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徐言梦高晏的小说[王爷消停点]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森林牧歌 2019-03-15 22:34:36

主角叫徐言梦高晏的小说[王爷消停点]完结版免费阅读

《王爷消停点》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王爷消停点 即可阅读全文

《王爷消停点》小说简介

这本书特别好看,有萌点,有泪点,有笑点。看似老套的开头,蕴含一个真挚美妙的故事,特别喜欢。甜宠新书《王爷消停点》是姚金苗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徐言梦高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3章山贼来了徐言梦如往常一样,低头摆弄自己的衣带,神情怯怯的一言不发。蒋姑姑和崔嬷嬷苦口婆心了半响,口干唇裂,见她如此不由来气。两人交换了个眼神,终于沉下了脸:“王妃,您倒是给句话呀!”“王妃,别怪。主人公叫徐言梦高晏的小说是《王爷消停点》,是作者姚金苗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你给本王每天安静点,别总是乱动,再乱动,本王就......”“是,王爷,真是怕把我打来吃了”温顺恭谦,但似乎又不安分守己。“本王要你给我生小孩”“去你大爷的,今天你是抽什么风了啊?”她在心中默默的画

精彩章节试读:

第6章脚上的伤

“王妃的脚还疼不疼?快些进屋坐下,老奴给您揉一揉!您啊,是最不经疼的!”苏嬷嬷笑着岔开了话。

徐言梦蹙眉龇牙轻轻抽气,苦着脸道:“奶娘您不提还好,您一提,我可要迈不开步子了!”

“哎哟!那您慢着些!”苏嬷嬷大是心疼,招呼着银屏,两人小心将她扶了进屋。

一时银屏打了热水来,苏嬷嬷脱下徐言梦的鞋袜,浸了热毛巾拧干,为她敷了下去。

燕王走到门口,就听到里头传来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啊!奶娘轻点!疼啊!疼死我啦!”

燕王脚下一顿,眉棱骨不自觉的跳了跳:他分明看过,轻微扭伤而已,至于这么痛吗?难道——她又扭了?

说不出是什么心态,下意识的,燕王便毫不犹豫走了进去。

脚步声惊动三人,苏嬷嬷和银屏慌忙放下手中的活计行礼,“参见王爷!”

对于这位罗刹,她们是真的怕了,牢牢谨记着徐言梦的叮嘱:在他面前务必要恭敬、恭敬、再恭敬!

徐言梦心中大为不满,一边暗暗抱怨燕王这时候过来做什么?一边慌忙起身施礼陪笑:“臣妾见过王爷!”

燕王径自坐在徐言梦先前坐的榻上,一边道:“见过什么见过?今日一天马车里还没见够吗?不必多礼,坐吧!”

徐言梦叫他噎得实在气闷,又不敢表现出来,敛眉低目柔顺应是,小心翼翼的仍旧坐下,远远的坐在软榻另一头。

这是她表示尊敬、不跟他抢地盘的意思,落在燕王眼中,却没来由的有点不爽。

他是王,不爽当然不会藏着掖着。

脸色微沉,便听得他不悦道:“坐那么远做什么?本王是老虎会吃了你吗?”

“臣妾不敢……”徐言梦陪笑着,只得小心的挪动身体。

燕王瞟见,挥手又道:“算了!别动!”

他往中间挪了挪,目光落在她嫩生生莹白如玉的脚上。

脚形优美,纤侬合度,五个指头并拢在一起,圆润小巧,莹白的肌肤衬着修剪得平滑整齐的粉色指甲十分娇俏可爱。

燕王看了两眼便觉得有点心里痒痒,不动声色滑开目光,挑眉道:“又伤哪儿了?”

话说,他还从来没有仔细看过女人的脚,也从不知女人的脚可以生得这么好看,让人见了便有种忍不住想要握住好好的抚摸怜爱一番的冲动。

苏嬷嬷和银屏悄悄相视,均有些纳闷:王妃什么时候又受伤了吗?我们怎么不知道?

徐言梦也生怕苏嬷嬷或者银屏多嘴,忙陪笑着道:“都是臣妾不小心,刚才,刚才进来的时候又扭了一下……无妨的,奶娘敷一敷便好了!”

