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李彦 的小说[大唐军师]最新章节

编辑:绿水染清风 2019-02-11 23:34:33

主角叫李彦
的小说[大唐军师]最新章节

《大唐军师》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大唐军师 即可阅读全文

《大唐军师》小说简介

这本书能给人一种放松压力的感觉,这是本人的感觉。因为每天上班好累,但是看到本书有好笑的地方自己也跟着傻笑。一天的彼劳一下子就了。。经典小说《大唐军师》由飘逸所编写的军事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李彦 ,书中主要讲述了:第十章玩笑惹的祸第十章玩笑惹的祸一连好多天,李彦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原因很简单,他并不知道详细的历史。发生在洛阳的战斗是谁跟谁他也不清楚。只是知道隋炀帝去了江都,死在那里,李渊占领长安,可是洛阳是谁呢。精品小说《大唐军师》是飘逸所编写的军事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彦 ,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现代打工族李彦,一次意外触电身亡,竟然穿越到616年的隋末唐初一个官宦子弟身上,可老爹已死,家道中落,他想等几年,等到世道太平,依仗自己掌握的先进知识,在大唐朝挣点钱,过上小资的生活,过一过少爷的瘾。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八章无私奉献

第八章无私奉献

李记木匠铺开张了,没有多少人来祝贺。只有王木匠的两个徒弟,李家庄园里的人。李彦已经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李泉这些天在灵口村到处宣扬李彦的无赖行径,很多根本瞧不起李泉为人的村民,更看不起李彦的作风。对李家也就不会又有多少人靠前。

不过李家木匠铺推出的桌子和椅子,以及各种凳子饭桌,还是很受欢迎的。很快村民家里都坐上这种凳子,根据李彦提示,桌椅板凳卖的很便宜,村民也都能用得起。特别是李彦让王成推出,本村的人只收成本价,这一来再没有人说木匠铺不好。

王成挣了不少钱,这让他很是感激少爷。何况本钱和图纸都是少爷出的。王成逢人就说这是少爷让的,李彦在灵口村的名声也渐渐好起来。

村子不大,只有百十户人家,五六百口人,很快市场就饱和了,这让王成很着急。李彦交给他一个耕地犁杖图纸,告诉他这才是真正挣钱的东西。

王成带着两个徒弟在后院天天研究,不断改进。李彦也什么都不干,天天泡在木匠铺。对此杨氏十分不满,可是看到李彦每天高高兴兴的忙活,也对妹妹比以前好多了,杨氏是担心又高兴。

十几天之后,李彦突然宣布,李家木匠铺研究出新式犁杖,可以用一个人耕地,每天要比正常快一倍的速度。过两天要举行实验,请大家都去观看。

这么大一点的村子,很快就传遍了。李彦没有急着进行实验,一连三天时间过去,就在大家都着急的认为李彦吹牛时候,李家终于浩浩荡荡的带着人,赶奔山庄地里。

很宽阔的山谷里挤满了人,虽然均田制已经等于不存在,但还是有大批的人有土地。不管是自耕还是租种,农民当然都是种地的,这种东西他们更感兴趣。

再说有李泉恶意中伤在先,木匠铺行善在后,李彦这个儿童已经备受瞩目,是灵口村的新闻人物。只有六岁稚龄,能发明桌椅板凳,堪称神童。这一次更是大事,当然更是关心。就连李泉也早早过来,不过他是来看笑话的。

整个山谷里挤满了人,杨氏也到了地里。她满脸的担心,村子就这么大,发生的事她也知道。儿子自己挽回一些名声,让杨氏欣慰不少。要不是有这件事,她根本不会同意李彦每天不念书,鼓捣什么木器制品。就是再能将来也是一个工匠,不会出息的。而且匠人多是服徭役,能有什么出息?

