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主角叫任峰幽兰的小说[英雄崛起]最新章节

编辑:森鹿姑娘 2019-04-28 22:19:27

主角叫任峰幽兰的小说[英雄崛起]最新章节

《英雄崛起》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英雄崛起 即可阅读全文

《英雄崛起》小说简介

打发打发时间还可以,内容太死板,配角老是抢着送人头,人物描写太平淡,以至于看着看着就很平庸了,虽然极力想要表达感情,但都读不出感觉来,有种明明是看着好吃的糖果,吃到嘴里却变成了嚼蜡,没有读小说最重要的期待感,那也就到此为止了。。主人公叫任峰的小说是《英雄崛起》,是作者疾风徐林创作的历史小说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此时此刻,不光是任峰,就连周边的百姓,也都是纷纷停下脚步。当听到梁国军队追杀而来的时候,这些百姓的第一反应是害怕。但是当任良站出来,决意率领三百家将去迎击追兵的时候,却又让所有的百姓都是吃了一颗定心丸。完结小说《英雄崛起》由疾风徐林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任峰幽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荒古武帝九转轮回,重生在荒界,从那一天开始,任峰的人生彻底改写,战荒界,破诸天,横行霸道。“我之所向,天地宇宙也要退让!”“我之所言,无上大帝也要洗耳恭听!”

精彩章节试读:

沉闷的撞击声中,任远整个人都如遭雷击,满脸不可思议的站在原地。

那一块板砖,早已经四分五裂,碎渣掉了一地。

而任远的额头上,正缓缓的鼓起一个大包,在加上那满脸的泥土,看起来颇为滑稽……

“谁?谁干的?”

任远已经快疯了!

他方才是真的对任芯起了色心,也真的准备把对方扣在药阁,等到晚上的时候彻底办了任芯!

只不过方才那一块板砖,却瞬间把任远的心猿意马彻底砸死了……

抬起头,任远便看到不远处正好整以暇拍掉手上泥土的任峰。

不用想,任远也知道这必然就是任峰干的。

猛的上前几步,任远便是开口怒吼道:“任峰!你敢砸我?你这是在找死!”

任峰则是冷哼一声,满眼鄙夷的开口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砸你了?”

说到这里,他又是回头扫了眼身后跟上来的众多仆役,满脸不怀好意的问道:“你们谁看到是我动手的?谁愿意给任远少爷作证?”

众多仆役正看热闹看的舒服,哪里会想到会被拖下水,当即便都是连连后退。

昨天任峰可是当着无数人的面暴打了任虎家的仆役,让所有人都知道了主仆的位置,现在这些仆役又哪里敢来惹任峰?

而这一头,任峰又是冷笑道:“丹药会无缘无故的自己丢,砖头就不能无缘无故的飞起来砸到你这个傻子的头上吗?”

一席话,瞬间让任远哑口无言。

他克扣了任峰的中品丹药,只给任峰留下了几颗最为垃圾的聚气丹,还污蔑任芯是自己弄丢的。

而现在任峰的做法,就无疑于拿刚才的事情来嘲笑他。

眼中闪过几道凶光,任远面色不善的盯着任峰:“我还非说是你们自己弄丢了丹药,你能奈我何?”

任峰一摊手,开口笑道:“我昨天才刚刚说过你们最好别惹我,既然你不信,那就来试试喽!”

“是吗?”任远脸上浮出几分狞笑,双手交叉捏的咔啪响,“你一个刚刚觉醒的废物,跟一个灵门二重的高手说这种话,谁给你的自信?”

“灵门二重也算高手?”任峰哑然失笑。

灵门境仅仅只是武者的第一重境界,与那些动辄毁天灭地的神人相比,不过是蝼蚁一般……

可看着任远的样子,仿佛灵门二重,就感觉自己天下无敌了一样。

眼看着任峰眼里的轻蔑,任远心中怒火更省,猛然冲下台阶,抬手挥出一拳,他便是爆喝道:“灵门二重就足够弄死你你这个废物了!”