徐言梦说着,下意识瞟了地上那盆无人搭理、自顾冒着热气的热水。

燕王脸一黑:这是在逐客?怪他打扰她敷脚了?

想想那一声惨叫,挺慎人的,或许她是真的痛得狠了,倒也怨不得她……

这么想着燕王心里也不怎么别扭了,便起身道:“既如此王妃赶紧敷一敷吧!别耽搁了明日上路!”

“是,王爷!”徐言梦忙笑道。

正欲起身相送,燕王瞅了她一眼,道:“不必送了!小心着点,别再伤着了!还有三天就能到达燕城,本王希望到时候王妃已经无恙了!”

徐言梦连忙答应,看着他去了,才又坐下。

苏嬷嬷和银屏也同时舒了口气,银屏还夸张的拍了拍胸口。

徐言梦有点啼笑皆非,忍不住好笑道:“奶娘、银屏,你们两个能不能举止神情自然点儿?”

“王妃您说的轻松,”银屏小嘴一撇,向门口的方向溜了一眼,方才说道:“奴婢见着王爷就忍不住害怕,万一惹恼了他,岂不是找死!哪里能够轻松的起来呢!”

苏嬷嬷虽然没说话,但神情无疑也是这个意思。

徐言梦一叹,幽幽笑道:“可是你们那个样子太明显别扭僵硬,岂不是更容易惹恼了他?再说了,咱们三个如今就好比人家砧板上的鱼,人家想要咱们的命,随时都可以拿去,只要不有意为之,不必太战战兢兢的!”

又笑着加了句:“怎么死也比吓死强嘛!”

说得苏嬷嬷和银屏都笑了起来,轻松不少,徐言梦却是又“啊!”的一声惨叫,连忙捂住了嘴。

是苏嬷嬷将热毛巾给她敷了下去。

苏嬷嬷无奈看向她,叹道:“我的王妃,您忍一忍罢!您叫唤不叫唤,还不是一样的痛!唉,您怎么能这么怕痛呢!”

徐言梦痛得眼睛都湿润了,捂着嘴,露出一双水濛濛的眸子,冲苏嬷嬷点头,口齿含糊的一边龇气一边道:“您别管我,敷,尽管敷便是!”

苏嬷嬷知道她这毛病打小就有的,当下也不管她,一狠心,真自顾自的敷起来。

等红肿开始舒缓疼痛消减的时候,徐言梦已经泪水涟涟,看得苏嬷嬷和银屏又心疼又想笑。

“王妃,属下绿鸳求见王妃!”门口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绿鸳?快请!”徐言梦忙道。

这位佩剑劲装的年轻女子应是燕王身边的女侍卫兼服侍丫鬟,徐言梦自然不会怠慢她。

苏嬷嬷连忙迎了出去,笑着将绿鸳请了进来。

绿鸳拱手施礼后,便奉上一个两寸来长的白瓷瓶,笑道:“这是属下用的跌打药膏,消肿去淤效果还不错,王妃若是不嫌弃,且收下用吧!”

徐言梦哪里会嫌弃?是又惊又喜还差不多!

眼睛一亮,忙命苏嬷嬷接过来,笑道:“多谢绿鸳姑娘,我求之不得,如何会嫌弃!”

绿鸳听她这么说倒“扑哧”一下笑了,笑道:“王妃您这么说,属下可当不起呢!又不是什么好东西!您忙着,属下告辞了!”

“绿鸳姑娘请便!”徐言梦笑着点头,让苏嬷嬷送了她出去。

银屏不由欢喜道:“这位绿鸳姑娘,心肠可真好!”

“可不是!难得竟然还肯为我送药!”徐言梦也轻轻一叹。

这药膏效果还真的不赖,涂上去便觉得清清凉凉的十分舒适,淡淡的药香味也不难闻。

到了晚上临睡前,那红肿淤血已经消掉大半了,疼痛也是隐隐的而已。

躺在床榻上,情不自禁的想到燕王的话,还有三天,就到燕城了!

燕城,那会是个什么地方?等待着她的,又是什么?她的将来,又在哪里?

徐言梦的心渐渐的越来越沉下去,有点伤感,有点茫然,也有点苦涩和无奈。

她从来没有觉得身为穿越人士便占有多大的优势、就一定能够比这个时代的人生活得更好!

