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柳金风白露姬玄鸣的小说[金玉帝姬]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悲伤在舞蹈 2019-09-23 23:34:22

主角叫柳金风白露姬玄鸣的小说[金玉帝姬]全本免费阅读

《金玉帝姬》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金玉帝姬 即可阅读全文

《金玉帝姬》小说简介

爱一个人没有错,只是不要爱错了人。。小说主人公是柳金风白露姬玄鸣的小说叫《金玉帝姬》,它的作者是金玉花娘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柳金风进了内院,去了玉露的房间,把手中拿着的东西放在桌上,也不说话,只背对着玉露枯坐着。玉露正在绣着花,见此,笑着摇头叹了口气,目光满是宠溺,从小榻走向他:“怎么了?”柳金风抱住玉露:“你明知道我不会。柳金风白露姬玄鸣是《金玉帝姬》里面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金玉花娘,小说主要的讲的是:【2018王者荣耀文学大赛·征文参赛作品】女装大佬柳金风穿越了,还成为了帝姬,捡回了一个叫白露的萌妹子。然而,女装大佬怎么会喜欢女孩子呢?当然是要嫁给最帅的男孩子啊!柳金风看上了这个世界最帅的汉子姬玄

精彩章节试读:

柳金风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玉露,看她揪干净了那些娇艳的花,然后偷偷的埋起来,做出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然而,大家心里都清楚,玉露自己也知道,这是没用的,可就是想这么做,所以就做了。

一如玉露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来到卫国国都,只是因为想,所以收集了一大堆关于卫国宫廷的消息。而这些消息,刚好被养伤时闲着无聊的柳金风看到了。

蒹葭临行前,告诉过柳金风,玉露本身就是个不安全因素,她健忘而又随性,想什么就会去做什么,她甚至没有明确的思维和一些社会常识,比如怎么和人交际。在玉露眼里只有对错两种界限,对的就做,不对的就不做,很简单。除此之外,再加一条,就是想要做的就做。

(临行前的傍晚)蒹葭的面容淡淡的:“白露的事与卫国宫廷有关,并不是那么容易弄清的。”

柳金风记得自己当时是这么说的:“我不知道泥石流发生后发生过什么,但我唯一记得的是,有一双手,它并不温暖,但却执着地把我救了出来,然后求着朋友医治我。可当我醒来的时候,她却仿佛第一次见到我,从那时我就发现了不对劲。不过,那又如何呢?我会带着她,弄清她和我的秘密。然后许她一世安稳!”

————————————————————————————————————————————————————————————————————————————————

柳金风打算再见一见自己名义上的驸马姬良言。日后还需要继续呆在帝姬府,那就必须夺驸马手中的管家权,在金凤帝姬出去作战的那段时间中,驸马以他谦和的伪装顺顺利利地掌控住整个帝姬府。

姬良言得知帝姬相邀时,倒是滞了一下。不过,转眼便又恢复了温和的外表,然后应了。

等到姬良言到了柳金风的居所时,却只看到满地的残花和正孜孜不倦揪花的玉露。

柳金风本是要见姬良言的,人也派了过去,正边看书边等着呢,却不料,皇帝一时兴起,急召他入宫。沉迷书海的柳金风被催走就忘了通知驸马不必过来了。

帝姬的居所平常是没有什么服侍的人的,之前是无人居住,只每日派人打扫。昨日帝姬归府后,怕玉露被拘束着,执意不让鸣蛩玉阮之外的人进内院。

姬良言独自推开了院门,玉露抬起头,回头看了他一眼,便又继续揪花。姬良言顿觉有趣,缓步走了过去,站在她身边看了好一会。

玉露抬头,站了起来:“公子莫非有事?揪花有什么好看的?”

姬良言方才却在思量着,帝姬回来后,性格变了不少,却对这个婢女格外在意,据说为她不惜冲撞皇后,昨日也执意请太医前来,虽说是救命恩人,但也过于在意了。若是从她身上下手,也许能更容易掌控金凤帝姬。

姬良言温和地拱了拱手,这才抬头,说道:“在下只是觉得姑娘很是有趣。”

双目对视,姬良言看到了玉露那双澄澈的眼睛,不禁晃神。

姬良言突然决定推翻自己之前的想法————拥有如此干净的眼睛的人,怎么能利用呢?当然是要……

玉露偏头:“哪里有趣了?我觉得这花无趣的很呢?公子若是觉得有趣,不如自己来采。”

“有些事看着有趣,可是做的人不同,就未必有趣了。”

玉露眨巴着眼睛,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姬良言,平静地说道:“就好比有些人看着温文尔雅一派君子模样,其实内心阴暗,巴不得所有人都去死一样?”

