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苏朝恩姬玉的小说[卿心皈依,不羡神佛]最新章节

编辑:玫瑰与鹿 2019-02-12 08:33:03

主角叫苏朝恩姬玉的小说[卿心皈依,不羡神佛]最新章节

《卿心皈依,不羡神佛》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卿心皈依,不羡神佛 即可阅读全文

《卿心皈依,不羡神佛》小说简介

《卿心皈依,不羡神佛》褪去你粉红的内衣,露出你圆润的玉体。 雪白尖峰高高耸立,香味诱人垂涎欲滴。 令多少饥饿人着迷,抓你捏你含你嚼你。 从小我就离不开你,啊,亲爱的花生米!。《卿心皈依,不羡神佛》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火锅炖萝卜,主角是苏朝恩姬玉,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苏朝恩!”她咬着牙,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晕过去前,只看见那刀起,刀落,人头落地。姬寒·····苏朝恩,你怎能如此对我!耳旁,充斥着低低的议论声。似乎还有人在笑,姬玉闭着眼,并未立马睁开。“这里头这位啊。主角是苏朝恩姬玉的书名叫《卿心皈依,不羡神佛》,是作者火锅炖萝卜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人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苏朝恩因她遁入空门,却又因她再入红尘。入世,入朝,入情。她以为苏朝恩不过是为报复当年太傅府满门惨案将她留在身边折磨,却不想,他留的,是她的人,用的,是他的情,护的,是她的命,苦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什么东西,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苏朝恩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头顶神明,身下是衣衫不整的姬玉。

这香蜜,姬玉确实熟悉,后宫嫔妃常用这种东西,引诱皇帝。

这东西,涂在身上,香味延绵百米,闻者动情。不过这东西,也极其容易吸引猛兽攻击,所以宫中嫔妃用时,都会让人遣散附近的宠物。

姬玉瞪大了眸子,“你不能这样对我,苏朝恩,我不要用这个,我不用!”

她一边往后退,可身后,便是供奉的神佛。

身前,是苏朝恩逐渐凑近的身体。

这张曾经她思之如狂的脸,如今近在眼前,她却只觉得浑身发寒。

“啪”的一声,苏朝恩打开你瓶塞子,将瓶子里的液体倒在手上,一边靠近,一边声音温柔至极的道:“怕了?那日你对我硬上弓之时,倒是极其放得开嘛!”

苏朝嗯脸上的笑意不达眼底,说出的话更是让人觉得心中恐慌不已。

他愤怒,记恨,因为她坏了他的清白之身。

是了,她怎么就忘了,苏朝恩有位青梅竹马,是她的皇嫂,曾经的太子妃。他不喜欢自己,又怎么会对她取走他的第一滴血不恨呢?

“苏朝恩,我只想问问你,是不是只要我听话,你就会放了姬寒?”

“放?那要看你的表现了。”

苏朝恩说着,忽然俯身,一口咬在她的脖颈上,牙齿不住的用力,像是要把她的脖子咬断一般。

姬玉一动不敢动,生怕自己的一个下意识的反应就引起苏朝恩的不悦。

可她这种木桩子似的的反应,却还是让姬玉十分不悦,他抬手,一把扯开姬玉身上的衣衫,冷笑了声,“怎么?今日倒是装起了矜持?真是让人恶心!”

他说着,忽然扯掉她最后的遮挡,一个挺身,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

一阵撕裂般的痛感传遍全身,姬玉几乎是有些崩溃的后退了些,却被苏朝恩一把拽住,“你这般模样,是做给我看的?呵,你大可不必如此,见识过你那日的放浪形骸,今日你即便是装的再好,我也不会信你!”

“疼······”

姬玉皱着眉,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可她刚喊出声,苏朝恩像是突然被**了一般,越发的用力。

头顶的香炉里,香烟袅袅,姬玉抓紧了手旁的浦垫,痛苦的闭上了眼。

不知过了多久,苏朝恩忽然翻身倒在一旁,他手上的香蜜,早已在这场运动中全部涂满了她的身体。

“你何必这么折磨我?让我死,不是更能让你解恨?”

