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主角叫张阳[太古无敌帝]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雨晨的清风 2019-05-20 16:47:43

主角叫张阳[太古无敌帝]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太古无敌帝》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太古无敌帝 即可阅读全文

《太古无敌帝》小说简介

我喜欢这类的,甜而不腻。。主角是张阳的小说是《太古无敌帝》,本小说的作者是油炸香菜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们不是神,也只是比人强大点罢了!“刑儿,这次你做的很好,这是重圆丹,你马上吞服,争取在四强赛前复原!”陈道天拿出一粒鲜红的丹药,散发着阵阵幽香,光凭香味就使人心神安定,是一粒圣药。“地级一品的重圆丹。张阳是《太古无敌帝》里面的主角,它的作者是油炸香菜,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在数万个平行的空间里,他们不是这一代的强者。但他们都被称为同一个敌人。它们不叫人类。他们被称为“天上的路”,他们骨头的骨头被压碎。

精彩章节试读:

离白凤城十里路的地方,有一处比较茂密的森林,此刻即将上演着一场杀戮盛宴。

树枝梢头,张阳负手而立,闭着双目,静静的等待着。

前方,传来“嗖嗖”的声响,张阳张开双目,发出森寒的冷茫。

“来了吗?”张阳暗道。

在马车内时,他就感应到后方有数十股强大的气息,而且伴随着强烈的杀气,那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

不用想,肯定是风家的杀手追了上来。

为了不让云灵受到危险,张阳果断的离开马车,在这里等着他们的到来。

等会儿,将会又是一片修罗炼狱。

“嗖嗖”

张阳身前多出了数十道的身影,带头之人蒙着脸,森寒的目光盯着张阳。

“队长,这小子似乎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身后,一名武者打量了一下张阳,转头对着蒙面男子道。

“废话,你不说我都看出来了!”

蒙面男子一顿臭骂,丫的当自己脑残啊,这么年轻的小子,用**想都知道是自己要找的人了。

“啪”

一声脆响,几人齐齐望向张阳,不明白此刻他为何还要拍掌。

更令他们纳闷的是,张阳到现在还是这么镇定,好像根本不怕自己等人。

就算对方是先天高手,在自己十几人面前,根本不够看。

除非……

其中几人想到了一个可能,但随即都被他们自己否定了,这么小的年纪,能修炼到先天,已是罕见的妖孽了。

要是再修炼到千锤之境,他们真的要羞愧的自杀了!

唯独他们的队长,蒙面男子感觉到了不对劲。

太过镇定了,这不是一个先天武者具备的,最让他在意的是,自己竟然无法望透他的修为。

要知道,自己可是先天巅峰的武者,竟然望不透,结果只有两种。

一种,有掩盖修为的法宝。

第二种,他的修为远超自己,

无论哪一种,对自己都极为不利,掩盖修为的法宝,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来的。

只有那些极强的门派,才有可能。

一想到这,蒙面男子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不知道他们这回是不是踢到了铁板,惹了一个他们根本惹不起的麻烦。

不过没有办法,身为奴才,只能听上头的命令,只好奉命行事了。

“风家?!”

张阳眨着双眼,略带天真的望着他们,使人无法想像他是一个先天武者,根本就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嘛。

“小子,你就是张阳?”

一名武者大喊,一步向前,向张阳施压。

“呵呵!那我就……”

张阳一笑,右手微微上抬。

“什么?”

众人齐闷。

“杀了你们!”

张阳脸色一变,杀气疯狂释放,脚踏神虚步攻向前方。

“动手!”

众人亦是变色,开始迎击。

“噗”

寒光一闪,一个头颅飞舞而起,脸上满是不敢相信的神色,至死都不明白为何会被张阳秒杀。

“什么?!”

蒙面男子脸色大变,快,太快了,根本无法抗衡。

“第一个!”

张阳冷笑连连,手上多了一把长剑,散发着幽幽的白芒。

地级四品――斩灵剑。

“嗖”

身影一闪,张阳再次消失,速度之快令人乍舌。

“噗”

“噗”

“……”

一道道声音响起,预示着一颗颗头颅已经分家,一条条的人命就此消失。

“轰”

“轰”

“……”

一具具无头尸身轰然倒地,只留下蒙面男子愣愣的站在那里。

此刻的他早已傻了,就算是他,要杀掉这些人也要费上一番功夫,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两败俱伤。

而张阳,却简简单单的就杀了他们,只花了不到三息的时间。

差距太大了,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现在他绝对相信,张阳绝对不是先天修为,最低都是千锤一重天的武者。

千锤与先天,虽然只隔一线,但是实力却是天壤之别。

可以说,一个千锤一重天的武者可以轻松的杀死数十上百的先天武者,不费吹灰之力。

当然,除非是那些密地的子弟,凭借他们的功法、武技,或许可以越级挑战。

“难道你来自密地?”

蒙面男子惊讶不已,他是真的怕了,密地的恐怖根本无法想像,可以说,随意的一个密地,都可以轻松的毁掉一个王朝。

“密地?”

张阳可是第一次听说密地,不由大感惊奇。

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密地之闻,貌似这个世界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呀。

“你……你不知道密地?那你怎么可能那么年轻就修炼到千锤之境!”

蒙面男子更是震惊,他不相信眼前的事实。

不知道密地,难道他的修为是靠自己提升的,这未免也太妖孽了吧。

“谁告诉你我修炼到千锤之境了!我现在才先天五重的修为!”

“什么?!”

蒙面男子这回真的震惊了,先天五重?就能轻易的杀死先天之境的武者?这还是不是人。

“好了,告诉我,什么是密地?不然我不介意现在就杀了你!”

