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十年深宫事]免费试读 主角叫花颜封玄奕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树瑶风 2019-04-23 15:27:19

[十年深宫事]免费试读 主角叫花颜封玄奕的小说免费试读

《十年深宫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十年深宫事 即可阅读全文

《十年深宫事》小说简介

《十年深宫事》这书成绩刷得太明显了吧!也有人看?。小说主人公是花颜封玄奕的小说叫《十年深宫事》,是作者唐家三个西红柿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花颜抬头,对上秦落雪一双恶狠的眼睛。见侍卫踌躇不决,秦落雪上前一把夺过侍卫的马鞭,二话不说,运转内力助力,朝着花氏父女一鞭甩去。花颜硬生生的承受了她这一鞭,还来不及呼痛,紧接着又是一鞭。“吼——”随着。主角叫花颜封玄奕的小说叫《十年深宫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唐家三个西红柿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爱的人,是这荣耀帝国的君王,而我,却‘贵’为这帝国的太后,他的‘母妃’。“痛吗?痛就对了,”男人狭长的眸光即使满载着欲火,口吻却依旧冰凉刺骨,“不痛的东西,你花颜,不配拥有。”

精彩章节试读:

“她哭泣?”花颜冷笑,“或许是因为作恶太多,忏悔而哭吧。”

不得不承认,能够如此隐忍,秦落雪也算城府极深了,这么多年来和她以姐妹相称,却不想她竟在内心深处如此痛恨自己,一直伪装,真不知她累不累。

封玄奕蹲下来,一把捏起她的下颚,“只有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才需要忏悔,雪儿真是瞎了眼,她本是秦将军的遗孤,却从小被你花颜当奴役指使,即便这样,她也从未有过怨恨,这么多年来一直记挂你,甚至为了你们花家不惜求本王,那么纯真的她,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姐姐。”

她对上他的眼,还是那般耀眼,“王爷抬爱了,花颜何德何能,能够做她秦落雪的‘姐姐’,如有选择,花颜宁愿当年代替秦伯父战死沙场,也不想与她‘情同姐妹’。”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说完,封玄奕大手一挥,对面的牢房里立马传来花翎海的惨叫声。

“你干嘛!”花颜立刻抓住他的手,“不关我爹爹的事,你不要伤害他。”

“不伤害他?”封玄奕眯起眼,“那就只能伤害你咯?”

封玄奕轻声一笑,“本王有只爱宠叫‘红隐士’,最近特别挑食,很难找到适合它口味的食物,你愿意试试帮本王喂养它吗?”

说完,他从怀里掏出一个锦盒,里面一只拳头大的红褐色大蜘蛛爬了出来。

花颜瞪大了眼睛,这种古怪的毒物,不知封玄奕还有多少。

他莞尔一笑,“别怕,它乖的狠,只要你喂饱它就行。”

“如何喂养?”

他一把将她拉进怀里,拉起她的袖子,嘴唇暧昧的摩挲在她的耳畔,“像这样。”

他吹了声口哨,那只‘红隐士’立马朝花颜爬了过来。

花颜知道如果不照做,父亲一定会受到更多的痛苦,直接闭上眼,任由蜘蛛王爬上那白皙的手臂,一个针刺扎进她的血管里。

那是一种难以说清的痛苦,身体仿佛触电一般,难受的要命,全身的血管骤然收缩,她知道,那只蜘蛛王正在吸收她的血液。

瞬间,白皙的手臂变成了可怕的血红色。

“唔……”封玄奕似乎很满意,“看来它很喜欢你,以后你就负责喂养它吧。”

‘红隐士’是北疆最毒的毒物,用人血供养,养足成型后,便是最致命的武器,但也是世间最好的良药。

但喂养它的人也会因长时间的‘喂养’,而逐渐丧失身体的基本机能,最终将会枯萎而死。

封玄奕将喂饱的蜘蛛收进盒子,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已经躺在地上,浑身不停抽搐的花颜。

“记住本王的话,本王不想再看到雪儿落泪,若想花翎海多活两日,就管好你自己这张嘴。”

说完,他跨步走出牢房。

临走之时,又加了一句,“昨晚本王觉得很恶心,这种恶心的事情,本王不希望再有人传到雪儿的耳朵里。”

