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班婳的小说[她如烟花般绚烂]免费阅读

编辑:青莲白雾 2019-03-15 23:13:07

主角叫班婳的小说[她如烟花般绚烂]免费阅读

《她如烟花般绚烂》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她如烟花般绚烂 即可阅读全文

《她如烟花般绚烂》小说简介

喷子还是蛮多的,《她如烟花般绚烂》这是争霸流里面难得的爽文,稍有瑕疵,但要掩盖不了文章的精彩,希望作者君继续努力,好书,养着,等肥了再来宰杀!。主人公叫班婳的小说叫《她如烟花般绚烂》,它的作者是月下蝶影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11章猎场班恒早就知道他姐为了这次的秋猎准备了一堆的东西,什么头冠骑装靴子之类的,他一直不太明白,不就是去狩个猎,为什么他姐还能整出个花儿来。不过看到她姐红衣似火的样子,班恒颇为自豪的挺了挺胸膛,放。《她如烟花般绚烂》是月下蝶影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班婳,内容主要讲述:蠢萌好运爹,彪悍护短娘,纨绔弟弟要上房。被退婚三次心不慌。美华服,金横梁。有钱有权谁还稀罕郎?这是一个被退婚三次的艳俗女主跟伪君子男主的故事。

精彩章节试读:

第8章不对

“这事不太对。”

“我也觉得不太对。”

班家父子互相对看一眼,齐齐扭头看向阴氏,想在她这里得到答案。

“你们看着我作甚?”阴氏愣了一下,“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猫腻,只好对班婳道,“婳婳,你再仔细想想,梦里真的没有你被封为郡君这件事?”

“没有,”班婳很肯定的摇头,“真有这种好事,我不会忘的。”

“那……你这个梦会不会是假的?”班恒突然想到另外一种可能,“谢启临那件事只是一个巧合,事实上没人早饭,咱们家也不会被抄家,这一切都只是你的臆想?”

做梦示警这种事,向来是人云亦云,真假难辨的。连他都知道,那些开国皇帝想要造反的时候,都爱跟神仙扯上一星半点的关系,包括他们大业朝的开国皇帝也玩的是这一手,是不是真有神仙,事实上大家都清楚,不过是忽悠老百姓的话而已。

被班恒这么一问,班婳也有些不确定了,她起身从多宝架上翻出一个木盒,里面放着一叠纸,纸上的字体犹如鬼画符一般,大概除了班婳自己认识,其他人都不知道她写了什么。

“我那天怕时间太长把梦的内容忘了,所有把能记住的都写了下来,”班婳把这叠纸拍在桌上,“你们看看还会发生什么巧合事件。一次两次算巧合,三次四次总不能也是巧合吧?”

班淮拿起纸看了好半晌,双眼呆滞地看着班婳:“闺女,你上面写的是什么?”

班婳把那张纸拿过来一看,“谢宛谕要嫁给二皇子,但是二皇子喜欢的却是石飞仙。”

“你怎么记的全是鸡毛蒜皮的小事,”班恒知道自己认不出班婳那堆鬼画符,干脆看也不看,“有没有什么朝中大事发生?”

“我这么懒,怎么可能梦到朝政大事,”班婳回答得理直气壮,“再说了,梦里的我每天都那么忙,哪有时间去关心那些无聊的政事?让你来,你也记不住啊。”

班恒认真想了想,如果是他来做这个梦,可能醒来就忘记了,肯定比他姐还不如。

“那你怎么把别人嫁谁记得这么清楚”这一点班恒有些想不明白。

“谁让她跟我不对付呢?”

