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叶茂的小说[农女的锦绣商途]免费试读

编辑:九月茉莉 2019-03-16 10:34:16

主角叫叶茂的小说[农女的锦绣商途]免费试读

《农女的锦绣商途》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农女的锦绣商途 即可阅读全文

《农女的锦绣商途》小说简介

很好!很有吸引力!《农女的锦绣商途》文章和故事情节都很精彩。主人公叫叶茂的书名叫《农女的锦绣商途》,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清风逐月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大清早的,叶家族长并不想将这事情给闹大了,可叶茂姐弟和刘桂花各执一词,还皆说得有声有色,让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相信谁。“这么多乡亲看着,我有没有说谎族长一问便知!”叶茂一脸坦然,刘桂花虽然**,但相信良。小说主人公是叶茂的书名叫《农女的锦绣商途》,是作者清风逐月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奋斗了大半辈子的叶茂终于如愿地坐上了DM亚洲区总裁的位置,酒精的麻痹让她一醉不醒,叶茂再次增眼,恨不得能继续死回去。生活在古代农村,环境艰难,家徒四壁,父母双亡,只有年幼的姐弟相依为命。端庄秀雅的堂姐

精彩章节试读:

大清早的,叶家族长并不想将这事情给闹大了,可叶茂姐弟和刘桂花各执一词,还皆说得有声有色,让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相信谁。

“这么多乡亲看着,我有没有说谎族长一问便知!”叶茂一脸坦然,刘桂花虽然**,但相信良心未泯的村民不会跟她一样**,他们姐弟虽然穷,但也穷得有骨气!

“这……”叶家族长一脸为难,叶茂这小姑娘是可怜,眼下头上还包着布头呢,叶盛也瘸了腿,族长有心偏袒一下叶家姐弟俩,可刘桂花偏生还不依不饶的模样,族长也很是头疼。

“叶族长,”白婶看左右都没有人出来说话,她才上前一步道:“叶茂是出了手,不过那也是因为叶二婶嘴巴不干净且想先动手打人,他们姐弟俩只是自卫,难道真要被叶二婶给抓着撕扯?您瞧他们姐弟俩那小身板,哪里是叶二婶的对手?”

白婶虽然不想惹事但也不怕事,听到刘桂花说得越来越难听,简直就是颠倒黑白,她看着都忍不下去。

白婶说的话也是村民们看到的事实,她这一说出来倒是好多人跟着附和,不过这支持的声音多半是男的,被自家媳妇儿给瞪上一眼又立马闭了嘴。

感受着那些投向她或鄙视或不屑的目光,叶茂抿紧了唇角,看来她又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村里妇女们的公敌,可她没有错!

长得好看那是老天爷赏饭吃,难道就为了这些人的不喜她就要划花自己的脸?

快别搞笑了!

她会让这些人看着她叶茂不是好欺负的,就算只有他们姐弟相依为命她也要活出个人样!

舆论的偏向是很可怕的,虽然叶茂不讨人喜欢,但这时也没有人出面为刘桂花说话。

刘桂花一看这阵仗就气得咬牙,抢在叶家族长说话之前开口道:“族长,就算我和叶茂有了口角,但我给他们姐弟送蛋来总是事实吧,真是好心没好报,我们叶家养了白眼狼啊!”

“的确不能证明这蛋是叶茂姐弟的……”

“但也不能说明是刘桂花的?”

“那可就难办了!”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不是让叶族长为难嘛……”

一时之间众说纷纭,就在叶家族长都有些焦头烂额不好决断之时,人群又被拨开,缓缓地走来一个穿着绿色翠竹衣裙的女子,她莲步轻移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

叶茂一看便微微眯了眼,捶在袖中的手缓缓握成了拳头,喃喃念着一个名字:叶蓓。

这女子生得倒有几分端庄大气,鹅蛋脸柳叶眉,比一般的村姑要有气质得多,但一站在叶茂面前就被无形地比了下去,充其量也只能算作是小家碧玉。

“蓓儿,你总算是来了,叶茂这姐弟俩可要欺负死你娘了!”刘桂花一见到叶蓓就哭得更来劲了,她女儿那可是要做秀才娘子的人,就算叶族长见了也得给几分面子吧?

“娘,您先起来。”叶蓓一到来就先扶起了刘桂花,细细地给她擦了擦脸上的脏污,动作文静秀气,就如同大家闺秀一般。

人群里顿时又传来一阵议论声。

“看看人家叶蓓多好,姑娘家就该这模样,端庄大气,可比某些小狐狸精强多了!”

“叶家出了个金凤凰,那是要做秀才娘子的,你们比得上吗?”

