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倾城女相]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上官宁萱墨染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南风入弦 2019-02-12 23:26:46

[倾城女相]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上官宁萱墨染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倾城女相》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倾城女相 即可阅读全文

《倾城女相》小说简介

大大,看完了你新更的文章,刚好休息,很开心,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每天都在期待大大的更新,瞬间觉得时光刚刚好!晚安!期待明天的新文,大大加油!。完整版小说《倾城女相》是墨浅流卿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上官宁萱墨染,书中主要讲述了:只见宁萱缓缓坐下,玉手轻抬,若仙若灵,荡人心魄的琴音清扬而起,只听美妙的声音响起,女子清然吟唱:刀戟声共丝竹沙哑谁带你看城外厮杀七重血衣血溅了白纱兵临城下六军不发谁知再见已是生死无话当时缠过红绳千匝一。小说主人公是上官宁萱墨染的小说是《倾城女相》,它的作者是墨浅流卿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幽暗宫室,血染遍地;绝代风华,芳魂消逝。那年自己为他敛尽锋芒,出谋划策;红装掩尽,披甲上阵;血染战袍,满手鲜血。呵呵,何其可笑?何其悲凉?一朝重生,她张扬肆意,鲜衣怒马,笑傲江湖,谁若欺我,百倍偿还。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日宁萱并未早早起床去向老夫人请安,而是睡到自然醒,让雪凝进来伺候梳洗。

今日的宁萱仍是一身白衣,这白衣看着素净,却是价格不菲,由流云纱制成,可说价值千金也不为过。

头上只是一根琉璃钗,若识货的定知这是天下第一神医墨倾城从不离身的琉璃钗,名唤“魂兮”,有招魂之意,其实这种说法也只是为了衬托墨倾城的医术高超,只是这只钗却有奇效,能百毒不侵。

三千长发直直垂下,并无一丝多余修饰,美到摄人心魄,难以忘记,仍然以白纱遮面,长袖飘飘,可无人知道,这白练另有玄机,这白袖是上古三大兵器之一,名唤“倾颜”,是上古三大至宝之一,遇火不燃,遇水不侵,刀剑不入。

早已失传,却没想在这儿能见到,只是“倾颜”需要高深的内力才可驾驭,就连四大护法也达不到这种境界,而宁萱却可以,不知宁萱的武功已到何种境界。

宁萱用过早膳之后,身后跟着墨离,雪凝。

三人一起走向老夫人所住的荣寿堂,走在半路上遇到了上官青云,清声道“女儿见过爹爹。”

上官青云慈爱的扶起宁萱,便开口说“萱儿,昨晚休息可好?若有什么不好,直接告诉爹爹,一定为你办妥,下人伺候的不好直接赶出去,我府上不留无用之人。”

“爹爹,女儿一切都好,这三年女儿未曾孝顺爹爹,是女儿不好。”

“傻丫头,只要你能平安,爹爹做什么都值得,爹爹还有事情要处理,晚一点再来看你。”

“嗯,爹爹慢走”,送走了上官青云,三个人继续走着,不知不觉已到了荣寿堂门口。

远远就听到上官宁柔和老太太的笑声传出,老太太是苏姨娘的姑妈,这老苏氏并不是上官青云的生母,而是继母,老苏氏一直偏疼上官宁柔,对自己一向冷淡。

前世,自己还天真的以为是自己做的不够好,现在想来,不管自己再怎么做,还是不及她与上官宁柔的血缘亲情,这上官青云成为宰相后,老苏氏也被封为一品诰命夫人。

一边想着,一边抬脚进了屋子里,行了参见“宁萱见过老夫人”,过了好半天,老夫人拜缓缓开口问道“萱丫头,昨日休息的可好,昨儿我让秦妈妈去请你,却不想你病了,今日看来已经大好了”。

这话明里暗里都透露着自己不尊祖母,装病不愿来请安,而且问了这么多话,并未让宁萱起身。

宁萱手一抬,身后的墨离伸手扶起宁萱,宁萱抚了抚衣裳,淡淡到“老太太应当知晓宁萱体弱,我想老太太会谅解的。”

老苏氏看宁萱竟然自己站了起来,一股怒气上升,“跪下,我有让你站起来吗?”