张阳释放杀气,压的蒙面男子大口喘气,无法自拔。

“密……密地,在这个世上,除了一些大型的门派外,还有许多较为隐秘的门派,他们都在各自的小空间内,不是轻易能寻到的。”

“而且,那里的灵气也浓郁无比,不是世俗所能比拟的。那里的子弟修为各个高深,像你这种年纪的先天武者,满地皆是。”

蒙面男子细细道来。

张阳边听边震惊无比,世上还有这种神秘的存在,自己真的坐井观天了。

先天武者遍地都是,这到底有多恐怖!

“那你是如何知道有密地的存在的?”

张阳这时想到了一个问题,蒙面男子的修为才先天巅峰,怎么可能知道这种神秘的事情。

“我……我也是听我师父说的,他曾是一个密地的弟子,因为犯错而被赶了出来,不久之后就去世了!”

蒙面男子垂头丧气。

“很好!我给你个痛快!”

“砰”

一声脆响,蒙面男子轰然倒地,七窍流血,生生被张阳的龙元之力震死。

“看来!这个世界越来越精彩了呢!”

张阳仰望天空,嘴角露出微笑。

他不惧任何人的挑战,有挑战才会有提升,密地,就做为我的垫脚石吧。

“嗖”

张阳瞬息不见,留下了一片尸体。

“真是个恐怖的小家伙呢!”

一颗大树背后,一名老者屡着白须,望着张阳消失的方向,赞叹不已。

临近白凤城,此刻日落西头,已近黄昏,西边的天际仿佛被烈火焚烧,红光漫天。

马车疾驰而行,远远的,白凤城的城墙已出现在三人的视线中,逐渐变大。

“灵儿,终于快到白凤城了呢。只要过了白凤城,再经过两座城池,我们就到玄天宗了。”

张阳望着越来越近的城墙,笑着摸着云灵的脑袋,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习惯。

不管在何时,张阳总表现出那不符合年龄的成熟,让雷叔惊讶不已。

雷叔亦是过来人,凭借他那狠毒的目光,很容易就判断出张阳表现出来的成熟并非伪装,而是发自内心的真诚。

这不得不让他惊叹,这种成熟,不应该出现在一名年仅八岁的少年身上。

如果出现在一名中年男子的身上,雷叔一点也不会感到奇怪,因为这是行走大陆之后必备的特质。

张阳从小就一直呆在云家,怎么可能拥有这种特质呢。

“或许是从小受到的伤害使他显得比较早熟吧!”雷叔只好为自己找了一个借口。

看到张阳,他才觉得自己真的老了,属于他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现在,是属于年轻人的时代了。

“一个大世或许即将来临了吧!”雷叔抬头仰望,暗自发叹。

大世一现,大陆上又将掀起一场血腥杀戮,天才俊贤都不再是主角,而是大世中的一枚棋子,随时都将被遗弃。

“嗯,是呢!张阳哥哥,你可是答应过我的喔,等到了城内,一定要带我去吃好吃的!”

云灵眨眼大眼,欢笑不已。

一路过来,她都没遇到什么挫折,只有风家的那一次或许算得上挫折,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平静安全。

以至于她降低了警惕性,将这次旅程当成了一次游玩。

唯独张阳最为清楚,此路的凶险程度。

就在不久前,在他杀了风家的追兵之后,在回来的路上发现了云家派出的杀手,目的便是刺杀云灵,顺便将自己也收拾掉。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长老殿的人所派出的杀手。

不用心软,张阳非常爽快的将几人击杀殆尽,丝毫没有问话的念头。

凡是对自己身边的人露出歹意的,只有死路一条!

这是张阳的一个道。

一个执着的道。

“是,是,是!我的好灵儿,一旦进城,哥哥就带你去吃好吃的!”

张阳苦笑,对灵儿一点办法都没有,还是这么天真善良。

“停下!”

一声吆喝,健拔有力,张阳一听,便知道喊话之人是个武者,话语中的浓烈真气不加丝毫隐瞒。

只不过实力比较低微就是了。

“吁……”

雷叔拉住了马绳,让马车停了下来,不解的望着城门外的两个士兵,亦是武者。

“马车内的人请下车接受检查!”

一名士兵继续吆喝,态度不好不坏。

雷叔不解,问道:“白凤城何时有了这么一个规矩?以前不都没有这项条例的吗?”

一名士兵转头望向雷叔,拱了拱手,这是属于武者特有的打道方式。

“我们也属无奈,前不久城内接连发生数百起少女失踪事件,而且作案手法极其残忍,家属上下无一人幸免,城主知道后派出了大量武者前去调查,但无一例外皆莫名消失,直到后来一名武者带着重伤回来,只说了‘魔’之一字,就死去了。”

“城主没有办法,派出武者根本没用,少女失踪事件仍在不断发生,为了以防其他城市的少女遭遇毒手,因此城主下令,未满二八的少女不得进入城内。”

这名武者态度比较诚恳,雷叔听后也是直皱白眉。

未满二八的少女不得进入城内,小姐才八岁,离那二八之数还有整整八年呢,肯定不能进入城内了。

雷叔为难,拱手道:“能否行个方便,我家小姐有要事在身,不会在白凤城久留,我们片刻就从白凤城南门离开。”

“这个……”

士兵沉吟,甚是为难,现在已是黄昏,离入夜也没几个时辰了,到那时事件又将发生,保不准会不会选中了眼前这马车内的小姐。

士兵的眼里也是极其厉害,一眼便开出这马车的主人身份必定高贵无比,肯定是某个大家族的小姐。

要是在城内遇到了危险,自己可是有一定责任的,到时候他们家族的怪罪,那该如何是好!

“这个……恐怕……”

还没等士兵把话说完,马车内,张阳的声音传了出来。

“你不用担心什么,就算我们遇到了危险,也不会有人来找你们的麻烦,一切是我们自己决定的,你们只管让路就行。我们不会在白凤城停留过久。”

听到了张阳的话语,士兵也就没了顾虑,单手一挥,随之放行而去。

“少爷,你说会不会有危险!”

雷叔皱眉不已,他非常担心云灵的安全。

“放心吧,就算我们遇到了危险,灵儿也不会有事!”