“真羡慕刘桂花,人不咋的可命好,生了个好闺女啊……”

“这就叫同人不同命!”

“……”

女性同胞齐声支援叶蓓,男同胞们目光在叶茂和叶蓓身上打着转作比较,默默地不置一词。

叶家两朵花,叶茂生得美如天仙,叶蓓却是端庄秀丽,但对男人来说还是重视视觉效果,所以叶茂的模样自然更讨喜,再说这些风言风语都是女人们嚼舌根,男人才不在意呢,谁还爱去说一个姑娘的闲话不成?

其实叶蓓已经在人群后面站了一会儿,她就是在细听接下来的事情走向,没想到叶茂还能将族长逼到进退两难之地,这个堂妹从前可没这口才,遇事不是一惯地耍她那泼辣劲吗,哪有如今的冷静自持?

叶蓓眼珠子转了转,又向族长行礼道:“族长,我这个堂姐也不是说要偏帮谁,可您看这大清早的我娘就伤成了这样,再看叶茂和叶盛他们还好好的模样……”微微一顿又道:“再说了,谁不知道我堂妹他们家都快没米下锅了,这哪来的蛋啊,都是我娘好心来着。”

叶蓓这一番话倒是说得在情在理,再结合眼前的实际情况,大家倒还真偏向于相信刘桂花了。

再说叶蓓可是要做秀才娘子的人,那今后好歹也是个官夫人是不是,这样的她又怎么会说假话?

叶蓓一直留意着舆论走向,见时机成熟不由适时地抹了抹泪,“我堂妹她是不懂事,恐怕也是怪咱们昨儿个没有来看望她,可出了那样的事情大家也知道我心里不好受……”

那样的事情是指哪一样,贺林村的村民们可是门儿清!

叶茂这头是昨儿一早撞的,为啥?

还不是因为她勾引未来姐夫不成,在叶家门口撞了墙,眼下血迹都没有清洗干净吧?

说到底真正委屈的人该是叶蓓,毕竟叶茂窥视的是她的未来夫婿,如今她们母女俩还有心情过来探望叶茂,那是真正的大度。

“那可不是,我女儿让我来瞧瞧叶茂姐弟的,没想到他们反倒还不识好歹地伤了我,乡亲们来评评理,你们说我委屈不委屈?”刘桂花学着叶蓓的样子也抹了抹眼泪,不过这个动作在叶蓓做来就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但换作她……不看也罢。

打从叶蓓一出现叶茂的目光便冷冷地看向她,不知道怎么的心底里一股愤怒的情绪压都压不住,事实是怎么样的她们俩人都清楚,谁是谁非天知地知,叶蓓此刻一副受伤白莲花的模样搁这给谁看呢?

叶茂握紧了拳头,叶蓓母女俩口口声声说是来看望她,可这话连鬼都不信,她应该怎么样拆穿她们虚伪的面具?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农女的锦绣商途》 第【8】章 伪白莲花 免费试读

大清早的,叶家族长并不想将这事情给闹大了,可叶茂姐弟和刘桂花各执一词,还皆说得有声有色,让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相信谁。

“这么多乡亲看着,我有没有说谎族长一问便知!”叶茂一脸坦然,刘桂花虽然**,但相信良心未泯的村民不会跟她一样**,他们姐弟虽然穷,但也穷得有骨气!

“这……”叶家族长一脸为难,叶茂这小姑娘是可怜,眼下头上还包着布头呢,叶盛也瘸了腿,族长有心偏袒一下叶家姐弟俩,可刘桂花偏生还不依不饶的模样,族长也很是头疼。

“叶族长,”白婶看左右都没有人出来说话,她才上前一步道:“叶茂是出了手,不过那也是因为叶二婶嘴巴不干净且想先动手打人,他们姐弟俩只是自卫,难道真要被叶二婶给抓着撕扯?您瞧他们姐弟俩那小身板,哪里是叶二婶的对手?”

白婶虽然不想惹事但也不怕事,听到刘桂花说得越来越难听,简直就是颠倒黑白,她看着都忍不下去。

白婶说的话也是村民们看到的事实,她这一说出来倒是好多人跟着附和,不过这支持的声音多半是男的,被自家媳妇儿给瞪上一眼又立马闭了嘴。

感受着那些投向她或鄙视或不屑的目光,叶茂抿紧了唇角,看来她又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村里妇女们的公敌,可她没有错!

长得好看那是老天爷赏饭吃,难道就为了这些人的不喜她就要划花自己的脸?

快别搞笑了!

她会让这些人看着她叶茂不是好欺负的,就算只有他们姐弟相依为命她也要活出个人样!

