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靖荷碧宣赫连奕秋的小说[最后的秋风,最后的你]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清风竹间行 2019-09-18 23:33:36

主角叫靖荷碧宣赫连奕秋的小说[最后的秋风,最后的你]结局免费阅读

《最后的秋风,最后的你》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最后的秋风,最后的你 即可阅读全文

《最后的秋风,最后的你》小说简介

一环扣一环,内容精彩,非常好看。《最后的秋风,最后的你》是由作者紫夕瑶药著作的古代言情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最后的秋风,最后的你》精彩节选:天亮之后,昨夜之事,谁都没有再提。赫连府,明日就要举行赫连翼的下葬仪式,虽说遗体未能带回,但还是该给他立坟头,按照礼数,他现在也是护国大将军,所以葬礼不能太过简陋。自家悲伤已经渐渐退去,剩下的仪式只是。独家小说《最后的秋风,最后的你》是紫夕瑶药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靖荷碧宣赫连奕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当一头白发的靖荷碧宣再次出现在赫连奕秋面前的时候,他内心的每一处都像被毒蛇吞噬,疼痛不堪。 上官玉将挂在墙上的那幅画取了下来,赫连奕秋也只是看着并未吱声当赫连奕秋领着一双儿女站在靖荷碧宣面前时,她却只

精彩章节试读:

须臾十年,是陪伴,亦是成长。

外人眼里,他是赫连家的少将军,已经上战场,历练好几次,不光如此,他长相英俊,而且箭法高超,据说整个洛云国,都不见的有对手。

而她,也已成为靖荷郡主,据说,她长相倾国倾城,而她的女工,做的那更是无可挑剔啊,至于琴棋书画,那更是样样精通啊,至于说这缺点,倒也有,虽说不知真假吧。

那就是,传说这郡主,脾气可不是一般的坏啊,传说她身边的丫鬟,连大气都不敢喘呢!

十年里,他们各自努力,用功。

为了彼此,变成更好的人,各自成长,却又彼此陪伴着。

他们每年都会,一起去吹秋风,他会在宏祥客栈等着她,偷偷带她出去玩,他会提前,给她买好她爱吃的糖堆,他会买难看的胭脂,戏弄她,却又被她笨拙的美丽所吸引;

她刚开始学女工时,总是扎破手,半夜蒙被哭泣,但起床后继续努力,只因为,他说想要一个,她亲手做的香囊,后来她把自己做好的第一个香囊,送给了他,虽然不好看,但他一点都没嫌弃;

她会在他生辰时,给他一个人演奏,自己还没学会的,蹩脚的曲子,会在他因被父亲责骂而苦恼时,陪他下棋帮他解闷;

从他十岁那年开始,每年都会送他一副画,从那些画里,就能明显的看出她的进步。

后来她被封了郡主,他也被封了少将军,他们都到了可以婚嫁的年龄了。

她有些害怕,所以叫人偷偷在外面传言,说自己脾气特别差什么的,这些话传到他耳朵里时,他却笑了.....

又是一年深秋,又是那座山,又是那座亭,亭里的人,却不再是那两个幼稚孩童了。

“柒柒,听说你入冬又要出征了啊?”靖荷看着赫连,不舍的说到。

“是啊,不过这次要是胜了的话,估计以后都暂时不用出征了!”

赫连不敢看她的表情,因为现在那边战事吃紧,自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哦,我主要就是......就是”话还没说完,眼泪就出来了,靖荷越哭越委屈。

“怎么了,丝丝?”赫连强忍着笑意,明知故问到。

“我近日听我爹说,皇上可能要给我赐婚,不知道赐给谁呢?”

靖荷说完哭的声更大了。

赫连都不忍心骗她了,可是又不想就此作罢,便强忍着心疼说:“哎,那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有办法啊,你既是郡主,就该听皇上的安排啊!”

靖荷一听这话,直接就要发疯了,梨花带雨的说到:“好啊,赫连奕秋。原来你是这么想的,我......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说着就要往出跑,却不想被人一把拽回来,唇被什么柔软的东西堵住了,刚要推开,却不料那人抱得更紧了。

吻了好久,他才放开她的唇,却没放开她的人。

靖荷此时又羞又恼:“你放开我,你不是不管我吗?不是我嫁给谁,都无所谓吗?”