张阳自信满满,丝毫没有将那个凶手当回事。

“魔吗?真想见识见识呢!”张阳自语。

在大陆上,魔也是武者,不过他们修炼的功法都歹毒无比,凶狠残辣,故大陆上的武者都称他们为魔。

――――――――――――――――――――――

凤凰楼,白凤城最为有名的一间酒楼,其装饰之华度,绝不弱于一个普通家族。

“客官里边请!是住店还是吃饭?”

张阳三人刚步入楼内,一名小二就笑着迎了上来,热情之极。

“吃饭,将这楼最有名的菜都来上一份!”

“好嘞!客官请上三楼,凡是在本店内点名菜的客人,都可上三楼的贵宾楼。”

“喔,是嘛!”

张阳倒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方式的酒楼,不由的显得有些好奇。

普通酒楼的贵宾楼除了那些大家族的子弟外,其他人根本无法消受那昂贵的费用。

而这凤凰楼,这要点一道名菜,就可以享受一次贵宾的待遇,确实是个不错的销售方式。

张阳三人上楼,来到一处靠窗的桌子,静坐了一会儿。

不到片刻,一道道色香味美的菜肴陆续端了上来。

“承蒙客官厚爱,一共是十块下品灵石!”

小二眉开眼笑,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点这么多名菜的客官,单单提成,他就能拿上一块灵石了。

遇到这种客官,傻子才不会笑呢。

“喔。倒也便宜!”

张阳倒是有些意外,这么多的名菜只要十颗下品灵石,还真是够实惠的。

就算是那些普通的家庭,在一年中也是可以吃的一顿的。

“嗯?!”

三人正在用餐时,张阳发出了一声轻咦。

“怎么了?少爷!”

雷叔察觉到了张阳的状况,不由出声询问。

“没,没事!”

张阳打了个哈哈,再次大吃起来,只不过脑中正在回忆刚才那一刻的感觉。

张阳的直觉一向灵敏,就在刚才,他感觉到了一道不怀好意的目光。

只是当他想要寻找时,却又消失了,以至于他无法捕捉到。

“来者不善啊!”

张阳暗想,或许就是那个多次绑架少女的嫌疑犯吧。

“好敏锐的小家伙!”

三楼某处,一名老者拍着胸脯后怕不已。

平静的时光总是很快流逝,当张阳三人离开凤凰楼之时,已是圆月高空,群星璀璨。

“噔噔噔……”

马车驶向南面,朝着白凤城的南城方向驶去,张阳决定连夜离开白凤城。

一方面是不想遇到过多的麻烦,另一方面也是想尽快将云灵送到玄天宗。

云天青虽然身为云家家主,但也抵不过长老殿的压制,随时都有危险。

现在时间就是生命,留给张阳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他不想有遗憾,也不想云天青为了自己,而受到无妄之灾。

这对他来说,良心难安。

——————————————

白凤城外,密林遍布,道路崎岖,妖兽亦是数之不尽,总不时的来攻击马车。

“砰”

又是一声脆响,一头二阶妖兽横死,红花花的肠子流了一地,鲜红的血液流淌而下,染红了大地。

这已经是第三十四头来犯的妖兽了。

雷叔此刻已经杀出了脾气,凡是看见妖兽,不管是好是坏,一律杀之殆尽,不留一丝余地。

“吼……”

兽吼再次响起,一头二阶巅峰的白毛雄狮奔向马车,朝着雷叔咬去。

“哼,孽畜找死!”

“呜……”

雷叔毫不留情,一击重拳,白毛雄狮的头颅被瞬间打爆,白色的液体流了一地,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哀鸣。

“少爷,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妖兽太多了,我担心我们还没出密林,就已经被妖兽四分五裂了!”

雷叔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妖兽来之不尽,武者的力量始终有耗完的一刻,到那时,随便来一头一阶妖兽,都能轻易的杀死自己。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喏,拿着这个,感觉真气不够了,就吃一粒。”

马车内,张阳说道,一点也不紧张,递给雷叔一瓶丹药,是恢复真气的圣药,黄级九品——元气丹。

雷叔接过丹药,拨开瓶盖闻了一闻,立刻神经气爽,全身的力量再次回归。

单单药香就能让自己恢复消耗的真气,这药不愧是黄级九品。

雷叔根本没有去想张阳哪来的元气丹,这些事并非他们可以去想的,再说,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何必要去自寻烦恼呢。

“人类,还我儿子的命来!”

突然,一声暴怒无比的声响传来。

一只白色的雄狮瞬间出现在马车的前方,怨毒的望着雷叔。

张阳与雷叔二人闻言齐齐变色。

望着前方的白毛雄狮,脑中同时浮现出一个身影。

五阶妖兽——白毛灵狮。

五阶,相当于武者的涅槃之境,已经是一方高手了,在一座城内,已是城主级别的强者。

而且还是妖兽,战力更甚同级的涅槃武者,不是雷叔与张阳所能抗衡的。

张阳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没想到会在这边遇到一只五阶妖兽,而且还是毫发无伤的。

要是有伤,自己也能博上一博,可以趁着空隙,让雷叔带着云灵先离开。

可现在……

麻烦大了!张阳暗道。

也怪自己太过松懈了,要是专心一点,也不会遇到这种情况了。

五阶以上的妖兽,一般不会轻易的攻击人类武者,除非是生死大敌。

很显然,这次就是这种情况,雷叔刚才杀的二阶巅峰的白毛雄狮,正是眼前这头五阶妖兽的儿子。

此刻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根本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

只有你死,或者我亡。

两者之中,必死一个!

“少爷,我们怎么办?”

雷叔担忧不已,他不怕死,但怕云灵受到危险,辜负家主所托。

“别担心,一会儿一旦打斗起来,你先带着灵儿走,由我来拖住他!”

