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田园商女:寡妇门前秀才忙]免费试读 主角叫沈玉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柚花离海 2019-03-15 23:05:24

[田园商女:寡妇门前秀才忙]免费试读 主角叫沈玉的小说免费试读

《田园商女:寡妇门前秀才忙》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田园商女:寡妇门前秀才忙 即可阅读全文

《田园商女:寡妇门前秀才忙》小说简介

《田园商女:寡妇门前秀才忙》这本书让我想起了我可以变成鱼前期剧情有些相似,名字有时也有错误总体还是不错,希望作者加油。《田园商女:寡妇门前秀才忙》是由作者川流不息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田园商女:寡妇门前秀才忙》精彩节选:张道士这话一出口,站在一旁的小徒弟立马变了脸色,急忙拽住他:“师父不可,杀人可是要砍头的大罪!您可千万不要糊涂啊!”张道士闻言烦躁的看着他,一把推开:“我说你脑子里一天到晚的都在想些什么?谁说我要杀她。经典小说《田园商女:寡妇门前秀才忙》由川流不息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沈玉,内容主要讲述:身为豪门家族继承人,沈玉一朝穿越,居然成了寡妇?她好想哭!可丫的,都这么倒霉了,你还骂我克夫?本小姐不发威,你以为我是村口的小绵羊啊!斗渣婶,揍堂妹,气的祖母两腿一蹬!谁还不服,打到你哭!可前面的秀才,你见到我别跑啊!我只是寡妇,又不是老虎!姐姐保证不吃你,咱俩就去小树林里谈谈人生理想可不可以?

精彩章节试读:

她愤怒着一双眼,伸出双手便去掐他脖子:“你见到我跑什么!我是吃人的老虎吗?”

沈玉真的是一肚子的气!

上次在山里不论结果如何,她也算是对他挺身相救了!

她以为两人之间也算是有点交情了,就算不是朋友,也该算是认识了,所以今天看见他的时候,就打了招呼。

可这个书呆子在做什么?

他看着自己好像是看见鬼一样!

“你说啊!见到我为什么要跑!是嫌弃我长得丑还是嫌弃我是个寡妇?你要是觉得我晦气就直说,下次见到你我一定当你是个屁!”

楚云亭尴尬窘迫又难受,沈玉实打实的坐在他肚子上,他感觉肚子里的五脏六腑都要被压扁了!

偏偏她太过生气,还掐着自己的脖子,他一张脸憋的通红,不停的咳。

他看着沈玉那生气的样子,有些着急却实在是说不出,不是因为你丑才躲着,实在是因为你昨夜在梦里化身狐狸精,勾着我做了那些不可言说的事情,才无颜面对你……

楚云亭想将她从自己的身上推下去,可是又想着将她一个女子推倒在地上实在是有点太过粗鲁。

可又想着,她一个女子这样坐在自己的身上,更是不合规矩礼数,这个地方可是小路,万一一会要是真的来了人,看见他们两个,那可怎么得了?

自己一个男人倒是无所谓,她一个寡妇本就名声受损,若是再传出什么闲言碎语,她可要怎么活?

沈玉总算是气了一阵子,看着他脸红的不行还咳嗽,知道自己若是再用力,一准儿能把这个书无缚鸡之力的秀才给掐死!

于是便恨恨的松了手,看着秀才那双眼隐隐含着水光看着自己,她冷哼一声,正想说什么,听见不远处传来了妇人说话的声音。

她顿时紧张了,知道这一幕被人看见会是什么严重的后果,便瞬间从他身上下来,弯着腰恶狠狠的看着他,拽着他的腿就开始拖:“赶紧藏起来!”