靖荷还是哭腔,只是神奇的是,眼泪已经不流了。

赫连摸了摸她的头说:“小傻瓜呀,我不着急,是因为皇上要赐婚的人,就是我啊,皇上要让你嫁的人,就是我啊,我为什么要反对啊!”

她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你说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吗?你可别骗我啊?”

赫连无奈的说到:“你想啊,从你四岁,我就开始陪着你,那时,我就认定你就是我的了,我用十年时间,把我变成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

但同时,你也是我生命中的,独一无二啊,如果这个时候,你嫁给别人了,那疯的一定不只你,还有我好吗?”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靖荷有点害羞了,在这间隙,又想起了刚才的吻,她现在自己都能感觉到,脸十分之烫。

她低头用手打着他的胸口,害羞的说到:“我可从来没说,要嫁给你啊!”

赫连看着怀中人害羞的模样,着实可爱,便拉着她的手,朝前走了两步,对着天空喊着:“秋风,落叶,你们听见了吗?我,赫连奕秋此生只会娶靖荷碧宣为妻,一生一世,只爱她一个。”

靖荷虽然害羞,但也对他的爱做出了回应,向着秋风大喊:“秋风,我也是......”

赫连觉得,这样的她很好玩:“丝丝,你也是什么啊?”

靖荷没有理他,只是低头浅笑,却不想那笑容映着夕阳,美得不可方物,赫连没忍住,,再次低头吻了她。

天以入冬,他出征的那天,她在城楼上遥遥相送,那天,天灰蒙蒙的,飘着雪,她本不迷信的,却在那日对他说,要不迟几日再走吧,天气都不好,不宜出门。

他捏着她的脸蛋说:“小傻瓜,你什么时候,还信神佛了啊。放心吧,我没事的,我一定会安然无恙的回来,娶你的......”

她日日为他祈福,却不料战报传回来,却是噩耗,大漠气候不定,连日狂风,我军还未到阵前,便以受重创。

那几日,她吃不好,也睡不好。

战报接连而至,有时喜报,有时噩耗,靖荷也跟着,时而开心,时而忧愁。

年关将至,靖荷却没有丝毫过年的兴致,时间一日一日的过着,寒冰初化,春天来了,他还没回来。

萱草马上要开花了,炎热的夏天如期而至,他还是没回来,她日日等,日日盼,他却杳无音信,直到忘忧草谢了,秋天到了。

院子里的叶子,开始纷纷飘落。

她却收到了噩耗,战报上是这样写的“与大漠六部之役我军大获全胜,但赫连少将赫连翼,赫连奕秋,却在伏击的路上不慎遇到埋伏,下落不明。我军派人打入地牢查探,却苦寻不得......”

本身这种战报对外是保密的,但赫连家是有知情权的,这消息,便是浩峰告诉她的。

她一下难以承受,卧病在床,起不得身,直到一个月后,她一个人来到那座山,那座亭子,一个人坐在那个台阶上,吹着秋风,流着泪......

“赫连奕秋,你在哪?你不是说,你会安然无恙的回来,娶我的吗?

你到底在哪啊?赫连奕秋,你快回来吧!

我记得你曾对我说过,如果你不在我身边,就让我等最后一阵秋风,把想说的话带给你。

后来你又说,不会的,因为每年你都会带我来这,听沙沙的声音,来这感受秋风的,今年你不在,我就用秋风给你传话好吗?

柒柒,你快回来吧!你再不回来,我就要嫁给别人了!”

说完这番话,她抱着自己,狠狠的哭了起来,她在心里想着“你快回来吧,如果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越想越难过,哭的更大声了.......

那时,她还不知道,从这次分离开始,他们的命运,就已经被改变了。不论是他,还是她都难逃这命运的拨弄......

《最后的秋风,最后的你》 命运,阴差阳错 免费试读

天亮之后,昨夜之事,谁都没有再提。

赫连府,明日就要举行赫连翼的下葬仪式,虽说遗体未能带回,但还是该给他立坟头,按照礼数,他现在也是护国大将军,所以葬礼不能太过简陋。

自家悲伤已经渐渐退去,剩下的仪式只是走个过场而已,葬礼当天,洛云有头有脸的人,大都来了。

莫隋早早就来了,到了赫连乹的住处,看着老朋友苍老的白发,两人相视而笑,赫连乹先开口:“莫老头,你来了,真的是许久不见了啊!”