张阳皱眉,传音道。

“不行,少爷,我不能让你冒险,还是我来吧!你护送小姐走,它要杀的是我,应该不会对你们施加杀手的。”

雷叔连忙摆手,他可不想因为自己,而害了少爷。

“你觉得凭你,能挡住白毛灵狮吗?”

张阳瞥了眼雷叔,没好气道。

这倒不是他瞧不起雷叔,而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不应该有如此多的废话,照自己的意思办就可以了。

对于自己能否击杀白毛灵狮,张阳那是一点信心都没有,仗的无非就是那套神秘莫测的神虚步。

“吼……”

“人类,还我儿子命来!”

白毛灵狮二话没说,直接攻向雷叔,强劲的气流吹到无数林木。

“快带灵儿走!”

张阳见状,立刻吩咐雷叔,自己迎上前去。

“少爷小心,我们在珈蓝关等你。”

雷叔不敢迟疑,抱起云灵飞奔而去。

肩上的云灵落着泪花,大喊着张阳哥哥,仿佛就要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一般。

张阳此刻已经无暇顾及云灵了,也没有听到云灵的叫声。

白毛灵狮的攻击异常凶猛,见自己的仇人逃离之后,将所有的怒气都撒在了张阳的身上。

招招致命,一拳击向张阳的脑门,想要将他击杀在此。

“轰”

拳劲相交,白毛灵狮的动作只是稍微一顿,并未受到多大的冲击。

“噗”

而张阳则是倒退数十步,右手麻痹不已,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好强悍的力量!”

张阳暗自震惊,擦了擦嘴角的血迹。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涅槃之境的力量不过如此,没想到,今日让他长了见识,也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力量还不够强大。

“人类小子,我原本只想杀了那个老头,为我儿子报仇!但是你却为了他,对上了我,因此,我只能杀了你!纳命来吧!”

白毛灵狮怒吼,攻击越来越猛,招式也越来越毒辣。

张阳节节败退,浑身疼痛不已,已是到了强弩之末。

“难道要死在这里?不,我不甘心,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要将灵儿送到玄天宗,要回家族救大伯,还要去寻找我的父母!”

“我不可以死在这里,绝对不行!”

“吼!”

张阳不甘的怒吼响彻天地,武魂九爪金龙龙啸震天。

“什么?这是……”

白毛灵狮一顿,不可置信的望着张阳。

“皇?!”

白毛灵狮猛退,疑惑的望着张阳。

刚刚,就在刚才,他从张阳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那是他们妖兽中最为强大的妖兽——龙的气息。

而且还是龙族中的皇者——九爪金龙。

“你说什么?”

张阳一愣,傻傻的望着白毛灵狮,他刚才清楚的听到了‘皇’这个字。

“你是皇吗?”

白毛灵狮激动不已,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凶恶,温顺的像只小绵羊。

“皇?皇是什么?”

张阳不解。

“皇,是我们妖兽中的至尊,是带领我们妖兽重临巅峰的帝皇!”

“很久很久以前,我们妖兽中就流传着一则信息,说有一天我们的皇者会归来,会带领我们君临天下,留在我们脑内的记忆,能够清晰的辨别您身上的气息。”

白毛灵狮现在显得非常恭敬,根本不敢有丝毫不好的念头。

站在他面前的,不再是那个人类小子,而是他们妖兽的至尊。

“不是吧!”

张阳张的嘴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好端端的,自己怎么成了妖兽的至尊了。

“我敢肯定!”

白毛灵狮信誓旦旦的保证。

“好吧好吧!那我现在要离开了,你不会再去找我那朋友的麻烦了吧?!”

张阳无奈,只好答应了,现在他可不想触摸白毛灵狮的眉头,搞不好就要交代在这边了。

“皇的命令,白狮不敢违抗!”

白毛灵狮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恭敬无比,没有一丝违背的念头。

张阳转身就走,白毛灵狮挡住了张阳的去路。

“你这是干什么?”张阳皱眉。

“请皇者坐上来,让白狮做您的坐骑。”

白毛灵狮低下头颅,示意张阳坐上来。

张阳望着白毛灵狮,最后抵挡不住白毛灵狮的恳求,无奈只好坐上。

不得不说白毛灵狮不愧是五阶妖兽,速度之快丝毫不弱于张阳施展神虚步的速度。

眨眼消失在了茂密的森林内。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五阶妖兽都如此听话,开始还生死决斗来着,现在到成了他的坐骑。”

一颗古树背后,钻出一个身影,正是那风天明派来保护张阳的神秘人。

就连五阶妖兽白毛灵狮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可见此人隐藏手法之高明。

“嗯?!”

神秘人转头望去,见到一道黑影极速的朝着张阳离去的方向前进。

“还真有人不怕死的!”

神秘人轻笑,此人的修为也是高深,大概在百炼五重境界。

在这之前或许会对张阳造成巨大的麻烦,不过现在,估计是送上门的大餐吧。

有五阶妖兽保护张阳,要想动他似乎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能力了。

“哼,风天豪那小子还真够机灵,十名的千锤武者到现在还没出现,害的老子还要继续跟着小家伙。真是麻烦透了。”

神秘人略显烦躁,要不是欠了风天明人情,他才不会淌这浑水。

“不过,有五阶妖兽保护他,似乎也没了自己的用武之地了吧!”

“就这么办!”

神秘人咧嘴一笑,消失在了密林中,逍遥自在去了。

《太古无敌帝》 0013 免费试读

他们不是神,也只是比人强大点罢了!

“刑儿,这次你做的很好,这是重圆丹,你马上吞服,争取在四强赛前复原!”

陈道天拿出一粒鲜红的丹药,散发着阵阵幽香,光凭香味就使人心神安定,是一粒圣药。

“地级一品的重圆丹?应该是从密地中交换出来的吧!”张阳暗想。

他也深知大陆上能够炼制地级丹药的炼丹师还并不存在,唯一的可能便是密地中带出来的。

“看来天道宗与密地间来往密切啊!”