楚云亭脚腕被她抓住,整个人像是破布袋一样的被她在这草地上拖着走,他知道自己应该挣脱出来,可是脚腕上柔软的温度,让他浑身骨头都软了一样,根本立不起来……

长衫的下摆已经滑落在腰间,漏出了里面的白色里裤,他一张脸红透了,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只是看着前面拖着自己走的女人,背影是那么的高大威武……

两人终于来到了一块一人高的小树林中,沈玉像是拖死狗一样的一路将他着急的拖过来,发现着地方隐蔽性极强,这才松开了手,累的半死坐在草地上,捏着袖子擦汗。

楚云亭恢复了自由,只觉得后背一通**辣的,他坐直身子眼神颤颤的看着沈玉累的那个样子,默默的从怀里掏出一块青色帕子递给她,轻声说:“用这个擦吧……”

沈玉闻言斜眼看着他,眼神很是讽刺:“不是见到我就要跑吗?这会又要给我用你帕子?不怕我拿着着东西,说是我们的定情信物,威胁你娶我一个寡妇啊!”

楚云亭听着她还在气头上的话,脸颊**辣的烧,伸出去的手收回来也不是,不收回来也不是,一时间僵硬的厉害……

“哼!我才不用!”沈玉还没消气,一把将他手里的帕子拍下去!

青色的帕子掉落在草地上,楚云亭心中其实松了一口气,看着沈玉的冷冷的侧脸,片刻后才说:“你别气了,以后我见到你不跑就是了……”

呵呵……不跑就是了?

说的好像自己多委屈一样?

沈玉斜眼看着他,这么好看俊秀的一张脸,脑子怎么就这么蠢呢?

“我只想知道,你见到我跑什么?我是个寡妇没错,可我一不劫你财,二不劫你色,你这么怕我做什么?”

怕我这个寡妇色心大起,把你那啥吗?

沈玉幽幽的看着他这张脸,的确是好看,想起着几天在村子里见到的那些年轻的男人,大多都是歪瓜裂枣,就算是模样尚可,也没有和他一样看着叫人心旷神怡的……

这一刻她忽然想着,反正这辈子就是这样了,若是能够找到一个顺眼的成婚,同床共枕,蜜里调油,小日子其实也不错……

楚云亭闻言使劲的摇摇头,却窘迫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怎么能说出口,昨夜她化身狐狸精进了他家门,上了他的床,还逼着他脱了衣裳要……

“总之,以后我见到你不跑就是了……”

死活就是不说!

沈玉看着撬不开他嘴巴的那个样子,气的咬牙,两眼放光的看着他,看的楚云亭心头颤颤,下意识的就想逃的时候,在此被她扑倒!

两只柔软的小手,这一次来到了他的胳肢窝,毫不客气的上手就挠!

“说不说!”

楚云亭被她折磨的实在是忍不住了,只能大笑起来,可那笑声却似乎隐含着异样的痛苦。

“哈哈哈……我……哈哈……”

“求你……哈哈……放过……”

天气太热,沈玉挠了他有一阵子,没能叫这男人顺利开口不说,反而把自己累的浑身香汗淋漓。

收回手靠在树上看着他气喘吁吁坐直身子,急忙整理自己因为一番胡闹而散开的衣襟,鼻尖上全部都是细汗,头发也乱了,一双眼偷偷看着自己的时候,眼底微红,蒙着一层水雾,薄唇红艳艳的……

沈玉心头震颤,忍不住的倒吸一口凉气,他这一副梨花带雨含羞带怯的模样,倒像是自己狼心大发,把他给怎么滴了一样……

美色勾人。

心潮澎湃。

沈玉转过眼,不敢再看,她可不是什么无知少女,真怕自己看多了忍不住饿虎扑食……

前一世加上这一世,她也快四十了。

所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她也正是这如虎的年岁呢!

楚云亭收拾好了自己,不明白沈玉对自己这样毫不避嫌的亲近,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看中自己了?可是别的姑娘看上自己,都是送香囊,送花送东西,她可一点表示也没有……

虽说他不嫌弃她是寡妇,也对她有点……妄念,可是她夫君才刚走几天她就来招自己,毕竟男女授受不亲,她究竟是……

想到这里,楚云亭不禁认真的看着沈玉,脸色略带一丝紧张轻声问:“沈姑娘,你今日叫我,究竟所为何事?”

听见她这么说,沈玉才回过神来,立马将两只手全部都伸给他看,委屈的不得了说:“我叫你没别的事,就是知道你平日里常采药,所以想问问你我手上磨出来的这些水泡,涂些什么药草能好得快些?”