今天这件事弄得这样大,要是失败可怎么好,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可杨氏不知道李彦为什么要这样张扬。现在挤在山谷平原上的可不只有灵口村的人,还有不少周围村子的人,都是知道消息赶来的。还有一些不认识的人,明显能看出来不是种地的。

李彦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对王成和李福点点头,很快李家庄的李老汉牵过来一头牛。那个一直能被包裹着的东西被打开。

当大家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都现出奇怪感兴趣的样子。所有的农户都十分兴奋,更多的人是不相信。这是个犁杖不错,可犁辕是弯的,还那么短。奇怪的样子,能好用吗?

站在不远处的一个人看了看身边的人,低声说着什么,那个留着三缕胡须,四十几岁的男人连连点头。当看到那头牛的时候,脸上现出一丝沉思,向身边的人摆摆手。

操作正式开始,李老汉可是老庄稼人,手里的鞭子一甩,老牛向前走去。犁杖的铁铧**泥土,破开土地向前走。这一下所有人都吃惊的张大嘴,真的好使。

这是实验,所以李老汉不独断的调整角度,让土地趟开的深浅不一样。很长一条垄走到劲头,李老汉一用力,犁杖被提起。因为它短小重量轻,一个人根本不费力。老牛也乖乖的自动转了圈,犁杖又开始向回来。很快又到了地头,当第三遍开始走的时候。李彦、王成和李福身边已经围上好多人,纷纷打听这样的犁杖多少钱一个,他们要订货。贵一点也行,这可是节约一倍的人力,速度也快了不少。

外面传来一声:“让一让,都躲开。”

随着声音在外面挤进来两个人,正是刚才在远处看着的两个中年人。其中那个没有胡须的说道:“这是谁发明的?”

李彦到是没什么害怕的,他故意宣布后拖了三天时间,就是让消息扩散。一个灵口村才几家人,能有什么大发展。看到这个人根本不像种地的,认为是大客商,立即说道:“是我发明的,有什么指教吗?”

看看李彦只有六七岁的年纪,说话很稚嫩。这个人一指身边的人说道:“这是本县县令萧大人,还不拜见。”

周围的人都吃了一惊,李彦也是一愣。县令?七品芝麻官,有什么了不起的。愣过之后说道:“县令大人,有什么指教?”

“大胆李俊青,见到县太爷竟然不跪?”随着话音李泉跑过来。他一直觉得这个人面熟,想不到这件事竟然惊动县令大人。这一报出字号,他想起来。

这可是机会,他不知道灵口村的村正为什么没来,正是自己讨好县令大人,出风头的时候,立即站出来指责李彦。

李彦早就看到他了,想到一个长辈,也算是有点身份的人,到处埋汰自己,典型小人行径,一点风度也没有。李彦已经打听过了,李泉算是灵口村的富户,家里还是很有钱的。竟然因为五十贯,连亲情都不要了,所以装作没看见他。这时候他蹦出来,心里一阵厌恶。

不过李泉的话提醒了李彦,记得自己看过的书中和电视剧中都提到过,民见官是要跪拜的,可后世来人的李彦不想向任何人下跪。本来这个县令还没说什么,有李泉什么事?立即说道:“县令大人都没有说话,你算老几?大人这是微服私访,并不是在官衙,当然不用跪拜,大人大量,这是肚量,你明白什么?”

本来周围的人不知真假,都没有跪拜,听到李泉的话,都跪下来。在他们眼里,县令大人已经是天。

这个人正是洛南县令萧显,他听到县衙佐使刘力报告,对这件事很感兴趣。萧显也算是出身望族,朝中也有人,才成为洛南县令,他还是一个不错的官员。

算是一个清官,听到有这样的好事,当然想知道真假。要是真的,把这个东西献给皇上,不但能造福百姓,自己也算一大功劳,说不上能获得升迁。

天下动荡,反贼遍地,已经民怨沸腾。连续的征辽,开凿运河,人口锐减,逃民增多。让很多地区都是男丁减少,又加上反贼,很多土地都荒芜了。要是有这样的工具,可是国之大事,所以决定亲自来看看。