“哈哈是啊,我前些日子身体不太好,我儿寻得一名名医为我治病,那名医说,南方气候较适宜养病,我儿便送我去那小住些时日。”

“身体好些了吗?多亏你有个孝顺的儿子啊!”老人相见无非这些寒暄。

可是,两人似都有话难说出口的样子,终还是莫隋先开了口:“靖荷老头托我向你问好,望你节哀顺变。”

赫连乹情绪似乎有些激动,眼眶也红红的:“好啊,好!你也带我向他说,让他也保重,就说我替我那不孝儿,向他道歉,望有生之年,还能相见吧!”

莫隋无言只是点头。

一阵静默:“哎,不知何时,三人还能一起喝茶聊天啊......”

莫隋感叹到。

“不过今日来,确有一事想告知老兄,望早日做好打算”

赫连抬头望向莫隋:“莫老弟请讲。”

莫隋有些为难的说到:“前几日听闻,奕秋孙儿凯旋之后,皇上便赐婚与靖荷家的大姑娘了?”

赫连也早就听奕秋说过此事了,便点头:“确有此事,不过皇上还说了,因为翼儿的事,一年内不得嫁娶。老弟,可是听到别的消息了?”

莫隋一副明了的表情,看着赫连乹:“老弟听说的,可是皇上不愿赫连,靖荷两家联姻,所以,才以此拖延的。

因为靖荷老太太也快不行了,按礼,若长辈去世的话,就得三年不得嫁娶,这样一来,他们二人的婚期就会遥遥无期了。

且,弟还听说太后有意,将靖荷碧萱许配给我家长孙枫儿,虽不能确定,但确有此传言,还希望老哥早做准备,以后不要闹得太难看,别再有公冶和靖荷家的那种事。”

其实赫连乹早就猜到,皇上不会同意这门婚事,只是碍于金口玉言,才不得不答应的,但没想到,他会利用太后了破坏,还牵扯到了莫家。

赫连对莫隋表示了感谢,两人闲聊了一会,莫家就派人来接莫老头了。

两人惜惜相别之后,赫连乹陷入了深思,然后找来管家,询问靖荷家有没有人前来哀悼,管家告诉他,是靖荷家大少爷靖荷骐前来的。

于是他书信一封,交于靖荷骐转达给靖荷泗阳。

靖荷骐本就是个懂事的孩子,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回府后,便将两封来自两个人的信,分别交给了靖荷泗阳,靖荷碧宣。

“靖荷老弟,孙儿们的婚事,想必你也听说了,希望家中早做商量,皇帝反对的意图,十分明显,希望不要再有以前那样的事情发生了!

兄赫连公冶”

靖荷泗阳看到这封书信,即喜又忧又恨,喜的是赫连乹还将自己看做老弟,忧的是靖荷碧宣对赫连家的小子那么痴心,恨的是赫连公冶。

思绪回到了二十年前,儿子日日喝的酩酊大醉,夜夜哭泣,然后,就是久病不起。

一日他在床前陪伴,儿子哭着醒来:“爹,我求求你了,你去求皇上赐婚吧!诗嫣她爱的是我啊,她不爱赫连公冶的,爱的是我啊!”

靖荷泗阳看着这样的儿子,生气又心疼,气他不争气,又心疼他那般痴情便不责怪。

低沉的说着:“儿啊,你认命吧,不是爹,不想帮你。

实在是,帮不了啊,羽家现在危难,急需兵权保护,可是现在放眼望去,只有赫连家能帮他们了,而最快达成联盟的方法,无疑就是联姻啊。

他们两家商量好,一起去皇帝那里求赐婚的,就算爹现在去,也已经无济于事了啊孩子。”

靖荷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一口血喷出来,便晕了过去。

没过多久,羽诗嫣就和赫连公冶成亲了,那一年靖荷沛过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可是,忽然有一天他就好了,精神抖擞,吓了所有人一跳,他开始去学堂,开始去书房,开始和父亲商量正事,不再喝酒了,转变那么快一定有什么事。

靖荷泗阳在这日询问了靖荷沛,靖荷沛无疑是相信父亲的,便将事情和盘托出,说羽诗嫣是怎么给他带信的,信上说了什么之类的。

靖荷泗阳听后十分气愤,打了靖荷沛一巴掌朝他吼道:“你这个混账,她嫁人之前,你闹就闹了,如今她已为**,你却还这般胡闹,简直不知羞耻。

从今日起,你哪也不许去,我会请人为你择一良妻,至于和她私奔,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你还嫌丢人丢的不够是吗?”