“唰!”

相比较任峰体内那少的可怜的真气,任远此刻一出手,便有道道肉眼可见的真气喷涌而出,裹挟着周围那狂暴的空气,重重的朝着任峰的头上砸去。

“嘿,任远少爷亲自出手,这小子怕是要没命了!”

任峰身后,那些原本退远了几步的仆役中有人忍不住的开口。

这一句话,也顿时点燃了其他人心中的怒意。

一想到方才任峰威胁他们,当即便是有人开口冷笑道:“咱们都瞧好了,看看他是怎么死的!到时候咱们给任远少爷作证,证明他出手在先袭击的……”

一众仆役皆是重重点头,全都是期盼的看向任峰,想知道任峰接下来的下场有多惨。

而另一头,任峰却始终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连脚步都懒得挪动半分。

他虽然才刚刚突破灵门一重,但是任峰却从未把所谓的二重高手放在眼里。

一直等到任远的拳风逼近的时候,任峰才微微抬头,伸手一抓,他便轻而易举的抓住了任远的拳头。

“啪!”

拳劲戛然而止,那看起来声势骇人的真气,也同样仿佛被瞬间掐断,彻底消失。

任远原本还以为这一拳就足够解决任峰,此刻猛然被挡住,连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猛的一抽手,他却又惊骇的发现,任峰那握着他拳头的手,竟然犹如铁钳一般,让他丝毫无法挣脱!

“这怎么可能?”任远心中一惊,急急忙忙的再次发力,然而他脸色憋的通红,任峰握着他拳头的手却依旧是纹丝不动。

灵门二重,一拳可足足有两鼎之力,任峰才刚刚觉醒,恐怕连一鼎之力都不够,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又怎么可能抓住他的手?

“你才刚刚觉醒,怎么会有这么大力气?”

任远瞪着任峰,完全无法置信。

而任峰只是轻轻松开手,任由任远跌跌撞撞的摔到后面去,口中更是轻笑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想到可以名正言顺的揍你,我就觉得全身都是劲!”

说罢,任峰也不去管任远那惊骇欲绝的表情,猛的一挥手,便是狠狠抽下。

啪!

任远只觉得一股巨力猛然撞到自己的脸上,将他整个人都抽的飞了起来……

非但如此,任远口中的牙齿和鲜血也在瞬间喷出!

“嘶……你们看这任峰,他好像已经进入灵门境一重了?”

“吹牛呢你?昨天才觉醒,今天进入一重,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众多药阁弟子与围观的仆役之中,众人皆是瞠目结舌的看着飞到半空里的任远。

然而还没有等到任远落地,任峰已经猛然前跨一部,拳头如雨落下!

砰!砰!砰!

密集的拳风之中,所有人都是呆傻一般的看着任峰和任远。

一直到了此刻,众人才忽然意识到,就算任峰已经从觉醒进入了灵门一重,那也没有任远的二重等级高啊!

“这……不可能吧?明明任远少爷才是二重境啊!”

“假的!肯定是假的!灵门一重为什么能够打得过灵门二重?”

有人揉了好几遍眼睛,才不得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的天,任远少爷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啊!这怎么可能?”

周围众人皆是无法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然而亦是在此刻,任远已经哀嚎着被任峰远远甩了出去,宛如死狗般在地上翻滚几圈,可谓是灰土土脸丢人至极。

而整个过程里,任峰则是脸不红气不喘,甚至还有些嫌弃的拍掉手上灰尘,仿佛刚才揍人的并不是他……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

被摔的七荤八素的任远躺在地上足足缓了老半天,依旧是无法相信方才经历的这一切!

他满心以为这一次还是会想以前一样轻而易举的暴揍任峰一顿,却从未想过,自己竟然连还手都还不了……

“任远大哥!快,快扶他起来!”周围其他药阁弟子猛然醒悟过来,皆是急忙伸手帮助任远站了起来。

“刚刚是什么情况?”