后来的日子,花颜每天都要喂养‘红隐士’,直到她全身抽搐,口吐白沫,它才会吃饱。

封玄奕每天都会来,一个不高兴,她就会因他而遍体鳞伤。

地牢里,他从不顾忌旁边的侍卫随从,不顾她身上的伤痕,强行要她。

《十年深宫事》 第7章 雪儿不能失去光明 免费试读

花颜抬头,对上秦落雪一双恶狠的眼睛。

见侍卫踌躇不决,秦落雪上前一把夺过侍卫的马鞭,二话不说,运转内力助力,朝着花氏父女一鞭甩去。

花颜硬生生的承受了她这一鞭,还来不及呼痛,紧接着又是一鞭。

“吼——”

随着一声猛兽般的嘶吼,花翎海挥舞着溃烂的双手朝着秦落雪的脸挥去。

“啊——”秦落雪本能的捂住脸,惊叫了一声。

花翎海的掌刚触碰到她的脸,就被人一脚踹在头上,当场倒地。

“爹爹——”

花颜还未站起身,也被人踹飞。

胸腔一股血腥味涌出,她趴在地上喷了一口血,“秦落雪——”

她咬牙切齿的看着打伤爹爹和自己的黑衣侍卫,收功后直接闪到她的身后。

“你们又在干嘛!”

是封玄奕的声音,呵,他终于来了。

“我的眼睛——”秦落雪一把捂住自己的双眼,“我的眼睛,好痛,好痛。”

封玄奕大步流星,一把将秦落雪抱起,大声呵斥道身边的宫人,“娘娘这是怎么了?”

秦落雪身边的丫鬟立马下跪,“王上请救救我家娘娘,兽奴发狂,重伤了娘娘,还将娘娘的眼睛弄伤了。”

“王上,”秦落雪抓着封玄奕的衣襟,“雪儿眼睛好疼,怎么办,雪儿会不会瞎?”

“放心,本王不会让你出半点事!”

该死的,他刚下朝,一听到下人来报兽奴伤了雪贵妃就立马赶来,看来还是晚了,“来人,将这兽奴拉下去,乱棍打死!”

花颜猛地抬头,对上封玄奕那双冷冽的眸子,“还请王上明察,雪贵妃身边的武士内功深厚,我爹已是半残之人,怎会如此轻易伤到她!”

他怀里紧紧的搂着秦落雪,一双眸子简直要将花颜碎尸万段。

“花颜,你是不是又忘了本王的话?若你胆敢再惹雪儿落泪,这后果将会是你承受不起的。”

“王上,不关颜姐姐的事,是兽奴……啊……”秦落雪更加大声的哭了起来,“好疼,玄奕,我的眼睛好疼。”

“快传太医!”

封玄奕大声吼道,转身一双嗜血的眸子看向花颜,“若是雪儿的眼睛有任何散失,你也别想再见到任何光明!”

终于,花翎海死在乱棍之下,遍地是血。

花颜再度被关进冷宫,等待着凤仪殿内太医的宣判。

灵儿被带走了,在秦落雪的指使下,新的宫女直接将花颜的饭食换成了狗食。

‘吱呀——’

腐朽的冷宫大门被推开,一个修长的身影逆光而来。

是封玄奕。

他屏退了宫人,径直坐到花颜身边。

第一次,

他与她如此安静的面对面坐着,态度确实极为冷漠。

“花颜,”他安静的看着她,淡淡的道了句,“雪儿瞎了。”

“怎么可能,不可能!”她猛的摇了摇头,“我当时就在旁边,爹爹并没有真的伤到她。”

当时,爹爹的掌风呼啸而过,但那力道绝不可能导致她眼瞎。

封玄奕眯起眼缝,看着眼前的女人。

他也问过当场的侍卫宫人,花翎海确实朝着雪儿一掌劈来,但立即被卓尔云一脚踢开,卓尔云是北疆最猛的战士,一直被他安排保护在雪儿身边。

花翎海即使功力再深,应该也不至于让雪儿眼瞎,但太医的诊断,雪儿的疼痛,让他不得不接受事实。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