“爹娘叫我赶紧把前头的地翻出来,可是我这手疼的厉害,实在是不想干活……”

楚云亭看着她伸过来的一双手,每只手上都有好几个大水泡,两个还破了,知道她或许疼的厉害,叹口气将自己怀里的外伤药拿出来递给她,同时心里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

“回去把水泡挑破,再涂上这药,三四日就能好了。”

楚云亭起身准备离开,她叫住自己原来只是为了问如何治水泡,根本不是对自己有什么……

也是,她夫君死去,她差点就自尽了,又怎么会短短几日,就对别的男人移情别恋?

可是她面对自己的时候,又不知道避嫌,刚才还抱着自己挠自己……

楚云亭眉头紧皱看着沈玉专心的研究药,犹豫了一下终究是问了:“沈姑娘,你可知,我从未与别的女子,像是与你这般亲近过?”

《田园商女:寡妇门前秀才忙》 第18章 今夜嗨一把 免费试读

张道士这话一出口,站在一旁的小徒弟立马变了脸色,急忙拽住他:“师父不可,杀人可是要砍头的大罪!您可千万不要糊涂啊!”

张道士闻言烦躁的看着他,一把推开:“我说你脑子里一天到晚的都在想些什么?谁说我要杀她了!”

“那您叫我望风……”

“我不杀她,只是想睡她!赶紧的出去,别耽误我好事!”

“啊……师父你原来是想……”

那小道士说着,似乎很是不屑的样子看着沈玉:“师父我说您也太不挑嘴了,你看看这臭丫头,身无二两肉,瘦的像麻秆,也就皮肤白点,你也下得去口……”

沈玉闻言在心里恨不得掐死这**!

我呸!瘦怎么了?这叫苗条!没有审美的**!诅咒你这辈子耍光棍!

张道士闻言顿时喉头一梗,低头去看,这臭丫头的确不是他喜欢的类型,瘦的一身骨头,摸起来肯定硌手!

再说了,连徒弟都看不上的姿色,他要是还玩,也不是说明他连徒弟的眼光也不如吗?

想着便皱眉看着小道士:“那我好不容易把她弄回来了,不能就这么什么也不干,就这么放了吧?”

小道士想着便嘿嘿一笑,凑近他说:“师父,咱们这有阵子没有接到生意了,家里的银子都花的差不多了,好几天都没吃到肉了,眼下大好大赚银子机会,就在眼前呀!”

沈玉一听,几乎就能知道这个**小子是打的什么主意!

果然,下一刻就听见他说:“反正这臭丫头晕了,不如趁此机会将她卖了换银子,这丫头姿色还行,我估计至少能卖……十两银子!”

沈玉在心里无语的翻个白眼,果然如此……

张道士一听这丫头能卖十两银子,顿时心里美滋滋的,“那你赶紧的,去春风楼找李管事来看人,若是真能卖十两银子,以后师父天天带着你下馆子!逛窑子!”

“嘿嘿,师父你真好,那我这就去,一会就回来……”

小道士笑着走远了,张道士看着躺在床上的干瘦丫头也没有了兴致,转身出去坐在帘子外的桌上,喝起了小酒。酒喝到了一半,唏嘘一声,揉着肚子出去了。

沈玉这才睁开眼立马起身下床。

片刻后张道士回来,踏进屋里下意识的挑开帘子一看,瞬间双眼圆瞪:“人呢!人呢!”

他高声呼喊,看着空荡荡的床上没了那丫头的人影,顿时觉得到手的十两银子就这么飞了,气的脸都黑了,扭头就要去找,谁知道刚转过身来,脑门上就重重的挨了一砖头!

“啊!”一声惨叫,张道士只感觉脑门剧痛,温热的血顺着头顶流下来,遮住了眼帘,隔着红色的血雾他看到沈玉手里举着半个砖头,对着他满脸……狞笑!

“你没晕……”

“对啊……”

张道士只感觉面前拿着砖头的臭丫头是疯了,那笑容令他心头发怵,下意识就想跑却已经来不及了!

