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萧阙盛梓樾的小说[盛世为凰:王爷的一等妻]免费阅读

编辑:深拥孤独 2019-02-12 22:33:19

主角叫萧阙盛梓樾的小说[盛世为凰:王爷的一等妻]免费阅读

《盛世为凰:王爷的一等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盛世为凰:王爷的一等妻 即可阅读全文

《盛世为凰:王爷的一等妻》小说简介

《盛世为凰:王爷的一等妻》这本书相对我以前看的书来说,作者明显用心很多,上下剧情衔接合理,伏笔很多,不是那些记流水账的小说可比,而且感情很丰富,就是希望作者加油更新章节。《盛世为凰:王爷的一等妻》是由作者张司令所著的一本历史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盛世为凰:王爷的一等妻》精彩节选:“只是。”容后的眼神中对盛梓樾多了一丝丝的打量,“听闻这皇上赏给将军的姬妾,硬生生的被本宫这不懂事的妹妹给硬生生的打死,事实可是如此?”萧阙的眼神划过盛梓樾,回道:“都怪我,因为女人忽略了樾儿,才惹得。完结小说《盛世为凰:王爷的一等妻》是张司令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萧阙盛梓樾,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樾儿,你要记住,你这命中与宫楼玉阁相冲,切不可贪图不可贪念之物……”那年万盏花灯下,芝兰玉树的白衣少年极囊花灯放进她手里,指尖的温度带着不可挽回的力道,在她心里刻下了痕迹。“萧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

精彩章节试读:

盛梓樾说的没有问题,的确,如同她所说,自己也想永绝后患,但是他不能,在时机还未成熟之前,一切都不可轻举妄动。

“既然你如此聪慧,就一直做一个聪明人,老老实实的待在将军府里的我保证不会伤你分毫,若是你今天来此是过来示威的,我想你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你可以回去了。”萧阙冷声道。

“你应该知道我今天来所为何事,小院里面不乏将军的人,将军若不是以为,对此我真的是毫不知情?既然如此,就应该清楚,家里来信了,母亲病重,我必须回去一趟。”盛梓樾的眼睛中多了一丝丝的忧虑,刚开始的淡定自若,也在对母亲的担心之下,柔软了下来。

纵然盛梓樾的心里面也清楚,这情况哪里会是如此,不过是父亲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但是她却确定,母亲的日子定是不好过的。

出嫁是母亲的那几巴掌,她岂是不懂母亲的良苦用心?若是没有那几巴掌,淌着血的地方,怕不仅仅是嘴角了。

“我如何清楚,你回去,不是诉苦?而是探望母亲?我可不想在浪费时间在向皇上解释的事情上。”

萧阙显然不想让问题再复杂化,“你回去吧。”

“那日与将军在房间里面说话的,若是我没有弄错的话,应该就是现在皇上的弟弟甘王的手下吧?这谁都知道,甘王久居人下,却也清楚,若是不是顾及手足情,依照甘王的聪明才智,现如今,坐在这王位上的,无论如何都不会是现如今的皇上吧?”盛梓樾露骨的说道。

一阵阴冷从萧阙的脸上划过,又是一次窒息,似乎没有准备手下留情,只听到一阵敲门声,萧阙这才松开了手,“谁?”萧阙像是一只被惊扰的猎豹,眼中还有捕杀猎物的杀气,冷漠的让人瞬间凝结,盛梓樾被定在原地,她拼命的忍住自己的泪水,自己哦骄傲,不允许她现在软弱,若是自己软弱了,从此以后,一切的一切,都需要更大的勇气和力气。

“将军,宫里来人了,皇上宣您觐见。”外面的声音响起,萧阙冷眼看了眼盛梓樾,对着门口回答道:“我和夫人还有些话要说,你在门外守着,不准任何人打扰。”

“是。”门外的常翼抬了抬头,应声道。

“将军还是不准备改变主意么?”盛梓樾就好像本来就知道会有这种情况发生一样,所有的一切,恰到好处,包括对皇上的心思和盛丞相心思的猜测,都准确无误,感觉脖子处渐渐的呼吸舒畅了起来,萧阙嗯手失落的挪开,但是嘴上还是不肯松口道:“无论什么理由,我只要糊弄过去就可以了。”

“当然可以,只不过,皇上此人生性多疑,若是看不到我,恐怕,这因妒生恨之事,是得不到合理的解答的。”盛梓樾整理整理了自己身上的青衣罗裳,“夜已深了,将军还有一晚上的时辰好好的考虑考虑。”说罢,推开门离开,萧阙没有阻拦,他坐在椅子上,直到常翼推开门进来。