那时靖荷沛后悔,后悔对父亲说出这些,他本以为,父亲能理解自己的,却不想靖荷家的面子,竟大于自己的幸福,第一次,他对父亲投来了憎恨的目光。

靖荷泗阳出去之后,越想越不放心,封建思想中成长的他,对羽诗嫣这样的做法太不能理解了,他觉得即以嫁为人妇,就该恪守妇道,相夫教子。

怎么能说出“待我产子,你便带我离开,天涯海角,去寻一座山间,寻一处桃园”这般不知廉耻的话呢。

他思前想后,不能如此,便匿名书信,告知赫连公冶,望他看好自己的妻子。

可不曾想,赫连公冶不仅在羽诗嫣产子后把她杀了,但是在那之十年之后,不知什么原因,他将当年那封信,转给了靖荷沛,告诉靖荷沛,是因为有人告诉他羽诗嫣要跑才那样做,靖荷沛看到那封信,便知道是靖荷泗阳写的,所以从那日起,靖荷沛恨透了靖荷泗阳和赫连公冶。

也是从那日开始,靖荷泗阳和赫连乹便没有在见过。

靖荷泗阳想着想着,就在思虑,若当初我什么都不做,放他们离开会怎样呢,会不会好点呢?

他问自己,会不会后悔当初的决定,但其实这个问题,在二十年里问过自己很多次,其实答案是否定的,若再回到二十年前,自己还是会那么做的。

可命运啊,总是这般神奇,如今那女孩却是自己的孙女,他有些恐惧,他绝不能让他成为第二个羽诗嫣,绝不能,但他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因为靖荷沛是绝不会同意,女儿嫁到赫连家的,更何况,还是嫁给羽诗嫣和赫连公冶的儿子。

事情陷入了僵局,似乎没有了解决的办法......

等待,茫茫无期的等待,虽然知道,他是有事不能来,但内心还是有点小小的生气的,毕竟已有两年多未见了,难道他就不想自己吗?

小寺兴高采烈的跑进来了:“小姐,小姐,来了来了。”

靖荷知道他是不可能这会来的,所以也不感兴趣了,于是慢慢的说:“你别着急啊,慢慢说,什么来了你这么激动。”

“是赫连少爷,赫连少爷......”

“真的吗?真的是柒柒来了?”

小寺终于顺完了气:“小姐,你别急啊,你还说我呢,你比我还急呢。

不是赫连少爷来了,是赫连少爷的信来了。”

靖荷终于笑了,这笑容已经好久没有出现过了:“快给我,快给我看看。”

小寺将信给了她之后,就带上门出去了,靖荷小心翼翼的打开信,只见信中写道

“丝丝,许久不见,我已很想你了。

只是近日,府中事务繁忙着实脱不了身,今年怕是不能陪你,看忘忧草开花了,但定在深秋陪你去吹吹秋风好吗?

还望勿怪我,另有一惊喜待相见时告知,望期盼......”

读完信,靖荷很开心想到可以和他一起去吹秋风了多好,又想到上次,一起在那亭里的那个吻不觉红了脸。

不过就一会,一会过后又开始难过,她走到院子里,看到马上就要开花的忘忧草,暗自神伤。

想到他今年又不能一同赏花了,还是难过,不过又想到那惊喜,还是很期待的。

赫连府,赫连奕秋坐在院中,家中丧事已经基本完事,其实,他本可以去见靖荷的,可是,这两天发生了太多事让他不知所措。

他还没弄懂,不过从父亲的反常来看,似乎母亲的事确实和靖荷家有关,在没弄清楚之前,他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靖荷,所以他想先弄弄明白再说。

其实命运有时总是这样,将一样的情节放在不一样的一群人身上,就看他们如何选择而已......

而当那些曾经故事中的人,成为局外看客时,却总是习惯性的把自己代入进去。

回想自己曾做过的选择,有时后悔,有时更加笃定,还有时会比那当时更加迷茫,当初的我,那么做真的对吗?