姬良言此时却笑了:“难怪殿下那么在意你,现在我倒是知道了。”说着,靠近了玉露,在她耳边缓缓说道:“我想,三个月前的婚礼可能早了。”

玉露平静的径自走向自己的房间——就在帝姬内院的偏房:“公子之所以知道,不过是因为觉得我有趣,可公子却该知道一句话:有趣的灵魂千篇一律,好看的皮囊万里挑一。不管是任何人,他们的灵魂都有有趣的一面,而真正让所有人都一见便喜欢的外貌,那才是最值得去爱的,见一次爱一次,那才长久。”

姬良言倒也不恼,厚着脸皮跟上玉露,依旧温和地开口:“姑娘初来乍到,有些事终究还是不清楚。不管是灵魂还是外貌,你都是帝姬府的。昨日御花园之事,姑娘就当真不好奇么?”

玉露进了房间,姬良言也毫不犹豫的在关门前跟了进去。此时,舞蝶恰来此处,看到了这一幕。

姬良言心知玉露也看到了她,看上去玉露不怎么在意,既如此自己也不必多管,总归自己也不会吃亏,大不了也就是个风流的名声。

姬良言继续说道:“我是真心与姑娘相交的。虽说姑娘到御花园是舞蝶的算计,不过姑娘你当真是不懂得的吗?婢女冲撞皇后,左不过是两种后果,一是被原谅,皇后仁德;二是被惩罚,毕竟后宫中让人消失的办法很多。可皇后却在那时执意把你带走,让舞蝶报信不过是试探金凤帝姬,可把你特意带到皇后宫,又是为了什么呢?比如有一个怕被人听到的秘密?”

玉露放在桌子的手死死攥着衣角,这个驸马竟然在宫中也有耳目,而且身份不低,这样的人留着,当真不会威胁到金凤么?

————————————————————————————————————————————————————————————————————————————————

等到柳金风从皇宫回到帝姬府中时,却在自己庭院门口听舞蝶说驸马已经在自己庭院中呆了一下午才走。

自己居所?柳金风愣住,自己居所有什么值得驸马停留的?最有可能的只会是……

因为怕玉露进了宫还要行礼,而她膝盖还没养好,便没带她,只带了玉阮和鸣蛩。

结果防了宫里,却忘了府里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驸马。

柳金风看着一脸忠诚地对自己告玉露状的舞蝶,不知该说什么,舞蝶欲言又止,最后半遮半掩的说道:“驸马毕竟还未与殿下同房,偶有他想也是可能的,这是人之常情,并不是驸马的错。”一边的玉阮也暗暗点头。

柳金风快被气笑了,不是驸马的错?难道她们真希望发生什么?就算真出了事,不是驸马的错还能是谁的错?就因为自己自己对玉露更好一些,她们就打算联合起来把她排挤走。怎么?难道自己用谁还需要看别人的喜好么?

《金玉帝姬》 第六章 铃铛响,好姑娘 免费试读

柳金风进了内院,去了玉露的房间,把手中拿着的东西放在桌上,也不说话,只背对着玉露枯坐着。

玉露正在绣着花,见此,笑着摇头叹了口气,目光满是宠溺,从小榻走向他:“怎么了?”

柳金风抱住玉露:“你明知道我不会不信你,所以才会毫不在意和驸马做交易。可……你的名声呢?你怎么办呢?”

玉露柔柔的安抚着他:“名声呐……和性命比起来,又算的了什么呢?我们都要好好的活着!你活着!我活着!然后一块好好地!”

说着,玉露瞥到了桌上的东西,笑着问:“这是……给我的?”

柳金风点头,松开了手,兴奋的把匣子递给玉露。玉露缓缓打开了匣子,一串可以戴在手上的铃铛,以及一串糖葫芦,还有不少糕点。另一个匣子柳金风却暗暗藏向了身后。

玉露装作没看到,早就闻到的酒香已经暴露了那个匣子里所放的东西。

养了那么久的伤了,玉露倒也不忍心拦他了。

柳金风悄**地带着酒跑了。不多时,就有人给玉露送来了晚餐,提及金凤帝姬时,那人说陛下今日宴请卫国大臣,帝姬殿下已经用过膳了。

玉露用了膳后,把食盒交给那个婢女,送她除了院门,边将院门落了门闩。

因为柳金风早就想偷喝酒,早早的就把鸣蛩和舞蝶的住处安排在了帝姬住所外。

玉露原路返回自己的房间,却听见帝姬房间传来响动。

玉露有些担心,可……她踌躇片刻,跺了跺脚,走向帝姬居所。

柳金风抱着酒壶跌坐在地上,刚刚的响声应该是他摔倒的声音。

玉露叹了口气,走过去,坐在地上,扶起他,让他倚着自己,果然,早晨的时候他是装睡的,当真人事不省的时候,自己根本弄不动他。此时,柳金风却开始说话了。

“这个世界真是太差劲了,连二锅头都没有。”

玉露问:“二锅头是什么?”

