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穆凌落的小说[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猫扑风铃 2019-02-12 23:19:51

主角叫穆凌落的小说[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结局免费阅读

《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 即可阅读全文

《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小说简介

乌贼大大的书从奥术神座到一世之尊,都非常棒,逻辑严密,挖坑必坑,希望大大继续努力。。《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是锦青墨所著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精彩节选:刘寡妇见她不信,忙道:“穆大娘,您别以为我骗您,这所有的人可都看到了的。我两只眼睛也是看得清清楚楚,是你家阿落主动亲的这男人,不过,说来也神奇,你家阿落一亲他,他就活了!大伙儿说是不是啊?”其他人忙点。主人公叫穆凌落的小说叫做《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是作者锦青墨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穿越成农家姑娘,不但有极品亲戚,还有包子家人,吃不饱穿不暖;好在她有随身空间和一身好医术,从此,整治恶毒亲戚,带全家人过上财源滚滚的红火日子。捡了个失忆男人,见好看又好使,本想凑合着过一辈子。怎奈,一

精彩章节试读:

穆四郎也是个不讨喜的,腿脚早年摔断,落得成了个坡子。连带着娶的妻子方梅也是个Xing格懦弱的,两人平日里被大房和三房压着,只知道埋头苦干。而两个人生了两孩子,两个女孩,分别是三岁和五岁,也因此被穆刘氏天天骂是赔钱货。

至于穆七郎,今年十七岁,因为是老蚌生珠,加上人又聪明,简直是被穆刘氏捧上了天。他脑子机灵,被送去县城的书院里读书,每个月的束脩都要一两银子,这可是个极贵的。

但穆风和穆刘氏都盼着他考上科举,最好能得个状元回家,好让一家子过上好日子,那是砸锅卖铁地供他读书。穆刘氏更是以状元郎的娘自居,更认为以后穆七郎会让她得个诰命夫人做做。

所以哪怕穆七郎年岁大了,村里头秀才有意把女儿嫁过来,都被她给拒绝了。她认为穆七郎以后考上了就能娶大官家的女儿,甚至是公主,看不上这村子里的农家姑娘。

穆凌落舔了舔嘴角,这粥一点也不粘稠,用的也是糙米,一点儿也不好吃。但穆凌落很饿,还是给喝得干干净净的了,就差舔碗底了,桌上的咸菜她也只来得及夹一筷子,碗就空了。为此,她还挨了大伯娘李凤白眼。

等吃完后,穆凌落帮着她娘把碗给收了,哪怕宋烟不让她碰冷水洗碗,她也在旁边搭了把手。

她摸着肚子,暗暗道,这个家里太穷了,再加上被人苛刻食物,难怪营养不良,但即便如此,这原主长得也依旧水灵灵,倒是难得了。

不过,她根本没吃饱,看来,得想个法子,看能不能弄些东西吃!

她突然想起,她空间似乎还有两块地,是不是可以弄些种子或者移栽些植物进去种一种?看来,她得找个机会问问穆良。

“阿落啊,都弄好了,你赶紧回房间休息休息。”宋烟看着穆凌落那苍白的小脸,心中既愧疚又心疼。

“娘,午饭还远着,您也先回屋子里坐会,您都忙了一早上了。”穆凌落本以为那句娘会很难出口,但一张嘴一句话就顺溜地出来了。

宋烟勉强地笑了笑,“傻孩子,你别管娘,娘等会还得去打扫猪圈,你姐姐晚点也该回来了,最近附近的猪草都被割光了,估计她跑得远了些,只盼着她小心些才好。”

顿了顿,她拉着穆凌落的手,说道:“都是娘不争气,让你受了这么大个委屈,你爹爹回不来了,我这破败身子也护不住你们,反倒是拖累了你们……”

穆凌落望着她微白的脸,忙道:“娘,您说的什么话,您是生我们养我们的娘,何来的拖累。我们照顾您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而且我和姐姐也都长大了,以后肯定会照顾好您跟良儿的。”说话间,穆凌落心中也已经有了计量。

“是啊,转眼间你们也都长这么大了,可惜你爹爹已经看不到了。不过,良儿也快长大了,以后他肯定会好好照顾你的。你和你姐姐如今岁数也不小了,都该考虑考虑婆家了,你姐姐倒是没事,只是要委屈你了,娘这半辈子也没攥下点嫁妆给你。”宋烟听得这话,心里也暖烘烘的,但想起穆凌落的婚事,她心里就难受得慌。

她是真的不知该如何给穆凌落选婚事是好,这都过了十来年了,怎么就不见一点消息来呢?

她抹了把脸,也不打算想这个事儿,只转了话题道:“对了,你的那块黑玉还在不在?”

