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重生之将门邪妃]免费试读 主角叫季成珺夏暮言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清晨的小鹿 2019-03-16 10:26:44

[重生之将门邪妃]免费试读 主角叫季成珺夏暮言的小说免费试读

《重生之将门邪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重生之将门邪妃 即可阅读全文

《重生之将门邪妃》小说简介

《重生之将门邪妃》小说整体节奏不快,男主性格低调,剧情诙谐幽默发展合理,真心不错,值得一看!!!。小说主人公是季成珺夏暮言的小说叫做《重生之将门邪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谜若桃夭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季成珺目光冷到了极点,实在不敢想象,日后还会有多少杀手前赴后继地来取弟弟的性命,失败一批又有另一批接踵而来是多么恐怖的状况。幸亏一切还来得及,她必须要找到幕后主使,将这种可能性扼杀在萌芽期。冬雷的刀子。热门小说《重生之将门邪妃》是谜若桃夭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季成珺夏暮言,书中主要讲述了:“为什么要娶我呢?我们祸福与共八年啊!”“为了你父亲手中的兵权,朕顶着天下人的耻笑娶一个其丑无比的女人,这是朕最恶心羞辱的八年!”她心灰意冷,若再世为人,必定血债血偿。

精彩章节试读:

望着季成珺飘然而去的身影,月红堆满谄媚的笑容凑到顾娴香跟前。

顾娴香损失一位心腹,心底气得暗暗咬牙,抬头就瞅见月红恶心的笑容,当即拿起茶杯扔过去:“贱货!”

月红被砸得眼冒金星,额头鲜血涔涔,愕然至极。

顾娴香连个眼神都不丢给她,心底狠狠地咒骂。

贱货!

季成珺,你这个贱货!

总有一天,你会再也高傲不起来,俯首在我脚下。

突然,顾娴香想到了什么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癫狂地大笑起来。相信要不了多时,季成珺就会痛心疾首地嚎啕大哭了吧!

月红捂着冒血的伤口,吓得浑身发颤。

季成珺眯了眯黑白分明的眸子,从今儿早上月红对她的态度便知晓,月红这丫头人大了,心也大了,“雨墨小筑”容不下这尊大佛。

如今,可随了月红的心愿了……

她刚折了顾娴香的得力右臂春香,又趁机把月红派了过去,依照顾娴香蛇蝎善妒的性子,哪里看得顺眼一个曾经伺候过她的人整天在自己跟前晃荡呢!

恐怕,月红此刻恨不得立马长双翅膀,飞出荷香园吧!

李嬷嬷到底是在这牛鬼蛇神的高门府邸混迹半辈子的人,当然看出些名堂。可迷惑的是,季成珺落了水醒过来之后,就变了个性子。

这些年来,月红一直习以为常地尊卑不分,可季成珺压根不在意这些事情,也容得月红放肆,每次都是她看不过去了才气骂那丫头几句。

“小姐,你……”李嬷嬷话说道一半又咽了回去。

季成珺皱着眉头瞥了李嬷嬷一眼:“怎么嬷嬷也觉得我性子软弱好欺负?或是觉得我今儿的处置过分了?”

李嬷嬷慌了神,心中瞬间一凛。虽然这嫡女嫡子二人是吃着她的奶水哺育的,季成珺更是她伺候大的,平素里待她宽和亲切,连句重话都不曾说过。

月红被打发到荷香院的这件事情,李嬷嬷可是没有半个不同意,那本就是那丫头咎由自取。到底有着主仆之分,况且自己如果真有意见,她怎么能左右季成珺的决断?

王氏去世得早,季成珺最自幼最亲近的人便是李嬷嬷,乃至于为人处世也跟着有些相像,耳根子软不说,性格过分懦弱又心肠软如。

季成珺抿了抿唇,幽幽叹了口气:“李嬷嬷不必惊慌,方才的事情你也瞧了个清楚,我这个正经的嫡长女在下人们的眼中是何种模样。若是再不杀鸡儆猴立立威风,必是有害无益。”

她再也不要重演上一世的悲剧!要他人不敢再小视,无法再觊觎!