“是一种烈酒,你连二锅头都不知道,你是不是21世纪的人啊。”

玉露问:“21世纪是什么?”

“这个……就像是朝代和年号一样,一百年为一个世纪。”

玉露又问:“那21世纪是什么样子呢?”

柳金风笑了,不是平常那种温和的笑,而是开心的咧嘴笑:“那个时候啊,我们用的是互联网,可以看电视,吹空调,不过,我还是个男人。那时我叫柳金风,而不是什么金凤帝姬,还喜欢男扮女装。”

玉露觉得喝醉后的柳金风很有趣,她从没见过有哪个喝醉的人说胡话会说出一个完整的世界的,而且描述的那么清晰真实。

玉露问:“为什么要男扮女装呢,当男孩子不好吗?”

柳金风露出了伤心的表情,玉露有些怔愣,她从未见过柳金风有伤心的时候。

“我有一个姐姐,她死了,是为了保护我。”柳金风忍着眼泪,“如果我是个女孩子,我也许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她的保护,可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应该是我保护她的。我……”

柳金风抱着玉露:“我真的好想她,真的……”

玉露慢慢安慰着他,柳金风的情绪慢慢稳定……

接下来,柳金风就开始各种胡侃,玉露也从他漫无目的纯发泄似的话语中弄清了什么是电脑,什么是空调,什么是社会主义社会?

玉露感叹:“真羡慕她们啊,生活在一个安稳平等的社会之中,可以嫁给自己想嫁的人,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

柳金风絮絮叨叨地继续说着,只要玉露问,他就回答,玉露不问,他就自己说。

说完了现代,又讲华夏历史,柳金风格外重点讲的就是秦始皇和武则天,因为他喜欢。

玉露眼底划过一丝精光:“女子也可以做皇帝么?”

柳金风说:“这有什么不行的,女子可不比男子差,巾帼岂可让须眉,白马何须忌红妆?”

玉露问:“巾帼是什么?”

柳金风就给她讲女将军,然后又说军事,在军事方面,柳金风侃侃而谈,玉露还寻了竹片,喜欢的和有用的就做一下简易的记录。

絮絮叨叨说了很久后,柳金风大概是有些困了,玉露问起最后一个问题:“在这个世界,你想过成什么样呢?”

柳金风想了想:“我有三个想法。第一,我希望白露平平安安;第二,我想当女将军,最强的那个,兵最多的,第三……”

玉露俯下耳朵,静静听完第三个想法。然后左手蒙上了柳金风的眼睛,右手轻拍着他,手上的铃铛晃动着清响,仿若催眠曲。

玉露看着他,目光坚定地轻轻在他耳边说道:“睡吧。你的四个愿望我会帮你一一实现。”“柳、金、风,这个名字我记住了哦,你也要记得我的名字,我叫……”

柳金风沉沉的睡去了……

————————————————————————————————————————————————————————————————————————————————

当柳金风醒来,发现身上盖着被子,枕着的是……软软的……玉露的腿…………我何德何能啊,居然有膝枕福利。

抬头,一双温柔似水的眸子正看着自己。

柳金风看着玉露,生怕她伤还没好,连忙起身,却不想昨夜柳金风醉酒后四处祸害器物,然后一不小心就踩到了一个青铜酒爵。然后扑倒了玉露。

嘎吱……此时门被推开了,驸马姬良言正一脸呆滞的愣在房门口,看着衣衫不整,同盖一床被子,在地板上睡了一夜的两个人。而现在,金凤帝姬正好扑向玉露………

驸马下一秒就反应了过来,立刻关上了门。

柳金风此时也很是尴尬啊,虽说都是妹子,但自己是个汉子的灵魂啊。

知道柳金风是男子的玉露有些羞红了脸,柳金风只当是玉露被外人看到了尴尬的场面不好意思。于是安慰道:“没事,驸马不会乱说的,你看我们俩现在一样尴尬不是么。”

玉露微微笑了:“我没事。”玉露想:他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他的来历和过去,所以根本不会多想。可我自己呢?既然不知道那就一如既往吧。昨夜他说的话,将他自身的那段就当忘了吧。

柳金风看着玉露那仿佛想通了什么又如同昨日一般的温暖微笑,暗暗放下心来。

两人整理好衣服和床被,玉露便走向房门。铃铛声渐渐远去……

柳金风听着铃铛的渐行渐远念起:“风儿吹,铃铛响,知了在歌唱;大眼亮,好姑娘,等着谁家郞?东家郞,西家君,不及玉满堂!”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