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丁语[三人行必有我夫]最新章节完结版

编辑:风之乐 2019-03-15 22:47:48

主角叫丁语[三人行必有我夫]最新章节完结版

《三人行必有我夫》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三人行必有我夫 即可阅读全文

《三人行必有我夫》小说简介

《三人行必有我夫》好书,故事情节丝丝入扣,文笔描述也很到位,是难得的佳作,老五是全国最好的网络小说作者,没有之一。精品小说《三人行必有我夫》是苹果再砸牛顿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丁语,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丁语坐在电脑前,她在翻阅《山海经》,好奇地脑补一下远古时代的稀奇古怪生物。都是文言文,一行字才几个明白。原谅丁语,现在时代文言文已经不普及。密密麻麻的不认识,看的她两眼发黑。突然--眼前真的一黑,一下。经典小说《三人行必有我夫》是苹果再砸牛顿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丁语,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丁语穿越到一个神奇的地方。竹马是驱逐疫鬼精怪的方相族,人间的信仰;而肤白貌美的她,相了107次亲,次次被嫌弃“花容月貌太不健康!”在和第108个再度谈崩的时候--村长爷爷说,不能在一个越女村吊死,要去

精彩章节试读:

“行行,大娘,你的良心大大的好!”丁语对着吴氏悠悠地道。

丁语在吴氏一脸紫红中,提起地上的狸力往肩膀上甩。

用力过猛,一个趔趄,又差一点要摔倒。

“哈哈哈……丁语连一只小狸力地扛不动!”

“哈哈哈……丁语真没用!”

旁边的熊孩拍着手,大声地笑着。

完全忘记刚才的惧怕了!

吴氏一见丁语窝囊的样子,气也撒了。

鄙夷地咕哝一声:“这么没用,还敢在越女村里呆,也不怕丢了越女的脸!”

她也准备走了。

“啪啪啪……”

几声鞭起。

丁语回头,便瞧见一位身材魁梧,头发斑白,身上搭着灰色褂子的老头,拿着柳枝,抽打着小熊孩。

丁语觉得这里的人,个个走路悄然无息,像鬼魅一样!

吴氏回头,瞧见村长拿着柳枝,抽打着她家和邻居家的小孩。

孩子们痛的“哇哇”地大哭。

“常村长,你这是要做什么?”

“教育孩子!”这位叫常村长的,淡定地道。

嗯,他是越女村村长--常风。

抚养丁语长大,对她宠爱有加的村长爷爷。

“教育孩子,是这样教育的吗?”吴氏有些心虚了。

毕竟他是村长,又是这帮孩子先欺负丁语的。

对,他就是越女村村长常风,也是抚养丁语长大的村长爷爷。

“推我家小语进地龙阵,踩坏地龙,渎了神灵,那吴家大娘带回去教育吧!”常村长把柳条往吴氏手上一放,冷冷地道。

接着又道:“明儿领到越女庙,老夫瞧瞧吴家大娘教育的怎么样!”

吴氏身子一抖,又一抖,差一点翻白眼去了。

村长也叫她“大娘”……

老娘才二十,二十,青葱岁月的女人!

当然,最可怕的是--

村长发话,领孩子去越女庙认罚……

这帮孩子听说要去越女庙领罚,连哭都不敢哭了。

“爷爷!”丁语上前甜甜地叫了声。

常村长有些诧异了。

平日里丁语声音就像蚊子一样细,他没有竖起耳朵,压根儿听不到,今个儿居然叫的那么响亮了!

诧异过后就是欣喜。

“爷爷,是我自己摔倒的,也没踩死神圣的地龙,跟他们没关系,别罚他们好不好?!”丁语又撒娇道。

是啊!刚才丁语只是把地龙扯下来扔了!地龙没死,神灵没坏!

熊孩们眼睛一亮。

“是我推倒丁语的,但是没踩死地龙!”一个孩子站出来,道。

“是我!”

“是我!”

……

七八个小孩倒是个个承认了。

吴氏气的只打抖索。

常村长看出来丁语是有意护着这帮孩子,而这帮孩子也勇于担当了!

