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东方长越司徒秋沅的小说[香消雪减君知否]免费试读

编辑:清风竹间行 2019-03-16 07:34:07

主角叫东方长越司徒秋沅的小说[香消雪减君知否]免费试读

《香消雪减君知否》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香消雪减君知否 即可阅读全文

《香消雪减君知否》小说简介

《香消雪减君知否》剧情可以,主角描写的非常出色,就是女主基本都是些熟女啊。主角是东方长越司徒秋沅的小说是《香消雪减君知否》,本小说的作者是榴莲雨飞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虽然很痛,但是司徒秋沅并不在意,她眼巴巴的望着自己的孩子,丝毫不在意那只手。苏笑白也没有理她,只是在她的体内搜索着,找的急了,便抓到什么捏碎什么。“嗯……”疼得有些忍不住了,司徒秋沅轻声的哼哼了一声。。《香消雪减君知否》是一本虐恋小说,作者是榴莲雨飞,主角是东方长越司徒秋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她本想着以身相许,赠他百世真情。可他却伤她憎她恶她辱她,他杀她的孩儿,将她另嫁。漫雪纷飞,她问:你可曾爱过我。雪落成水,他答:未曾。她活了千年,却没有想到遇见他,竟是一场躲不过的劫…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很痛,但是司徒秋沅并不在意,她眼巴巴的望着自己的孩子,丝毫不在意那只手。

苏笑白也没有理她,只是在她的体内搜索着,找的急了,便抓到什么捏碎什么。

“嗯……”疼得有些忍不住了,司徒秋沅轻声的哼哼了一声。

不一会,她的心肝肺便都被他捏的几乎粉碎……

忽然,一股浓烟传入,呛得苏笑白一顿咳嗽。

黑狗血,雄黄酒。

那些可都是针对妖物的,当然尤其是针对蛇的。

“罢了,有了这个小东西,你那快废了的妖丹,不要也罢。”苏笑白不耐的说着,拎起司徒秋沅的孩子,迅速的离去。

“宝宝……”司徒秋沅轻轻的呼唤着自己的孩子,眼前逐渐模糊了起来。

“王妃,这样做,不好吧……”一个年纪稍大的侍卫面色有些为难。

“怎么,莫不是怕了?我泱泱大国,岂能容忍妖物作祟?烧!给我烧的一干二净!”宁飞絮好看的脸上带着扭曲的笑容,刚刚便是这座山有了异象,想来那个小**一定在里面。

“烧!把这漫山的妖物,一个不留的全部给我烧死!”

熊熊的大火迅速地地吞噬着山岭,无数生命争相出逃。

宁飞絮不在意其他,只是吩咐了众人,遇蛇便杀,一个不留。

岐山灵蛇皆有灵性,知道无法逃脱,便纷纷涌入山洞,以己身微薄的灵力修复着深受重创的司徒秋沅。

便是这样的异象,引起了宁飞絮的注意,她带着众人,来到了山洞。

“骚狐狸,你果然在这里!”宁飞絮高声笑道,却不知有双眼睛已经盯上了她。

“走……快走……”微微恢复的司徒秋沅虚弱地扯着嗓子,说道。苏笑白并未走远,这群凡人在这里,会有危险的。

“走?不把你这个贱东西杀死,我怎么会走?”宁飞絮说着,便执起一把桃木剑朝着司徒秋沅刺去。

这剑是经过一得道高人开过光的,若是刺中,便是再强大的妖物,也该灰飞烟灭了。

司徒秋沅看着宁飞絮,苦笑了一下,却也没有躲避。

“够了。”一声冷声响起。

也不知是何时出现的,总之,东方长越就这样,出现在了司徒秋沅的面前。

衣带轻浮,宛若谪仙。

这一副场景,好似那年初见。

十五年前,她渡劫失败险些惨死。是他,那时他还很小,瘦小的身躯,便是这样挡在她的面前,生生的救了她一命。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书上说要以身相许,她便信了,只是后来的事情,伤透了她的心。