班恒恍然,万分理解地点头,以他姐记仇的性格,这事确实能记下来。

现已成年的大皇子与二皇子皆是皇后所出,可能是陛下登基前,吃够了先帝偏宠妃嫔的苦,所以他最敬重的只有皇后,最看重的皇子也是皇后所出。

只可惜陛下对两个嫡子的偏宠,让他们两人从小过惯了顺风顺水的日子,所以太子性格过于优柔寡断,耳根子软,容易感情用事。二皇子性格傲慢,平时在外永远一副皇帝老大,太子老二,他就是第三的姿态,至于其他朝臣,很少能有人被他放在眼里。

这两个皇子跟静亭侯府的关系都不怎么样,所以班婳对他们俩也没多少好感。

梦里有一幕班婳记得格外清楚,成为皇子妃的谢宛谕打了石飞仙一巴掌,而二皇子竟然当着很多人的面,呵斥谢宛谕不说,还亲自陪着石飞仙去看太医。

皇家的男男女女,都不是什么真心人,但好歹还都维持着面上的情分,像二皇子那样,不给正妃丝毫脸面的行为,就做得太过了。

现在谢宛谕与石飞仙好得跟亲姐妹似的,谁会想到以后会发生这种事呢不、不对,石飞仙不是对容瑕有意么?日后她跟二皇子之间关系暧昧,说明她根本没有嫁给容瑕。那么问题来了,嫁给容瑕的女人究竟是谁?

“唉。”

班婳单手托腮叹息了一声,只可惜她跟容瑕不熟,连做梦都没梦到过他,所以还真不知道能抢走石飞仙心上人的女人是谁。

“再等等吧,”阴氏摸了摸女儿的头,“若是谢家姑娘真的嫁给二殿下,我们再……”

实际上他们又能如何,空有爵位,没有实权,若真有人逆反称帝,他们能做的,也只是乖乖做案板上的鱼肉而已。

“姐,你若是你那个知道谁是那逆反之人就好了,”班恒情绪十分低落,“至少我们还能选择弄死他或者抱他大腿。”

“若你姐梦里的事情都成了真,说明此人是上天命定之子,你说弄死他就能弄死他?”班淮没好气道,“好好做你的纨绔去,别为难你的脑子了。”

大业朝云庆二十一年秋,皇帝请朝中某命妇做媒,替二皇子向忠平伯府嫡小姐谢宛谕下聘礼。

忠平伯府只能算作新贵,按理说他家闺女是嫁不到皇子府的,皇帝做主为他娶这么一个没多少影响力的正妃回来,是因为他的心大了。他可以宠爱嫡次子,但是并不代表他喜欢嫡次子有取代嫡长子的心思。

对于忠平伯府来说,这并不是一门太好的婚事,可是圣上请超一品命妇亲自来做媒,他说不出也不敢说拒绝的话。

得知谢宛谕竟然真的要嫁二皇子以后,班家四口人如丧考妣,躲在屋子里抱头痛哭了一场。

大月宫,是大业朝历代皇帝居住的地方,同样也是诸位皇子做梦也想住进去的地方。

二皇子蒋洛跪在云庆帝面前,面上满是不甘与愤恨:“父皇,儿臣心仪之人并非谢家姑娘,您为何要逼着儿子娶她?”

“这位谢姑娘我看过了,相貌姣好,仪态大方,更重要的是性情十分宽和,与你十分相配,”云庆帝低头写着字,看也不看蒋洛,“你若是想不通,就回去慢慢想,什么时候你想通了,我再放你出宫。”

“父皇!”蒋洛不敢置信地看着云庆帝,“我跟大哥都是您的儿子,您为何如此待我?那个谢宛谕有什么好,论才华不如石家小姐,论气度不如皇叔家的康宁郡主,至于相貌……”

蒋洛冷笑道:“连班婳那个草包长得都比她好,我为什么要娶这么一个女人?”

