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罗尘的小说[人间秘史]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茉绿 2019-03-15 13:20:18

主角叫罗尘的小说[人间秘史]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人间秘史》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人间秘史 即可阅读全文

《人间秘史》小说简介

《人间秘史》不错不错,本书非常好看,文笔极佳,情节有序,故事跌宕起伏,没有主角光环,感情线细腻,对每个人物的刻画都很用心,穿越类小说中,当之无愧的顶峰之作。作者智商之高,我等也只能把自己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了。咳咳。不行了,我要去吐一会儿。你们继续加油看吧!我已经无能为力了。主人公叫罗尘的书名叫《人间秘史》,是作者青涩的胡萝卜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片昏暗的天空,映着一面有着一条黄色小路的焦土。天边处迎来了一群古代捕快模样的官差,顺着黄色小路行进。其中间居然是一辆布满无数诡异符文的黑色木质囚车,车上伸出四道仍旧刻着诡异符文的紫色锁链锁住其中间长。主角是罗尘的小说叫做《人间秘史》,它的作者是青涩的胡萝卜所编写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尘世多喧嚣,往事多浮躁。一杯青铭品,几多思念尽。这里有一间书坊+工作室,带你领略世间的奇异,欲知故事,请看文中详谈……

精彩章节试读:

罗尘看着眼前面带笑容,身着青色道袍的年轻男子对自己招呼道:“你好,我是青城派慕容非。”

罗尘怔了一下,站起身子道:“你好,我是阴阳代理人罗尘。”心道,这人莫非就是那青城派会御剑之术的天纵奇才。

这名叫慕容非的身后,一个青城弟子听到阴阳代理人之后,便露出一副鄙夷的眼光,罗尘并未在意。

阴阳代理人听名字很不错,其实无非就是从阳间下来和一些阴间的普通阴魂做些阳间的亲人所交代的事情,身份比较低下,通常这些名气很大的道门都是看不起的。

慕容非倒是没有露出看不起的表情,依旧带着笑容,温和的道:“阁下剑意之强,很是罕见。不如等回到阳间,来我青城做客一番,我们一起探讨一下剑道。”

罗尘斗笠后面的脸上露出惊容,心道,居然能看出我的剑意,我可是下了三重隐匿之法,难道是赤霄的原因?

罗尘对慕容非道:“慕容兄过奖了,其实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阴阳代理人而已。”

慕容非当然不会相信罗尘这种措辞,依旧带着笑容道:“罗兄弟,你若去青城,就对守门的师弟说来见慕容非,他们就会带着你来找我。”

罗尘觉得慕容非这货看着温和无比,其实也是傲气丛生。心道,还想忽悠小爷,哼哼。不过嘴上却道:“如去阳间自当拜访。”

慕容非问道:“两位也是准备去苦海寻那幽冥果吗?”

罗尘道:“我们是去苦海,并非去争那幽冥果,而是去看彼岸花开的盛景。”

慕容飞露出一丝意外的神色道:“两位真是高雅之人,如若到时改变注意,我们可以联手一番。”

罗尘道:“好的,多谢慕容兄。”

慕容非回敬道:“无需客气,我们正准备启程去忘川河畔寻那摆渡人,不如一起去如何?”

罗尘心道,此人两次三番示好,定有什么企图,不如我和他一起去忘川河畔,也能躲避楚江阴兵的追查。

于是罗尘道:“行,多谢慕容兄,我们便和你一起去。”

罗尘便带着穆秋水跟着慕容非等人离开生灵客栈,客栈中剩下的两派中人左右对视了一眼,也跟着出去了。

“罗兄,这天罗山据说是有一头鬼将级别的魍魉镇守,想要过去需要和它交手。”慕容非走在枯黄一片的山道上对着罗尘道。

罗尘疑惑道:“这魍魉难道地府没有派人管管吗?”