从未见过萧阙如此眉头深锁的样子,除却脸上的淡漠,他这次是真的担心了。

“将军。”

“当场拒绝太子的提亲,执意嫁给我,如今的一切,若是丞相和皇上所为,为何她会亲手除了皇上安置在我身边的定时炸弹?”萧阙始终不解,越发的捉摸不透自己的这位夫人的想法,她好像从未怕过,哪怕是死,在她的眼中,都似乎是不足为惧的。

常翼做难,“这,小的也不懂了,只不过,将军如此敏锐,若是真的是皇上和丞相安置进来的,我们尽可能的防着就行了,她毕竟是一届妇人,我们拘着她,量她也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的,主要是,这次皇上突然之间召将军入宫,恐怕是得知了些什么,要兴师问罪,将军真的想通了,也许,夫人去,才是最好的。”

这个道理常翼也是懂得的,若是两人恩爱登场,有些谣言自然会不攻而破,如果萧阙孤身奋战,无论他解说的如何的天衣无缝,怎样都是不具备说服人的理由的。

萧阙皱着眉头,示意常翼退下,常翼还想说些什么,但还是听从萧阙的指示退下了。

第二日一大早晨,一行下人整整齐齐的排列成一排,精致的玉盘上皆是萧阙指派人送来的东西,锦缎华服,花钿头饰,玛瑙玉串,享尽宠爱,恐怕也不过如此吧?

一旁的佩儿见况睁大眼睛,喜笑颜开,而盛梓樾只是看了一圈,便坐了下来,吩咐佩儿道:“我起来,突然之间觉得口渴了,你去给我泡些花茶来,再拿着点心来。”佩儿讶然,看了眼这一排的华丽物件儿,想说什么,却被盛梓樾的眼神硬生生的顶了回去,那眼神仿佛是在提醒佩儿记得自己的分内职责,若是多管闲事,她定要她好看。

一起带头过来的掌事奴婢低着头向前,见盛梓樾不领情,脸上露出做难的情绪来,“夫人,这是将军赏给夫人的,说是让夫人沐浴更衣,今日要跟着将军一起去皇宫面见圣上的,还请夫人沐浴,奴婢们伺候夫人沐浴更衣。”

“若是我今天不沐浴,不更衣呢?将军可否告诉你,如何处置我?你去告诉将军,今日,若是他亲自来,满足我一个要求,我定不会让他为难,若是他不愿意,这些东西,我不会拿取分毫的,至于皇上那里,将军聪明才智,解决起来,自然也是不在话下的。”这时候,佩儿端上一杯花茶递给盛梓樾,盛梓樾嫌烫的放在一边,吃了口点心。

掌事丫鬟看这情况实在是不知如何才好,转身离开去征求萧阙的意见,佩儿忧心忡忡的看了眼盛梓樾,盛梓樾太过于心高气傲,这将军态度好转,她怎么就不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呢?再佩儿看来,盛梓樾根本就是无理取闹,而只有盛梓樾明白,这不是无理取闹,若是失了这一次机会,也许自己和萧阙,要很久的保持现在的状态了。

《盛世为凰:王爷的一等妻》 第九章 劝说 免费试读

“只是。”容后的眼神中对盛梓樾多了一丝丝的打量,“听闻这皇上赏给将军的姬妾,硬生生的被本宫这不懂事的妹妹给硬生生的打死,事实可是如此?”

萧阙的眼神划过盛梓樾,回道:“都怪我,因为女人忽略了樾儿,才惹得她如此不高兴,也是那女人实在是不懂得收敛,张扬跋扈,不懂身份尊卑,这才惹了樾儿,微臣有负皇恩浩荡,还请皇上责罚。”

“回禀皇上,此事和将军无关,是臣妾年幼无知不懂事,只晓得爱情是属于一个人的,这平白的多出一个人的来分享,臣妾一时之间被妒忌蒙蔽了眼睛,才做出此举,希望皇上不要错怪好人。”

容后脸色突变,但是很快的便掩盖了过去,她脸上笑脸相迎的拉起盛梓樾的手,像是亲切极了的样子,“都是本宫这妹妹不懂事,本宫定当好好的调教调教,这当初可是受的皇后的教育,却不晓得,为人妻,得有包容的度量,皇上,臣妾这就好好的和妹妹说说,也让将军府上,以后能够多填情趣啊。”

容后拉着盛梓樾出去,手渐渐的松开,盛梓樾低头跟在容后的后面,她不害怕,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的,当初的选择,就注定了今日的一切。