也就把心放下,他便挥挥手:“别让本村长再看到第二次这样的事!”

嗯,他今天心情好!也不与小孩一般见识。

吴氏一听,大喜过望。

村长是出了名的护短的,只有丁语受一点点委屈,便会让别人痛苦不只一点点。

这一次居然大赦了!

她急忙领着孩子欢天喜地地走开。

其实,大家都不坏!就是她平日里性格太弱,村长爷爷又太护着,大家不痛快而已。

“爷爷!”

“乖,小语真乖!没吓着吧?!这帮小兔崽子,爷爷明个儿让他们**开花!”

刚才还不怒自威的村长,此时眉开眼笑的,犹如老顽童。

“没事啦,都是小孩嘛!”丁语眉眼弯弯,笑意盈盈。

“瞧瞧,瞧瞧,我们家的小语都懂事啊!真是个好孩子!真是个好孩子!”

村长说着,头转向一边,问:“大秦,你说,是还是不是啊?”

声音已经变的威严。

丁语才发现原来村长爷爷旁边还站着一个人。

这是位巨人。

他矗立在常村长的身旁,身材高大魁梧的村长爷爷才到他肩膀。

丁语是不敢往上站的。

比姚明还要姚明,她这是要给他提鞋呐。

难道这……这是她第108位相亲对象?!

丁语抬头,哦不,她是仰着头--

粗眉细眼,高大健壮。

长相也不差,就是太高了!

“小语啊,这位是大秦!”村长举起手,往他胸膛拍了拍,很满意地道,“村里最高的!”

干嘛?村长这是要和她综合?

丁语打个抖索。

刚这会儿--

“小语好,俺叫大秦!”他声音不高,却是一直仰着头。

丁语瞥了他一眼,揉揉发酸的脖子:“我叫丁语,你好!”

常村长更加惊喜了。

他还以为丁语会和往常一样,说话结结巴巴,低着头,不敢抬头呢。

这是长进了?!

常村长按捺下激动的心。

大秦终于低头瞧丁语肩膀上的小狸力,唇角抽搐了一下:“小语,听说你今天这一趟打了不少猎物?”

“没有呢!”

“没有?这样凶猛的狸力不是打回来了吗?”村长拍拍丁语肩上的狸力,自豪地道。

村长这一拍并不重,但是,丁语本来就扛着吃力,一直硬挺着身子撑着,这会儿村长一拍,就压到她最后一根稻草了。

“噗通!”一声,丁语摔倒了。

村长大惊失色,赶紧去扶。

“柜山上那么多猛兽,我家小语一去就一整天,还扛着凶猛的狸力回来,真叫爷爷自豪!”

村长说的脸不红,气不喘的。

丁语脸红了。

“打一天的猎,就一只狸力?”大秦唇角抽搐更厉害了。

“其实,这一只还是方玄打的!”丁语诚实地道。

“咳咳……能跟着村里最厉害的方玄做副手,也还是不错的!”常村长咳嗽两声。

这个孩子,实诚的让人头痛!

此时,大秦所有的不屑都挂上脸了。

他实在憋不住了!

常村长瞧着大秦脸色,声音一沉:“大秦,两块田还要不要的?”

大秦一听,脸色大变,赶紧道:“要要,村长!”

“那我家小语好不好?”常村长满眼警告。

“好好好!”

丁语抿嘴暗自笑。,是在说土地好吧?!

她可听说,这次村长爷爷许诺出两块好田当她嫁妆。

对于缺粮食的越女村,田地那是宝。

“那,小秦啊,天快暗了,你带我家小语回去吧!”

村长说着,接过丁语肩上的狸力,回头警告似的,瞥了大秦一眼,大步流星朝前走。

年轻人嘛!要留给他们一点空间谈情说爱!

对,村长是大步流星的走,没会儿便到对面。

这路……好像很好走的样子哟!丁语暗想。

大秦瞧着村长在对面朝着他瞪眼,便不耐烦地对丁语道:“俺们也回村!”

