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阮绵绵凤九幽的小说[庶女为后:废妃不好惹]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森林牧歌 2019-02-12 17:33:38

主角叫阮绵绵凤九幽的小说[庶女为后:废妃不好惹]全本免费阅读

《庶女为后:废妃不好惹》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庶女为后:废妃不好惹 即可阅读全文

《庶女为后:废妃不好惹》小说简介

看了这么多年网络小说了,《庶女为后:废妃不好惹》这一本的确可以说是很好,不像现在的好多玄幻类和都市类小说,都是一个套路…看几章就不想看了。这本书最好特点的就是每个人的性格特点都很突出,又比搞笑…。独家小说《庶女为后:废妃不好惹》是小阿妩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阮绵绵凤九幽,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凤九幽大笑不止,好半响才停住笑意,低头看向低眉顺眼的阮绵绵,伸手捏住阮绵绵小巧的下巴,双眸冷如寒冰:“就凭你?也配跟本殿下拜堂?当真是痴人说梦!”狠狠往后一推,软软一个趔趄倒。主角是阮绵绵凤九幽的小说叫做《庶女为后:废妃不好惹》,是作者小阿妩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试问哪家新娘嫁人是与公鸡拜堂,哪家新人洞房是被夫君粗暴冷淡相待,哪家夫君会在成亲后没多久毫不犹豫一纸休书?将阮绵绵像是丢破布一样丢在地上,他鄙夷不屑:“拿着这封休书,随便去哪,随便和谁!”她是宰相府

精彩章节试读:

“终于天大亮之时,他眯着眼,神态慵懒邪肆地拿起她的衣服擦了几下身体,唇角勾起邪肆放浪的笑,转手丢在她破娃娃一样的身上。

等穿衣洗漱完,他光鲜的站到了她的面前,蹲下来捏着她的下巴,直视她毫无生机的眼睛,“我给了你要的,怎么,不喜欢么?这样就受不了,想做我的女人,你配吗?”

她慢慢落泪,滴在白皙的手臂上,凤九幽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细长的眉宇,冷哼一声,转身到了桌前将早已经准备好的纸笔拿起,洋洋散散写了下来,一气呵成:“昨晚你虽然有些不济,但让我很尽

兴。这场赐婚,到此为止!告诉阮华,本殿下自幼体弱多病,手无任何兵权,实在不捞他挂心!你这枚棋子,废了!”

他生的极美,美得让人睁不开眼,阮绵绵根本就没有看清他的长相,却知道他脸上的笑容邪肆张扬,声音冷如寒冰,却是在笑:“现在,我们已经各取所需,本殿下从来不缺女人!九幽王妃,不是

你能配得上的!拿着这封休书,等你有力气了就离开九幽宫,随便去哪,随便和谁。”

将休书狠狠甩在她脸上,他双手插垂在背后,冷冷的把话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怜儿从外面进来看到自家小姐的时候,几乎晕了过去。残破不堪的身体,鲜血从小姐的下身沾染到了地面上。身上到处都是青青紫紫的伤痕,踉跄着跌了进来:“小姐!”

阮绵绵支撑着几乎无力的身体慢慢坐了起来,身上什么都没有,就这样将全身的肌肤**在空气中。双腿根本使不上力,却将那封刚刚写好还占着墨迹的休书,紧紧捧在了怀里,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她想,她阮绵绵,此生,终于快要解脱了。

棋子,她这辈子,不想当任何人的棋子!

凤九幽,从此以后,我们再无干系!

耳边是怜儿的大喊声,可是她却真的很累很累了。她需要休息,需要好好休息。

然后,再带着娘亲,离开……

侯在门口的两名侍女见到里面的情景,忍不住长大了嘴巴。眼中,露出羡慕而又快意的眼神。他们以为殿下转了性,决定接受这个女人了。否则,又怎么会半夜喝的酩酊大醉在这个女人房中过了一

夜?

即便得到了殿下的人,可还不是一样被休了!这样的女人,从此到了外面,就是残花败柳,这辈子,再无出头之日!

两名侍女厌恶地看了里面的主仆两人一眼,将手中端着的脸盆哐当一声搁在台阶上,趾高气昂地走了。

《庶女为后:废妃不好惹》 第2章 拜堂 免费试读

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凤九幽大笑不止,好半响才停住笑意,低头看向低眉顺眼的阮绵绵,伸手捏住阮绵绵小巧的下巴,双眸冷如寒冰:“就凭你?也配跟本殿下拜堂?当真是痴人说梦!”

狠狠往后一推,软软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头上的凤冠微微倾斜,小小的脸颊上早已经一片惨白。

“小姐!”陪嫁丫头连忙去扶阮绵绵,却被阮绵绵轻轻推开。

慢慢站起身,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颊,脖颈处能看到丝丝青色的血管。站在凤九幽面前,阮绵绵声音软软糯糯,身体却在轻轻颤抖。太子凤君熙站在一旁,皱了眉头:“九弟,这是父皇赐婚,你不可如此。”

又快速看向阮绵绵,声音很是温和:“四小姐,九弟从小体弱多病,脾气难免比寻常人大些。今日这拜堂,就取消了,直接入洞房。”

凤九幽傲然一笑,那双透着丝丝寒意的双眸带着熊熊怒火,却又在瞬间染上了层层笑意:“太子殿下,如果她真那么想与本殿下拜堂也不是不行,让她与九宝拜堂就是。”

九宝?九幽宫的人忽然都目瞪口呆。不知是谁小声嘀咕了一句:“哪有人与公鸡拜堂的。”

站在新娘身边的陪嫁侍女气得浑身都在颤抖,刚要张嘴大骂,可是一看对方是九殿下,旁边又是太子殿下,她又哪里有那个勇气?

凤君熙说完,便准备让人将新娘送入洞房,算作礼成。忽然面色发白,垂着头低眉顺眼的阮绵绵软软糯糯的嗓音,三分颤抖,七分低柔,带着哽咽:“太子殿下,既然圣旨已下,这堂是必须要拜的。否则,则是有违皇命。九殿下是皇子无恙,可是绵绵却担待不起。太子殿下,让礼官开始吧。”

凤君熙绝对没有想到阮绵绵会这样说,听那声音,分明是极其委屈害怕的。可是却又不敢违抗皇命,同意了九弟让她与公鸡拜堂的荒唐要求?

“四小姐,其实没有必要。”凤君熙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温和可亲:“即便是父皇怪罪下来,也是九弟的不是。与四小姐无关。”

是与她无关,可是若是不按照凤九幽的要求来,将来在这个九幽宫中,哪里会有她阮绵绵立足之地?皇命难为,即便是凤九幽的不是,可是凤九幽是皇子。她是什么,她不过是宰相府庶出的小姐,是爹爹恨不得将她扔的远远的累赘。

“多谢太子殿下好意,绵绵心领了。但是,这堂,还是要拜。”声音颤抖着,哽咽着,却也很坚定:“怜儿,你去让礼官开始吧。”

“这位小哥,劳烦你将九宝给我。”分明颤抖害怕的声音,却伸出手将那位家丁递过去的大公鸡抱在了怀里。

怜儿忍不住哭了起来:“小姐,这婚我们……”

“阮绵绵,你可真是,让本殿下……开眼!”凤目微微眯起,面具下面那张嫣红的唇角带着讥讽的弧度。狠狠剜了阮绵绵一眼,绯色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