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主角叫陈晓练青衣的小说[我妈是剑仙]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森花 2019-05-19 20:33:26

主角叫陈晓练青衣的小说[我妈是剑仙]全本免费阅读

《我妈是剑仙》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我妈是剑仙 即可阅读全文

《我妈是剑仙》小说简介

《我妈是剑仙》褪去你粉红的内衣,露出你圆润的玉体。 雪白尖峰高高耸立,香味诱人垂涎欲滴。 令多少饥饿人着迷,抓你捏你含你嚼你。 从小我就离不开你,啊,亲爱的花生米!。完整版小说《我妈是剑仙》是会说话的蹄髈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主角陈晓练青衣,书中主要讲述了:雷蛇狂舞,满目炫光,陈晓身处在雷暴中间,看着奔窜激荡的电流,擦肩而过,心中波平如镜。玉帝脸色大变,终于惊慌起来,失声道:“**!你做了什么……九霄神雷,你难道不怕死么?”陈晓冷静道:“当然怕,不过有你。主角叫陈晓练青衣的小说叫做《我妈是剑仙》,本小说的作者是会说话的蹄髈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陈晓站在天台上:“你要是不录取我,我就从这跳下去。”招生办老师一脸愤怒:“这是谁家的孩子,把他父母找来?”半晌,陈母匆匆赶来,站在了陈晓身边,大义凛然道:“要是不录取我儿子,我们娘俩就从这跳下去。”众

精彩章节试读:

不行,得跑!电光火石之间,陈晓就已经下了决定。

和一个拿着刀的精神病人同处一室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何况她还想捅你。

“砰!”

就当陈晓琢磨回头跑的时候,大门突然凭空关上,锁芯里传来一阵脆响,反锁住了。

陈晓顿时就尿了。

这是……超能力???

剧本拿错了吧……狗蛋!

女人平静道:“你不用怕,我只取你心头血,不会伤你性命。”

陈晓嘴角抽搐。

不怕?你当我也傻!扎心放血,完事儿就能领盒饭了!

怎么办?

现在的情况,跑是跑不了了,难道真的要拼命?

陈晓对比了一下敌我实力,有点沮丧。

这个营养不良的身体,胳膊还抻了……别说空手入白刃了,貌似空手抢香蕉都不一定抢的过这个一看就营养均衡的妈。

“噗通!”

陈晓脸色数变,然后一咬牙突然就跪了,情真意挚道:“妈,你看清楚,我是您儿子,亲生儿子,虎毒都不食子啊!”

走投无路,现在陈晓希望的就是他妈还有点人性,能放他一条生路。

似乎完全没想到陈晓会跪下,女人怔了一下,随即便是神情惶恐,连忙躲开陈晓的跪拜,惊叫道:“别叫我妈,我不是你妈!”

陈晓脸瞬间就绿了,完了,儿子都不认了,这个坎恐怕是迈不过去了。

然而,就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剧烈的轰鸣,紧接着一个双响炮仗顺着窗户就窜了进来,直接打在吊灯上。

“轰!”

双响炮直接爆炸,火光四溢。

老式的圆环吊灯直接被炸的稀碎,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套在了他妈身上。

“啊……”

然后陈晓便是听到一声惨叫,看到他妈披着被单,套着吊灯,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之下开始激烈的跳起了老年迪斯科。

咦?

陈晓一眼就看明白了,这是让电给打了。

机会!

陈晓扭头就想跑,可是手握在门把上,却犹豫的回头看了一眼。

旧城区都是老楼,全是户内电表,而且用的熔断器,不是空气开关,也没有漏电保护器,这要是一直电着,估计死定了。

“丫的,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陈晓一咬牙,直接打开门口的电表盒子,把闸拉了下来。

“噗通!”

女人直接瘫软在了地上,头发凌乱,呼吸急促,双眼失神,时不时的还抽搐一下。

陈晓有点惊疑不定,这不是要不行了吧?用不用打120?

不过很快女人似乎缓过气来了,神色痛苦的看着陈晓:“果然是传说中的天尸剑命,谁碰谁倒霉。”

陈晓一愣,这屋里就他们俩,他妈明显是在跟他说话。

可是听这话,陈晓心里就不得劲了:“不是,我救你一命,你怎么还骂人啊?你才是舔屎贱命呢!你全家都……咳……”

陈晓话说了一半,才觉得有问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自己不也是和她一家的么?