慕容非道:“其实这天罗山以前什么也没有,而这魍魉并非是占据山头,而是被地府管理处弄过来测试去苦海的道门年青一代实力。算是一个检测关卡,能通过的自然能过去争夺机缘,不能通过的只能回阳间。”

罗尘惊叹道:“怎么还会有这种事情,以前从未听说过。”

慕容非道:“这是地府和我们上头的道门定的规矩,而且这次只能由不超过三十岁的年轻一代来,到时幽冥果之争必定会引起一场大战,不知多少道门天骄魂飞魄散。”

说罢这一群人不免有几分唏嘘。罗尘一边唏嘘,一边心道,这特么不就是传说中的兔死狐悲吧,人还没死悲个毛线,虚伪。

当然,此刻罗尘也在唏嘘,看着比真金还真。

众人唏嘘没多久,便来到了这座天罗山的山顶。这座山顶仿佛是一座特大的平台,而后的山道被一头身高两米,头生双角,双手双脚皆有利爪,全身漆黑,唯有一双眼睛露出红彤彤的光芒。

许久未开口的穆秋水这时低声对罗尘道:“这只魍魉,你看她的额头上面是不是江字。”

罗尘这才仔细看向这只漆黑魍魉的额头,只见左上方用有一个紫色的江字。尼玛,特么十殿阎王,就这么巧碰到楚江王的手下吗?罗尘感觉自己今天买彩票绝对梦中一千万。

穆秋水看着躲在地上画着圈圈并小声嘀咕“认不出我,认不出我,认……”的罗尘,无奈的对罗尘道:“你看那边。”

顺着穆秋水的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魍魉的两边都站着身穿捕快服侍的阴兵,而肚皮的布料上面写着一个“江”字。

罗尘现在觉得自己要载,拉着穆秋水的胳膊正要离开。

这时慕容非道:“罗兄,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罗尘正要搭话,巧不巧的就是对面楚江阴兵中走来一个壮汉,手里那些一面镜子。对着罗尘等人道:“几位稍等片刻,我们楚江阴兵在押送犯人的过程中被两个刺客偷袭,我用这锁灵镜照一下诸位,以免刺客逃脱。”

慕容非和气的点了点头道:“应该的。”

说罢,壮汉看了看众人,对着罗尘和穆秋水道:“两位还请揭开斗笠,容我用锁灵镜照一下。”

罗尘现在心里面已经拔凉拔凉了,这时候左手背后对着穆秋水使了一个手势,右手抓住斗笠看似要摘下来。

突然,罗尘迅速摘下斗笠,猛的向壮汉一甩。看都没看结果,抓着穆秋水向魍魉背后通往忘川河畔的山道跑去。手中出现一颗赤橙色的雷球,甩向魍魉。

壮汉愣了一下,不过反应并不慢,手掌出现一道黑烟直接腐化罗尘扔过来的斗笠,大喝一声:“这两个人就是刺客,楚江儿郎随我宰了他们!”

壮汉喊话完毕,雷球正好出现在魍魉的面前,魍魉不愧是鬼将级别的。只见面前浮现出一道幽黑的光幕挡住赤橙色的雷球,发出滋滋的声音。

两边的楚江阴兵向罗尘两人形成包围圈,而魍魉愣是和雷球势均力敌的样子,罗尘此刻心急如焚,特么甘罗这老头不是说写玩意危机奇大嘛,正要掐诀念咒。

“看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娇喝,不用看就知道是穆秋水。

一道深蓝色的长矛从穆秋水手中射向魍魉,魍魉本来阻挡雷球就有困难,现在又有一道不输于雷球的蓝色长矛出现,魍魉只能收手躲开蓝色长矛。

下山的道路出现一个空口,罗尘直接拉着穆秋水窜了下去。

壮汉看着罗尘两人逃窜出去,又看看无动于衷的道门众人,怒道:“你们刚才为何不出手。”

青城的人群中,有的嗤笑,有的撤了憋嘴,还是慕容非对着壮汉道:“鬼差大人息怒,我们道行微薄,当时被那刺客直接吓呆了过去,现在才反应过来。”慕容非后面的青城门人有的憋着笑容,有的用手捂住嘴巴。

这时候用脚丫子想,都知道慕容非就是不想出手而已。

壮汉愤愤的看着慕容非等人,这时候生灵客栈的两派人群终于上山,后面还有许多奇装异服的各派中人,一时本来还算清净的山顶,变得熙熙攘攘。

只听一个纤细的声音道:“怎么不开始测试,莫非地府办事效率如此之差,那我得好好向上头参一笔了。”

一个看着贼眉鼠眼的男子走了过来,壮汉此刻正在气头上,正想说他几句,这时锁灵镜对着此人腰牌一闪,出现一行字:龙虎山于梓杰。

壮汉看了看这些字迹,冷哼一声便道:“现在恢复测试。”

慕容非身后一男子问道:“师兄,此人是?”