任远晕晕乎乎的起身。

“任峰!你这是在找死!你……”

才刚说一半,任远却又忽然看到任峰的眼中的冰冷。

猛的一个哆嗦,任远瞬间想起方才那一顿狂风暴雨拳拳到肉的痛苦!

到了此刻,他哪里还敢放言说要教训任峰?

可若是就这么认输,他任远又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亦是在此刻,任远的眼角却又忽然瞄到了旁边的任芯。

心中念头一闪,任远便是猛的冲到任芯身边。

一把揪住任芯,他便是怒喝道:“好小子!你姐姐偷了药阁的丹药,你还敢袭击我!你们这是死罪!是死罪!”

一开口,他便是直接给任芯、任峰扣上了两顶大帽子。

紧跟着,他又是恶狠狠的看向周围其他药阁的弟子,开口怒道:“都还愣着干嘛?给我拿下任峰,交给执法长老来为家族除害!”

周围其他药阁弟子都是愣愣的看着任远,不过很快,却都是反应了过来,皆是急忙挡在任远的身前。

任远的修为虽然不高,但他却是负责药阁的九长老亲自指派的药阁执事,剩余在药阁中的弟子,自然都不敢违抗对方的命令。

看到足足六七个灵门二重的弟子手持武器挡在自己身前,任远心中也终于是安定了下来。

扫了眼任峰,又狠狠的瞪了眼被他揪住的任芯,任远便是忍不住的笑道:“任峰,你要是敢动一下,别怪我辣手摧花!”

而任峰,也仿佛被这突发的状况吓坏了一般,兀自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似乎是看到任峰的反应,任远又是忍不住的哈哈大笑,简直想要给自己的机智点个赞!

扫了眼身前任芯那精致小脸,任远心中yin邪之欲更浓!

“好小子!你厉害是吧?那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姐姐是不是也这么厉害!”

任远冷冷的扫了眼任峰,又是猛的拖着兀自挣扎的任芯,便是朝着药阁内部走去,口中更是冷笑道:“我得好好搜查搜查,看看你这姐姐到底有没有藏匿丹药!”

一时间,场中众人皆是更加震惊。

家族内部各房之间虽然有竞争,也有争吵斗殴之事,可是如任远想要对任芯所做的这种事情,却还从未发生过……

就连周围的药阁弟子,此刻也都是有些无奈的看着任远,却都不敢去阻挡对方!

任谁都知道……

任远手下的药阁弟子足足六七个人,全都是灵门二重的高手……

就算方才任峰打败了任远,又能怎么样?难道他还能一个人单挑七八个?

“这……任芯这下可算完了!”

“你说任远少爷只是少扣了几颗丹药而已,吃点亏就是了!你看现在,他可是把任芯也给连累了啊!”

“唉!任远少爷也是……罢了,咱们还是快走吧,免得惹祸上身。”

众多奴仆皆是摇头叹息。

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却有人忽然发现任峰闭上了眼睛。

“这废物……你们看任峰在干嘛?”有人忍不住的惊奇。

他本来想说任峰废物,不过一想到刚才任峰的战斗力,便是急忙改了过来……

而这人的提醒,也让众多仆役都是看了过来,甚至连几个药阁弟子,此刻也都是面面相觑,不明白任峰到底想要干嘛。

“这……他该不会是准备视而不见的吧?”

“呸!枉费任芯省吃俭用的帮助他,没想到这小子是个白眼狼!”

“走吧走吧!还有什么好看的,看这个废物大哭一场吗?”有人忍不住的鄙夷。

然而也就是在众人的议论之中,任峰却忽然低喝了一声,瞬间让所有人都止住脚步!

紧跟着,一道若有若无的波动似乎瞬间在任峰的身上爆发而起。

“不对!他人呢?”