想想也是,大陆上的一流势力,哪一个没有跟密地间有过来往,有的门派甚至是密地中人扶持起来的。

如果真是那样,还真不难看出密地的强大,也能够想到一些密地的狼子野心。

扶持一个门派,成为一流势力,没有目的,傻子才会相信呢。

“唉,这一次输了!不过不要紧,现在我们已经拥有了与天道宗对抗的资格,再过十年,紫薇大陆将是我们浩瀚门第一!”

司徒忘语长叹口气,这一回的输确实不太甘心,只差一点,只差那么一点点,浩瀚门就能胜利了。

可惜没想到功亏一篑,最终还是无法胜过天道宗。

不过也因这一次的比试,他认识到了自己的浩瀚门已经有了和天道宗叫板的实力,这一点他还是很欣慰的。

“父亲,浩瀚门下次必将赢得第一,成为大陆上第一个超越天道宗的存在!”

司徒浩南咬着牙,口角边留着血迹,刚才的比试令他受伤不浅,到现在五脏六腑还隐隐作痛,即使是服用了丹药。

“我也坚信!”一下之间,司徒忘语的眼神变得坚定无比,“好了,接下来我们继续逗留几日,等分出最后的冠军我们再离开!我们也可以趁此机会观察下其他门派的发展。”

“是!”

“下一场,昊天宗对通天阁!双方选手上场!”

举办人跳入台中,高喊一声,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

昊天宗与通天阁,两个又是不分上下的一流势力,这一次的交流大会,似乎都在预演着敌对门派间的对抗。

“爹,我先上去了!”

唐擎立在唐晨的身旁,转身对着唐晨一躬,径自跳入了场内。

“咦,这不是唐晨的儿子唐擎吗?十六岁就突破到了千锤,比陈天刑和司徒浩南好早一些呢!”

“没错,我听说他曾进入过密地,想必有了奇遇,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破!”

“当初,他可是才千锤七重天的修为,一个月后竟然就到了百炼境,许多人都猜测他在密地内得到了什么天才地宝。”

“是嘛,这个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咱们静观其变,看看他的战力如何?”

“……”

众人一见竟是唐擎,纷纷议论开来,大陆上年轻一代第一人,当然,这是在张阳出现以前,如今只能稳居第二。

传闻他曾进入过一个神秘的密地,一个月后出来便已经是百炼境的修为,当时着实惊掉了一众人的眼睛。

纷纷询问在密地中到底得到了什么样的奇遇,而唐擎却是一句话也不说,果断的摇了摇头,只说了“约定”二字。

众人也都很实现,之后便不曾相问了。

约定,又会是什么样的约定呢,与他约定的又是谁,竟能在一月内就造出一个百炼境的强者。

而且,只有十六岁!

“昊天宗唐擎!”

“通天阁玄冥!”

“开始!”

举办人一喊,然后飞出场外,将赛场留给了两人。

进过几个时辰的修复,练武场早已完好无损。

“出手吧,要不然你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唐擎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嘴上挂着笑容,一幅高高在上的姿态,丝毫没有将玄冥放在眼中。

“狂妄!”

玄冥怒极,虽然他也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但这种眼神他却不能忍受。

弱小、废物、不配……种种看不起的眼神出现在唐擎的双目中,这令玄冥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羞辱。

是可忍孰不可忍,一定要让你吃些苦头!玄冥暗道。

“修罗双刃!”

玄冥一阵怒喝,刹那冲天而起,以惯性直冲而下,速度更是快了几分,打算给予唐擎一击重击。

唐擎嘴角一撇,动也不动,轻轻抬起右手。

“轰”

一拳飞出,真气如汪洋大海,汹涌澎湃,击中玄冥。

“噗”

玄冥倒飞出去,在空中喷出一口鲜血,坠落在地彻底昏迷了过去。

一拳,击败一名千锤九重天的高手!

这份战力,太恐怖了。

虽然千锤与百炼之间跨着一个境界,但也不能如此轻易的就击败千锤九重天的武者啊!

“好强!”

“此子定然隐藏了实力,他的修为绝对不止表面上的这么简单!”

“告诫弟子,小心此人!”

“……”

众通天武者也是被惊了一下,没想到唐擎拥有如此高深的武技。

那一拳,就像是龙出深渊,拳气震天,能够接下这一击的千锤高手,屈指可数。

“下一场!准备!”

“等一下,我要一人挑战对方剩余的九人,一起上吧!”

唐擎狂傲的说道,但他确实拥有狂傲的本钱,一拳击败千锤九重天的武者。

“这个……”

举办人故作沉吟,交流大会也确实拥有一条规定,只要自己足够自信,能够一人挑战对方的全部高手。

举办人望向秦颂,毕竟他是这里的主人,一切还是要看他的意思。

“既然唐侄儿要挑战,那就挑战吧,交流大会也确实有这条规矩!”

秦颂朗声说道。

“多谢秦伯父!”

唐擎微微一拱手,笑道。

“好,我也想看看你究竟强到什么地步!”秦颂爽朗一笑。

“定不会让秦伯父失望!”

而通天阁一方则是全部怒目相向,这简直就是**裸的羞辱。

一人挑战剩余九人,即使自己一方胜了,也是胜之不武,传出去也没有什么脸面。

要是败了,从此通天阁就再也抬不起头了,外面的人肯定会传言,竟然被昊天宗一人战败,面子更丢尽了。

“请通天阁的选手进场吧!”

举办人一喊!

“师傅!”

通天阁的弟子望向他们的宗主钟霆。

“你们一起上吧!”

钟霆叹了口气,即使自己一方一人一人上,也无法是唐擎的对手,一起上或许还有那么一丝胜算。

没想到昊天宗出了一个唐擎!真是没想到啊!钟霆心中暗道。

“大家上!”

九名通天阁弟子跳入练武场,一拱手,齐齐拔出自己的兵器。

“杀!”

九人迅速分开,从不同的方向进攻唐擎。

“哼,不自量力!”