慕容非道:“龙虎山于梓杰,据说曾经在黄河岸边斩杀过一头作恶多端,即将化蛟的大蟒,所以地府对其功德评价极高。不过此人,虽然心高气傲,但是实力还是很强的。”

在慕容非讲话的时候,那边的测试已经开始了。测试其实很简单,挡住魍魉的一击就行。毕竟这些都是道门的天骄,于是陆陆续续的通过了好些人,不过着甚少。

罗尘拽着穆秋水,往山下飞快的逃窜,不多时便到了山脚。

罗尘拉着穆秋水在山脚找个隐蔽之处,道:“我们估计凉凉了,现在只能赶紧去找道忘川河,坐上引渡人的船到达苦海。”

穆秋水愧疚得道:“对不起呀,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被追杀。”

刚才逃跑的时候斗笠已经扔掉,现在穆秋水虽然满脸疤痕,但是此刻露出的些许红晕居然如此可人。

罗尘忍不住呆了一下,随后看到穆秋水望着自己,罗尘干咳一声道:“没事的,既然都到了如此地步,我定会带你找到彼岸花的。”

穆秋水点了点头,疑惑道:“刚才怎么没有阴兵追来?”

罗尘顿了顿道:“应该是后来的道门众人聚众要求过山,他们应该插不出手来追赶我们。不过,他们手中的锁灵镜可以传递信息,估计忘川河畔就会有他们的伏兵等着我们。”

穆秋水咬了咬牙道:“我们回阳间吧,这样子我们有去无回的。”

罗尘此刻正色道:“我既然收下了赤霄,当然不会放弃答应你的事情,放心就好。”其实罗尘心里面苦逼至极,他娘的我也想回去,特么这过了天罗山就在忘川河的边缘,阴气浓郁压制着返阳之术。而且赤霄都滴血认主了,特么想还都还不了。

穆秋水眼中似乎有一层水雾,转瞬没了。接着对罗尘道:“这一次,算我欠你一份人情。”

罗尘摆摆手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无需多讲,接下来我们便探查探查。”

《人间秘史》 第三章 黄泉问途 免费试读

一片昏暗的天空,映着一面有着一条黄色小路的焦土。

天边处迎来了一群古代捕快模样的官差,顺着黄色小路行进。其中间居然是一辆布满无数诡异符文的黑色木质囚车,车上伸出四道仍旧刻着诡异符文的紫色锁链锁住其中间长着独角的魔物。

这时候,囚车的右上方突然裂出一个黑洞,飞快的掉出来两个人,黑洞瞬间消失。

两人就像两块砖头一样,“扑通”一下掉在地上,其中一人口中似乎传来“握草”的声音。

这时候囚车中的捕快瞬间分出一部分人围住这两个突然出现的家伙。其中一个看似是这些捕快的头头喝道:“你们是何许人也,竟敢私自闯进此处?”

这时候后,两人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原来是一男一女,男的长相普通,女的一脸疤痕延伸至脖颈以下的衣物中。正是遁入地府的罗尘和穆秋水。

罗尘爬起来,看见一群凶神恶煞的捕快围住自己,还有一个气势汹汹的家伙问自己。正要爆几句粗口,突然看到他们捕快衣物中间写着“江”字,不禁脱口而出:“楚江阴兵!”

刚才那个气势汹汹的家伙大声喝到:“居然知道我们的身份,看来是来劫囚车的,兄弟们,给我宰了这两个刺客。”说罢,便抽出腰间的黑色长刀,快步杀了过来。

罗尘心里面暗自叫苦,他娘的,特么你们身上写着字呢,我又不是瞎子。

心里面虽然在想,不过手底下的动作不慢。双手搓出一颗赤红色的雷球,如同打保龄球一般甩了出去,只听砰的一生,那些楚江阴兵被电的身体冒出阵阵黑烟,阴气四泄。

罗尘暗道,幸亏用出三成威力,不然铁定的炼化几头楚江阴兵,到时候估计解释也是不清了。

罗尘回头看了穆秋水一眼,只见穆秋水全身升起一道蓝色的光幕,右手拿着一把蓝光凝结的长矛,射向那个叫嚣的阴兵小头目。

罗尘大叫一声:“不要!!”