穆凌落一惊,摸了摸脖颈间只剩下的红绳,没答话。自从她进了那空间后,那黑玉就不见了!

“莫非不见了?怎么回事,可是被翠花给抢了?我不是让你贴身戴着藏着的?”宋烟当下面色煞白,忙追问道,语气里带着以往都不曾有的恐慌和严厉,转身就要往外走。

穆凌落见她面色难看,也不好说明原因,更不能让她去找翠花,忙拉住她,安抚道:“没有的事,娘,您放心,我贴身戴着,您交代的事儿,我怎会违背?只是,女儿心里有些疑惑,那黑玉到底是哪里来的?看着有些奇怪得紧。”

闻言,宋烟的眼底飞快地闪过一抹复杂,她转过脸,低低道:“嗯,这个啊……说起来这个,是你爹爹当年随军打仗时,因着立了头功,当时大将军问你爹要何奖赏,你爹爹一眼就相中了上缴上去的战利品中的这块黑玉,虽然卖相不怎么样,但你爹爹很喜欢,就向将军要了来,刚出生的你避邪……”

说到穆二郎,不知想到什么,宋烟满脸黯然,眼底都染上了湿意。

穆凌落见此,也不好再问,眸子转了转,忙道:“想不到爹爹曾经还是个大英雄啊,娘,您别伤心了。爹爹肯定还在天上看着我们呢,您若是难过了,他肯定也会伤心的,所以,我们一定要活得开开心心的,这样爹爹才会放心我们啊!”

她嘴上这般说,心里却涌起了浓浓的暖意。由此可见,当年穆二郎是多么疼爱她,而哪怕是如今,宋烟其实也是很护着穆凌落的,连带着对穆婵娟也没那般尽心。

而冲着这一点,穆凌落也要好好照顾这一大家子。她一定要想个法子赚钱,最好是能离开这个充满算计的家,而前提也得宋烟心甘情愿地离开。

毕竟对于她们来说,孤儿寡母的,还是跟着家族过日子比较好,何况他们没田没地的,根本活不下去的。

而穆凌落搜索着记忆也发现,这村子里的村长人还不错,村子里的人除去一些,其实都挺纯朴的,要是能养活一家子,哪怕是分出去住,也是可以的。

而穆凌落有这个自信,哪怕现在一穷二白,但是,她相信凭着她的能力,一定能够把日子过好的。而且,她也一定要好好把宋烟的病治好。

宋烟闻言,也是被她逗笑了,“怎么感觉你今天醒来后,变得比以前会说话了,机灵了不少。”顿了顿,她眼底闪过欣慰,“不过这样也好,你就该如此的……”

穆凌落弯弯眸子,笑着道:“那是因为女儿觉得再这样过下去,女儿早晚得被他们欺负死,倒不如畅畅快快地过日子……”

宋烟怔了怔,良久,她低声道:“……倒是挺像的……”

穆凌落没听清楚,“娘,您说什么呢?”

《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 第11章 追打 免费试读

刘寡妇见她不信,忙道:“穆大娘,您别以为我骗您,这所有的人可都看到了的。我两只眼睛也是看得清清楚楚,是你家阿落主动亲的这男人,不过,说来也神奇,你家阿落一亲他,他就活了!大伙儿说是不是啊?”

其他人忙点头附和。

李凤一听这话,那还得了,若是穆凌落这名声传出去了,她的生意岂不是黄了?

当下,李凤就气愤地指着穆凌落,大骂道:“老娘还真没见过你这么恬不知耻的的,平日里就见你顶着个狐狸脸四处招摇,现在好了,居然还大庭广众之下地白白送上去被人糟蹋,你这是要不要脸啊!我家翠花可还是清清白白的好姑娘,你这是在逼着我家翠花去死么?”

“你要下贱,你自己去做就是了,你这以后让我们穆家在其他人面前怎么抬得起头来,老娘今天就代替死去的二弟好好地管教管教你,免得你有爹生,没娘教!”

李凤想着那六两银子,真是肉疼得很,满面怒容,大步走到穆凌落面前,出其不意,抬手就给了她一大耳刮子。

穆凌落此时已经开始低烧,头脑晕晕乎乎的,被李凤打了个措手不及,脑袋也清醒了,被人打脸,她心中很是火大,见李凤竟然还要来打,她也不是桩子,站着给人随意打,当下就跑了开来。

“大伯娘,我这是救人,当时也是迫不得已。俗话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然此人哪里能活过来,您不能就这样打我啊……”

穆凌落也反应过来这里是封建的古代,她刚才的行为当真是惊世骇俗,但救人如救火,她当时满脑子都是救人的举动,哪里考虑得那般全面。

“小贱蹄子,你的大伯娘打不得你,难道我还打不得么?我们穆家的名声都要被你这个小贱人给败没了,今天,你大伯娘不打你,我也是要打死你的!”穆刘氏回过神来,顿时狰狞着面容,捞了个扁担就铺天盖地地朝着穆凌落抽去,看那架势,也不顾穆凌落伤势未愈,是连打死了她的心都有了。

宋烟见此,忙跟着喊道:“别,娘,你别打她,要打就打我,是我没教好。”

虽然她心中也觉得穆凌落的行为不妥当,但到底还是护着的。穆凌落伤还没好,若是再被抽几下,怕是半个月都要下不来床了!