“既然你觉得班婳长得比她好看,那你便娶班婳去!”云庆帝有些不耐道,“世间哪有那么多样样都完美的女子,你别不知足。”

蒋洛咬了咬牙,怕自己再执拗下去,父皇会真的让他娶班婳,只好沉默地朝云庆帝磕了一个头,无声地退了出去。

这时间不是没有完美的女子,只是他的父皇不愿意让他拥有而已。

大长公主府里,班婳几句俏皮话,便逗得大长公主喜笑颜开,一口一个心肝肉,喜爱之意表露无遗。

班恒在一边吃着零嘴,一边告状道:“祖母,您可别信我姐的话,她抽那个沈钰的时候,那是半点不留情,一条鞭子甩得虎虎生虎,连我都被她的架势给唬住了。”

“姑娘家就是要硬气些才好,”大长公主拍了拍班婳的手,“我们这样的人家,不必学着其他女人曲意奉承,谁若是招惹了你,尽管告诉祖母,我替你做主。”

班婳捧住德宁大长公主的手,乖巧地笑道:“您不用操心我,我跟弟弟一切都好,只要您身体好好的,我便什么都不怕。”

“好好好,”德宁大长公主把班拥进怀里,笑容温和慈祥,“就算为了我们家婳婳,本宫也要长命百岁。”

“还有青春永驻,越来越年轻。”

“好,青春永驻。”德宁大长公主笑着一声声应了下来。

姐弟俩离开公主府的时候,德宁大长公主又给他们塞了不少的东西,一副生怕自己那不懂事的儿子委屈了两个孩子一般。

“咳咳咳。”看着姐弟俩骑着马越行越远,德宁大长公主掏出帕子捂住嘴角,扶着身旁嬷嬷的手,发出长长的叹息声。

《她如烟花般绚烂》 第11章 猎场 免费试读

第11章猎场

班恒早就知道他姐为了这次的秋猎准备了一堆的东西,什么头冠骑装靴子之类的,他一直不太明白,不就是去狩个猎,为什么他姐还能整出个花儿来。

不过看到她姐红衣似火的样子,班恒颇为自豪的挺了挺胸膛,放眼整个京城,只有她姐才能压得住这么艳丽的红。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姐姐,让他从小就养成了一个好习惯,那就是视美色如浮云,反正没他姐美。

姐弟二人走到正院,阴氏正在那里等他们,见他们出来,就把自己前几天求来的福袋塞给姐弟两人:“刀剑无眼,你们两人要小心。”

“放心吧,母亲,我会照顾好恒弟的。”班婳接过福袋,挂到脖子上,小心的塞进衣服里,“你真的不去了么?”

“你们去吧,这骑马射箭的我也不喜欢,去了也只能坐在营帐里干坐着,还不如侯府里有人伺候着舒适,”阴氏笑着摸了摸班婳头顶上的金叶冠,“这个漂亮,正合你用。”

班婳朝阴氏展颜一笑,朝她行了一个男子的揖手礼,“母亲,待我猎几块好的皮子回来,给你当坐垫使。”

“正好冬天快到了,我还嫌家里的垫子不够软和,”阴氏笑道,“快出门吧,不然时间就该晚了。”

姐弟二人辞别母亲,跟随班淮一道出了门。

说来也有意思,班淮虽是大将军之后,但是在骑射方面并不擅长,平时骑马小跑还行,要拉弓射箭却是为难了他。好在他想得开,不管别人怎么说他是将门犬子有辱门楣,他都不会因此去逞能,这么好的心态也不知道随了哪个。

京城西郊有很大一个皇家狩猎场,里面什么动物都有,就算不该生长在京城的猎物,在圣上狩猎的时候,它们也会乖乖出现在狩猎场上。

“今年风调雨顺,草肥马壮,定是一个丰收年,”云庆帝扭头对跟随在身后的两个儿子道,“不知今年粮价是多少?”