舆论的偏向是很可怕的,虽然叶茂不讨人喜欢,但这时也没有人出面为刘桂花说话。

刘桂花一看这阵仗就气得咬牙,抢在叶家族长说话之前开口道:“族长,就算我和叶茂有了口角,但我给他们姐弟送蛋来总是事实吧,真是好心没好报,我们叶家养了白眼狼啊!”

“的确不能证明这蛋是叶茂姐弟的……”

“但也不能说明是刘桂花的?”

“那可就难办了!”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不是让叶族长为难嘛……”

一时之间众说纷纭,就在叶家族长都有些焦头烂额不好决断之时,人群又被拨开,缓缓地走来一个穿着绿色翠竹衣裙的女子,她莲步轻移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

叶茂一看便微微眯了眼,捶在袖中的手缓缓握成了拳头,喃喃念着一个名字:叶蓓。

这女子生得倒有几分端庄大气,鹅蛋脸柳叶眉,比一般的村姑要有气质得多,但一站在叶茂面前就被无形地比了下去,充其量也只能算作是小家碧玉。

“蓓儿,你总算是来了,叶茂这姐弟俩可要欺负死你娘了!”刘桂花一见到叶蓓就哭得更来劲了,她女儿那可是要做秀才娘子的人,就算叶族长见了也得给几分面子吧?

“娘,您先起来。”叶蓓一到来就先扶起了刘桂花,细细地给她擦了擦脸上的脏污,动作文静秀气,就如同大家闺秀一般。

人群里顿时又传来一阵议论声。

“看看人家叶蓓多好,姑娘家就该这模样,端庄大气,可比某些小狐狸精强多了!”

“叶家出了个金凤凰,那是要做秀才娘子的,你们比得上吗?”

“真羡慕刘桂花,人不咋的可命好,生了个好闺女啊……”

“这就叫同人不同命!”

“……”

女性同胞齐声支援叶蓓,男同胞们目光在叶茂和叶蓓身上打着转作比较,默默地不置一词。

叶家两朵花,叶茂生得美如天仙,叶蓓却是端庄秀丽,但对男人来说还是重视视觉效果,所以叶茂的模样自然更讨喜,再说这些风言风语都是女人们嚼舌根,男人才不在意呢,谁还爱去说一个姑娘的闲话不成?

其实叶蓓已经在人群后面站了一会儿,她就是在细听接下来的事情走向,没想到叶茂还能将族长逼到进退两难之地,这个堂妹从前可没这口才,遇事不是一惯地耍她那泼辣劲吗,哪有如今的冷静自持?

叶蓓眼珠子转了转,又向族长行礼道:“族长,我这个堂姐也不是说要偏帮谁,可您看这大清早的我娘就伤成了这样,再看叶茂和叶盛他们还好好的模样……”微微一顿又道:“再说了,谁不知道我堂妹他们家都快没米下锅了,这哪来的蛋啊,都是我娘好心来着。”

叶蓓这一番话倒是说得在情在理,再结合眼前的实际情况,大家倒还真偏向于相信刘桂花了。

再说叶蓓可是要做秀才娘子的人,那今后好歹也是个官夫人是不是,这样的她又怎么会说假话?

叶蓓一直留意着舆论走向,见时机成熟不由适时地抹了抹泪,“我堂妹她是不懂事,恐怕也是怪咱们昨儿个没有来看望她,可出了那样的事情大家也知道我心里不好受……”

那样的事情是指哪一样,贺林村的村民们可是门儿清!

叶茂这头是昨儿一早撞的,为啥?

还不是因为她勾引未来姐夫不成,在叶家门口撞了墙,眼下血迹都没有清洗干净吧?

说到底真正委屈的人该是叶蓓,毕竟叶茂窥视的是她的未来夫婿,如今她们母女俩还有心情过来探望叶茂,那是真正的大度。

“那可不是,我女儿让我来瞧瞧叶茂姐弟的,没想到他们反倒还不识好歹地伤了我,乡亲们来评评理,你们说我委屈不委屈?”刘桂花学着叶蓓的样子也抹了抹眼泪,不过这个动作在叶蓓做来就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但换作她……不看也罢。

打从叶蓓一出现叶茂的目光便冷冷地看向她,不知道怎么的心底里一股愤怒的情绪压都压不住,事实是怎么样的她们俩人都清楚,谁是谁非天知地知,叶蓓此刻一副受伤白莲花的模样搁这给谁看呢?

叶茂握紧了拳头,叶蓓母女俩口口声声说是来看望她,可这话连鬼都不信,她应该怎么样拆穿她们虚伪的面具?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