很可惜,穆秋水的蓝色长矛已经出手射向阴兵小头目。阴兵小头目一看威力强大的蓝色长矛,大喝一声,只见手上的长刀,瞬间布满阴森的鬼气,化作一道月牙形的光芒射向蓝色长矛。

好吧,看情况这个小头目的招数气势怪牛,然而并没什么卵用。蓝色长矛以摧朽拉枯之力瞬间破碎这牛逼哄哄的月牙形的漆黑刀气,一下子蓝色长矛把这个打酱油的阴兵小头目来个穿透。

阴兵小头目的胸部洞口发出蓝色的诡异光芒,蔓延至全身,最后“砰”的一下化作满天阴气,魂飞魄散了。

旁边的正在追捕罗尘的阴兵们看到这一幕愣了一下,罗尘赶紧抓住还想出手的穆秋水,顺便从口袋里面拿出一道神行符,贴在腿上,横抱起穆秋水飞快的向远方逃去,等阴兵反应过来,发现罗尘已经消失在视野之内了。

阴兵们正想去追,突然一个身穿紫黑色服侍的“人”挡在了这些阴兵前,道:“不用去去追了,正事要紧。这两人的容貌我已经记下来,等到了活大地狱,我便参这两人一笔。”说罢,便带着囚车按照原来的路途行进,死去的阴兵小头目似乎无关紧要。

罗尘气喘吁吁的放下穆秋水,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苦笑道:“穆大小姐,你杀了楚江阴兵,我们估计要被通缉了。”

穆秋水在罗尘放下来的时候,的脸上似乎红了一下,当听到了罗尘的话语挣了整理衣衫(其实都是魂魄状态,整理什么衣衫分明就是掩饰……,嘿嘿大家懂得。)道:“我也不想呀,他们杀我,我就出手了。”

罗尘看了看装作无辜样子的状态,恨不得一砖头拍在她脑门上,当然只是想想而已。便道:“幽冥寒气,想必穆女士就是传说中北泰斗穆傲的女儿吧。”

穆秋水淡淡道:“是又怎么样?”

罗尘无奈道:“我就不该要赤霄,现在弄得一身灰。”说罢摸了摸脖颈处的赤霄,没想到居然也在!罗尘心中惊喜无比,难道传说是真的?果真有剑魂存在。

穆秋水看了看握着脖子傻笑的罗尘,道:“怎么了,被吓傻了?”

罗尘站起来,拍了拍手道:“没有什么,我们现在需要乔装打扮一下,进入地府城池打探一下忘川河所在之地。

穆秋水道:“原来你也不知道呀。”

罗尘摸了摸鼻子道:“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谁知道。”

说罢,看了看天空。地府的天常年都是昏黄色,没有太阳,没有月亮,除非是具有灵感的道门中人才能依稀辨别方向。

不多时,便收回目光对穆秋水道:“跟我来,去见个人。”穆秋水知道此时重要,也没有调侃罗尘,跟在他身后向前走去。

走了许久,两人虽然是魂魄状态,感觉不到疲惫。但是一望无际都是昏黄之色,不免生出几分烦躁之感。

穆秋水皱眉道:“罗先生,都走了好久了,怎么还是这种景像,会不会迷路了。”

罗尘左右看了看,道:“没有迷路,再忍耐一会儿就到了。”说罢继续向前走去。

果然,不一会儿天边出现一座城池,依稀可见和电视上古代的城池差不多。

罗尘停下脚步,看了看城池。

穆秋水疑惑道:“怎么不走了?”

罗尘指了指城池道:“虽然我们是以魂魄的方式进来的,但是我们肉体却未死去。所以身上带着生气。如果我们就这样进去,定然会被门口的守卫扣下送去地府城管所审查,到时候我们估计得立刻回阳间了,而且还会被扣除六年阳寿。”

穆秋水道:“那怎么办?”