女人神情一窒,无奈的摇头道:“你理解错了,我没有骂你,而且我不是天尸剑命,我的命格不如你,我是天生的赤尸剑命。”

“吃-------屎贱命?”

陈晓噎了一下,有点怜悯的看着他妈,自己何必和一个精神病人计较。

“算了……看你也没事儿,我走了,我打个电话给精神病院,等会就有人来接你了。”

“不要打电话!”女人神色大变,急切道:“是时候该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你了!”

陈晓听到这话脚步就是一顿,回头就看到他妈一副诚恳加认真的表情。

难道……精神病被电好了?

什么真相?陈晓有点好奇。

看到陈晓站住,女人没有犹豫,飞快道:“其实我不是你妈,我是一个剑仙。”

“剑仙?”

陈晓嘴角抽搐了一下,好奇个狗蛋啊!

终于明白丫怎么这么不着调了,竟然觉得自己是剑仙!

迟疑了片刻,陈晓把手机揣进兜里,心中暗叹。

有过这次逃跑,精神病院的监视一定会更加严密,而自己也想离开这个城市,开始新的生活。

再往后,一个鸠占鹊巢的穿越者自不会惦念,而一个幻想着自己是剑仙的精神病母亲也必不会因为再也无法跟儿子相见和伤心。

那这一次,就当是替“陈晓”,尽一次当儿子的本分吧。

甚至可能,陈晓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选择。

陈晓蹲下身子:“嗯,晚辈认错人了,上仙稍后片刻,晚些时候,本地宗门“南陵精神卫生中心”会派门下迎接仙驾,此地乃是南陵城首屈一指的洞天福地,其中灵气充沛,众仙云集,可令上仙安心修炼,广交道友。”

然后陈晓拿起手机,在他妈面前晃了晃:“此乃传讯玉符,晚辈认识此地一王姓长老,现在我就传讯于他,让他即刻动身来接引上仙。”

女人听的一脸呆滞,看到了陈晓已经点开通话记录,顿时就急了:“我没病,我说的是真的!”

陈晓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嗯,上仙体态康健,精神矍铄,怎会有病?”

配合你的我才有病。

一边安抚他妈,陈晓一边操纵着手机,想给王医生打电话,只是山寨智能机太卡,在通话记录页面上卡住了。

女人看到陈晓敷衍的样子,彻底蒙了:“我真不是你妈,我也没有精神病,我本是三十三重天外的“凌霄剑仙”练青衣,因提前获知“寂灭仙劫”逃到下界!却因被天地通道攻伐,功力尽失!”

“谁知道降临的时候,恰好遇见被你一家出行,你父母被天道余威所杀,唯有你一人幸存,我用最后一丝法力变幻化成你母亲就晕了过去,可是醒来之后我却发现你乃是万年不遇的天尸剑命,我避之不及,只好装疯卖傻,躲进精神病院,你一定要相信我……”

摆弄手机的陈晓顿了一下。

他的记忆里,据说他的父母是因为带着一周岁的他爬山庆生,然后遭遇了雷击。

他父亲直接毙命,母亲醒来之后也变成了精神病,当时还上了报纸,提醒广大市民阴雨天气不要爬山。

应该是……受到的打击太大了,才编织出来的幻想吧。

陈晓:“我相信你。”

练青衣一脸悲愤:“你的样子就是不相信!”

陈晓深深的吸了口气,目光炯炯:“我真的相信你。”

“不要以为你认真脸我就以为你相信了!”

练青衣都要被气哭了,想她纵横仙界三千年,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一颗天塌不惊的道心都要被气的炸裂了。

练青衣平复了一下心情,严肃道:“只要你听我把话说完,我会满足你一个梦想,任何梦想!”

练青衣本来是不想许诺的,她不是普通人,她深知凡造口业,必有因果。

她已经见识了天尸剑命的可怕,若是陈晓真的许下一个她力所未逮的愿望,那他们两个之间的因果就扯不清了。

陈晓皱着眉头,破山寨机已经重启了好几次了,还是卡的要命。

一气之下陈晓把手机直接恢复了出厂设置,然后抬了一下眼皮道:“我没什么梦想,如果说现在有的话,那我希望您把嘴闭上,我脑仁有点疼。”

陈晓就找了个凳子坐着等待系统重置,看着屋里惨淡的光景,陈晓心里就有点憋屈。

灯管,整流器,得花不少钱,估计放炮仗的那孙子这时候也跑了。

练青衣气的浑身发抖,怒道:“你就不能有点出息么,连梦想都没有!金钱,美女,权力这不就是你们凡人追求的东西么?这些只要我恢复了功力都可以赐给你!”

