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免费试读 主角叫楚轻歌季墨翎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森林牧歌 2019-02-12 18:26:54

[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免费试读 主角叫楚轻歌季墨翎的小说免费试读

《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 即可阅读全文

《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小说简介

这本书写的非常好,特别是唐三藏和孙悟空表白那段。还有主角老婆们被轮那段真的非常好看!。主角是楚轻歌季墨翎的小说是《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本小说的作者是苒小糖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十九章:后院失火那个救他的人是歌儿!那个他放进心坎里的女人也是歌儿!毫无来由的,这个答案坚定不移的盘桓在季默翎的心头,挥之不去,刻骨锥心。他整个人都傻了,近乎虚脱的摊开自己的双手,天哪...他都干了。主角是楚轻歌季墨翎的书名叫《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是作者苒小糖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世人负你,我便弑人。帝王负你,我便颠覆了他的江山为你陪葬。 伤你侄儿,害你长兄,灭你满族,到头来才发现这世上负你最深的人,原来是我! 坠落黄泉,我也要再次牵起你的手!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血海刑场

走出丞相府的时候,天,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楚轻歌是被季默翎扛着出府的,他说要带她去个地方,楚轻歌也没问去哪儿,直觉不是个好地方。

果然,她们来的地方是刑场!

只见偌大的刑场,黑压压的伏跪了一大群人,少说也有一两百众之多。

有官员认出了季默翎,赶紧小心翼翼的上前迎接。

“翎王殿下!”话出口,引起一片骚动。

全部的人抬首往这边望来。

当那群人的脸映入楚轻歌的眼中,她几乎惊的肝胆俱裂。

“父亲、母亲、嫂子!”还有一众丞相府的管家下人,丞相府满门竟然一个不少!

转头质问季默翎:“你要将他们怎样!”

季默翎将肩上的楚轻歌扔到执刑台上,冷笑:“呵呵,怎样?楚鸿渊意图谋逆造反,其罪当诛九族!”

楚轻歌呆若木鸡,脑子里陡然一片空白,来来回回只有一段话在脑子里打转,谋逆罪诛九族,诛九族!

楚轻歌连滚带爬的抱住转身往监斩台走去的季默翎的大腿,乞求:“王爷,求求你,救救他们,我哥哥没有造反,他对陛下忠心耿耿,其心天地可证,日月可鉴。求你,救救他们,救救我的父亲,我的母亲,救救丞相府!”楚轻歌慌乱不已的抱紧季默翎的大腿,她知道,现在只有季默翎能救她们。

冰冷的雨水打在楚轻歌秀致的脸上,更加柔美了让人过目难忘的惊艳面容。脸上那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的斑斑痕迹,随便都能软了一个七尺男儿刚硬的心,可是却独独对季默翎没用。

季默翎抽回自己被楚轻歌抱住的腿,被雨水淋湿的长发贴在脸颊上,使得轮廓分明的脸更添凌厉冷漠,“老天有眼,善恶到头终有报,做错了事就应该受到相应的惩罚,他们统统死有余辜!”

被季默翎一脚掀翻的楚轻歌,惊恐的再次抱住他的腿,语无伦次道:“王爷,我知道您对我有气、有怒、有恨。你有什么气冲我发,有什么刑对我使,求求你放过我的家人!”

季默翎不愉的蹙眉:“你这话的意思是指责本王假公济私吗?”

楚轻歌无措的拼命摇头:“不不不不,王爷我不是那个意思。”

“既然不是,来人呐,行刑!”季默翎毫无挽回的余地开口命令。

话落,提着蹭亮砍刀的壮硕汉子端着一碗酒大步上前来。

不,不要,不可以!

楚轻歌神魂俱灭,疯一样的跪爬上前,手忙脚乱的就要解楚天舒和曾子月身上困得链子:“爹、娘,女儿来救你们了,我不会让你们死的。”喋喋不休的自言自语,是自我麻痹,也是自我安慰。

“歌儿,不要求他!”楚天舒看着像丧家之犬模样跪求季默翎的女儿,愤慨不已,同时也心疼不已。

他的掌声明珠呀,捧在手心里疼的宝贝。记得歌儿还未出阁之前欢喜的说找到了值得托付终身的人,他怎么舍得她有不如意,她如愿以偿的嫁给了季默翎,可是,这个男人却将她折磨成了这样。

他后悔呀!早知如此,他宁愿将她娇养到老。她可怜的女儿,所托非人呐!

