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楚轻歌季墨翎的小说[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免费阅读

编辑:四叶草紫丁香 2019-02-12 07:34:22

主角叫楚轻歌季墨翎的小说[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免费阅读

《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 即可阅读全文

《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小说简介

《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感觉很好,有很热血的情节。书中的一些套路感觉是曾相识。。《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是一本非常不错的古代言情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苒小糖,主角叫楚轻歌季墨翎,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第2章侄儿伤命“不!”楚轻歌嘶吼出声:“不,不可以,季墨翎你不可以这样做!”季墨翎挑眉:“噢?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做?”“季墨翎,他是我的侄儿,是禁卫军首领楚鸿渊的儿子,是当朝宰相楚天舒的孙子,就凭这些,。主角是楚轻歌季墨翎的小说叫做《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苒小糖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世人负你,我便弑人。帝王负你,我便颠覆了他的江山为你陪葬。 伤你侄儿,害你长兄,灭你满族,到头来才发现这世上负你最深的人,原来是我! 坠落黄泉,我也要再次牵起你的手!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血海刑场

走出丞相府的时候,天,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楚轻歌是被季默翎扛着出府的,他说要带她去个地方,楚轻歌也没问去哪儿,直觉不是个好地方。

果然,她们来的地方是刑场!

只见偌大的刑场,黑压压的伏跪了一大群人,少说也有一两百众之多。

有官员认出了季默翎,赶紧小心翼翼的上前迎接。

“翎王殿下!”话出口,引起一片骚动。

全部的人抬首往这边望来。

当那群人的脸映入楚轻歌的眼中,她几乎惊的肝胆俱裂。

“父亲、母亲、嫂子!”还有一众丞相府的管家下人,丞相府满门竟然一个不少!

转头质问季默翎:“你要将他们怎样!”

季默翎将肩上的楚轻歌扔到执刑台上,冷笑:“呵呵,怎样?楚鸿渊意图谋逆造反,其罪当诛九族!”

楚轻歌呆若木鸡,脑子里陡然一片空白,来来回回只有一段话在脑子里打转,谋逆罪诛九族,诛九族!

楚轻歌连滚带爬的抱住转身往监斩台走去的季默翎的大腿,乞求:“王爷,求求你,救救他们,我哥哥没有造反,他对陛下忠心耿耿,其心天地可证,日月可鉴。求你,救救他们,救救我的父亲,我的母亲,救救丞相府!”楚轻歌慌乱不已的抱紧季默翎的大腿,她知道,现在只有季默翎能救她们。

冰冷的雨水打在楚轻歌秀致的脸上,更加柔美了让人过目难忘的惊艳面容。脸上那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的斑斑痕迹,随便都能软了一个七尺男儿刚硬的心,可是却独独对季默翎没用。

季默翎抽回自己被楚轻歌抱住的腿,被雨水淋湿的长发贴在脸颊上,使得轮廓分明的脸更添凌厉冷漠,“老天有眼,善恶到头终有报,做错了事就应该受到相应的惩罚,他们统统死有余辜!”

被季默翎一脚掀翻的楚轻歌,惊恐的再次抱住他的腿,语无伦次道:“王爷,我知道您对我有气、有怒、有恨。你有什么气冲我发,有什么刑对我使,求求你放过我的家人!”

季默翎不愉的蹙眉:“你这话的意思是指责本王假公济私吗?”

楚轻歌无措的拼命摇头:“不不不不,王爷我不是那个意思。”

“既然不是,来人呐,行刑!”季默翎毫无挽回的余地开口命令。

话落,提着蹭亮砍刀的壮硕汉子端着一碗酒大步上前来。

不,不要,不可以!

楚轻歌神魂俱灭,疯一样的跪爬上前,手忙脚乱的就要解楚天舒和曾子月身上困得链子:“爹、娘,女儿来救你们了,我不会让你们死的。”喋喋不休的自言自语,是自我麻痹,也是自我安慰。

“歌儿,不要求他!”楚天舒看着像丧家之犬模样跪求季默翎的女儿,愤慨不已,同时也心疼不已。

他的掌声明珠呀,捧在手心里疼的宝贝。记得歌儿还未出阁之前欢喜的说找到了值得托付终身的人,他怎么舍得她有不如意,她如愿以偿的嫁给了季默翎,可是,这个男人却将她折磨成了这样。

他后悔呀!早知如此,他宁愿将她娇养到老。她可怜的女儿,所托非人呐!

