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赵春华的小说[锦时春]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清风与鹿 2019-02-12 18:34:21

主角叫赵春华的小说[锦时春]结局免费阅读

《锦时春》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锦时春 即可阅读全文

《锦时春》小说简介

这本小说虽短,但情节扑朔迷离,扣人心弦。。新书推荐,《锦时春》是荷风竹露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赵春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那位徐公子看着也很英俊啊,你瞧他画画的时候真是让人着迷。”“你这么喜欢徐公子,那你不如嫁给他好了。”有人紧跟着打趣道。“嫁给他就算了,他的出身太低了,我爹娘可不会让我嫁给一个穷书生受苦的。”刚才还一。完整版小说《锦时春》由荷风竹露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赵春华,书中主要讲述了:赵春华上辈子窝囊了一辈子,最后男人跑了,自己也死了。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就想过点舒坦日子,谁让她不痛快了,她就让谁更不痛快。

精彩章节试读:

王道人提前已经收了银子,自然知道要怎么做。

他拿过写着生辰八字的纸,目光扫了一眼,面色竟是一点点变了,伸手掐着指头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大凶之兆啊。”

“啊!”林氏脸上恰倒好处的露出惊慌之色,“王道长,您详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女乃是恶鬼转世之命,克夫克母克兄弟克姊妹。凡是留在她身边的人,轻则病痛缠身,重则家破人亡,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煞孤星啊。”王道人说着目光打量着站在他面前的赵春华,而后摇摇头,“大凶之兆啊。”

赵春华道,“您是不是看错了?”

“这怎么会看错呢。贫道看命格二十多年,从没有出过任何岔子,这生辰八字写的明明白白,怎么会有错?”王道人底气十足的说道。

林氏这会像是被吓到了一般,开口道,“那可如何是好,可有办法化解了?”

王道人摇摇头,“这大凶之命根本无法化解,只能减轻一些。”

“您快说要怎么办?”林氏忙追问。

“将此女送到庙中,从此青灯古佛一辈子,以佛气化解她身上的戾气,或许能减轻一些伤害。”王道人说道。

“只有这个办法了吗?”林氏问道。

“只有这个办法,而且越快越好,不然的话,此女身上的凶相一旦显露出来,势必有人遭殃。”王道人说道。

“春华,这......”林氏露出为难之色。

“母亲不必为难,既然道长说女儿是天煞孤星,那女儿愿意去家庙中。”赵春华说道。

她答应的太过容易,容易到林氏一时间倒不知道作何反应,她已经准备好了,赵春华大吵大闹,到时候她便有借口,声称她是被脏东西附体,到时候也可以让王道人顺势为她做法驱邪。

这一折腾,她半条命也就没了,等到赵老爷回来之后,她也有借口,到时候所有人都可以为她作证,即便是赵老爷不满,也怪不了她一片好心。

可是赵春华答应了,她竟然答应了。

林氏神色古怪的看着她,“春华啊,你知不知道去家庙是什么意思?去了那里可是一辈子都不能回来了。”

赵春华点点头,“我明白,但是如果我的离开能够保赵家平安,我愿意的。”

她这话懂事的像是换了个人,不吵不闹,甚至还为别人着想了。

赵氏族中那几个来看热闹的夫人见此都不由得觉得惋惜,这哪里像是天煞孤星,明明就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啊。

“呀,这不是我们小姐的生辰八字呀。”芍药惊叫了一声,而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她的身上。

“不可能!”林氏下意识的反驳,似乎察觉到她的语气有些激动,又缓了缓声音道,“这就是春华的生辰八字。”

“不是,不是,弄错了。”芍药指着那纸道,“夫人您不信可以自己看看。”

林氏狐疑的看了眼芍药,走过去拿过那张纸,只看了一眼,面色瞬间大变,整个人摇摇晃晃险些晕死过去。

“啊!这是二小姐的生辰八字!”刘妈妈大叫了一声,慌乱间察觉到不对劲,伸手捂住了嘴巴。

“怎么会是二小姐的生辰八字!”林氏一张脸满是怨毒的看着身后的丫鬟,那丫鬟吓的两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奴婢,奴婢不知道。”丫鬟惨白着一张脸慌忙摇头,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道,“是刚才,刚才在花园里,二小姐身边的丫鬟拦住了奴婢的路,非要拉着奴婢说话。”

林氏脸色已经彻底黑了下去。

“是二妹妹的生辰八字呀,既然是这样,那去将二小姐带来。”赵春华吩咐道。

话音刚落下,外面便响起了丫鬟的声音,“二小姐来了。”

赵秋月一进门便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她,她骄傲的将头扬的更高。

“你,你给我说,这生辰八字怎么会换成你的!”林氏这会被气的浑身发抖,颤抖的伸着手指着赵秋月。

赵秋月闻言倒是一脸无辜的看着林氏,“母亲说什么呢,我怎么一句不明白?”

