婉柔,身子亏损,最具严寒。

李博文便上北地替她狩猎了一只雪貂,制成这一件披风,又传那雪貂本是千年成精,剥下来的皮毛能伸能缩,刚好制成一整个披风,披在身上不仅能够保暖,还能延年益寿,延缓衰老。

整个京城的女子无一不羡。

琉璃看了过去。

那毛色极是存正,通体雪白。在晨光的照射下发出柔和的光芒

远远的看去,就像是雪貂还活着一样,那皮毛根根有劲,在寒风之中精神抖擞。

做工也极是精细。

赵雅兰三十出头,望之如二十许人也,皮肤雪白,裹上了披风之后,衬的整个人少了几分凌厉的气息,多了一些娇柔。

琉璃看着那件披风,脑子里却是轰的一声炸开。

好像有一种力量一般。

琉璃不受控制的走了过去,伸出手来,抚摸着那件披风。

一股暖暖的感觉通过指尖传遍全身,有些温暖,更多的是凄凉。

不知道为何,一个小小的声音从那披风里传了过来,听不太清,似乎很远,又似乎很近,低低的,沉沉的,似乎在呼唤,又似乎在低吟,又似乎在呜咽,“救我。救我”。

这声音听不太真切。可是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琉璃集中所有的精神,想听的清楚一些。

这时只听得啪的一声响,一股**辣的疼痛自左脸传来。

琉璃终于清醒过来,她看着打了自己一巴掌的剑阳,后退一步,跪在地上。

是的,她犯错了。

所以必须接受处罚。

然而赵雅兰只是死死的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念在你初犯,就饶了你。”

李婉柔十分的不服气,“娘,你应该打她几大板子,怎么能这样轻而易举的放过她,一个低贱的丫头怎么可以摸娘的披风。”

赵雅兰摸了摸李婉柔的头,爱怜的说道,“记住,任何时候,心里再生气,都不要发脾气,失了自己的身份,上车吧。”

琉璃怔在了原地,直到如诗十分不高兴的叫了她一声。她才跟着上了车。

整个人恍恍惚惚的。

如诗训道,“夫人格外开恩,你也要知道自己的分寸,别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丫头一样,这会子去了围场,出了事,谁也保不了你。”

琉璃恍恍惚惚的点了点头。

那个披风在她的脑海里不断的晃荡,“救我,救我。”

这个声音听起来十分的熟悉。可是琉璃始终想不起来是在哪路听过。

一个接一个的谜团随着那一个梦扑面而来。把她的生活搅的天翻地覆。

这个雪貂披风带来的幻觉,和那个梦一样。

这一刻,琉璃不知道前面还有什么样的事情等待着她。

正所谓,虱多不痒,债多不愁,琉璃在经历了这一切的惊讶之后,现在的心里总觉得,不管再发生什么也不会觉得奇怪。

她只想好好的活着。

他们都要她死。

她更要好好的活给他们看。

即使命如蝼蚁,也要顽强生存。

一路来到了围场。

琉璃的心刚刚的平复的心情再一次波动起来。

这围场是这样的熟悉。

熟悉到琉璃不敢去想。

她被分在了一个小小的帐篷,和如诗,剑阳住在了一起。剑阳和如诗总有几分看不起她的样子,总是有意无意的孤立她。

她心里藏着心事,恍若未觉。

第一日扎营之后,以太子为首众位皇子,贵公子便兴致饽饽的准备去狩猎了。

琉璃站在最后,看见赵雅兰带着李婉柔陪在太后身便说笑,她挤不过去,也不想过去,那件雪貂披风是那样的耀眼,琉璃看着只觉得眼睛也看的涩痛起来。

这一片草地是这样的宽阔,可是琉璃心里只有恐惧?

她真的会在这里被他们逼上绝路,大开杀戒吗?

不,绝无可能,自小到大,琉璃食素,平日里便是连一只小小的蚂蚁也不曾踩死一直。

梦里的事情不会发生,永远也不会。

这时一个声音在耳畔响起,“是不是不习惯。”

琉璃回过头,看到了项王,项王一袭黑衣,表情沉着,眼神深邃。

琉璃的心里一暖,那一种恐惧终于淡去不少,对着他,心里是感激的,她忙行了一礼。

项王说道,“我也最不喜欢狩猎。”

这时一个小太监跑了过来,“项王,太子到处找你呢,皇上把您和太子分到了一组。快去吧。”

项王看了她一眼,便离去了。

皇子们都骑着马挎着弓离去。

小姐们在原地陪着太后说说笑笑。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