身处这个时代,女子本身所受到的禁锢就多如鸿毛,在绝对的权力权势下,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

可正因为她并不属于这个时代,她的思想和灵魂是自由的,她没有办法做到逆来顺受、没有办法说服自己认命!

所以,就注定她比别的女子活得更加痛苦。

清醒的,总是更加痛苦。

明明知道也许最后是一场徒劳无功,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想要追求、想要争取、想要努力的搏一搏!

徐言梦轻轻的吐了口气,紧了紧拳头,暗暗对自己道:不,我还是不会认命的!没有陷入彻底绝望的泥潭中,我绝不会认命的!为了自由我努力了十几年,我不介意再努力十几年!

心中略舒坦了些,闭上眼睛,不觉沉沉睡去。

《王爷消停点》 第3章 山贼来了 免费试读

第3章山贼来了

徐言梦如往常一样,低头摆弄自己的衣带,神情怯怯的一言不发。

蒋姑姑和崔嬷嬷苦口婆心了半响,口干唇裂,见她如此不由来气。两人交换了个眼神,终于沉下了脸:“王妃,您倒是给句话呀!”

“王妃,别怪老奴多嘴!您是王妃就该拿出王妃的款来,不然,谁会服您!”

“蒋姑姑、崔嬷嬷你们说的有理,”徐言梦终于鼓起勇气抬头,怯怯的飞快瞟了她们一眼,然后很没脾气的老实无奈道:“可是,王爷决定的事我做妻子的怎敢胡乱多嘴?况且,不会那么倒霉吧……”

蒋姑姑和崔嬷嬷气得恨不得上前给她一耳光,脸色极为难看。

徐言梦似乎被她们的反应吓坏了,无措张惶,忙道:“要不、要不这样!咱们队伍里不是有几十个侍卫吗?嗯,就让他们专门负责保护两位,成不?”

蒋姑姑、崔嬷嬷轻轻一哼,脸色稍有缓和。

这还罢了!

“王爷不是还留了点人吗?好像也有三四十个吧?”蒋姑姑又道。

徐言梦立刻会意,忙笑道:“我这就叫苏嬷嬷去说,再分一半保护姑姑和嬷嬷!”

蒋姑姑就横了崔嬷嬷一眼,觉得被她占了便宜。

崔嬷嬷则不屑冲蒋姑姑的方向撇了撇嘴:有了好处想独占?也要看她许不许!

两人原本就没指望徐言梦有胆量派人去追燕王,听她这么安排正中下怀,达到了目的,便各自告退。

银屏早就在旁边气鼓鼓的,见状不由上前抱怨道:“都是王妃您惯得她们没上没下、不分尊卑!这她们把侍卫都要了去,王妃您可怎么办呀!”

苏嬷嬷亦叹了口气,她越发觉得自己看不懂主子了。

主子其实并不是性情软弱、任人拿捏的,并且非但不笨,还很聪明,她不知道主子为什么要这么做。

徐言梦“嗤”的一笑,轻轻拍了拍银屏的手笑道:“好了好了,她们魔魇了,你也魔魇了不成?哪里就有这么巧的事儿呢!偏今晚山贼就会来?”

银屏一想也是,心中稍安,只是到底仍不痛快,怏怏嘟囔道:“有备无患嘛,王妃您从前最爱说这话了,怎么如今倒忘啦!”

徐言梦一怔,与苏嬷嬷两个忍不住皆笑了起来。

她可是王妃,没有了王妃,陪嫁队伍算怎么回事?那些侍卫即便被派去保护那两人,万一真的有事,又怎么可能会不管自己?

还有燕王,费尽心机娶了自己,她相信他绝对不会让自己死在这种地方的!

所以,徐言梦是真的一点儿也不害怕。

因为燕王一番话,众人草木皆兵,提心吊胆,匆匆生火做饭胡乱用些,便一个个进了帐篷,一步也不敢多走。

整个营地几十顶帐篷延绵一大片,皆悄无声息,只偶尔传来稍远处的燕王留守侍卫们的说话声。

徐言梦原本还想出去走动走动活络活络筋骨,见状也不好意思搞特殊,亦早早与苏嬷嬷、银屏睡下了。

暮色渐渐深浓,天色全黑了下来,草丛里传来长长短短的虫鸣声,越发显得暗夜幽静。

徐言梦主仆是被一片惊天动地的哭喊声、惊叫声惊醒的!