“对,歌儿,你不要求他,心比石头还硬求之何用,我们丞相府没有贪生怕死之辈。”说话的是满面泪痕的曾子月。

“爹、娘!”楚轻歌痛哭出声。

“歌儿,不要哭,人总归会有一死的,只是早晚问题。”曾子月又恢复了之前那个温柔慈爱的母亲,她眼含愧疚心疼的望着楚轻歌说:“歌儿,上回宰相府是娘的不是,说的那些都是气话,歌儿别往心里去,原谅娘那一回,好不好?”

“娘,呜呜呜呜!”楚轻歌泣不成声。

三人抱头痛哭,其中顾彩衣也看清了事实,知道霖儿的死并非和楚轻歌有关,全是眼前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下的手,原谅了楚轻歌。

“斩!”季默翎一个字出口,令牌掉地。

“不,不要,不可以,爹、娘、嫂子!”楚轻歌不依,垂死挣扎的扯着铁链,扯的满手鲜血还不罢休。

季默翎双眸冒火耐性全失,几个健步跨了上来,抬脚便将人踹翻在地,见她还挣扎着要起来,毫不留情的踩在了楚轻歌的脸上:“既然你这么舍不得她们,那么就看到最后吧,好好看看她们是怎样绝望无助的身首异处的。”

“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斩!”季默翎呵斥着身后的刽子手,刽子手立马朝着楚天舒走去,摘下刑牌,举起屠刀,雨水溅在刀刃上发出摄人的脆响。

“不、爹!”楚轻歌话落的当下,她听到了楚天舒最后的叮嘱“歌儿,好好活着。”

脸上一热,温热粘稠的血水似父亲温暖的关怀喷溅了满心、满脸。

接来了,刽子手走向了曾子月。

楚轻歌想嘶吼,想呐喊,想挣扎,然而,她大张着嘴,扭曲着脸,却一个声音也发不出来,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刀起,刀落,母亲温柔美丽的脸滴溜溜的滚下了断头台,滚进了肮脏的泥土里。

接下来,是顾彩衣。

一个、一个、又一个。楚轻歌只知道这是场天朝历时最久的行刑,是屠杀。血水喷溅了一身,又被雨水洗净,然后又染红...反反复复。以至于楚轻歌看着**处那从自己身体里流出来的血时,已然麻木。痛,肚子好痛,可是心更痛。

终于,她晕倒在了这一片烈艳的鲜红里。

《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 第2章 侄儿伤命 免费试读

第2章侄儿伤命

“不!”楚轻歌嘶吼出声:“不,不可以,季墨翎你不可以这样做!”

季墨翎挑眉:“噢?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做?”

“季墨翎,他是我的侄儿,是禁卫军首领楚鸿渊的儿子,是当朝宰相楚天舒的孙子,就凭这些,你不能伤他!”脑子一片空白,在季默翎落实了她的猜想后,这是楚轻歌唯一能想出来的办法,或者说筹码。她在赌,赌季墨翎会为了朝廷安稳而停手。

柳仙影见季墨翎有瞬间的沉默,似是在思考,怕情况有变,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抱住了季墨翎的腿,哭喊:“王爷,您不能见死不救呀,求求你,就算看在画儿的情分上也救救书儿吧!”

“画儿已经不在了,她就那么一个妹妹,还是打从心底里疼惜的,要是书儿再出什么事儿,画儿她就是在九泉之下也难瞑目呀!”

为了让季墨翎下定决心,柳仙影不惜假装失误将腰上夏浅画最喜欢的桃色荷包掉落在地上,然后假装睹物思人,捡起荷包就抱着哭的惨绝人寰。

当那抹粉色入眼,季墨翎飞扬的丹凤眼刹时一眯,那,是画儿最爱的颜色,最爱的桃花!

两年前,误闯了鬼玺子布下的奇门遁甲身受重伤昏迷不醒,待醒来已是三月之后。然,醒来的自己丧失了这三个月里所有的记忆,隐隐约约只记得徐饶在鼻尖的一股香味,那是桃花味道,还有脑海中时不时会浮现一个女子的背影,娉婷婀娜。

他潜意识的知道,定是这个女人救了他!