如今一看是真的,心情正好呢。在隋唐时代并不像明清时候那样奴才性十足,被李彦的马屁一拍,也就说道:“算了,本官未穿官服,不用跪拜了,都起来说话吧。”

李彦狠狠瞪了李泉一眼,说道:“真是河边无青草,何来……”

李彦的话停下没说,但这是乡村俚语,很多人都知道。李彦是李泉的侄子,被他这样说很多人都笑起来。李泉大怒:“李俊青,你敢骂我?”

李彦说道:“哎,你别冤枉人,我什么时候骂你了?”

县令萧显也奇怪,这个儿童什么时候骂人了?奇怪问道:“他怎么骂你了?本官怎么没听见?”

李泉怕县令大人责怪他,再说辱骂长辈可是罪过,严重是要被处罚的。他连忙说道:“大人,他说河边无情草,下句话是何来多嘴驴,这不是骂我吗?”

李彦连忙说道:“我可没说驴,是你自己说的。我说河边无情草,就是骂你是驴,我要是说茅坑没大便呢?那你说什么?”

“说……”李泉反应过来,自己差点又承认是狗了。反应过来,连忙打住话语。萧显也忍不住乐了,这个孩子太聪明了。这是急智,反应不错。他不知道李泉是李彦的大伯,忍住笑严肃地说道:“本官还有事,你退下。”

李泉哆嗦一下,他哪敢惹县令大人,只好后退几步,自己干生气。

萧显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彦习惯性地说道:“回县令大人,我叫李彦。”

萧显说道:“我听刚才他叫你李俊青,那一定是你的字了?”

说出自己的名字,李彦有些后悔,怎么把后世的名字说出来?但是听到萧显的话,灵机一动说道:“正是,那是家父给取的。”

萧显点点头:“令尊对你期望很高。李彦,字俊青,不错,这么小就有字号。”

李彦已经有些缓过神来,这可是封建王朝,是没有人权可讲的。这是一县之长,号称父母官,可是不能得罪,以后还得在人家地盘活着呢。连忙躬身施礼:“多谢大人夸奖。”

萧显严肃下来脸说道:“李俊青,既然你发明了这个犁杖,他可有名字?”

李彦说道:“有,它叫曲辕犁。”

萧显点头:“挺贴切的。”说完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李彦有些不明白,那还能怎么办?县令关心这个干什么?难道想参一股挣点钱?他说道:“我家有个木匠铺,打算制造这种曲辕犁挣钱养家糊口。”

萧显脸上出现不悦的神色:“李俊青,你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既然你父亲给你取字号,证明你也是读书的,怎么能想到挣钱呢?”

李彦奇怪了,读书人就不吃饭吗?虽然士农工商,商人地位低下,但是我自己愿意谁管得着呢?也有些不高兴的说道:“萧大人,读书人也得吃饭,挣钱有什么不对吗?”

萧显一下没词了。确实,读书人也是要吃饭的。他说道:“君子耻于言利,商人才逐利,这是有违圣人之道。我见你如此小的年纪,就有如此头脑,希望你能眼光方远一些,对你将来大有好处。”

李彦对什么君子不言利嗤之以鼻,可是听说有好处马上问道:“大人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萧显觉得李彦确实聪明,就说到:“这种曲辕犁确实是好东西,要是得到推广,能造福天下黎民。我的想法是你把他献给朝廷,造福天下百姓。”

李彦一听就急了,自己还指望靠这个挣钱,筹备第一桶启动资金呢,让自己白白贡献出去,那怎么能行?

看到李彦的脸色,萧显立即面沉似水:“怎么?你不愿意?”