林氏大怒,挥手便一巴掌打在了赵秋月脸上,“还敢狡辩,你竟然敢让人换了生辰八字,你真是胆大包天!”

赵秋月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的整个人都懵愣住了,随后反应过来,便是汹涌而至的怒火扑来。

她红着眼眶看着林氏质问道,“我换的又怎么样?你什么事情都想着她,到底我是你的女儿还是她是你的女儿!”

这般声嘶力竭的质问让林氏愣住了,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手上便又是一巴掌打在了赵秋月脸上,“来人,将二小姐带回去,没有我的命令不允许她踏出房门一步。”

很快有两个婆子站了出来,拉着赵秋月便往外面拉去,她们的触碰让赵秋月更为激动起来,她尖叫着推开了那两个婆子,骂道,“拿开你们的脏手,你们这些**胚子也敢碰我!”

两个婆子被她骂的面红耳赤,缩回了手低着头不敢动作。

虽说下人身份低下,但一般有教养的小姐们是绝不会说出这等言语,赵秋月偏偏说了,此刻在场的人,包括赵氏族中那几个夫人,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般粗俗的言语,真丢赵家的脸,这般泼妇一般的行径,看样子才像是中了邪。

“你,你!”林氏被气的浑身发抖,她大怒道,“你这样子出去不要说是我的女儿!”

赵秋月不为所动,“我就是有娘生没娘养,从小到大,你眼里只有她,什么时候把我当成你女儿了?”

“二妹妹,你怎么能这么说话,母亲对你一向是比对任何人都关心的。”赵春华叹了口气,“你这样说话,会伤了母亲的心。”

“你少在这里假惺惺地,赵春华,你自己死了娘,你就来抢我的娘。你知不知道,我每次看到你这张脸都恨不得抓烂了它。”赵秋月喊道。

“可是在我心里一直都把你当成亲妹妹的,没想到你竟然对我误会这么深。”赵春华说着露出一副伤心的模样,拿着手绢开始擦眼泪。

“住嘴!”林氏厉声喝道,朝着屋内的两个婆子尖声喊道,“还愣着干什么,赶尽将二小姐带回去!”

那两个婆子如梦初醒,伸手押着赵秋月便要往外走,正在这时,人群后面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让一让,快让一让!”

这声音又急又促,挡在前面的人下意识让开,而后便看到个身穿道袍的少年冲了进来,他的手上还端着一盆鲜红的刺眼的液体,对着被婆子押着不能动弹的赵秋月,泼了上去。

《锦时春》 第19章 敢否 免费试读

“那位徐公子看着也很英俊啊,你瞧他画画的时候真是让人着迷。”

“你这么喜欢徐公子,那你不如嫁给他好了。”有人紧跟着打趣道。

“嫁给他就算了,他的出身太低了,我爹娘可不会让我嫁给一个穷书生受苦的。”刚才还一脸迷恋之色的小姐立刻摇头道。

“贫贱夫妻百事哀,我可舍不下锦衣玉食的生活。”

“兴许人家明年考个功名呢?那就是官员了。”

“就算考中功名又如何,官场门道更多,没有家世背景做倚靠,就算考中了也出不了头。我倒不如选择那位张公子,他的叔父可是朝中的张大学士,张大学士无子,张公子便是他唯一的侄子。”

“这么说起来,那位齐公子家境也不错的。”

“王公子的父亲虽然只是个四品官,但她的姐姐可是宫中的王昭仪,若是将来王昭仪诞下皇嗣,那王家的身份可就又要更上一层楼了。”

小姐们的说话声传进了赵春华的耳朵里,她无声的又叹了口气,原来从这么早开始这些小姐们都已经开始为将来打算了。

她上辈子听了林氏和赵秋月的挑唆,把徐照当成了才高八斗,明珠蒙尘之人,将他如珠如宝的看待,生怕被人抢走了一般。

徐照才名一般,寒门书生,最重要的人品还差,这样的一个人,她上辈子怎么就看上了,而且还做出跟他私奔的事情了。

赵春华想到这里心口便觉得难受,不过很快她又不难受了。

上辈子徐照能一路在京城中崭露头角,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靠着她的银子和背后所做的事情,这辈子没了她的帮忙,她倒要看看,他要怎么办?