罗尘嘿嘿一笑道:“我早有准备,跟我来。”说罢带着穆秋水来到了一片昏黄的土地上,扒开泥土,说来地府也是奇怪,这泥土居然可以扒开。

不多时,罗尘从扒开的坑洞中拿出两套的白色运动服,以及两面带着黑纱的斗笠。对着穆秋水得意道:“嘿嘿,上次来地府专门制作了两件阻挡魂魄生气的衣物,还有遮挡容貌的斗笠,正好排上用场。”说罢扔给穆秋水一套,自己迅速换上。

穆秋水正想找个地方脱下身上的衣物换上,罗尘摆摆手道:“这地府的天地规则会为进入地府的人自动生成衣物,你直接穿上这件,你身上的那件地府规则幻化的就消失了。”

穆秋水暗自赞叹地府的奇异,说罢也不找地方了,直接换上白色的运动服,戴上斗笠。罗尘看到穆秋水换好之后,便领着他来到这座城池的大门前面。

守门的两个护卫只是看了这两人一眼,便没有任何表态了。

罗尘看着疑惑的穆秋水道:“地府每个守卫都修炼了识破生气、死气的法门,所以他们便把我们当成死去的魂魄来看待了。”

两人在城中看着穿着各种奇怪衣物的魂魄走来走去,两人这身白色运动服丝毫不起眼。罗尘便对一无所知的穆秋水解释道:“地府之中有各个时代的魂魄,有的不愿意轮回做了鬼差或者阴兵。所以就在地府之中待了几百年,甚至几千年,所以这里面穿着各种衣物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穆秋水点了点头道:“这地府确实是挺奇异的。”

罗尘看了看前方不起眼角落,有一家商铺,上面写着“小飞电器。”便带着穆秋水走进店铺中。

只见店铺中有一排古旧的桌椅,还有一些具有现代化的电视机,奇怪至极。见穆秋水眼中的疑惑眼神,罗尘透过斗笠,低声道:“没什么可奇怪的,这地府魂魄有现代的,也有古代的,就如刚才我们刚才所见到的不同衣物一样,开店也有不同的风格。”

罗尘刚讲完,只见一个看似是古代店铺掌柜的着装的男子走了过来,道:“两位客官可是有什么看中的?”

罗尘道:“可否借一步说话?”

掌柜眼中一亮,便道:“两位跟我来。”

说罢掌柜便领着两人来到了柜台后面后墙处,正好挡住店里面顾客们的视角。便道:“两位?”

罗尘道:“万般事,天幽知。”

掌柜笑道:“原来是贵客,容我带两位去那位的房间。”说罢,便领着两人顺着墙后的楼梯来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便退了下去。

房间内有四个座椅,座椅对面是一层阻挡视线薄纱,只能依稀看到里面有个人影坐在桌子前面。人影看到有人来,开口道:“两位,所问何事?”

罗尘领着穆秋水坐在椅子上道:“忘川河所在,价值几何?”

对面的人影愣了一下,然后用手撑住头,似乎是在思考。罗尘也不急,静静的坐在椅子上,隔着斗笠黑纱始终盯着人影的眼睛,以及仅仅握着的双手可以感觉到此刻罗尘心中不如此刻淡定。

大约有一分钟左右,对面的人影开口道:“忘川河所在之地,是属于地品消息,所以不收冥币,需要用能够和其价值同等的物品交换。”

罗尘没有搭话,而是看了看穆秋水,穆秋水附耳对罗尘低声道:“他这是什么意思,还有什么地级什么的?”

罗尘仍旧低声回道:“这是天幽阁的消息等级,分为天、地、人。其中以人品消息最低,天品最高,人品的消息可以用冥币兑换,地级以上就需要等价的物品了。”

不过有一句话罗尘没讲,就是忘川河的消息应该是人品层次,现在已经到了地品。

穆秋水点了点头道:“反正你答应我的,要换你自己出物品,反正我没有。”

罗尘心道,果然不愧是盗门的,真是吝啬至极。不过嘴上却道:“既然答应了,我一定会做到的。”

穆秋水透过罗尘斗笠黑纱的缝隙看了看一脸肉疼的罗尘,说出这句大义凛然的话,藏在自己黑纱斗笠下的小嘴忍不住撇了撇。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