《大唐军师》 第十章 玩笑惹的祸 免费试读

第十章玩笑惹的祸

第十章玩笑惹的祸

一连好多天,李彦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原因很简单,他并不知道详细的历史。发生在洛阳的战斗是谁跟谁他也不清楚。只是知道隋炀帝去了江都,死在那里,李渊占领长安,可是洛阳是谁呢?

最后他放弃了,想不明白就不想,到时候再说。放下心思的李彦过起了宅男的生活。

李彦没什么事,他感觉自己年纪太小,能到达今天的程度已经不错了,因为自己再说什么都没人相信。所以李彦决定以后什么事也不管,安心读书,锻炼身体,没有一个好身体是不行的,走了几里地就气喘吁吁。

李彦想安心学习,可那些繁体字和晦涩难懂的文言文,李彦实在是看不明白,最后只好放弃。就剩下锻炼身体,其余的休息时间就是教李锦儿读书。

这也是妹妹最喜欢的事,李家后院这里成为兄妹两个的天地。李彦让王嫂大吃一惊,她不知道李彦在什么地方学的,少爷小小的年纪竟然会做饭。读书人是耻于厨房的,可少爷还知道得真多。李家终于改成吃三顿饭了,每天早晨有饭吃让李家的人都很高兴。

这些天最让李彦高兴的是,小翠终于归自己了。母亲见李彦既不会梳头也不会穿衣服,就让小翠跟着少爷。可母亲却什么都得自己干,弄得小翠来回跑,也很辛苦。

李彦不顾母亲反对,让李福买来一个丫鬟,十六岁的小琴。很老实的一个姑娘,因为家里遭了匪患,无法生活下去,卖身为奴。

被李彦买来,竟然只是五贯钱,正常是十多贯,让李彦又是感叹人命的不值钱。有了小琴照顾母亲,小翠正式搬到李彦这个小院。

虽然小翠在这个年代不算小了,可李彦不大,有美女陪着,毕竟是让人高兴的事。李彦感到很有意思,自己吃小翠的豆腐,她竟然不反抗,虽然脸上红红的拒绝,可却从来没有急眼过,这让李彦胆子越来越大。

随着时间推移,李彦看书越来越少,闲着时间越来越多。一开始认为自己是年纪小,小翠不在乎,后来才知道,原来隋唐时候,富家公子在娶亲之前,都有一个通房丫头。也就是防止男孩子年纪大一些,会去逛妓院和干什么坏事。自己有一个通房丫头,基本就不会出去了。再说要是有了孩子更好,作为富人家,当然希望孩子越多越好。

很多家庭也都根据有没有孩子来断定男子生育能力。小翠被明确告诉以后跟少爷的时候就明白,自己将来是少爷的人,当然对李彦的小动作也就不在意。

别说李彦只是开开玩笑,占点小便宜,要是少爷行,干什么都没问题,只是有些不好意思而已。当李彦明白这些的时候,他也只是占点便宜,开开玩笑。别说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就算是能做,他也不会做的。不是李彦有多高尚,是他很爱惜小命。

房事过早对身体可是没有好处的,看看那些短命皇帝就知道了。李彦的少爷生活还没开始呢,他可不想早早就没命。

不过这段时间小翠却是最幸福的,少爷这里没有规矩,也不是很严肃。在后院,没有夫人的时候,根本看不出来小翠是丫鬟。

李彦这里有秋千架,跷跷板,滑梯,这些都是给锦儿弄的,感动得小丫头眼里没有母亲,只有哥哥。在哥哥这里不用听母亲训斥,不用做女红,还能学习,想玩就玩。

没几天时间,小翠也跟着学习了。第一次李彦和她说的时候,小翠简直不敢相信。女孩子即使有钱人家身份,也不一定有学习的机会,可少爷竟然让她和小娘子一起学习。这是天大的恩宠,感动得小翠哭得稀里哗啦的,发誓终生侍候少爷。