有人忽然惊呼,瞪大眼睛看着任峰原本站立的地方。

此刻那里只留下地面上一道龟裂的痕迹,又那里还有任峰?

“这怎么可能?他难道还能凭空消失不成?”众人皆是无法相信。

亦是在此刻,有人低声道:“是身法!好快的身法!”

一语惊醒梦中人!

直到此刻,众多仆役才猛然醒悟过来,任峰不是消失了,而是速度太快,以至于他们根本没有看清楚。

甚至于连那六七个药阁弟子,此刻也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甚至还有人将手按在武器上,保持着抽刀的姿势……

为首的药阁弟子,更是保持着握刀的姿势,可是手中却早已经空空如也……

他们看到了任峰动手!

然而那一道犹如雷霆般的身影,却早已经越过了这几名弟子,直奔药阁门口的任远和任芯!

“任远少爷!小心!”有药阁弟子面色大变,急忙提醒。

可下一秒,一道清冷刀光悍然劈下!

“唰!”

“啊!”

“我的手……”

《英雄崛起》 第11章 少将军跑了 免费试读

此时此刻,不光是任峰,就连周边的百姓,也都是纷纷停下脚步。

当听到梁国军队追杀而来的时候,这些百姓的第一反应是害怕。

但是当任良站出来,决意率领三百家将去迎击追兵的时候,却又让所有的百姓都是吃了一颗定心丸。

他们都知道,如果不是为了他们,任良早就已经回到郑国,根本无需在如今返回去争杀冒险!

“唉,也就任将军才会把咱们当人,梁国的那些畜生们,可都是恨不得吃咱们的肉,和咱们的血啊!”

“梁国?就算是郑国的那些将军们,又有谁能够把咱们当成人看?太平盛世的时候还好,到现在这乱世之中,他们自己的命都保不住,还会来管你?”

一声声的议论,让这数百乡亲都是忍不住的连连长叹。

要知道早些年梁国攻打郑国的时候,那些郑国的将领可都是争先恐后的逃离,别说是普通的百姓,就连那些将领的兵丁,甚至于王公贵族,可都是无人去管。

若是换做他人,即便是知道玉龙关太守段平屠村的事情,怕是也压根就不会去理会。

当日是任峰动手在先,可即便是任峰不动手,一旦任良知道此事,也绝对不会饶了段平。

正如这些百姓所言,只有任良,才会把他们放在心上。

也只有任良,才会宁愿以身犯险,也要保护他们!

“夫人,将军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啊!”

有百姓中被推选出来的老者走到任峰和柳若梅的身前,深深一躬,恭敬无比。

柳若梅急忙避开,又是连忙搀住老者,开口安慰道:“老先生不用如此,我汉家将士的职责本就是守护疆土,这些年没能照顾到你们,如今还要你们跟着我们逃亡,夫君已经惭愧万分了!”

“我们才惭愧啊,若非我们,将军又何必如此!”老者潸然泪下,闻者皆是黯然低头。

柳若梅也是忍不住的轻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作为任良的妻子,任良的选择,便是她的选择,更何况任良的所作所为,柳若梅亦是鼎力支持的!

看到眼前众多百姓,柳若梅才低声开口道:“老先生不用自责,咱们都没有做错,错的是那些梁国的畜生,若非他们,我们又何必如此?”

“对!咱们只想活命,可是这些畜生太欺负人了!”周围有人再也忍不住的开口附和。

更有人忍不住的啼哭道:“可怜我家中老小已经死绝了,若不是将军,怕是我家满门都要死在梁国了!”

一时间里,众多百姓皆是心有戚戚然。

他们都是在玉龙关受过无数苦难的,哪家没死上几个人?又有谁没有被那些苍狼营折磨羞辱过?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柳若梅身边的任峰忽然开口道:“各位乡亲父老,我父亲已经去阻击梁国追兵了,他们就是想要把咱们抓回去,继续折磨羞辱咱们,你们说能行吗?”