为此他布榜悬赏,重金寻人,待寻得夏浅画时,她几乎一眼就认出了他,开口第一句便是‘咿,你好利索了呀!’娇俏的姿态与模模糊糊记忆中灵动的少女完全吻合,还有她的喜好,她爱的桃花...他鼻尖熟悉的香味!

在找到她的当时,他便暗暗发誓,他要对这个女人好,掏心掏肺的好,此生无二!

柳仙影的话揭开了他内心永远无法愈合的疤,几乎眨眼季墨翎便狂暴了起来:“威胁本王?!”

短短四个字,阴桀森凉的似滑腻的毒蛇吐着嗜血的信子将楚轻歌禁锢缠绕。

她摇头,眼里**裸的无助和惊惶。

季默翎不屑一顾:“连本王都敢威胁,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她近乎绝望的回望了眼得逞的柳仙影,这个妇人拿捏住了季默翎的软肋,凡是沾上夏浅画的事,季默翎完全没有任何理智,夏浅画是季默翎不能动的逆鳞!

季默翎快若惊鸿的拔出腰侧宝剑,逼至奄奄一息楚轻歌面前。

楚轻歌眸瞪如珠,不敢置信的挣扎起来:“季默翎,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

“妻子?!”季默翎不屑冷哼:“**,若不是你,画儿此刻早已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她还有脸提他妻子,想到书儿的死...

楚轻歌,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季默翎握紧手中的剑,干脆而决绝的朝楚轻歌手掌刺去:“这,是威胁本王的代价!”

手背洞穿,温热的鲜血喷涌而出,痛意袭满楚轻歌全身。她的背、她的手、她的心……疼的她眼前一阵发黑,意识晕沉朦胧起来。

有鲜血喷溅在楚轻歌脸上,冷绝的男人却无动于衷,拔刀,再刺向另一只手。这双染满污秽与鲜血的手,留着何用!

季墨翎雪上加霜的话接踵而至:“而这刀,是替书儿还你的,你伤了她,我便伤你!”

“季默翎!”楚轻歌气若游丝的唤着男人的名字,单薄的身子如腊月破败的落叶,眼神恍惚的哽咽道:“伤我可以,但是,不要动我侄儿!”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

“他还只是个孩子呀!”楚轻歌嘶哑哭泣。

“一命偿一命,你这两刀只是利息,书儿有事,你侄儿必须给她赔命!”

不带一丝温度的话灌进耳,楚轻歌绝望的闭上了眼,任由季默翎冷漠的一寸寸将剑从身体里拔出,感受着那摧枯拉朽的疼痛。

霖儿,她可爱的侄儿...

半个时辰,好长,好长。

度秒如年,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楚轻歌仍旧不死心的哀哀低求,可最终等来的,却是侍卫抱着的一个陶翁。

楚轻歌终于支撑不住软倒在地。

柳仙影喜不自胜迫不及待的拖着季墨翎要去救夏浅书。

楚轻歌猛然从绝境中缓过了神来:“王爷,你血也取了,求求你派一个御医去丞相府救救我侄儿,王爷,求你了,宫里的御医全被你传来了翎王府了,就一个,一个。”楚轻歌卑微的搓着手哀求。

季墨翎驻足,有所犹豫,孩子只是失血,或许还有救。

柳仙影却不干了:“王爷,此偏方凶险,吉凶难料,以防变故还是人多比较保险。”

楚轻歌气竭。

季墨翎看了眼楚轻歌,入目的是低到尘埃里的哀求与渴望,然而他还是一甩衣袖,离开了。

看着眼前男人伟岸而决绝的背影,楚轻歌痛哭出声。

痛令智明,楚轻歌没有时间沉浸在男人的残忍和无情中,她的侄儿危在旦夕。

几乎是季墨翎离开之后,立刻,楚轻歌拖着残破不堪苟延残喘的身体连滚带爬的欲回丞相府,她不到四岁的霖儿,那张稚嫩无邪的脸一刻不停的浮现在自己眼前,她便有了继续支撑着她爬回去的力量。

殷红的血水淌了一地,拖着长的尾巴随着楚轻歌的移动划出一条蜿蜒的道路,丞相府楚鸿渊的贴身婢女赶到的时候,看到的便是一息尚存的楚轻歌。

惊惧的搀扶起她,还不待婢女开口,首先便是楚轻歌焦急的追问:“霖儿怎么样了?”

一提这个,婢女楞了一下后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大小姐,小少爷他,他...他死了。”

眼白一翻——楚轻歌彻底晕死了过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