“对,歌儿,你不要求他,心比石头还硬求之何用,我们丞相府没有贪生怕死之辈。”说话的是满面泪痕的曾子月。

“爹、娘!”楚轻歌痛哭出声。

“歌儿,不要哭,人总归会有一死的,只是早晚问题。”曾子月又恢复了之前那个温柔慈爱的母亲,她眼含愧疚心疼的望着楚轻歌说:“歌儿,上回宰相府是娘的不是,说的那些都是气话,歌儿别往心里去,原谅娘那一回,好不好?”

“娘,呜呜呜呜!”楚轻歌泣不成声。

三人抱头痛哭,其中顾彩衣也看清了事实,知道霖儿的死并非和楚轻歌有关,全是眼前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下的手,原谅了楚轻歌。

“斩!”季默翎一个字出口,令牌掉地。

“不,不要,不可以,爹、娘、嫂子!”楚轻歌不依,垂死挣扎的扯着铁链,扯的满手鲜血还不罢休。

季默翎双眸冒火耐性全失,几个健步跨了上来,抬脚便将人踹翻在地,见她还挣扎着要起来,毫不留情的踩在了楚轻歌的脸上:“既然你这么舍不得她们,那么就看到最后吧,好好看看她们是怎样绝望无助的身首异处的。”

“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斩!”季默翎呵斥着身后的刽子手,刽子手立马朝着楚天舒走去,摘下刑牌,举起屠刀,雨水溅在刀刃上发出摄人的脆响。

“不、爹!”楚轻歌话落的当下,她听到了楚天舒最后的叮嘱“歌儿,好好活着。”

脸上一热,温热粘稠的血水似父亲温暖的关怀喷溅了满心、满脸。

接来了,刽子手走向了曾子月。

楚轻歌想嘶吼,想呐喊,想挣扎,然而,她大张着嘴,扭曲着脸,却一个声音也发不出来,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刀起,刀落,母亲温柔美丽的脸滴溜溜的滚下了断头台,滚进了肮脏的泥土里。

接下来,是顾彩衣。

一个、一个、又一个。楚轻歌只知道这是场天朝历时最久的行刑,是屠杀。血水喷溅了一身,又被雨水洗净,然后又染红...反反复复。以至于楚轻歌看着**处那从自己身体里流出来的血时,已然麻木。痛,肚子好痛,可是心更痛。

终于,她晕倒在了这一片烈艳的鲜红里。

《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 第十九章:后院失火 免费试读

第十九章:后院失火

那个救他的人是歌儿!

那个他放进心坎里的女人也是歌儿!

毫无来由的,这个答案坚定不移的盘桓在季默翎的心头,挥之不去,刻骨锥心。

他整个人都傻了,近乎虚脱的摊开自己的双手,天哪...他都干了些什么,他都干了些什么呀!

是他,亲手杀死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呐。

“不,不可能,不是这样的,我不相信!”虽然答案已了然于心,可对季默翎这样一个断事如神、朝堂起伏半载已接近神坛的人来说,绝对是耻辱的挫败和致命的打击!

枉他,与君斗与臣斗,机谨一世,最后,却败给了自己。

“哈哈哈哈哈...”季默翎癫狂的奔返回颂雪院前。

抬头,从前那如鹰如虎烨烨生辉的眼眸此刻死鱼般盯着颂雪院的牌匾。

盯着那三个字,嘴里碎碎呢喃:“颂雪院、颂雪院...”她曾经说过除了桃花以外还特别挚爱雪,他答应过要送她一座冰雪城堡。

颂雪院——送雪院,歌儿这...分明是在提醒他要兑现他给她的诺言呐。

是她,是歌儿!