然而此刻,看着他的身影,司徒秋沅死了的心,莫名的再次升起了温度。

“阿越。”她轻声唤着他的名字,眸中有泪水浮动。

“王爷,您还要护着这妖物么?岐山异动,怪象纷起,这妖物可是大不详啊!”宁飞絮高声疾呼,掩下了眼中的恶毒。

“王爷,纵然您会怨我恨我,我也要为了您和宁国的安全,将这妖物铲除!”宁飞絮说得大义凛然,手中的桃木剑再次朝着司徒秋沅刺去……

《香消雪减君知否》 第8章 那年是初见 免费试读

虽然很痛,但是司徒秋沅并不在意,她眼巴巴的望着自己的孩子,丝毫不在意那只手。

苏笑白也没有理她,只是在她的体内搜索着,找的急了,便抓到什么捏碎什么。

“嗯……”疼得有些忍不住了,司徒秋沅轻声的哼哼了一声。

不一会,她的心肝肺便都被他捏的几乎粉碎……

忽然,一股浓烟传入,呛得苏笑白一顿咳嗽。

黑狗血,雄黄酒。

那些可都是针对妖物的,当然尤其是针对蛇的。

“罢了,有了这个小东西,你那快废了的妖丹,不要也罢。”苏笑白不耐的说着,拎起司徒秋沅的孩子,迅速的离去。

“宝宝……”司徒秋沅轻轻的呼唤着自己的孩子,眼前逐渐模糊了起来。

“王妃,这样做,不好吧……”一个年纪稍大的侍卫面色有些为难。

“怎么,莫不是怕了?我泱泱大国,岂能容忍妖物作祟?烧!给我烧的一干二净!”宁飞絮好看的脸上带着扭曲的笑容,刚刚便是这座山有了异象,想来那个小**一定在里面。

“烧!把这漫山的妖物,一个不留的全部给我烧死!”

熊熊的大火迅速地地吞噬着山岭,无数生命争相出逃。

宁飞絮不在意其他,只是吩咐了众人,遇蛇便杀,一个不留。

岐山灵蛇皆有灵性,知道无法逃脱,便纷纷涌入山洞,以己身微薄的灵力修复着深受重创的司徒秋沅。

便是这样的异象,引起了宁飞絮的注意,她带着众人,来到了山洞。

“骚狐狸,你果然在这里!”宁飞絮高声笑道,却不知有双眼睛已经盯上了她。

“走……快走……”微微恢复的司徒秋沅虚弱地扯着嗓子,说道。苏笑白并未走远,这群凡人在这里,会有危险的。

“走?不把你这个贱东西杀死,我怎么会走?”宁飞絮说着,便执起一把桃木剑朝着司徒秋沅刺去。

这剑是经过一得道高人开过光的,若是刺中,便是再强大的妖物,也该灰飞烟灭了。

司徒秋沅看着宁飞絮,苦笑了一下,却也没有躲避。

“够了。”一声冷声响起。

也不知是何时出现的,总之,东方长越就这样,出现在了司徒秋沅的面前。

衣带轻浮,宛若谪仙。

这一副场景,好似那年初见。

十五年前,她渡劫失败险些惨死。是他,那时他还很小,瘦小的身躯,便是这样挡在她的面前,生生的救了她一命。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书上说要以身相许,她便信了,只是后来的事情,伤透了她的心。

然而此刻,看着他的身影,司徒秋沅死了的心,莫名的再次升起了温度。

“阿越。”她轻声唤着他的名字,眸中有泪水浮动。

“王爷,您还要护着这妖物么?岐山异动,怪象纷起,这妖物可是大不详啊!”宁飞絮高声疾呼,掩下了眼中的恶毒。

“王爷,纵然您会怨我恨我,我也要为了您和宁国的安全,将这妖物铲除!”宁飞絮说得大义凛然,手中的桃木剑再次朝着司徒秋沅刺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