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腹黑王妃要改嫁]免费试读 主角叫杜锦瑟李澈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南风草木香 2019-02-12 23:40:38

[腹黑王妃要改嫁]免费试读 主角叫杜锦瑟李澈的小说免费试读

《腹黑王妃要改嫁》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腹黑王妃要改嫁 即可阅读全文

《腹黑王妃要改嫁》小说简介

《腹黑王妃要改嫁》写得不错 虽然我没当过兵 但是这本书很容易让人感觉到一个人为了自己的信仰奋斗的艰辛。有泪点 有热血。主角叫杜锦瑟李澈的书名叫《腹黑王妃要改嫁》,是作者水晶流苏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走在密道中的君墨寒生生打了个冷劲,好冷,难道毒又要发做了?不禁加快脚步,身影消失在那一片黑暗中。白溪躺在冰冷的地上,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在冷风中显得有些瑟瑟发抖,她现在只感觉好累,好想就这样长睡不起。。完整版小说《腹黑王妃要改嫁》由水晶流苏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杜锦瑟李澈,书中主要讲述了:"靠山山倒,靠水水干,靠天靠地考父母靠男人,都不如靠自己来的安全实在。杜锦瑟自认自己不算聪明,不过还是勉强可以自力更生的。只是老天何其不公,让她这样的的小女子在皇权倾轧中求生存,累觉不爱。埋怨有用,她

精彩章节试读:

“老大,人领来了!”

刚才的娘娘腔男人声音在白溪面前响起,既然蒙着眼睛,也能感受到他的风骚之味。

这里不似刚才的冷寒入骨,且面前的熊熊的火光就算蒙着眼睛,依然能感受到那股热浪扑面而来

“嗯,绑起来吧!可别让她给跑了。”

蒙着眼睛的黑巾被人扯下,入眼的光头男子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想来这便是刚才说话声音粗糙狂野的男子。

眼睛环绕了一圈,这里俨然是一个小院子,院子里没有任何装饰,看样子也是临时搭建而已。

“嗯,模样是丑了一点,不过魔君喜欢。都给我睁大眼睛看着,若给她跑了,你们也不用活着了。”

光头男子对着众手下说完,带着铁器手套的手滑过白溪的下巴,勾起看一眼,眼神里满是嫌弃。随后又重重的扔下,转身离开。

“站在,告诉我,这是哪里?”

白溪眸光一冷,鹰一般的盯着光头男子,她本有机会逃脱,好奇心让她想知道这些人劫持她来做什么。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没什么重要线索,也不打算跟这帮人废话。

“你...是在叫我?”

光头男子不可思议的用手指着自己,一步步朝白溪走去,似乎听见了最好笑的笑话。

“我这个人说话,向来没有说第二遍的习惯。”

白溪双眼紧眯,周身散发着骇人的寒气,趁光头男子分神之际,一转身瞬间单手扣着男人脖子,另一只手的匕首抵着男人后背心脏出,快得让人无法察觉。

“你...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不要乱来...”

光头男子没想到刚才那个丑陋无盐的傻女人,竟然会有这般快的速度。顿时,没有之前的嚣张气焰,眼里的恐惧显示在脸上。他清楚的感觉到,抵在自己背后的匕首,只有他轻轻一动,必定会插入心脏处。

心里想着:不是说这个女子痴傻无比,又是个哑巴么,这他妈的谁弄的假情报,老子非废了他不可。

“嗯...”

白溪见他不愿意说,手稍微一动,匕首瞬间刺进光头男子背部,鲜血顺着刀柄流下来,那专心的疼痛感袭遍全身,他清醒的知道,这女人不是好惹的。可他还没有来得及告诉自己的手下,便去了阴曹地府。

“老大......”

“妖女,赶快放了我们老大,饶你不死。”

光头男子的手下各持刀剑把白溪围得密不透风,眼神如恶虎一样盯着她,似要把她撕碎一般。

不过,谁死还一定呢?