唐擎丝毫没有将众人的攻击放在心上,一步向前,朝着最近的一人攻去。

“轰”

一拳,击飞一名。

顺势一拐,又是一拳。

“噗”

“噗”

接连飞出三人,皆是一拳败敌。

“什么!”

众人全部大吃一惊,就连唐擎的父亲唐晨都是一惊,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实力如此雄厚。

紧接着便是哈哈大笑起来,又唐擎在,昊天宗的未来那是一片光明啊。

“轰”

又是一拳,接连六名弟子被击飞了出去,全部都是昏迷不醒。

唐擎的拳劲似乎带有一种非常霸道的力量,能够将人一击击昏。

场内只剩下三名弟子,三人面面相觑,没想到会是这一个结果,再比下去似乎也是自讨苦吃了。

“我们认输!”

三名弟子不甘的说道,通天阁阁主似乎苍老了数十岁,颓废在座位上,这也是他的意思,他不想再见到自己的弟子受到伤害了。

根本没有一丝的胜算,何必再自讨苦吃呢!

“这一场,昊天宗胜,进入九强!”

“唐擎此子确实恐怖,真不知道他修炼了什么功法!”

“你们说会不会是上古奇功?”

“不可能把,上古奇功从未出现过大陆上,就连密地,都是没有几本。”

“你说的也是!”

“……”

在场中的人没有一人能够认出唐擎所修炼的功法,唯独张阳,眯着眼睛,不断的打量着唐擎。

“大日魔神决!即使你隐藏了魔性,但在你进攻的刹那,还是暴露了出来啊!”

张阳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大陆上禁止修炼魔功,一旦发现那是毫不留情的追杀,魔功的威力太恐怖了。

大陆上曾经出现过一名修炼魔功的人物,才通天境界的修为,竟能够将神王二重天的高手给击杀。

这也更使人害怕魔功,带来的危害太大了。

唐擎这时望向了张阳,脸上神秘的笑容演现。

“下一场就该你了,希望你别让我失望啊!”

唐擎暗道。

八岁的千锤在他眼中并不稀奇,曾在密地中他还见过十岁的千锤九重天的武者呢。

“即使你再有天赋,也不可能在两年内突破到千锤九重天吧!”唐擎暗道。

连他都认为,张阳的修为才刚刚突破到千锤之境,这一回玄天宗派他出赛,估计也是为了让他长长见识吧。

可惜,在场的所有人都错了!张阳确实刚刚才突破到千锤之境,但却是千锤二重天的修为,拥有的战力,确实涅槃武者的力量。

要是让众人知道,不知道会是一番什么心思。

不过张阳可不傻,不会傻傻的暴露自己的全部实力,只要玄天宗进入九强,剩下的就不关自己的事了。

“下一场,玄天宗对碧波门!”

举办人再次站在场内高喊。

“我们走吧!”张阳对着众人说道。

第一场,玄天宗以一招险胜碧波门,胜!

第二场,玄天宗惨败!被对方打伤!

第三场,再次惨败!被轰落台下,受尽屈辱!

第四场,玄天宗一弟子发狂,将对手大败,自己也落了个重伤,惨胜!

第五场,玄天宗,败!

第六场,玄天宗败!

张阳看的直摇头,下一场再败别打了,干脆投降吧。

也意识到了玄天宗的实力真的很差,弟子虽然在二十以下突破到了千锤,可惜却还无战斗经验。

在比试上吃亏的也是这个地方,原本可以取胜的,就因为经验不足而失之交臂。

落了个惨败的下场!甚至自己还受重伤。

“下一场,我来!”

玄天宗一弟子大喊。

这六场比试下来,玄天宗只胜了两场,而且都是惨胜,憋的他早已一肚子火气,要好好的教训一下对方。

玄天宗宗主秦颂则是紧张的坐立不安,败了四场了,再败一场真的没有希望了。

望向张阳,这时张阳也刚好看到秦颂的目光。

祈求、期盼,种种眼神交错。

一宗之主竟落了个要求自己的下场,看来玄天宗真的没落了!张阳暗道。

他现在都有些后悔将云灵送到这里来了,似乎对她的成长帮助不大啊。

不过既然都已经来了,也答应了秦颂,帮忙帮到底吧!

帮你打入九强,剩下的就不关我的事了!

“给我回来!下一场,我来!”

张阳一声大喝,那名弟子顿时止住了脚步,深深的看了张阳一眼,老实的走了回来。

他也深知自己的斤两,上去比试,胜算也只有五五分成,悬!

而张阳在他眼中,确实强悍无比,连李大哥都被他一脚踢飞,这份实力绝不可能低。

这一幕也落在一些人的眼中,都是一愣,活了这么久的他们怎么会看不出其中的古怪呢。

也都是对张阳好奇不已,期待他接下来的表现。

“玄天宗张阳!”

“碧波门星海儿!”

碧波门上来的是一名女子,容貌出众,十六岁的她已经拥有了完美的身材,看的一些猪哥最哈子直流。

可惜张阳却视若无物,美女自己见过的多了,这只能说一般吧!还不能入自己的法眼。

星海儿一阵恼怒,虽然张阳才八岁,还不懂得什么男女之爱,但是好歹说句赞美的话语啊!

“开始!”

“小子,让我好好教训一下你!”

星海儿拔剑刺向张阳。

“心境不稳,举剑无力!”张阳批判。

“啪!”

就当利剑将要刺到张阳时,张阳动了,伸出手掌一拍。

星海儿倒飞出去,一掌之威,千锤四重天的星海儿就此落败。

“什么,这怎么可能!”

众人齐齐起身,唐擎能够一掌击败千锤九重天的武者,他们一点也不例外,境界摆在那里,再加上强大的武技功法,确实能够做到。

可是张阳呢,八岁能够突破到千锤已经是奇迹了,如今更是一掌大败星海儿。

这不得不令人震惊!