大秦是这样说着,但是,脚步却没有挪动。

丁语斜了他一眼,高高在上的大秦,脸色看不分明。

但,那分明的鄙夷,黄语还是能感觉到的。

“我自己会走!”丁语说着就想泥泞路靠近。

小心谨慎起见,丁语还是蹲下身再看了看。

刚才被熊孩子一推,脸着地的时候,似乎看到地上到处是蠕动的细长东西……

“你不走,俺先走了!”

大秦见丁语蹲下,便跨步上石头路。

村长走的利索,但是,这位大块头的大秦却是东倒西歪。

他脚下的石头似乎会动,他一步跨上,石块就移开。

他身子一斜,稳住这块,再踏上另一块又是身子一倾。

石头路歪歪斜斜,他身子也跟着歪歪斜斜。

一会儿成S形,一会儿成B形。

一路走的就像个“SB”。

丁语在这边那个乐啊!

《三人行必有我夫》 第1章 猪在“汪汪”叫 免费试读

丁语坐在电脑前,她在翻阅《山海经》,好奇地脑补一下远古时代的稀奇古怪生物。

都是文言文,一行字才几个明白。

原谅丁语,现在时代文言文已经不普及。

密密麻麻的不认识,看的她两眼发黑。

突然--

眼前真的一黑,一下失去了知觉。

有人喝水呛死,她看书晕死了。

……

丁语再度睁开眼的时候,她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脚泡在清冽的泉水中。

水里倒映着一个娇俏的身影--

长长的睫毛在水光荡漾中眨动,微张双唇犹如沾染露水的花瓣,白皙无瑕的肌肤,透出淡淡红粉……

“我去!长得这么好看,完全是梦中的自己!”丁语一声怪叫。

“笨蛋,干嘛呢,鬼叫,鬼叫的!”一道揶揄的声音响起。

丁语抬头--

天边还有夕阳余晖,晚霞漫天。

远处灌木丛生,野草漫径。

余晖下,野草上,站着一位身材欣长的年轻男子。

他身着青衫,肩扛大刀。

迎着璀璨的阳光望向她--

黑色的发丝飞动,深邃的眼眸,挺直的鼻梁,微薄的唇轻抿。

哇!好帅的帅哥哟!

丁语双目发直。

不远处,高高矮矮的灌木丛里,窜出无数只小野猪,向她扑来。

龇牙咧嘴,看起来异样凶狠。

我去!什么情况?!

只见大帅哥刀光一闪,寒风一凛,那几只凶恶的小野猪,顿时都成两截。

丁语赶紧掐了自己一下。

哇!好痛,不像是在做梦?!

这是穿越了?穿越到有帅哥的地方了?

丁语不可置信地晃晃脑袋。

“笨蛋,别愣着,过来扛几只回家!”大帅哥眉眼一挑,眼一瞪。

笨蛋?

叫的好亲热哟!

丁语赶紧把小脚一擦,套上一旁的布鞋,喜滋滋地向帅哥跑去。

正在此时--

“汪汪……”

狗叫声响彻。

一大群的小野猪向她扑了过来。

丁语一下就傻住了。

说时迟那时快,大帅哥身形一移,瞬间到她跟前;刀光一转,遍地狗声惨嚎。

丁语捂脸,耳边只有小狗在“汪汪”痛叫。

小狗?

丁语掰开两手指缝,偷偷望。

这……这还是一群野猪……

猪变狗叫了?

这痛的,声音都跨物种了?

空气中满满血腥的味道,丁语放开手,捏着鼻子,瞧着杀的兴起的大帅哥。

他身如疾风,刀如残影。

刀光划过处,鲜血飞溅。

丁语觉得非常有必要提醒一下眼前这个长很很帅,下手却忒狠的年轻人。

“那个……什么帅哥,这里不是宰猪场……”

帅哥没吭声。

丁语清清嗓子,再接再厉。

“帅哥,像这些在山上跑的野猪都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你杀一头两头的,我也不举报了,但是,你……你那么多放倒,不怕把牢底坐穿啊?!”

这时帅哥停下来了,但是,荒野上的野猪也死光光了。

他吹吹刀尖上的鲜血,转头斜睨她,不耐烦地道,“说人话!”