陈晓闻言,脸色一沉:“只要给我时间,这些我都会得到,而我想要的,任何人都给不了!”

练青衣见到激怒了陈晓,心中暗喜:“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

陈晓长吸了口气,眼神茫然的看着窗外,喃喃:“我想要一个家。”

练青衣突然沉默了,这个她真给不了。

“唉……你不必这样,天尸剑命的命格比天煞孤星还要凶厉,你父母注定要被你克死,不仅如此,只要和你亲近之人或者是你对人表达善意,那人也都势必会倒霉。”

陈晓本身还有点伤感,只是听到练青衣这番话脸直接就黑了:“我还是比较喜欢你闭嘴。”

练青衣心说,坏了,把这小子给得罪了,急忙道:“你别生气,你换一个梦想,这个我一定能帮你达成!”

陈晓有点无奈,是不是每一个精神病都是话痨,看着恢复出厂设置的读条才到56%。

陈晓抬头看着练青衣道:“是不是只要我再说一个梦想,你做不到,就闭嘴?”

练青衣信誓旦旦的点头:“好!”

陈晓琢磨了一下,眼睛微微一亮,直视着练青衣。

“听好了!”

“嗯!洗耳恭听!”

陈晓一手指天,一手划地,铿锵有力道:“我要……这天再也遮不住我的眼,这地再也埋不了我的心,我要这众生都明白我的意,我要这诸佛都烟消云散,听清楚了么?”

练青衣难以置信的看着陈晓,浑身颤抖:“你……说啥?”

“咳咳……”

陈晓有点尴尬的把手收回来,一不小心就入戏了。

不过看到呆若木鸡的练青衣,陈晓暗忖,效果应该是达到了。

《我妈是剑仙》 第十四章 幸好我是社会主义接班人…… 免费试读

雷蛇狂舞,满目炫光,陈晓身处在雷暴中间,看着奔窜激荡的电流,擦肩而过,心中波平如镜。

玉帝脸色大变,终于惊慌起来,失声道:“**!你做了什么……九霄神雷,你难道不怕死么?”

陈晓冷静道:“当然怕,不过有你作伴,没那么怕了。”

玉帝悲愤道:“竖子,害苦我也!”

“来自玉帝的怨念+999.”

陈晓:???

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少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本来在身边奔窜的天雷骤然发起,想着玉帝奔袭而去。

玉帝惶恐的看着向自己袭击而来的天雷,怒吼道:“我不甘心啊!”

然后玉帝便是被雷团包裹,再无声息。

陈晓:!

这就完事儿了?

陈晓心中一寒,这玉帝只是生出一道怨念,就被感知到了。

九霄神雷,恐怖如斯,竟然一道劈杀了玉皇大帝?

可是等了半晌,九霄神雷还在四周盘旋,并没有消失的趋势。

陈晓顿时就有点傻了,玉帝都死了,你怎么还不走了呢?

就在这个时候,脑海里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师弟,你还活着么?”

是练青衣!

陈晓有点惊喜:“我还活着!”

练青衣似乎有点惊讶:“咦……还活着呢,命真硬!”

陈晓:……

我不生气,我不生气……

练青衣接着道:“夺舍你的人是谁知道么?我给你想个办辙!”

陈晓飞快道:“夺舍我的是玉帝,不过已经被雷劈死了。”

练青衣震惊道:“你说啥?玉帝?哪个玉帝?说明白点!”

陈晓深深的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

“……然后,现在九霄神雷还在我的意识里,怎么才能把它送走。”

练青衣似乎被震傻了,隔了半晌才神情复杂道:“你小子,真是有大气运之人……现在九霄神雷还在停留你灵台之中,那是因为它在验证你的善恶,你千万不能心存恶念,不然必死无疑。”

陈晓面无表情道:“只要你不坑我,我就没事儿,现在告诉我怎么才能把它送走,实在是太危险了。”

练青衣沉吟了一会道:“九霄神雷有灵,他之所以怀疑你,是不是你之前有过什么恶行?”