太子脸颊通红,他哪里知道粮食的价格,近来东宫的一个妾侍有了身孕,成亲好几年都无子的他正乐得不知东南西北,又怎么会想起关心这些。

“父皇,这种问题您问儿子,还不如去问那些大臣,”二皇子十分光棍,阴阳怪气道,“连大哥都不知道的事情,儿子便更加不知道了。”

自从皇帝要他娶忠平伯家的姑娘后,他与太子之间便有了嫌隙,甚至在皇帝面前也混不吝起来。

云庆帝见这两个儿子,一个平庸一个不服管教,觉得自己如果再多看两眼,就要把他们从马背上踹下去了。

“君珀,你来说说。”两个亲生儿子不省心,皇帝只能在自己宠爱的臣子身上,找到一点心理平衡。

“陛下,京城现在的粮价是精米六文一升,糙米四文一升,”容瑕驱马往前行了几步,“价格比前两月要便宜一些。”

“嗯,”云庆帝满意地点头,“有臣如君珀,朕心甚慰。”

太子闻言脸红得快滴出血来,倒是二皇子不悦地瞪了容瑕一眼。只可惜容瑕看也不看他,于是他更加生气了。

恰好就在此时,忠平伯府的人到了,二皇子看了眼骑在马背上的谢宛谕,有些厌烦的想,如此平庸的一个女人,竟要嫁给他做王妃,正式让人心理不痛快。

谢宛谕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夫君已经在心中烦了她,想起今天会在猎场上遇见二皇子,她一整夜都没有睡好,靠着厚厚的妆容才压住脸上的倦意。她若是此时能够抬头看一眼二皇子的神情,就知道这个即将与她共度一生的男人,或许并不是她的良人。

“谢妹妹,”石飞仙穿着一身素白的骑装,头上戴着一顶纱帽,走得离谢宛谕近了才掀起帽子上的纱帘,露出她的脸颊,“你竟是比我早一步。”

谢宛谕朝父亲忠平伯行了一个礼,便驱马来到石飞仙面前,朝她笑道:“我还在担心你今日不来呢。”

石飞仙朝容瑕所在的方向看去,容瑕正与陛下说着什么,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到来。她有些失落,转头对谢宛谕道,“二皇子真的挺俊俏。”

“你又来!”谢宛谕脸颊绯红,“再闹我可不理你了。”

“好好好,不闹了。”石飞仙眼角地余光一直关注着容瑕,可是容瑕除了跟陛下说话,便是与其他大臣说话,从头到尾都没有往这边看过一眼。

“哒哒哒。”

一阵马蹄声从身后传来,石飞仙回头看去,只看到一匹赛雪的骏马驮着一个红衣女子朝这边飞驰过来,虽然这个女人离她还有一段距离,但是石飞仙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一定能够吸引全场多人的注意。

随着马儿越来越近,石飞仙认出了来人是谁。

班婳,竟然是她,果然是她。

她看着班婳发间那顶漂亮精致的金叶步摇冠,鬼使神差地扭头朝容瑕望去。

这一眼,却让她的心仿若被针扎一般,丝丝密密的疼。

“哟,班家的丫头来了。”皇帝听到马蹄声,心里想着是谁在纵马,抬头望了过去,脸上的笑意顿时浓了几分,“我就知道,除了这丫头,没几个人敢在朕面前这么做。”

容瑕顺着云庆帝的视线看了过去。

白衣红衣,朱颜金冠,在一片金色的大地上,显得格外地光彩夺目。

“驾!”看到皇帝一行人,班婳抽了马儿一鞭子,加快速度来到皇帝面前,翻身跳下马,朝皇帝拱手行礼道:“臣女见过陛下。”

“快起来,快起来,”云庆帝笑着看了眼她身后,“你父亲与你弟弟呢?”