张阳的动作,超出了众人对他的期盼。

“碧波门危矣!”这是众人的想法。

碧波门门主一阵蹙眉,胜利就在眼前,没想到被一名少年给破坏了,关键是才八岁,就修炼到了千锤,而且还拥有击败千锤四重天的力量。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碧波门门主暗道。

“剩下的一块上吧,我赶时间!”

张阳道。

狂妄,比唐擎还要狂妄,这话一出,众人再次齐齐一惊。

“莫非他也要学唐擎,一人击败下面的三人?!”众人再次生出同一想法。

不现实,细想之后,众人排除了这个可能。

能够击败千锤四重天,却是令他们感到意外,但想击败剩下的三人,可以说没有一丝的胜算。

毕竟下面的三人中,有一人是千锤九重天的修为,剩余的两人也是六重天与七重天。

“小子,就让我们来会会你,到时候别哭鸭子了!”

“哈哈!”

剩余的三名碧波门弟子大笑,没有将张阳放在眼中,境界摆在那里,确实如此。

“那就一块上吧!”张阳冷静的说道。

暴露就暴露点吧,反正光脚不怕穿鞋的,你们难道还能杀了我不成,那也要看你们有没有那个能耐了!

“狂妄!”

“小子受死!”

“纳命来吧!”

三人上台,等待举办人的话音。

“开始!”

“嗖”

三人迅速进攻,速度宛如电蛇。

“太慢!”

张阳施展神虚步,一脚踢中一名碧波门弟子。

“啊!”

惨叫一声,那名弟子吃痛,他感觉像是万座大山压在他的胸前,令他喘不过气来。

“噗”

一口鲜血从口中吐了出来,坠落在地,痛苦的挣扎着。

“下一个!”

张阳说道。

剩余两人一惊,不敢大意,只可惜,他们还是太轻敌了!

“啊!”

“啊!”

又是两声惨叫,张阳一脚一拳,将两人都踢飞了出去,嘴角边皆是吐血不已。

三名弟子怨恨的望着张阳,眼中能够冒出火来。

曾几何时他们受到过这等屈辱,哪一日他们不是高高在上的,如今却被一个毛头小子羞辱。

他们咽不下这口气。

“小子,你给我站住!”

一人大喝一声,站起身来,欲拔剑再次攻去。

“清尘住手!”

碧波门门主大喝一声,清尘不解的望向她,不知道为什么师傅要喊他住手。

“你不是他的对手,回来吧!”

碧波门门主一阵叹息,从刚才张阳的身法,进攻方式,就已经看出,对方是经历过生死搏杀的。

对上自己这几个没有经历过血腥的弟子,稳稳胜算。

“是!”

清尘不甘的说道,退了回去,不过那怨毒的眼神却将张阳深深的记在了脑中。

“终有一日,我一定会雪今日之耻,让你匍匐在我的脚下!”清尘一阵怨毒。

“好诡异的身法,比刑儿的凌波微步还要精深,要是能够……”

陈道天一沉吟,打起了张阳身法的主意,不过随即摇了摇头,老祖的警戒还在他的脑内,不敢生出不好的想法了。

当然,还是有那么几个门派的人生出异样的心思。

若是能够得到这一身法,门派的实力必将再次提升一节。

利益往往使人冲昏头脑,也不想想能够施展这种高深的步法的人,身后会没有势力吗?

只不过他们总是将事情想的太过简单,不愿意去相信他们所认为的事情。

“张阳!我记住你了,你是我唯一的对手!”唐擎盯着张阳暗道。

“这一场玄天宗胜,进入九强!”

“我们弃权,就让剩下的八强决胜负吧!”

张阳这时说道。

举办人一愣,望向秦颂,见秦颂也是点了点头!

“玄天宗放弃九强之位,明日进行四强战!八大门派请上前抽签决定!”

张阳这个弃权也是在情理之中,一是不想过度暴露自己的实力,二是即便进入九强赛,想要取胜,比登天还难。

当然,他有自信胜利,但是会暴露他的全部实力。

“明日再次开始,请各门派回自己的住处歇息!”

比试的名单重新出现了!

“天道宗对苍蓝阁”

“昊天宗对缥缈殿”

“多宝宗对神风殿”

“破天宗对虚皇门”

一场龙争虎斗再次开始!

第二日,四强赛仍在继续,激烈的角逐,仿若战场厮杀,不留一丝余地。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还是天道宗与昊天宗这两个一流势力。

甚至昊天宗的关注度还胜于天道宗,因为这个宗派出了一名天才唐擎。

一人独挑一门派,撑起一片天!令不少老辈人物为之动容,他们仿佛见到了一条飞龙即将腾空。

对抗缥缈殿时亦是如此,单枪匹马便战败了缥缈殿年轻一代。

这一场比试下来,令不少人都觉得唐擎还并未使出全力,还掩藏着什么。

一击,都是一击!缥缈殿步上了通天阁的老路,惨败收场。

但却并未因此而丧气,反而激起了他们斗志,扬言十年后必定胜于昊天宗,以雪今日之耻。

而唐擎则冷冷的回了一句:“我等着!”

嚣张无比的话语,但多数人却并未觉得他说的狂妄,十年,谁知道十年后唐擎是什么修为,或许已经是一宗之主了也未必。

那时的修为,可以说是震古烁今,缥缈殿若想胜他,除非也收到一名像唐擎这样的青年才俊。

不过十年后,唐擎也无法再参加交流大会,只盼望会有后辈接他的班,再次战败缥缈殿。

而在场上,唯有一人清楚的知道唐擎的真正实力,那便是张阳。

从始至终,张阳都在不断的观察唐擎,每一次的出击,都被他深深的看在眼中。

“大日神魔决第四层了吗?!”张阳自语。

他深知这份魔决的可怕,因为在他的记忆中,有过一个记录。

在另外一个宇宙的空间之中,曾有一人修炼了大日神魔决,并且大成,超过了神皇境界。

一路大肆残杀武者,却没有一人能够震慑住他,成了彻彻底底的一个凶魔。

直至上界震动,才派下使者进行灭杀!

