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鲜于沚容乾[榻上撩:倾城毒妃狠绝色]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雨润静荷 2019-02-12 07:48:07

主角叫鲜于沚容乾[榻上撩:倾城毒妃狠绝色]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榻上撩:倾城毒妃狠绝色》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榻上撩:倾城毒妃狠绝色 即可阅读全文

《榻上撩:倾城毒妃狠绝色》小说简介

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火爆新书《榻上撩:倾城毒妃狠绝色》是梨东婉儿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鲜于沚容乾,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马车外阳光明媚,鲜于沚看着两个携手而立的女子,眼眸微眯。她这娇蛮的霞衫女子并无瓜葛。不过瞧鲜于淇对着女子的态度,以及方才马车上赵氏的话,此女的身份并不难猜。成国公府上的孙小姐,成媛。“小女正是淇儿的长。新书推荐,《榻上撩:倾城毒妃狠绝色》由梨东婉儿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鲜于沚容乾,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横行警界的天才法医,一朝穿越成为相府不受宠的嫡女,身娇体弱,身世成谜。爹不疼娘不爱,被当做家族工具送去联姻也就罢了,还被人下药陷害要污她清白。男人一袭白衣,恍若嫡仙清冷出尘:“滚。”被药物烧的丧失

精彩章节试读:

鲜于沚闻声,觉得声音有种莫名熟悉。回眸去瞧,见庭外一个绯衣女子娉婷而立。

当即便认出那女子是赵氏的生女,鲜于府的庶出二小姐鲜于淇。

看来今日魑魅魍魉的也算到齐了。

容乾随着鲜于沚的目光望向庭外,见到鲜于淇后,眉心几不可见的一皱,旋即又把目光落在鲜于沚的脸上。

他依旧保持着圈住鲜于沚的动作,在她耳边温声低语。

“现在动弹不得的,好像并非本皇子吧。”

他语气里有明显的嘲讽和调笑。

热气喷在鲜于沚的耳边,让她不由脸色微红,气愤的瞪了他一眼,忽然抬脚,朝他脚面用力踩去。

容乾早已看出她的意图,轻蔑一笑后,若无其事的松开圈住她的手臂,翩然后退半步,如青松玉山立在庭下。

鲜于沚的动作落空,立刻出掌,朝他脖子上劈去。容乾不动声色,当她的手掌即将靠近他时,轻巧的反手一拉,鲜于沚便又被他拉到身边。

“这就等不及了么?”他在她耳边轻声道。

鲜于沚怒目看他,用力甩开他的手,“做梦!”

至此,庭中两人都没有回应庭外的鲜于淇。被无视的她嘴角抽搐了一下,低头掩饰住眼中的嫉妒,用力深吸口气,再抬头时,又是那副温婉动人的模样。

“妹妹听说六皇子殿下和姐姐在这里说话,也不知道六皇子喜欢什么,就亲自做了一些点心来。”

刚才喊容乾,容乾不理,又喊鲜于沚,鲜于沚朝她微微一笑,眸光却是冰冷。

容乾脸上又恢复了平日的冷漠神色,目光睥睨的望向庭外,看着眼中正闪着期待光芒的鲜于淇,嘴角微勾,有拒人千里的冰冷气质。

就算是在庭外,鲜于淇也感受到了容乾对自己的鄙夷和冷意。

她本想退缩,可看到亲密站在他身边的鲜于沚时,不忿当时就战胜了怯懦,“殿下?小女来给您送些点心。”

“嗯。”容乾漫不经心的回应着。

仅着一个字,鲜于淇就已得到了莫大鼓励般,含着殷勤笑意,款步进入亭子。

“殿下,请尝尝臣女亲手做的点心吧。”她端出点心,朝容乾温婉笑道。

鲜于沚瞥了一眼,眸中闪过一丝不屑。

这样精美的点心,绝非一时半刻能做出来的。如此精心准备,显然早有目的。

不过,这样正好。

这男人既小气又危险,她鲜于淇想来献殷勤,怕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用。”容乾的面色冰冷,这两个拒绝的字几乎带着寒霜。

鲜于沚笑容凝滞,紧咬红唇,不甘心的放下盘子,眸光却一直黏在容乾的身上。

竟如此心急……鲜于沚看出鲜于淇眸子里的哀怨,心中冷笑,旋即起了推波助澜的心思。

“殿下,臣女刚才许是吹了风,觉得有些不舒服。”鲜于沚微微皱眉,做出一副头痛模样,语气一顿,目光又落一脸警惕的鲜于淇身上,“就劳烦姐姐帮忙招待六皇子殿下了。”

容乾抬眼瞥了她一眼,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

他霸道倨傲,她隐忍通透,容乾忽而心中生出一种一样感觉,眸子里也闪着一种极具侵略性的光芒。

或许,她可堪相配。

鲜于沚心中一跳,明显感觉到他身上的威压感,不禁又一瞬的窒息,立刻避开他的目光,望着庭外的玉兰花树。

鲜于淇见此,心中顿时涌上一股嫉愤之意,鲜于沚这小贱人,竟敢当着她的面勾引六皇子!