他们总是这样问自己,可不论对不对,命运都没有给他们二次选择的机会......

靖荷站在窗前,看着院中已经凋谢的萱草,此刻的风吹着,已有丝丝凉意,她心想,这就是赫连所说的初秋吧,这时的风,总是像孩童的抚摸一般温柔细腻。

距离上次来信,已经一月有余了,靖荷写给赫连的信已经有四封了,但奇怪的是却没有回信。

小寺看着靖荷,每日每日这样站着,知道她在等什么,但自己却无能为力,心中十分懊恼。

靖荷还是在想念,她不曾怪过他。

另一边,赫连最近有点忙,但却没有忙到没空回信的程度,他只是不知道,冥冥中有种不好的感觉,而且那感觉很强烈,所以很多次他准备好纸笔之后却无从下笔,便搁置了。

他辗转找了很多人,想了解当年的真相,有些人似不清楚,而有些人明显知道什么,却含糊其辞的欲言又止。

直到最后,他找到了羽府以前的管家刘叔,但当他和浩峰到的时候,那管家却闭门不见,还说什么不要杀他之类的。

他们去了好几次,那老头总是一副胆怯模样,直到最后一次,赫连没了耐性。

浩峰直接将刀架在他脖子上了,他才肯开口。

赫连告诉他:“你别怕,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我会给你钱,护送你离开这里的,不会有人伤害你的。”

那老头,却没放弃最后一丝抵抗:“虽然我不知道小哥你是谁,但是你不知道不让我开口的人是谁,要是知道了,就不会这么说了。人家可是当朝大将军,听闻,掌握着洛云多一半的兵权呢!你还是放过我吧,我真的什么都不能说!”

他的话,彻底击溃了赫连的最后一丝幻想,当朝将军,多一半兵权。放眼望去只有赫连家吧,而大哥已经不再了,能想这样阻止自己的人就只剩下父亲了,而父亲这么做,是为什么呢?

到底有什么事,是自己不知道的啊?

浩峰看出他情绪的变化,厉声喝道:“胡说什么,从现在起,少爷问什么你就说什么,没用的话一句也不许说,听见没有?”

那老头神色不变说到:“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浩峰不解,这老头眼看并非贪生怕死之人,他的神色那样坚毅,但他却有明显的求生欲望。

赫连也看出,这老头并非自己所想的那种人,所以想着,换种套路接着他说:“刘叔啊,我也没有恶意,我只是想知道一些,我母亲生前的事而已,你又何必为难呢?”

听到母亲两个字时,老头忽然抬头:“母亲,你母亲。你母亲莫非是?”

赫连知道有戏便接着说:“在下的母亲,便是当年羽府的大小姐,羽诗嫣,关于母亲的事,老伯可知?”

刘老头一时太过激动,流下两行热泪:“小少爷,你是小少爷。我终于等到你了,小少爷。”

赫连一头雾水:“老伯,您......等我?浩峰,快扶老伯坐下。”

赫连看着这老伯,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刘叔勉强镇定下来,又看了看赫连:“你跟你母亲长得还是有相像之处的,只是不仔细看看不出罢了。

老头我,其实对生死早已无所谓了,但没有等到小少爷你,我又不敢死。”

老头的话说的赫连一头雾水。

赫连迫不及待的问:“那我母亲她......”

话还没说完就见老头冲他摆手:“小少爷,您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赫连目送他进屋,翻出炕下面的一把钥匙,然后又从已经快老化的柜子下面,拉出一个木箱子,那箱子上的灰尘,预示着它已经很久没有被打开了,钥匙**去,许是因为时间太长了,那锁并不好开,老头使了好久的劲,额头上都冒出了细汗,忽然听到砰一声锁开了。

屋里人都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声响,都牵动着门口这个少年的心,他看着屋里步履阑珊的老头,又期盼,又害怕。

老头拿着一封信和一个拨浪鼓出来了,看着赫连慢慢说道:“我不知道这封信里说的什么,这是你娘死之前那一天,也就是你出生的前一天,托人带给夫人的,只是后来夫人遭遇不测,托我带给你的。

信我给你了,你可以选择看,或者不看,在我死之前,你有什么问题就来问我吧!”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