宁萱冷淡一笑,并不回答,上官宁柔连忙给老太太顺气道“”祖母,你不要生气了,姐姐三年前一走,如今回来规矩难免生疏了。”

老太太哼了一声“既然你求情,那就不追究了,下不为例,宁萱,你要好好学学规矩,看看宁柔大方得体,多学着点,免得以后嫁不出去。”

这就是我的好妹妹,表面是替我求情,实际上却说我这三年长在山野,不懂礼节,前世自己为何没发现上官宁柔的表里不一呐,还有这老太太竟然诅咒自己嫁不出去,呵呵,不过无所谓,今生自己也不打算嫁人,世上男子皆薄幸,薄情寡义。

这一世自己定要立于云巅,俯瞰天下,便要绝情弃爱。

宁萱也不语,只是站在那儿,气势自然流露,凤仪天生,宁萱把一宫之主的气势流露的淋漓尽致,老苏氏有些心惊,上官宁柔流露出一丝嫉妒,本以为上官宁萱在外三年,身上必定染上粗俗之气,没想到却更加气势逼人,尊贵无比,上官宁柔却不知如今上官宁萱的身份比一国之主尚且尊贵三分。

宁萱忽然想到自己回来还未曾出去,便开口道“老太太,宁萱有事,告退了”,说完,和墨离一起出了荣寿堂。

老太太气急道“真是没教养”,上官宁柔道“祖母消消气,姐姐不是故意的。”

“哼,出去三年,越发不知礼节,还是你最贴心”,上官宁柔娇笑着。

这边宁萱出了荣寿堂,就吩咐墨离随自己出府,雪凝留守萱阁。大街上,宁萱主仆二人犹为显眼,宁萱一身白衣,纤尘不染,虽以白纱覆面,清冷孤傲,墨离杀手气息森冷,虽刻意隐匿但仍然泄露几分,主仆二人十分惹人注目。

茶楼上三皇子目视楼下,发现楼下宁萱二人的身影见之不俗,令冷锋去查探那二人是什么身份,不一会儿,冷锋回来复命“主子,那女子就是右相刚接回来的嫡女。”

“那天右相亲自去接的女子上官宁萱,听说她母亲是当时的天下第一美人,想来她的容貌也定然不俗吧”。

冷锋答道“自上官宁萱回来后一直以白纱遮颜,从没有见到她的容貌。”

“哦~,这么说来还挺神秘的,你去将上官小姐请上来。”

“是。”冷锋说完转身下楼,走到宁萱跟前抱拳行礼道“上官小姐,我家主子请您一叙”,墨离喝道“你家主子是谁?”

宁萱自然认出他是三皇子白冠雪身边的侍卫,上一世可没少打交道啊,宁萱清冷道“如此,却之不恭了,前面带路吧”,上了茶楼只见白冠雪一袭紫霞流锦缎,上面绣着四爪蟒,花纹繁复,用一根玉簪把头发插在紫金冠。

上官宁萱走进身前行了一礼“臣女见过三殿下”,白冠雪感到差异,就连冷锋也如此觉得,自己并未告知她主子的身份,她是如何得知的。

白冠雪开口问道“免礼,你怎知我是三殿下。”

宁萱淡淡的开口说道“听说三殿下酷爱玄色,今日宁萱见殿下一身玄装,况且又绣着四爪金蟒,所以有此猜测”,白冠雪开口说道“好聪颖的女子,光凭我的衣服就能猜出我的身份,果真不俗。”

宁萱依旧冷淡如斯“殿下缪赞了”。

“不知上官小姐可有时间,与我品一品这茗翔楼的雪顶含翠?”

“既然是三殿下相邀,自是恭敬不如从命了”。与白冠雪喝完茶已是午后了,从茶楼出来便直接回府了。在刚才喝茶的时候,宁萱总感觉隔壁雅间有人在听她们谈话,但是无关之人也未曾多加理会。

白冠雪走后,隔壁雅间内传出一阵醇厚的男性嗓音“这相府嫡长女真是一个聪颖之人啊,影一,让你查的事怎么样了?”

“回主子,那些似是墨宫之人,可入城之后仿佛人间蒸发,无一丝痕迹。”

“墨宫之人神秘莫测,若你能查到才是怪事呐,回府吧”,随即起身离开,这人就是楚王东方宁楚。

《倾城女相》 13.名扬天下 免费试读

只见宁萱缓缓坐下,玉手轻抬,若仙若灵,荡人心魄的琴音清扬而起,只听美妙的声音响起,女子清然吟唱:

刀戟声共丝竹沙哑

谁带你看城外厮杀

七重血衣血溅了白纱

兵临城下六军不发

谁知再见已是生死无话

当时缠过红绳千匝

一念之差为人作嫁

那道伤疤谁的旧伤疤

还能不动声色饮茶

踏碎这一场盛世烟花

血染江山的画

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

覆了天下也罢

始终不过一场繁华

碧血染就桃花

只想再见你泪如雨下

听刀剑喑哑

高楼奄奄一息倾塌

是说一生命犯桃花

谁为你算的那一卦

最是无暇风流不假

画楼西畔反弹琵琶

暖风处处谁心猿意马

色授魂与容华

兀自不肯相对照蜡

说爱折花不爱青梅竹马

到头来为你算的那一卦

终是为你覆了天下

明月照亮天涯

最后谁又得到了蒹葭

江山嘶鸣战马

怀抱中那寂静的喧哗

风过天地肃杀

容华谢后君临天下

登上九重宝塔

看一夜流星飒沓

回到那一刹那

岁月无声也让人害怕

枯藤长出枝桠

原来时光已翩然清擦

梦中楼上月下

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

拂去衣上雪花

并肩看天地浩大

一曲完毕,全场寂静无声,众人痴痴沉醉,东方宁楚脑中闪过过那一句“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原来这就是她想要的吗?确实,佳人如斯,江山如画,确实不及她。

有人反应过来了,大声说到“我从未听过这首曲子,真是太好听了”,朝云帝眼里闪过激动“像,太像了”,皇后眼里闪过恨意,司徒游月那个贱人死了,她女儿竟然又夺去了皇上所有的注意力,对她竟然比亲生女儿还要好。

白冠雪起身问道“上官小姐,这是什么曲子?为何我从未听过”

宁萱答道“此曲名为《倾尽天下》”

朝云帝站起身称赞道“宁萱此曲天下无双,只有宁萱才能配的上这上古第一琴,三位太子,如何?”

云曜起身道“上官小姐惊才绝艳,曜深感佩服,北落输了”

凤无缘也开口道“上官小姐乃世间奇女子,天下第一美人当之无愧”。

慕谦烨见凤无缘和云曜都已经表态,只能硬着头皮说到“上官小姐胜了,天下第一美人之称,实至名归。”

朝云帝大笑“哈哈哈,好,小德子,传旨。”

只听尖细的声音响起“奉天承运,皇帝昭曰,右相上官青云嫡女上官宁萱,惊才绝艳,乃世间奇女子,朕心甚喜,特封郡主,赐字“倾城”,封地蓝城,此后见任何人皆免礼,钦此。””谢皇上。”

众人哗然,这郡主虽多,却从没有封地,更何况是蓝城,这可是东楚最为富庶的地方了,免去三跪九拜之礼,这可从未有过,现在朝中有这份荣宠的只有楚王,上官宁萱一个女子,却也有这样的恩宠,不可小觑啊。

众位千金眼里有嫉妒,有羡慕,然而上官宁柔眼里是一片恨意,为什么,我好不容易成为京城第一美人,嫁近皇室只有一步之遥了,容华富贵离我很近了。

上官宁萱你一出现,我京城第一美人就成笑柄了,我好恨,你为什么要挡我的路?

凤无缘近前开口道“恭喜倾城郡主”,众人争相道喜,云曜和东方宁楚看着宁萱,只见她依然平静无波,淡然如水,似乎这天地间的一切她都不放在眼里,

没有什么是值得她在乎的,出尘如仙,傲世而立,一袭白衣临风而飘,白衣如雪,曼珠沙华,凄然绝美,不可方物。幽兰公主小声开口“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个郡主吗?”

宁萱自然听到她的话,清冷开口,墨宫宫主气势尽显,“幽兰公主可记得你我之间的赌约?公主是否能依言而行?”

东楚有人就站起来道“公主先前咄咄逼人,现在是否应该依言而行啊,跪下来向我们郡主道歉”,幽兰公主有些慌了,若今天跪了,那南凌就掩面扫地了,自己以后如何立足,若不跪,便是背信弃义。

幽兰公主向慕谦烨求助“皇兄,你要帮帮我”,慕谦烨本不想帮,但这始终有损南凌颜面,只能厚着脸皮开口“云皇,皇妹顽劣,还请云皇高抬贵手。”

朝云帝开口“慕太子,这毕竟是倾城郡主与公主之间打的赌,朕不好插手了”,慕谦烨暗自想到,这不是要我向倾城郡主求情吗,事到如今,也顾不得了。

只能开口“倾城郡主,皇妹不懂事,望郡主高抬贵手,不要伤了两国和气”,宁萱冷笑心里暗自想到好个慕谦烨,表面求情,实则威胁自己不要挑起两国矛盾,毕竟南凌军事力量强大,即使东楚经济再繁华也无济于事。

宁萱冷然开口“既然慕太子求情,那就算了吧,可是南凌的城池定要尽快奉上啊,希望这次可不要食言而肥。”

慕谦烨咬牙道“定然不会”,宁萱望着云曜和凤无缘道“希望两位太子也能依言而行”,二人齐齐对朝云帝道“北落(西合)定会依言而行。”

四国比试后,倾城郡主美名扬天下,力挑三位公主,赢三国城池,惊才绝艳不输世间男儿,天下第一美人之称响彻四国。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