“不能!我就算死,也不要在回那地狱了!”有人高声呼喊,引得众人连连附和。

任峰则是再次开口道:“对!我们就算死,也不能回去!郑国就在南边,咱们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就能回到郑国去,大家加把劲,只要咱们回到大郑,早晚有一天咱们都能够回来给亲人报仇!”

“小将军说的没错!乡亲们,咱们都加把劲,早点回到郑国,将军就不用去冒险了!”为首的老者登高一呼,顿时引来众多百姓的附和。

“是啊,大家都快点,将军这是在拿命来给咱们争取时间啊!”

“走!咱们这就走,大家一起互相搀扶一下,早点回郑国,也好早日报答将军的恩情!”

此刻在场的众多百姓,在一声声长叹中,皆是返回到队伍中去。

方才的一番交谈,也让众多百姓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但是任峰几人却都是清楚的感觉到,原本有些拖拉的队伍,却在这沉默中加快了速度。

有人当初在玉龙关负伤,此刻宁愿咬紧牙关兀自强忍着,也不愿意拖累其他人。

也有人在这几天的逃亡中已经累的眼冒金星,可是在此刻,这些人却都是打起精神来,健步如飞。

整个队伍的气氛,也在这沉默的前行之中越来越凝重。

把柳若梅和任芯送回马车之后,任峰便是重新在队伍里忙碌了起来。

刚开始,柳若梅还有些担心任峰,还让任芯叫了任峰两次,想要让任峰好好的休养一下。

不过在看到任峰固执的为百姓帮忙之后,柳若梅也就不再去管,只是放任任峰四处奔走。

此时此刻,任峰便是带着两个亲卫,正殷勤的帮助几个年老的百姓。

“好了,你们在这里帮这个阿公阿婆提下东西,我去后边看看!”任峰对着两个亲卫开口.交代道。

这两人也毫不怀疑,当即便是按照任峰的吩咐帮助几个百姓。

而任峰则是缓缓的朝着队伍后面走去,偶尔还会帮一下路上的百姓。

没多久,任峰就已经到了队伍的最后面。

看了眼任良离开的方向,任峰微微咬牙,便是默不作声的朝着后方走去。

不过才刚刚抬脚,队伍最后方的老者便是好奇的开口问道:“小将军,您这是要去哪里?”

“呃……我去方便一下!”任峰急忙开口。

那老者也没有太多怀疑,只是开口笑道:“正好,老朽也有些急了!”

一看这老者要和自己同去,任峰顿时便是有些无语,急忙再次搪塞道:“那个……老先生,我这人有个毛病,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才能方便出来!”

“理解理解!”老者一听任峰如此说,也只是哈哈一笑,便不再去提。

而任峰则是轻轻舒了一口气,找到一片草丛遮住视线,他便是抓紧时间朝着后方任良离开的方向走去!

不过才刚刚过了盏茶时间,那先前和任峰搭话的老者便是瞬间发现了不对劲。

“不对啊,小将军怎么去上个厕所还要这么久?”老者有些疑惑的站在原地,等了好一阵子,却始终没有看到任峰出现。

两个留下来的亲卫看到老者落后,还以为对方体力不支,特意跑回来帮忙。

谁知这刚停下,便听到老者自言自语的话。

一瞬间里,两个亲卫都是面色一变,皆是忍不住的感到不妙!

“老伯,小将军在哪里上厕所?”为首的亲卫急忙开口问道。

那老者也不敢隐瞒过,急忙一五一十的指着任峰离开的方向,把方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末了,老者还不忘笑了两声:“没想到小将军看起来虎虎生风的,xing子里却是这么害羞的人!”

“害羞?”两个亲卫已经是哭笑不得了,那为首的亲卫更是急急忙忙的跑到任峰离开的方向。

没多久,便是传来亲卫的高声喊叫。

“快去禀告夫人,少将军偷偷跑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