“姐姐若是不舒服,就快回去歇着,妹妹自然会代替你招待好殿下的。”当着容乾的面,她故作温和的拉住了鲜于沚的手。

鲜于沚觉得一阵恶心,不动声色抬手抚了抚鬓边的头发,躲过她的亲近,“那就多谢妹妹了。”

这声妹妹喊得亲热,可眼神里却没有半分温度。

“殿下,那臣女也先告辞了。”她朝着容乾微微屈膝告退道。

容乾唇角流露一丝玩味笑意,目光落在她温顺垂下的后颈上,深邃的鹰眸闪烁了,危险的暗芒闪烁。

亭子里有片刻的沉静。

“这个这是楚国使臣送来的碧玉簪子,据说有僻毒之效,是件难得的宝物,今日便送你了。”

鲜于沚听到容乾的话,蓦然抬头,见他递过来一只紫檀木的细长盒子。

这又是什么意思?

东西已经递到了身前,不接便是不敬。

她直起身来狐疑的把东西接在手里,没想到入手还有些分量。

难道是在故意给她拉仇恨么?

她忽然反应过来此举的含义,抬眸瞪他,可这男人竟然一句话也不再多说,径直离开了。

真是小气又腹黑的男人!

“六皇子送你的东西,难道不让妹妹看看么?”等容乾走后,鲜于淇立刻换了一副嘴脸,趾高气扬的朝鲜于沚道。

鲜于沚也挺好奇里面的东西,慢悠悠的打开了盒子,紫红色的粘绒上,赫然躺着一支碧绿的玉兰花头玉簪,拿在手里对着阳光细看一阵,发现那簪子里面似乎有一汪水在流动,精美得令人心惊。

鲜于淇也目不转睛的盯着鲜于沚手中的簪子,那双动人的杏眼里,有不忿和期待的情绪,并毫不掩饰的迸射出来。

鲜于沚看的清楚,心中冷笑了一声,旋即收回了簪子抬步准备离开。

“贱人,你站住!”鲜于淇忽然快步拦住了她,唇角噙着一丝不屑的笑容,下颌一扬,“你一个早没了清白的破烂货,就别想着勾引六皇子了,这只簪子也不配你戴!”

鲜于沚微微皱眉,她表情淡漠的看了鲜于淇一眼,声音里带着冷意,“要不簪子给你?”

鲜于淇听后眼睛一亮,那可是楚国进贡的玉簪,既然是这小贱人主动送给她的,不要白不要!

可正当她伸手去接时,鲜于沚却做了一个令她无法想到的举动。

那只玉簪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嗵的一声,竟然被鲜于沚扔进了一旁的荷花池里。

“你!你是故意的!”鲜于淇尖叫出声。

鲜于沚挑了挑眉角,朝鲜于淇嘲讽一笑,“不是想要吗?想要就去捡吧!”

鲜于淇顿时大怒,就在鲜于沚以为她要发作时,鲜于淇却忽然翩然倒在地上……

《榻上撩:倾城毒妃狠绝色》 第十章 成国公府的孙小姐 免费试读

马车外阳光明媚,鲜于沚看着两个携手而立的女子,眼眸微眯。

她这娇蛮的霞衫女子并无瓜葛。不过瞧鲜于淇对着女子的态度,以及方才马车上赵氏的话,此女的身份并不难猜。

成国公府上的孙小姐,成媛。

“小女正是淇儿的长姐。”面对成媛的刁蛮问话,鲜于沚显得很平静。她嘴角微勾,朝成媛先行平礼,“成小姐京城中素有贤良有礼之名,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分明是赞赏的话,落在成媛耳中却觉有些怪异。

她在京城里有才名是真,可贤良和有礼的名声,又是什么时候传出来的?

不过既然是夸赞的话,自己就勉强接受好了。

一脸骄傲的立在台阶上,并没有对鲜于沚回应平礼,不屑的嘲笑道,“我家最看重女子品德,不像有些人,示亲情礼法不顾,不懂谦和受礼乃是女子之本!”

这番阴阳怪气的话,鲜于淇在旁边听着觉得心中一阵解气。

这小贱人见到成媛后,张口便是奉承之言。想要拉拢人心,未免也太着急了些。

不对,那小贱人是故意的!

“是,若论贤良有礼,是无人能比得上成小姐的。”鲜于沚的语气轻飘飘的,笑容里有明显的嘲讽之意。

见面先出不逊之言,平辈见礼不还礼,这还真是“贤良有礼”了。

周围有成国公府里的宾客往来,一些夫人小姐们见此情形,不免多看两眼,继而窃窃私语的。

“这不是成国公的孙小姐么?怎么如此倨傲?”