季成珺非常了解自己当下的局势,首当其冲的便是把身边的人都经营得固若金汤,若没有得力忠心的心腹可用,如何站稳脚跟。

而李嬷嬷性子柔软,缺少锋利,而月红这种墙头草留在身边迟早都是祸害,月白还须要些时日尚待观望,“雨墨小筑”的剩余丫头资质根本就不可培养。细细想来,她的身边竟然毫无可用之人。

一路想着,已到了赏梅亭。

宋国公府的赏梅亭里,几个丫鬟打扮的人手中各自端着墨纹青釉的饵料盘,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什么,顺手把盘子里的鱼食丢向亭子下的湖里。

虽说现在是隆冬时节,可比起往年冬日还是要暖和得多,塘子并没有被霜雪冻住,游鱼如织。

望着鱼塘里幽幽围拢的鱼群,梳着丫鬟双云髻的丫鬟眨了眨眼皮,一脸笑意诡异至极:“姐妹们瞧瞧,这鱼儿好看么?这可是万厥国进贡的新品种,陛下赏赐特意给我们国共爷的,大少爷瞧了欢喜得很呢。”

顿了顿,又略微低了低头,继续诡笑道:“塘子里的红金鱼每天都被我们供奉着,可像极了头顶上的主子们。看起来养尊处优,可是若是有人随手丢把饵料进去,这些金鱼就慌作一团了,各自为谋,争权夺利。”

抓起一把鱼饵料撒向鱼塘,红色袄子的丫鬟缩了缩脖子,掩面偷笑:“姐姐真是形容得对极了,这雕栏画栋的楼阁可不就如同浅小塘子,川剧里说这叫戏如人生,一天一个变法,咱们且看着吧!”

隐蔽在假山后的季成珺气得发抖,眼里寒霜如刃。刘嬷嬷也没想到这些丫鬟敢堂而皇之地嘲讽主子,愤懑得想立刻冲出去,狠狠给她们甩一个耳刮子。

很快就恢复理智的季成珺,快速扫了眼气咻咻正准备冲出去的刘嬷嬷,及时扣住她手腕。

双云髻的丫头像是想起了什么趣事,幽幽开口:“府中就一个杜姨娘得国公爷盛宠,还生下了二少爷,我看要不了些日子恐怕就要提继室夫人了,巴结好了,少不了的甜头。”

“嘁!没眼力劲儿,杜姨娘明明是老太君逼着国公爷纳的,国公爷对早逝的王夫人才是真的情真意切,这些年来念念不忘,没再纳过别的女人。再说了,二少爷不过是个庶子,这府里还有嫡出的大小姐大少爷呢,她们怎么肯同意杜姨娘续弦!杜姨娘恨得牙根痒痒呢!”红袄丫鬟不屑接过话茬。

《重生之将门邪妃》 第十八章:惊涛骇浪 免费试读

季成珺目光冷到了极点,实在不敢想象,日后还会有多少杀手前赴后继地来取弟弟的性命,失败一批又有另一批接踵而来是多么恐怖的状况。

幸亏一切还来得及,她必须要找到幕后主使,将这种可能性扼杀在萌芽期。

冬雷的刀子又向张平的裤裆凑近一寸,吓得张平赶紧一股脑地往外蹦字:“……他戴着面具,全身裹在披风里。我确实不知道那人的长相,不过凭借他的言谈举止可以看出必定是尊贵的人。”

尊贵的人?

季成珺目光狠狠一缩,心中闪过一个身影,突然间疯癫的大笑,那笑容得比哭还难看。

瞬间,她福至心灵,想明白了一切!