陈晓不说话了,犹豫道:“好像有吧……”

练青衣声音凝重道:“你不用怕,纵然是圣人也有犯错的时候,我再问你,你的恶行受到惩罚了么?”

蹲了好几年大牢算不算?应该算吧……

“都受过惩罚了。”

练青衣接着道:“有没有做了坏事之后,逃避惩罚的行为?”

陈晓琢磨了一下,小时候好像最喜欢少管所,有地方住,还管饭,乐不得进去呆着呢。

至于长大了之后,就习惯监狱生活了……

陈晓信誓旦旦:“没有……一次都没躲,还挺积极的,一般都是我自首。”

练青衣点点头:“天道公正,不会不教而诛,你犯的过错都受过惩罚,那天雷也不会再罚你。”

陈晓追问:“那接下来怎么办?”

练青衣认真道:“接下来就简单了,只要你心存正义,并且大声的喊出来,估计九霄神雷就不会再为难你了,不过九霄神雷会在身上留下烙印,日后你要是做恶事被它感应到了,必然还会为难与你。”

陈晓愣了一下。

看来这次真的要洗心革面,重头做人了。

陈晓点点头,手里幻化出来一张报纸,一脸严肃嘴里念叨:“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练青衣“咦”了一声:“你念的这是啥?”

陈晓回应道:“一张只有正面没有反面的报纸……这一版内容叫,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练青衣:“内容……真的挺阳光哎!继续,继续……”

“以服务人民为荣,以背离人民为耻……以团结友爱为荣,以损人利己为耻……”

练青衣:“哎!这句好!希望你以后说到做到,不然真的会遭雷劈的!”

陈晓眉毛跳了一下,继续念。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晓感觉一道强大的吸力袭来,眼前一黑,再一亮,就看到了蹲在沙发前面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练青衣,再看看周围,是自己家!

豁然坐起,陈晓看看自己的身体,再看看练青衣问道:“九霄神雷走了?”

练青衣打量了陈晓一下点点头:“应该是吧,先跟我说说,你具体是怎么把玉帝给坑死的?”

练青衣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陈晓皮笑肉不笑道:“这个不急,以后再跟你说,现在咱们应该谈一谈你差点把我坑死的事儿了吧?”

感受着身上澎湃的力量,陈晓约莫自己现在是不是能一拳打死一头牛。

收拾个半残的剑仙,应该没有问题。

练青衣一愣,然后便是冷笑道:“小子还挺记仇,现在的我,可不是刚才的我了,你区区练气一层,还想跟我叫板!看来是时候让你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剑仙之威了!”

陈晓脸色古怪:“你确定?”

练青衣傲然一笑,气势猛然一放,身上披的白被单吹的哗啦啦作响。

“小子,我刚才击败了三个试图夺舍我的家伙,吞噬了他们的神识,收割了一波怨念值,我现在已经是练气二层的修为了!”

随即练青衣朝着陈晓一掌劈了过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晓的身上也随之爆发出一阵强大的气势,节节拔高。

练气二层!

练气三层!

……

练气五层!

面对练青衣劈过来的一掌,陈晓双手合十,正正好好的夹住!

陈晓面无表情:“好像我比你高三层。”

练青衣强笑道:“师弟,我们之间可能有什么误会!”

陈晓冷笑一声,一使劲直接把练青衣扯了过来,然后……就变成了,练青衣爬在陈晓的膝盖上,双手被陈晓一只手绞住。

练青衣挣扎了几下,却奈何实力被完全压制,动弹不得。

练青衣颤声道:“师弟,不要冲动,我刚才跟你闹着玩呢!”

陈晓“呵呵”一笑道:“我可没跟你闹着玩!”

说完,扬起手,一巴掌打在练青衣**上。

“啪!”

练青衣顿时就疯了,怒道:“你干什么?”

陈晓:“打脸太伤人了,这肉厚……会很疼,但是打不坏,我消气就好了。”

练青衣羞愤道:“**!还没有人敢这么对我!”

陈晓:“现在有了!”

“啪!啪!啪!”

练青衣:“你刚才说了要团结有爱的……”

陈晓:“打是亲,骂是爱,我爱你爱的深沉!”

练青衣:“我可是你妈!”

陈晓:“……不要脸!”

而在陈晓耳朵里。

“来自练青衣的怨念+100,+98,+176,+99……”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