“对面的女子是谁?好像未曾加过。”

“是鲜于府上的大小姐,正在和六皇子议亲的那个!”

此时成媛也反应过来,立刻瞪着眼睛,上前一步紧盯着鲜于沚的脸,“你嘲讽我?”

鲜于沚毫不退让,她身形逆光,相比着成媛的气急败坏,完全是另一副娴静的悠然气度。

“我就是嘲讽你,谁让你没脑子,别人说什么,你就听什么?”她微笑俯身,附在成媛的耳边,语不传六耳的说道。

成媛气的背脊发抖。她身为国公府备受老夫人宠爱的孙女,从未有人如此对她不敬。

“你……”

“成小姐,成国公府的待客之道,就是如此么?今日小女可真是大开眼界了。”

成媛的话还没有说完,鲜于沚打断了她的话,而后状似亲热的帮她整理着肩头不存在的褶皱,语气里有威胁,更有冷嘲。

她就是认定这里是成国公的府门口,成媛就算是在恼怒,也不会当众失态。

虽然成媛方才的表现,已经很引人注目了。

赵沅芝下车后,就和门口迎客的主人家应酬。她余光扫见这边的情况时,鲜于淇也已经意识到不能再袖手旁观了,于是拉住了成媛的手臂,故作可怜的安慰她。

“成小姐,家姐行事向来如此,请你千万别一般见识,我替家姐像你道歉吧。”

成媛也知道这里不是发脾气的地方,冷哼了一声,拉起就要对自己赔不是的鲜于淇,瞪着鲜于沚道,“不懂规矩,毫无风度。”

规矩?风度?

鲜于沚看着成媛说完话后,便拉着鲜于淇离开的背影,不由冷笑。

若非原主太在乎规矩,风度,恐怕也不会被赵氏和鲜于淇母女压制致死吧。

既然自己在这儿,就绝不会让她们如愿了!

今日是成国公府嫁女儿,成媛拉着鲜于淇去了内宅看姑姑装扮,鲜于沚就落单在厅堂里。

她的到来立刻便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这些世家官员的内眷们,无事便凑在一起说东道西,早有人把府门口的一幕说开。

对于这些探究或是看热闹的目光,鲜于沚根本就不在乎,若无其事的坐在厅堂里听人八卦,倒是知道了不少京中风闻。

不过这些话开始听着有意思,渐渐的就陈皮烂谷的无趣起来。

她起身行至厅堂门口,瞧见抄手游廊上还算安静,便坐在游廊上看旁边的一池锦鲤。

对于有成国公府孙小姐对她的冒犯,她并不记恨。

赵氏非要安排她也来参加喜宴,恐怕原因就是在此。利用一个刁蛮不懂事的成小姐来为难她,这对母女未免也太小看她了。

鲜于淇这边,她跟着成媛看过了成国公府的三小姐梳妆,便要回到安排女眷们的厅堂里。

刚一走进小院儿,就看见鲜于沚独自一人凭栏赏鱼。

“哼!”成媛也瞧见了鲜于沚。

刚才她越想,越觉得自己吃了亏,决心一定要教训鲜于沚不可。

就在她不忿的将要上前去跟鲜于沚计较时,她忽然又停下了脚步。

“成小姐,你这是……”鲜于淇自然知道成媛想要报复的心思,又见她似是犹豫的停步,假意不懂的问道。

成媛站定后,看到迎面过来的小丫鬟,小丫鬟手里还端着个茶盘,忽然想到一个办法。

“你别管了,就等着一会儿看好戏就行。”

抄手游廊上,鲜于沚远远便瞧见了鲜于淇和成媛来了。

这两人,在门口没有得到好处,再加上自己穿了赵氏准备的衣服,到了现在还没有起红斑,心想她们一定还会又动作的。

就在她心中如此揣测着时候,一个身影朝她走来。

鲜于沚抬眸,瞧见那来人脸上又极力想要抑制,却无法抑制住的紧张神色,顿时心中了然。

来了!

鲜于沚忽然站了起来,像是刚瞧见鲜于淇和成媛一样,朝她们走了过去。

成媛明显没想到鲜于沚会主动找自己走来,难道这个没有规矩的女人,就不知道自己很讨人厌,需要安分一点么?

“成小姐,来时家母可是说过,要让我来照顾好小妹。”鲜于沚不慌不忙,气度悠然的走到了成媛和鲜于淇身边,然后笑着伸手,作势就要把鲜于淇拉到自己身边。

“成小姐。”鲜于淇完全没有之前在府里时的耀武扬威,装起柔弱,朝着成媛求救。

就在这时,小丫鬟也端着茶盘,到了鲜于沚的身边。

只见她将要和鲜于沚擦肩而过时,忽然身子一偏,托盘里的茶水就朝着鲜于沚的身上落去。

成媛眼看着这一幕,得意的笑起来。可惜不过片刻,她就笑不出来了。

“啊!你们!”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