跟随着容后穿过了宫廷长廊,来到了看似是皇后寝宫的地方,罗缦缠绕,地上是名贵的波斯长毯,富丽堂皇,却不庸俗,别有一番雅致的味道,整个寝宫以紫色为基调。

“姐姐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紫色,看得出来,皇上很爱姐姐。”盛梓樾先开口说道,容后的脸上看不出来什么表情,让四下的宫女奴才全部下去,坐在正位上,芊芊手指,暗红色的指甲配着整个房间的紫色莫名的透露着妖艳。

“你可是清楚自己刚才这是在做什么?若是让父亲知道,你一心护着这萧阙,你可清楚父亲的选择会是如何?”容后提醒道,盛丞相和皇上恐怕没有一个人希望盛梓樾的胳膊肘往外拐吧?但是现在的情况很显然,盛梓樾似乎越发的在乎着这个萧阙,还为他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姐姐怕是误会了什么,我不过只是按照事实说话而已,既然这人是我因妒而起了的杀意,这将军府上上下下,太多人目睹那天的情况究竟如何,无论是将军还是我,不过是根据事实的情况向皇上和皇后交代而已,这欺君之罪,可不是这将军府能够轻易的承担的。”盛梓樾对容后的猜测不给于正面的回答。

“盛家作为三大家族之一,你应该清楚,如今盛家的地位是如何而来的,而萧阙相对于盛家地位的巩固,究竟意味着什么,相信你也是一个聪明人,不会不懂,与其一错再错,回头是岸才是你最应该做的事情。”容后皱起眉头,对什么都没有意识到的盛梓樾提醒道。

而盛梓樾,终于皱起了眉头,却在抬头一会儿之后问道:“那姐姐呢?姐姐现在的生活,为了家族荣耀牺牲的生活,姐姐觉得幸福么?命定之人,所以注定因为一些家族使命放弃自己的幸福,但是姐姐有没有想过,这盛家的荣耀,也已经是到达了至点,盛极必衰,既然如此,为何总是要我们这些女儿家不停的牺牲?”

是啊,封建大家庭里面的不公平,王公贵族表面上的荣华富贵,几代人的荣辱盛衰,维持一段华丽的时光,并且要保证荣光不衰,究竟是以多少人为代价?

曾经,盛梓樾也是如此,若是不是因为萧阙而当众拒绝,或许,如今的自己,也会成为第二个盛梓容,第二个容后,人前微笑高雅,人后也不能放声哭,这样子的人生,盛梓樾庆幸自己没有得到,纵然,现在一切,没有如同希冀的那样,但是,她总是守在了自己深爱的人的身边。

对盛梓樾的这一回答,容后竟然无言以对,她眼睑下垂,长长的睫毛覆盖了她的眼睛,站起的盛梓樾看不清楚她此时此刻是什么表情,但是她清楚,她的不快乐,是真的,从那日凤冠霞帔开始,恐怕她的人生,就在也没有开心二字可言了吧?

盛极一时的容后,后宫佳丽三千人,皇上却独为她钟情,若她一个不字,皇上能为她摈弃所有的不喜欢,只为她一笑,他愿意倾其所有,但是人世间,却总有太多的不确定,就算是他愿意倾其所有,但是只因那人不是他,所有的一切,哪怕是最爱的东西,也都少了味道。

“无论如何,你都不该如此,若是没了盛家作为靠山,你要知道自己会是如何处境。”容后似乎有些疲惫,过了好久说道,盛梓樾蹲了下来,双手就像是小时候那样的放在容后的腿上,抓住容后不知所措的有些冰凉的手,抬头道:“姐姐,你依旧是我最爱的姐姐,但是我希望,姐姐是那个能够成全我的人,而不是那个让我和她同样痛苦的人。”

“可是。”容后皱起眉头,“这样也不知道到底是害了你,还是成全了你。”

盛梓樾把头放在容后的腿上,还是小时候的感觉,“那时候我不懂,姐姐出嫁时,内心忍受的心酸,直到我遇见了他,自那一眼,我就下定决心,此生,若是能够有缘相聚,无论如何,我都要嫁与他,如今,我已为他妻,不管可能面对什么,我都希望我遵从自己内心的决定。”

盛梓樾的眼睛热烈而炙热,容后又何尝不想要成全,但是她却坚信,皇上虽然生性多疑,但是他的坚持也不是不无道理的。

萧阙,是绝对不会久居人下的,既然不会,那么到时候,当问题出现的时候,盛梓樾应该如何?但是盛梓樾的态度坚决,她又能如何?她不能让她步入她的后尘,就像她出嫁的时候留给盛梓樾的纸条一样,今生今世,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和相爱的人执手。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