这一下李彦真的过上少爷的生活。那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特别是作饭的王嫂,她是王成的老婆,因为王成开了木匠铺,有两个徒弟帮着,到处帮人做犁杖,有不少收入。哪像是家奴,比一般家庭过得都好,当然是十分感激少爷。

转眼两个多月过去了,天气越来越热,李彦不知道大隋朝的天气如何,只是感觉比后世热很多。刚刚五月份,还没有到六月份,天气已十分炎热。洛南县地处商洛山中,这是秦岭的余脉,还是要凉爽不少的。但过惯了有空调的日子,这样的天气也让李彦感到十分难受。

原来的这个李俊青身体没病,只是太虚弱了。李彦坚持锻炼,有变成一天三顿饭,身体强壮了很多,也长高了不少。要是不说,都以为他的七八岁呢。

李彦知道未来几年是天下大乱的年代,其实这时候已经了开始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里却很平静,什么事也没有。

李彦判断这是京师边上,又临近长安,洛南又是山区,一定是没有什么事的地方,也就不关心那些改朝换代的事。

那与自己无关,他既不想干涉历史,也不想当官。就自己那点能耐,还是算了吧。李世民那是什么人物,千古一帝的天可汗,哪能显到自己。人家开创了贞观之治,文治武功通天。自己还是当好自己的富家少爷,好好享受一生。

李彦想到很多挣钱的方法,可他都没有去实行。两个原因,一来自己年纪太小,杨氏看的很紧,也没有让人信服的地位。二来马上天下开始逐鹿中原,洛阳长安都是事非之地。

还是等天下安稳下来再说吧,武德元年是618年,现在是616年。还有两年不到的时间。李二登上帝位是627年,全算上才十一年时间,自己那时候才十七岁,正是好时候,那时候再想办法不迟。

打定主意的李彦,什么也不管,有木匠铺带来的一些收入,还有田地里的收入,生活还是没有问题的。何况有糊弄来的五十贯钱,两三年是不用发愁的。大部分调料都没有,只是饭菜简单一些。但在李彦的努力下,王嫂的厨艺大涨,全家饭菜已经好多了。

李彦坐在秋千架上,闭着眼睛,身后是小翠用扇子给他扇风,感到一阵惬意。心情一好,立即又开始拿小翠开玩笑了:“小翠,侍候我是不是很不满意呢?”

小翠一愣:“少爷,你怎么这样说?我很满意,也很愿意侍候你的。你让我学习,还没拿我当下人,小翠感激还来不及呢。”

李彦故意不满的说道:“那我一碰你,你总是躲什么?”

“啊?”小翠张张嘴,好半天才低声说道:“我知道,可是少爷太小了,我怕夫人骂我。少爷要是实在想要,我……我答应你……就是了。”

最后的声音几乎听不见了。李彦心里乐开花了,真是个小傻妞。哥他妈的现在只能看不能吃,心里当然不平衡。可惜了,想来还得十年时间,慢慢熬吧。

李彦叹口气,不再说话。小翠听到李彦半天没有动静,抬起头看到李彦闭上眼睛,以为李彦真的不高兴了。放下扇子过来坐到李彦身边,伸手抓起李彦的手,放到自己怀里。

这个动作把李彦吓一跳。这可是夏天,穿的都很少,小翠的衣服里面可是什么都没有,只是一个抹胸外面一件薄薄的襦衣。

李彦的心理可是二三十岁的心理,这样的诱惑简直要命一样,让他一下把手抽回来:“你这是干什么?”

小翠的脸都快出血了:“少爷总是看这里,也说想摸摸,我让你摸就是了。你不要生气嘛!”

李彦差点没掉到地上,赶紧说道:“少爷只是开个玩笑,不会生你气的,傻丫头。”

小翠瞪着眼睛看了李彦半天:“少爷不是喜欢我,只是逗我的?”