那个人在季家撒下天罗地网,截断所有人的退路,狠毒的心计无人能及。

吊在半空中晃荡的张平被季成珺的笑容吓得一哆嗦,惊慌失措地尖叫:“我没有半个字是假话,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季成珺冷冷瞥了他一眼,却并不怀疑张平话里的真实性,他本来就是职业性杀手,杀人钱财替人消灾的类型,雇主不会交代自己的身份很正常。

可她还是觉得张平非常可恶,想起弟弟身上的青紫血瘀,心里那口气就出不来。她半眯的眸子乍然睁开,狐疑道:“现在知道怕了?你折磨季成阳的时候可是过瘾得很!”

“大小姐,都是雇主让我们往死里折磨他的,说是尸体不能留得太干净。”张平赶紧接到。

语毕,心中的肠子都悔青了,折磨个屁啊,若是抓到人的时候直接一刀抹了脖子走人,哪里会有后来这些事情。自己被捆作一团不说,还损失了一个子孙袋。

季成珺像是能看穿他想法,声音波澜不起,一如脸上淡漠无波的神色:“我看你心中可是很懊悔没有杀之而后快。”

“不不不……确实懊悔,不该惹上你们国公府的人,以后借我一百个胆子都不敢了。”张平被戳中心思,连忙掩饰,惹毛了眼前这位,后果是他所不能承受的。

听完张平的坦白交代,也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季成珺淡淡瞟了眼白衣的夏风,对方立刻将粗绳一收。

早已被晃荡得头晕目眩的张平整个人登时被网子缠得更紧,重重地砸在了染了鲜血的地上。

冬雷和夏风本是父亲特意挑选出来的精良府兵,一黑一白,身手上乘,如今已是她的影卫。

季成阳出了事之后,回过神来的季勋元当即给她配上了两名死士,以防止歹人会再次对国公府的人下手。

李嬷嬷听得咬牙切齿,忍不住问道:“大小姐,这人要如何处置。”

凭着那个绣着金线的荷包,很快便查到了府中的一个偷工减料私藏金线的婢女。张平想要进府中抓人自然要先打探好路线,他借机接近这婢女,二人成为姘头。婢女帮他在竹墨轩中找了份扫地小厮的活计,这才让他有机会掳走季成阳。

如若不是张平挂着婢女送的荷包,恰好被季成阳抓下来,还不知道事态会发展到何种糟糕的地步。

季成珺暗自思量,此人还有大用处,可是要想他乖乖听话,就必须要有足够的把握能够牢牢控制住他才行,不然必定无法安宁。

“把“鸠夜初五”给他灌下去。”季成珺不咸不淡,简洁利落地吩咐。

夏风直接掏出一个瓶子,倒出褐红色的小药丸,撬开张平的嘴灌下去。

“你……你给我吃什么东西……”张平吓得冷汗直流,不停的咳嗽,希望多咳两声可以把东西吐出来。

季成珺冷哼一声,轻描淡写:“这东西可是好宝贝,别看小小的一粒,比同等大的金子还贵呢。每月初五若不服用解药,那你全身便会遭万虫噬心之痛,慢慢地全身溃烂而亡。”

张平还来不及破口大骂,冬雷便一记手刀狠狠劈在他脖子上,他立刻晕了过去。

确定张平不会突然醒来之后,才把他身上的网子都解下来,捏着他的鼻子迫使他张开紧闭的嘴,一股脑地将瓶子中的白粉倒进去,随意扯了张烂布条裹着塞到他嘴里。再将张平重新用牛筋麻绳捆好,抗在肩上。

季成珺彻底放心下来,这瓶分量可以药倒一头牛的蒙汗药,足够让张平睡上两三天了。就算醒过来也不怕他逃跑,牛筋麻绳挣扎得越厉害,绳子就会收越紧。

她哪来“鸠夜初五”这种极品控制性毒药,价格可真是比得上大小的金子还贵,就算她有钱也没地方买去。不过是,以防日后生变,留一个后手罢了。

片刻,屋子里摆设恢复原状之后,月白弄好地板上的血迹,确定不会让人瞧出异常,季成珺推开门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

一夜无眠,飞雪不眠不休地落了一夜。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