她浑身刺痛,动弹不得,像是被人一次次的揉碎,又重新拼好再揉碎,疼的窒息,可眼里,却流不出一滴眼泪。

苏朝恩冷嗤了声,不紧不慢的穿戴好衣裳,起身的瞬间,又是一副清净脱俗的得道高僧的模样,不染纤尘。

可他们心知肚明,方才这里经历了什么。

“死?不,那太便宜你了,我要,慢慢来。”

他说完,打开门走了出去,门砰的一声关上。

姬玉从地上艰难的起身,捡起地上的衣裳穿了起来。

这一身的狼狈,都是她咎由自取。

本以为今日就这样算是过去了,却不想,门外,苏朝恩的声音,再次传了进来。

“关门,放狗。”

《卿心皈依,不羡神佛》 第八章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免费试读

“苏朝恩!”

她咬着牙,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晕过去前,只看见那刀起,刀落,人头落地。

姬寒·····

苏朝恩,你怎能如此对我!

耳旁,充斥着低低的议论声。

似乎还有人在笑,姬玉闭着眼,并未立马睁开。

“这里头这位啊,听说还想刺杀国师大人呢?真是不自量力,那护卫有功的侍卫做个就被咱们国师大人提拔了。”

“那前朝准驸马,这不又给关死牢里了麽,国师大人仁慈,四目皆空,明明那许家就是当年祸害太傅一家的罪魁祸首,国师大人居然还能如此宽宏。”

宽宏?

姬玉睁开眼,望着头顶,心中一阵嘲讽。

苏朝恩想要的,不过是羞辱,羞辱她,羞辱许止睿。

宽宏这两个字,他不配。

不多时,门外便传来那些下人们请安问好的声音,苏朝恩没有应话,径直的进了屋子。

姬玉连忙闭上眼,可却还是晚了一步。

“你未婚夫的命,不想要了?”

一句话,姬玉立马睁开眼,却没动。

苏朝恩话中的威胁她又怎么会不明白,姬寒已死,许止睿,许止睿绝不能死。

“国师大人想要谁生,让谁生,想让谁死,让谁死。不是吗?”

她满是嘲讽的语气,瞬间激起苏朝恩满心的怒火,快步走进屋内,不等他动手,姬玉忽然撑着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神狠厉,满是恨意的瞪着他。

脚步,忽然一顿,苏朝恩眸子一眯,脸色阴沉的紧,不过转眼的功夫,他便又换上那副四目皆空的慈悲模样,声音不悲不喜的道:“你恨我?”

“不,我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对你色心大起而没有防备你,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早的杀了你!”

姬玉起身,一步步踉跄着朝着苏朝恩走了过去。

“哦?你还想杀了我?”

苏朝恩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一步步的逼近,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苏朝恩脸上的冷意也越发的深了。

“苏朝恩,姬寒死的那一刻,我就只想杀了你,给他偿命!”

她说着,忽然抬手敲碎了桌子上的一个茶盏,捡起茶盏的碎片,宠着苏朝恩再次刺了过去。

这一次,没有侍卫。

苏朝恩,不尚武。

胸口猛地一痛,苏朝恩咬着牙,脸上却是笑意盈盈的将她望着,“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心狠手辣。你在我身上划一刀,许止睿便少一条胳膊。你尽管动手!”

手忽然一松,苏朝恩面无表情的拔出胸口上的瓷片,扫了眼姬玉,继而笑道“顺便带你去看看,你那未婚夫,是如何因你,被做成人彘的!”

“苏朝恩,你不是人,你是魔鬼,恶魔!”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我做不成佛,拜你所赐,我堕落为魔,更是你一手造成!”

他说完,拍了拍手,门外,一个家丁捧着一个盘子进来,盘子里,盘子里,堆满了生肉。

还连着骨头。

姬玉胃里一阵翻涌,猛地侧过脑袋,一口酸水吐了出来。

“许止睿的胳膊,你想怎么享用?小炒?还是,炖汤?亦或者,你更喜欢生吃?”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