那带血的半块砖头,在他脚步动起来动那一刻,就狠狠的拍在了他的脸上!

“啊!”又一声惨叫,张道士只觉得牙都被打碎了,登时一口血喷出来!整个人痛的摔在了地上!

他痛的直吸气,捂着脸看着笑如恶鬼的沈玉,正要不知廉耻的求饶,只见恶鬼抬起了腿,下一瞬,他感受到了双腿之间碎裂的痛苦!

沈玉扔了砖头,拍了拍手,居高临下看着躺在地上头上冒血,疼的蜷缩颤抖不停的张道士,一点也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

这男人若是一开始不对自己有坏心,她也没有必要对他这么狠呀!

给人开瓢,断人香火这种残忍的事,她其实也并不想做的……

“张道士,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呀?”

“什么……话?”

沈玉幽幽一笑,红唇勾起:“那句话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今日你跟踪我,在我的茶碗里下药,将我带到你这里来,想占我便宜不说,还想把我卖进青楼里去!你说说,这幸好是我没晕,这我要是晕了,醒来发现自己在青楼里成了那种女人,我还不得去上吊呀!”

张道士此刻是后悔了,扭曲着一张脸求饶:“沈姑娘我错了,我错了,你别打我了,饶了我吧!我真的再也不敢了!”

“真的不敢了?”

“真的不敢了,不敢了……”

沈玉闻言笑,在屋子里看了一圈发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这才看着他:“放过你,好说!”

张道士看着她转身去拿纸笔,立马趁此机会挣扎起来就要逃,却不料前面的女人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一样,一转身就是狠辣的一脚,直接踹在他肚子上!

他一声惨叫,整个人被踹飞回去,后背狠狠磕在实木椅子上,骨头差点没被磕断!

“啊!疼……疼……”

“疼就老实点!否则我也控制不住我的腿!”

沈玉冷笑着拿过笔墨纸砚,在张道士疑惑恐惧的目光中,刷刷的写了片刻,这才吹了吹将那张纸在他面前晃了晃:“看到没,想让我放过你很容易,在这张认罪书上签字画押,你就可以出门找大夫了!”

“不不……”

张道士知道签了这认罪书会有什么后果,这就等于自己的一个把柄被这个臭丫头捏在了手里,她一个心情不好,就能去官府告自己!这个可不能签!

沈玉看着他被打成了这个样子,还不老实签字,顿时没有了耐心,将刚才拿过来的剪刀瞬间顶在了他双腿之间,阴森森的咬牙:“我数到三,你若是还不签,你会知道后果的!一!二!”

“我签!”

张道士只感觉那剪刀快要戳破他的衣裳了,疼的厉害,他哀嚎着生怕自己变成太监,看着沈玉阴森的笑容,接过了纸笔签了自己的名字,又按上了血手印,双腿之间的剪刀才收了回去。

沈玉高兴的将这认罪书塞进兜里,这才看着凄凄惨惨戚戚的张道士一笑,“行了,你可以去找大夫了!”

“真的?”

沈玉幽幽笑着点点头,侧过身子给他让路。

张道士心头唏嘘着痛苦起身,捂着裤裆慢慢挪动脚步,刚走了两步回头觉得不对劲,这是他家!

她怎么不走?

正要回头说话的时候,只感觉一个手刀劈在了脑后,他瞬间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昏迷前的最后一瞬,他模糊不清看着高高在上的那张笑脸,心头凉凉,这下完了!

他成了这个臭丫头手里的鱼肉,只能任由她宰!割!

沈玉看着外头快要黑的天色,看着地上的死猪笑:“就差那么一点点,我就要被你卖进青楼里,一点朱唇千人尝,一双玉臂万人枕,就这么放过你,我还真是觉得不解气!”

趁着他的徒弟没回来,沈玉将他拖了出去,暂时塞在不远处的烂柴堆里,天黑透之后,她再次回到这巷子里,手里拿着一捆绳子,看着依旧昏沉不醒的男人奸诈的笑。

“来到古代这么久,我心里一直憋屈,今夜终于,我也能嗨一把,玩点**的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