她自顾地陷入深思,眉头微微锁着,没有注意到此刻有一人的目光却深深看了她一眼。

萧明远因并未参加最后一轮比试,坐在一旁饮茶,他偶尔抬眸便看到站在楼上的少女,即便周围有很多人,她依旧出色明艳的能够被一眼认出来。

她微微蹙着眉,目光看着楼下的某个人。

萧明远神色微微动了动,如果他没感觉错,这位赵小姐似乎对徐照意见很大。他想到这里不由得摇摇头,很快收回了视线,他一向不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别人的私事又关他何事。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到了。

司仪站出来喊了停,场上的人相继停下了画笔。

接下来便是点评阶段。

萧明远因不上场,所以这一轮便连同司仪一起做评审,他们一幅幅看了过去。

题目是深山藏古寺,顾名思义,山和寺庙便是必不可少之物。

每个人都画的各有千秋。

大部分人画的是在幽深的山林中有一座古色古香的寺庙立在那里。画的水平更有高低,但总归少了一点意境。

徐照立在那里,平静的面容下一双眼睛中是藏不住的得意,他画的是树木环绕在周围,有半个寺庙的红色墙壁露出来,里面若隐若现能够看到一个‘禅’字。

这幅画便着重体现了‘藏’这个字,不管是画功还是意境上都算是最贴合题目。

“徐公子这副画作确实最符合今日的题目。”司仪看罢转头问萧明远的意见,“萧公子觉得呢?”

“我跟司仪意见一样。”萧明远笑笑说道。

“小姐,这画都能得第一,根本没有你画的好。”芍药在一旁‘小声’说道,她的小声显然并没有起到作用,周围很多人的视线看了过来。

这其中自然包括萧含烟,她的目光看了眼赵春华,“竟是不知道赵妹妹原来擅长画画。”

“赵小姐琴棋书画可是样样精通,画个画有什么难得。”孟青竹憋了半天了,终于找到了个机会开口,“既然赵小姐的丫鬟觉得你画的比徐公子的好,那不如赵小姐下场画一幅好了,也让我们大家开开眼界。”

“这......”赵春华显然有些犹豫,这种犹豫落在孟青竹眼中便是心虚的表现,她刚才在赵春华手里丢了面子,这会便想着好好报复一番。没有什么会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狠狠的让她没脸更痛快了。

“赵小姐不敢了吗?”孟青竹挑衅的看着她,“你要是不敢就早点说,硬撑着就没意思了。”

“谁说我不敢了!”赵春华一挑眉,显然被这话气极了的模样。

孟青竹看着更加满意,她转头看着楼下喊道,“大伙听到了吧,赵大小姐扬言能够画的比徐公子还要好呢。”

话音落下,周围立刻响起一阵阵哄笑声。

这小姑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真是个任性妄为的小姑娘啊。

几乎所有人都这么想的,毕竟徐照的画技是公认的出色,虽不能跟莫寒那样的大师相提并论,但在年轻一辈中,已经很少有这般出色的画技了。

眼前这个小姑娘也就十岁上下的模样,这般年纪,怎么可能比徐照画的还要好。

“你不是能耐吗,那你现在就下去画一幅好了。”孟青竹道。

赵春华摇了摇头,“不去。”

“怕了吧。”孟青竹洋洋得意地看着她。

“赢了又没有好处,我为什么要画?”赵春华一脸无辜的说道。

顿时周围又响起了笑声。

感情这是因为没好处才不愿意画呢。

说的好像要是有好处她就肯定能赢了一样。

这小姑娘还挺会给自己找台阶下。

徐照的脸色沉了,眼神不善的看着那个笑眯眯的小姑娘,今天已经接二连三的跟他过不去了。

“你以为你肯定能赢吗?”孟青竹被她这话气的声音拔高了许多,“你以为你是谁,你要是能赢,我孟青竹给你跪下磕三个响头。”

“当真?”赵春华挑眉笑道。

孟青竹被她这笑容看的一愣,很快一口怒火憋在胸口,你就装吧,看你能装多久,一会装不下去了,我让你跪着求饶。

“当然当真。”孟青竹说道,“但是你要是输了怎么办?”

“输了的话,我也给你磕三个响头,以后但凡你孟小姐出行的地方,我绕道而行。”赵春华扬着头说道。

这模样十足十的被气恼了的小姑娘赌气的话语。

两个小姑娘赌气的话,倒是让人啼笑皆非,在场的人俱都是摇了摇头。

现在的小孩子真是一点都不省心啊。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