晕黄的灯光,在营帐布上投射出摇晃不定的纷乱的各种影子,鬼怪般张牙舞爪。

刀剑铮鸣声、喊杀声、奔走呼救声、惊恐尖叫声、绝望凄厉的哭声种种混杂在一起,以及那劈啪作响的火声风声,无一不在彰显着一个事实:她们中奖了!

山贼,来了!

“王妃!王妃!”银屏瓜子小脸雪白雪白,牙齿咬得咯咯响,连滚带爬奔到徐言梦身边,抓着她的手臂颤声道:“快逃!咱们快逃啊!”

便是活了一大辈子、平日里从容淡定的苏嬷嬷也慌了神,手脚发抖的为徐言梦披裹着外袍,“王妃,快!快穿上!”

徐言梦脑子里“嗡”的一下,同样心惊胆颤:难道她猜错了?燕王不在乎她的死活?燕王——

徐言梦突然生生的打了个冷颤,瞳孔一缩,脸色骤然变得煞白,仿佛呆掉了似的一双眸子直勾勾的瞪着前方。

“王妃!王妃!您可别吓唬老奴呀!”苏嬷嬷见状只当她吓呆了,拍了拍她的背后不由得也哭了起来。

银屏原本就惊慌得像只受了惊的小鹿,见老成持重的苏嬷嬷也哭成这样,那还了得?也跟着嚎啕大哭起来。

徐言梦回神,忙道:“奶娘、银屏,快别哭了!咱们、咱们——对,咱们也该逃!快逃!”

人人都逃,她怎么能不逃?

苏嬷嬷见她终于还了魂,欢喜无限连连点头,主仆三个跌跌撞撞的也奔出了帐篷。

外边,早已天翻地覆、杀戮满场,火光四起,劈啪作响,整个现场逃命的,追杀的,打斗的,乱翻了天!

三人急惶惶挑了个看起来似乎动静更小的方向飞奔而去,借着障碍物的遮掩,运气倒还好,竟逃出了那修罗场。

前方就是高过人头的灌木草丛了,再往前没有多远就是黑压压的密林。

平日里多看一眼便觉胆怯的地方,此刻却是那么的可爱,因为那是最佳的藏身之地。

不想,在乱草灌木丛中没跑多远,徐言梦“哎哟!”一声跌倒在地,咬唇蹙眉,轻声抽气。

“王妃!”

苏嬷嬷和银屏同时低呼出声,慌忙一左一右扶住了徐言梦。

徐言梦握着脚踝,苦笑道:“我,我的脚扭着了,跑不动了!”

苏嬷嬷、银屏变色。

“罢了!”苏嬷嬷一咬牙,道:“老奴瞧着这地方也还隐蔽,咱们、咱们索性就在这儿藏着吧!”

银屏哆嗦着也一**坐在地上,重重点头,抖着道:“对,大不了一块儿死!”

“呸呸!乌鸦嘴!”苏嬷嬷用力瞪她一眼,见徐言梦脸色煞白目光发直呆坐在那,不由心中大痛,跪在她身边揽着她颤声道:“王妃,别怕!别怕!”

徐言梦僵了的身子顿了顿,慢慢扭头,看了她一眼,嘴角勉强扯出一丝丝的笑意,眸底却是冰冷。

喊杀声、惨叫哭喊声以及各种嘈杂凄厉异样古怪的声音的弱了下去,周围的一切也渐渐的显出了轮廓。

东方的天际,露出了鱼肚白。

那一颗高高悬挂的启明星异常的明亮,如一只冷眼,瞅着世间百态。

又是一阵疾驰的马蹄声、呼喝声、兵刃出鞘声夹杂而起,三人还没有来得及惊慌,便隐隐听到“王爷!王爷!”的叫声。

苏嬷嬷一怔,大喜。

身旁的银屏已经“呼”的出了一口大喜,喜鹊般欢声笑道:“王爷回来啦!有救啦!我们有救啦!”

苏嬷嬷也不禁笑了起来,偏头去看徐言梦,不由愣住。

徐言梦依然是方才的神情,仿若魂灵出窍,呆呆的望着前方,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