宋烟身子不好,跑得慢,自然比不上干农活的穆刘氏和年轻的穆凌落。

院子里闹得鸡飞狗跳的,李凤等人自然是跟着众人看笑话,她现在是恨不得穆凌落死了。

最后,宋烟堪堪拦在穆刘氏面前,却被穆刘氏撞翻在地,两人都摔倒在地。

穆凌落见宋烟摔倒,怕她摔伤了,忙奔回来扶起她,却被穆刘氏给一把抓住了头发,恨声道:“你这死贱人,被我抓住了吧,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持起扁担就来抽她。

穆凌落被扯得头皮一疼,抬手就来挠穆刘氏,宋烟看着也急了,人在地上,手就去推穆刘氏,穆刘氏当下手一抖,那扁担一下就自她手里摇晃着,猛地一下就砸中了穆凌落的头,只听得砰然地撞击之声。

穆凌落本就头上有伤,被这么一砸,当下头疼欲裂,然后眼前一黑,就倒地不起。

“娘,您别打了!”宋烟忙抓住发狠的穆刘氏,心中大恸。

刘寡妇那些人也被穆刘氏这架势吓到了,见被穆刘氏拽住的穆凌落头垂着,有鲜红的液体落在地面,土黄色的地面被染成暗红色,犹如一朵朵艳丽的桃花。

马家大嫂忙大叫道:“穆大娘,你家阿落流血了啊!”

穆刘氏一愣,见地上的确是血,手一动,便见穆凌落软软地倒在地上,额头上是怵目惊心的血,自额头的伤口缓缓滑落,配着她苍白的脸色,极其的可怖。

穆刘氏也算是个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村妇,当下脸色也被吓白了,却还兀自道:“这、这都是她自找的,关我什么事儿?今天、今天我哪怕是打死了她,也是她自讨的,活该了她!”

宋烟一见,面色惨白,忙扑了过去,抱起穆凌落,抖着声音急切地唤道:“阿落,阿落,你没事吧,你醒醒,别吓住娘亲啊,大夫,大夫呢,谁能帮忙请个大夫?大嫂,求求你了,找个大夫给阿落瞧瞧啊,阿落的头都在流血……”说着,眼泪就刷刷地往下掉。

李凤也被穆凌落的惨状吓住了,但一想到请大夫要花钱,而且穆凌落本来就是个赔钱货,她便把面色一沉:“不过是流点血,咱们平日里干农活,谁没受点小伤的,用泥巴敷一敷就好了。”

“娘……”宋烟闻言,心都凉了,她抱紧怀里的穆凌落,又把求救的目光看向穆刘氏。

穆刘氏一提到钱,自然是跟李凤是一条线上的了。虽然穆凌落是她打的,但生在农村的孩子谁没个流血的,都是随便抹点东西就好了。

此时,她也严肃拒绝:“不行,这刚过年,咱们一家哪里还有闲钱请大夫!看什么大夫,随便用点草木灰和蜘蛛网抹一抹就好。又不是什么金贵小姐,还矫情上了啊!”

宋烟觉得心口越发的冰凉了,眼角的泪如同断线的珠子般滚落,怀里的穆凌落面色绯红,正是发起了高烧,额头上更是流血不止。

此刻,连旁边的其他人都看不下去了,有人忍不住道:“穆大娘,这你家阿落是你打伤的,血都流成这样了,可别出了什么大事才好,再说,请个大夫也花不了很多钱。”

这乐平村里头没有大夫,要走好好几里的路到隔壁林家村去请大夫。那还只是个赤脚大夫,姓林,是这附近几个村唯一的大夫,平日里出诊费都要三十文钱,够买好几斤的米面,穆刘氏和李凤哪里肯花这冤枉钱。

三房的王燕一听,嘲讽道:“呵,马家大嫂子,我家可不比你家,有个当货郎的丈夫,家里富裕着呢。我们家可是连下锅的米都没了,还装什么大户人家,看什么大夫,难道还要把老娘卖了去换么?”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