我这不是人话?

丁语一怔,才想起自己好像穿越时空了。

难道语言不通了?!

丁语便指手画脚比划。

“是今个儿相亲太兴奋了?还是被狸力吓傻了?!”大帅哥侧头打量着她,揶揄地道。

丁语一拍脑袋,这不是语言不通,是知识理论出现了偏差!

瞧着他穿的那么古代,估计也不知道“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是什么东西!

这么一想,还真有优越感!嘿嘿。

“想让相亲成呢,直接把这堆狸力扛回家,别尽想些有的和没的!”大帅哥拍拍她的头,叹一声。

此时,丁语才发现,自己才到帅哥的肩膀……

这绝对足足的三十公分差。

最萌身高差?!

丁语一下陶醉了。

“别犯傻了,再快傻乎乎的,就把你嫁给村口的二愣子!”大帅哥眉眼一挑,眼一瞪,把她一推,“快去,快去把狸力提回家!”

被帅哥一推,丁语一个踉跄,猛然从花痴中醒过来。

相亲?狸力?

也立马一下抓住她和帅哥谈话中的一个关键词--相亲。

也就是说,现在她和帅哥在相亲。

约会的地方在这片山坡。

约会的内容是相亲杀野猪--哦,帅哥说是“狸力”!

咳咳,虽然这个相亲的方式和约会的地点,很特别;“谈情说爱”是杀杀“狸力”也很奇异,但是--

对象变成大帅哥,那么,丁语是一千个一万个同意了!

“拿着!”

大帅哥把手里鲜血淋漓的大刀,往她怀里一塞。

丁语抱着大刀,一个踉跄,又差点儿摔倒。

我去!这刀也忒么重了吧?

“很重,是吧?”大帅哥唇角扬起,半嘲半讽地道,“这是木刀!”

“木……刀?”

丁语低头瞧--

自己抱着的的确是一截木头,虽然有粗略的刀形。

“怪不得比钢刀,铁刀都重!原来是木刀啊!”

丁语恍然大悟,但是,她瞧见大帅哥脸红脖子粗,一口老血差一点涌上来的模样。

“行,小语,你有见识!”

她轻咳一声。

咳咳,这话听着不像在夸!

不过,帅哥已经不夸她也不贬她了,他利索地扯过一条藤,把地上的小野猪,哦,不,帅哥叫狸力。

他转手一圈,一扎,利索地把三只小野猪捆成一团。

“拿着!”他随手提起,往丁语身上一拉。

丁语毫无意外地,华丽丽地被压倒。

丁语赶紧用手扒开狸力,钻出来。

此时她才发现,这些小野猪,虽然外貌像野猪,四肢却是细细的爪子……

跟家禽母鸡的鸡脚没两样!

丁语记得,刚刚她昏迷前坐在电脑前,就是在看《山海经》。

《山海经》里:“柜山,有兽焉,其状如豚,有距,其音如狗吠,其名曰狸力。”

丁语撑着木刀站起来,激动地问:“这里是柜山?”

难道我穿越到《山海经》里?

没听说山海经里有怎么养眼的帅哥啊!

丁语殷切切地等着大帅哥的回答。

大帅哥眉心微微蹙,却是没有说话·。

不过,丁语能读出来,他低头俯视她,眼里写着满满的--你脑子不好使!

丁语赶紧澄清道:“刚才我的脑子,好像不好使了……”

大帅哥嗤笑一声:“你的脑袋什么时候好使过了?”

“我以前也许脑子不太好使,但是,从今往后,绝对灵光!绝对不会让你失望!”丁语昂首,大声地道。

就像在宣誓一般!

帅哥唇角轻扬,笑的犹如清风舞月般。

“行!这次相亲别让我失望!”

“嗯嗯!”丁语点头犹如鸡啄米。

“走!”大帅哥说着轻轻松松地提起地上的狸力,单手拎着向前走。

丁语眼睛都快掉出来了!

这是要一起回家家了?!

那说不出和谐的夕阳照在这片山坡上,丁语觉得格外韵味深长。

“等等我!”丁语抱着木刀大叫一声,快步追……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