看着她眼里溢出的泪水,李彦这个后悔啊,玩笑开大了。自己只有六岁,小翠十五岁了,十五年之后自己才二十多岁,可是小翠已经三十多岁了。

李彦很清楚自己不是什么情圣,要是移情别恋,不是坑了人家吗?自己这么小,哪有什么保证。赶紧说道:“不是,不是不喜欢你,只是我太小了,我们差距太大,我不敢保证将来,不能害你。”

小翠低声说道:“这我知道。夫人和我说过,少爷不可能娶我,将来还是要娶妻的。只要少爷对我好,不要赶我走就行。”

“这样也行啊?”李彦吃惊的说道。他可不相信,即使小翠不反对,可能保证未来自己老婆也不反对吗?那时候可是害人害己。摇摇头说:“不行,你将来是要嫁人的。找一个爱你的人,好好生活一辈子。”

“我不,我是少爷的人,谁也不嫁,就跟着少爷。要是少爷不要我,我就死去。”小翠坚定的说道。

李彦恨不得给自己几个嘴巴子,这不是没事找事吗?平时开什么玩笑,这一下开大发了。知道也一下说不清楚。也许是小翠一时冲动,过一段时间就好了。所以也不再解释,又闭上眼睛装睡。

一直到晚上,两个人再没说话。因为天热,锦儿也不想学习,李彦给她放暑假,只是放得早一点。因为天热,李彦很晚才回到房间。当他脱了衣服倒在床上不长时间,黑黑的屋子里感觉进来人了。还没等他问是谁,就感觉到一个光滑的身子上了床,把自己一下搂住。

李彦惊恐的问道:“小翠,你这是干什么?赶紧回去睡觉,少爷也要休息了。”

小翠的脸贴在李彦的脸上,能感觉到眼泪,低低的声音说道:“少爷,我把自己给你,你就不会赶我走了。也不会逼着我嫁给别人,我就是你的人了。

李彦差点没气晕过去,给我?少爷才多大?也能要得了才行啊?这不是亏死了吗?他一下也不动,呆呆的躺在那里。小翠等了好半天李彦也不动,哭着说道:“少爷,我不会干涉你娶妻的,我是丫鬟,是贱籍,是不能当正妻的,那样你一辈子也都别想入仕,也会让人瞧不起的。我只是不想离开你,我的身子你也看了,碰了。我已不是清白的人,你要是赶我走,我只能死路一条了。”说完下了床离开回自己的房间了。

李彦气得想站起来大骂,这都什么跟什么,还有这样的事?郁闷得半宿没有睡觉,到底什么时间睡着的他自己都不知道。

一直到太阳老高,李彦还赖在床上不起来。小翠过来看两遍,看到李彦转过去不看她,哭着走了。李彦也心疼,看到她哭肿的的眼睛,不知道说什么好。饭也不吃,就是不起来。

快中午了,小翠进来跪在李彦床前:“少爷,你别生气了,你起来吃饭,以后我不逼你。只要你不赶我走,怎么都行。”

李彦也实在太饿了,只好起来穿衣服洗脸梳头。无奈的说道:“你真傻,少爷才多大?想也办不到,以后不许干傻事。赶紧洗洗脸,看那眼睛像烂桃一样,夫人看到还以为怎么地了呢。”

看到李彦又和以前一样,在听他说太小,什么也做不了,小翠心里放下了。原来不是少爷不喜欢自己,而是少爷太小了,那等几年少爷大了再说。脸上又露出笑容,赶紧去洗脸。

李彦摇摇头,这下惹麻烦了,以后还是小心点,保持距离。别说后果,就是自己看着干着急吃不着也够惨的。一个八九岁的身体,偏偏是一个成年人的心理,这不是找罪受吗?

李彦今天打算上地里看看,自己的小麦怎么样了。六月份了,再有一个月,就该收获了,自己没种过地,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正在这时候,小琴跑进来:“少爷,夫人让你去前厅,县令大人来了。说是找你的。”

李彦一愣,萧显,他来找自己干什么?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