白溪冷眼望着周围的人,她可没耐心陪这些人无聊之人舌战,双手用力把刀送入男子心脏处,一口鲜血淋漓尽致的从男子嘴里喷出来。

可她还没将着匕首拔出来,一股强大的掌风打在她胸口上,身体犹如断线风筝“砰”的一声摔在远处的墙脚处。白溪瞬间感觉到头晕耳鸣,仿佛听见自己内脏碎裂的声音。

“真是个废物,连个傻子对付不了!”

女子媚到骨髓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小院里响起,惊动那深睡野物纷纷逃离这可怕之地。生怕晚一步,便会丢了自己的小命。

《腹黑王妃要改嫁》 第3章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免费试读

走在密道中的君墨寒生生打了个冷劲,好冷,难道毒又要发做了?

不禁加快脚步,身影消失在那一片黑暗中。

白溪躺在冰冷的地上,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在冷风中显得有些瑟瑟发抖,她现在只感觉好累,好想就这样长睡不起。

可是不能,因为她听见有人来了,且人数还不少呢。

“禀告统领,人抓到了!”

声若洪钟的声音在白溪头上响起,她猛然抬头,却发现自己被一群身穿军服的人团团围住,一把明晃晃的刀架在她脖子处,稍稍一动,必会一命归西。

“来人,把这个奸细押入大牢,严加看管。”

奸细?大牢?

玩什么呢?

白溪看着眼前越来越模糊的人影,脸上皆是痛苦之色,头似要炸裂开一般,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劈入脑海......

怎么会?

她居然穿越了?

还是同名同姓不会说话的傻子身上?

不是吧?

这么狗血?

但白溪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两个侍卫架着胳膊拖出黄陵。皇陵外白雪皑皑,雪花漫天卷地落下来,犹如鹅毛一般,纷纷扬扬。轻轻地落在草地上,在花园的假山上,雪落在地上,那么纯洁,那么晶莹,真使人不忍心踩上去。

白溪胸前那一片鲜血打湿的衣襟在这里显得格外鲜明,刺眼。

但凡白溪经过的地方,地面上血迹斑斑,生生破坏了这银白一片的美景。

白溪一路上昏昏欲睡,这等美丽的雪景对于从小在生活在南方她十分有吸引力,可她没来的及欣赏,便被关入大牢。

入夜时分

白溪躺在满是灰尘的枯草席上,刺骨的冷风利岛一样的刮着她的脸,头昏昏沉沉的似要炸开一般,入眼便是古代所谓的牢房。

看着稳稳插在胸口发黑的飞镖,好在她趁人不注意时封了穴脉,不然这毒素入肝脾她非死不可了。

白溪支着疲惫的身体靠着墙,一手摸着飞镖,只听见“哧”的飞镖被她拔出来,上面仿佛还有一丝丝血肉挂着,顾不上伤口的疼痛,把飞镖揣进衣袖里。眼里闪过一丝狠厉,报仇,十年不晚。

许是拔飞镖速度太猛,白溪只觉得心里一阵翻江倒海,一口黑血喷出来,两眼一抹黑倒在枯草席上。

“小姐,小姐,你怎么样了?醒醒啊?”

白溪微微睁眼,入眼是一身蓝色衣服的小女孩,蒙着蓝色的丝巾。

“你是谁?”

白溪本能反应的伸手掐着来人的脖子,眼神凌冽的看着她。

“咳...小姐,我是你的丫鬟蓝依...咳,你怎么了?”

蓝依看着白溪,明明还是小姐,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压迫着她,喘不过气来。顿时眼睛一红,眼泪噼里啪啦流下来。

“停,不许哭。”

白溪闻言,印象里蓝依是对她一直跟着她身边,便不动声色的撤回了手,虚弱的靠在墙上,但眼里依旧警惕的望着眼前的小女孩。

蓝依瞬间得到自由,用手支着身体在旁边大口大口的呼气。小姐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若不是刚才自己运气抵挡,恐怕早已不在人世。

“小姐,你会说话了?”

许久,蓝依扯下面纱,俨然是一张小家碧玉的模样。但话语里藏不住的试探及眼里流露出来警惕,倘若白溪一不小心说错话,她身边的这个小女孩肯定不会放过她。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