究竟是哪里错了?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

季默翎头疼欲裂,抬手捂脸,手心一片湿濡...

泪,季默翎一怔。已经不记得多少年没尝过眼泪的滋味了。此刻,他就算死死抿紧双唇,可,那股咸涩的味道还是攻城略地的侵略着他的味蕾,摧残着他的神经。

今天是楚轻歌死后的第三天——

季默翎不许任何人碰楚轻歌的尸体,也不准将她下葬,因为,他说,歌儿没有死,没有!

季默翎又喝醉了,夏浅书刚踏进颂雪院,就被滔天的酒气熏的倒退了一步。

她蹙眉停住了脚步,不用进去看也知道,季默翎定然还寸步不离的守着那**的尸体!

眼里划过滔天的嫉妒和不甘,凭什么?凭什么那**什么也不用做就能得到季默翎的爱,而她谋划了那么久策划了那么多,反而换得他最近几天越演越烈的防备和疏离!

她不甘心!

嫉妒和愤怒染红了夏浅书的眼,内心恶魔蓄势待发、张牙舞爪。她眯起了阴毒的眼:季默翎,就算我做的再多你都看不见是吧,眼里只容得下楚轻歌一个是吧,哪怕...只是具尸体是吧?呵呵...很好,很好。拂袖,大步离去。

季默翎已经不记得这几天他醉了多少次,更或者说他这一次醉了多少天?

以前他甚是不喜醉生梦死的感觉,因为,他觉得那是怯弱者逃避现实的歧途。然而,现在,他但愿长醉不复醒。

因为,只有醉了,他才能看到那个能动能笑还能跳的歌儿。

“歌儿,对不起,对不起。”也只有醉了,他才敢坦坦荡荡的承认自己的错误。

“歌儿,你醒醒,你睁开眼睛看看本王。别调皮,别再装睡了,快起来。本王答应送你的冰雪城堡马上就完工了,快起来,去看看喜不喜欢。”季默翎紧搂着楚轻歌瘦的皮包骨的身体,温柔的拨开荡在她脸颊的发丝。对着楚轻歌那青紫交加怖如鬼魅的脸,却似见着九天仙女样的惊艳与欣赏。

他执起楚轻歌的手,劝哄道:“乖,快快起来,再顽皮的话,雪季一过,天气转暖可就没了那景色了。”

说着说着,季默翎仿佛已经看到天气转暖,城堡融化的场景。周身燥热难挡,心里更是莫名的着急了起来...耳边,似传来嘈杂的吵闹声。

“快,快救火!”侍卫的叫喊。

“救火,快去救火,王爷还在里面!”夏浅书的命令。

“嘭!”有人冲进了颂雪院。

季默翎感觉身体被人架了起来,东倒西歪的扶着他往外走,迷迷糊糊的视线里,周围一片灼烈的火光。

“王爷!”夏浅书急切的将季默翎从侍卫的手中接了过来,抬起手帕就要擦拭他灰扑扑的脸。

季默翎见到夏浅书,意识陡然转醒:“歌儿呢?”开口第一句问的就是楚轻歌,他好像记得什么地方着火了?

说完转头一看,颂雪院已被熊熊大火包围。

“不,歌儿她还在里面!”挥开夏浅书的手,心急如焚的就要往颂雪院冲!

“王爷,不要,火太大了,您不可以进去。”夏浅书眼里闪过惊慌,急不可耐的命令:“拦住王爷,拦住他,要是王爷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诛你们九族!”

一众侍卫吓出满背冷汗,群起而动。

“滚开,统统给本王滚开!放手,再不让开,本王要了你们的命!”季默翎发狂的怒吼,威胁,恐吓。奈何因为醉酒的缘故气虚体乏,面对这以前更本不放在眼里的侍卫,却是如巨山般无法撼动。

火,越来越大!

“歌儿!”季默翎睚眦欲裂,他拼命挣扎着,嘶吼着...眼睁睁的看着狂狼的火舌一寸寸啃咬吞噬着颂雪院,将其残食成一片废物。

“噗。”一口鲜血自季默翎喷出,“歌儿”绝望的一声呐喊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