“他们骑术比不上我,我急着见陛下,便先过来了,”班婳笑嘻嘻地往前走了一步,“几日不见,陛下瞧着又英武不少。”

“你这丫头惯会胡说八道,”云庆帝看着眼前这个鲜活的少女,脸上的笑容更甚,“朕年纪大了,比不得你们年轻人。”

“陛下您是天下之主,一代明君,跟我这种小女子比什么。”班婳从小就深谙拍皇帝马屁之道,所以尽管她只是皇帝的表侄女,但是在皇帝面前,比那些王府郡主更得脸面。

皇帝对她笑的次数,比那些妃嫔生的女儿还多。

“哈哈哈哈,”皇帝朗声大笑,“好好好,这条马鞭便送给你这个小女子,希望你这个小女子多猎好物回来。”

他看着面前这个鲜活艳丽的小姑娘,心里隐隐有些可惜,若这不是他的表侄女,他肯定要把这样的尤物纳入宫中做宠妃,送她最美丽的珠宝,最华丽的布料,好好地圈养起来。

好在云庆帝的节操还在及格线上,对班婳的喜爱维持在了叔侄这条线上。而且他还是一个很清醒的父亲,虽然偏宠班婳,却绝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娶这样的女人为妻。

这样的姑娘当晚辈宠着还好,如果娶回来当儿媳妇,就有些糟心了。

“谢陛下。”班婳接过马鞭,在手里甩了甩,“还是陛下您的鞭子好。”说完,把自己腰间别着的鞭子嫌弃地取下来扔到一边,然后把云庆帝给她的马鞭别在了腰间,“待臣女猎得好东西,就献给您。”

蒋洛目光落在班婳**的耳垂以及手腕上,随后飞快地移开自己的视线,不屑地挑眉。

这么多年了,班婳拍马屁的本事还是这么浮夸又粗暴,偏偏他父皇就爱吃她这一套,有事没事就爱赏些东西给她,惯得她越发的无法无天,猖狂肆意。

想起自己心仪的女子也被班婳刁难过,蒋洛对她便更加挑剔。

难怪没有男人敢娶她,这样的女人……

他目光从班婳柔嫩光滑的脸上扫过,这种空有美色的女人送给他都不要!

“微臣见过陛下,”班家父子终于吭哧吭哧的赶了上来,班淮二话不说,直接朝云庆帝请罪,“小女无状,微臣管教不严,求陛下恕罪。”

“恕什么罪?”云庆帝脸上的笑意不消,“朕觉得你家姑娘很好,别拘了她。”

“谢皇上。”班淮打蛇随棍上,毫不犹豫的站直身体,识趣地拖着儿子混入了群臣中。

“陛下,那臣女也告退啦。”班婳摸了摸腰间的马鞭,一副迫不及待想要去炫耀的模样。

“去吧,去吧。”云庆帝一眼就看出她的用意,挥手让她自己玩去。他是一个长辈、皇帝、男人,看到长得娇娇俏俏的后辈喜欢自己送的东西,而且还高兴地想要去跟人炫耀,这种直白很好的讨好了他。

有了班婳打岔,皇帝也忘了刚才太子与二皇子给他带来的不快,他看了眼天色,对身后众人道:“准备开始吧。”

狩猎开始前,会有礼部的人摆坛祭天,让上天保佑大家能够带着收获平安归来。

这种从上古传来的习俗,已经变成了皇室狩猎前的过场,不过事关皇室与朝廷重臣的平安,没有谁敢马虎。

“不就是一条鞭子么,瞧她那轻狂样儿,”谢宛谕见一些眼皮子浅的贵女围着班婳奉承讨好,便觉得腻味得厉害,转头对石飞仙道,“静亭侯府怎么就养出了这么一个女儿?”

石飞仙冷笑道:“草包就是草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能这副做派,真是粗鄙不堪。”

谢宛谕讶异地看着石飞仙,以前飞仙虽然不太欣赏班婳的行事做派,但从未用过这种尖利语气来说她,今天还是第一次。

石飞仙也察觉到自己有些过激,便勉强笑了笑,“走吧,我们找个地方歇一歇,不必跟那些臭男人争夺猎物。”

“嗯,好。”谢宛谕点了点头,没有把石飞仙这点异样放在心里。

作者有话要说:二皇子:表妹拍马屁简单粗暴没智商,辣眼睛!

父皇喜欢别人简单粗暴没智商拍马屁,心好累!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