但也为此付出了一名圣人的代价。

两人同归于尽,相比神皇而言,圣人便是天,根本无法逾越。

而那人却硬是跟他同归于尽,可见大日神魔决的恐怖。

“虽然你掩饰的很好,但是你击败众人时,那眼神中流露出的兴奋,却无法瞒过我的眼睛!”张阳暗道。

大日神魔决总共分为九层,每修炼一层,魔性便增加一倍,直至最后成为丧失理智的魔头。

可以说,大日神魔决就是一本令人入魔的功法,成为一个完美的杀戮机器。

比试持续进行着,一天之后,四强终于产生了,分别是:

天道宗、昊天宗、虚皇门和神风殿。

最终的抽签结果为:

天道宗对虚皇门!

昊天宗对神风殿!

虚皇门的众人只能苦笑,抽签的运气实在太差,竟然在半决赛中就遇到了天道宗,原本还想进入决赛夺个亚军,看来计划泡汤了。

“半决赛第一场,天道宗对虚皇门!”

双方进入场内,半决赛与预赛以及四强赛不同,采取的是群斗的方式,每个门派派出十名选手,混战,直至最后一个站在场地上的人,便是那个胜利的门派。

“开始!”

举办人一声令下,两方人马顿时交战起来。

刀光剑影,混沌不堪!

奇迹并没有发生,天道宗轻而易举的赢了虚皇门,进入了决赛。

虚皇门对此也没有放在心上,对上天道宗,他们早已做好了失败的准备。

这个结果没有超出他们的预料,能够进入半决赛也已经不错了,虚皇门门主自我安慰。

之后的一场比试也并没有出乎了大家的预料。

昊天宗的实力原本是明显低于神风殿的,但这次有了唐擎的存在,轻而易举的便战胜了神风殿,进入了决赛。

神风殿殿主对此那是暴怒不已,把门下的弟子狠狠的教训了一遍。

罚他们回去之后给我苦修,修炼不到百炼境界就不让他们出门。

因为如果自己一方有一个百炼境界的弟子,就不会输了!

张阳那是看了直摇头,即便你有一名百炼境界的弟子,还是照输不误。

因为唐擎的实力绝对堪比百炼九重天的修为。

顶多让你支撑一下会儿,最终还是要落个失败的命运。

“比试结束,明日进行决赛!由天道宗对昊天宗!”

入夜,张阳立在窗前,眺望远处,或许明日的结果将改变大陆的局势。

昊天宗有唐擎存在,天道宗的胜算不是很大。

大陆第一的位置或许就要归于昊天宗了。

“小凡,你在想什么呢?”

这时云轩走了过来,看到张阳在此发呆,不由的出声问道。

对于这个人小心不小的后辈,云轩那是越来越疼爱了,从他今日的表现来看,便知道他保留了实力。

后辈有出息,做长辈的自然开心。

“没什么,明日的结果将改变大陆的局势了!”张阳说道。

云轩闻言点点头,道:“昊天宗有唐擎,天道宗确实没有丝毫胜算!你能看出唐擎的实力吗?我虽是破天之境的修为,却无法将他望透!”

说完,还不时的轻叹口气,摇头不已。

“他虽然才百炼一重天的境界,但他的修为却堪比百炼九重天,天道宗如果拿不出相对抗的实力,只有输!”张阳道,而后看了看云轩,再次说道,“轩爷爷是想问我的修为吧!”

云轩一阵尴尬,他确实借唐擎变相询问张阳的修为程度,不过他也是一阵吃惊。

没想到张阳真的能够看透唐擎的修为。

即便自己,也只能模糊的猜到他的真实实力。

“我现在千锤二重天!实力嘛……”张阳故意沉吟,急的云轩上蹦下跳的。

“多少!”云轩期盼的望着张阳。

“涅槃之下无敌!”张阳这时突然传音。

而闻言的云轩则是老眼瞪得滚圆,傻傻的站在了那里。

他被张阳的话语震惊了,涅槃之下无敌?!

这得超越了多少小境界?这还是人吗?云轩不由想到。

云轩想的还算简单,涅槃之下,认为的则是涅槃一重天之下,而张阳的话语则是涅槃九重天之下。

相比之下,差距更大。

不过张阳也并不想多告诉云轩,万一给他解释了,一个老人家心脏不好,要是激动的挂掉了,那可就惨了!

“小凡,云家就靠你了!”云轩感慨道。

“放心吧轩爷爷!我知道的!”张阳一笑。

第二日,决赛正式拉开了帷幕!

比试采用三场,二胜为赢的方式进行!

这多多少少也给了天道宗一个机会。

第一场,龙腾对狂程。

都是千锤六重天之境,不知高低如何!

两人一上场,便激烈的施展各自绝学,拼了命的要战败对方。

“喝”

“哈”

两人势均力敌,战了一个上午,最终同时昏死过去,真气耗尽,落了个平手的结果。

陈道天此时那是皱眉不已,第一场按他的计划应该取得胜利,那接下来的一场只要再次胜利,便可以赢得这次的优胜了。

然而事实总是出乎人的预料,以平手收场,对天道宗越来越不利了!

众人的想法也同样如此,估计天道宗这次真的悬了!

“第二场,准备!”

第二场由陈天刑对楚霸,天道宗轻而易举的就击败了昊天宗。

一个是百炼境,一个才千锤境,还没开始,众人就已经知道了结果。

第三场,则是最关键的一场!若是天道输了这一场,最后便是一胜一负一平,和昊天宗同临冠军。

不过天道宗可不想同临冠军,只能赢。

不过希望不是很大!

“第三场,准备!”

天道宗内走出一名女子,着实惊掉了众人的眼睛,就连张阳也是微微一愣。

那名少女的容颜可以说是倾国倾城,任何一个词汇都无法真正形容她的美。

而在此前,此女一直都未现身,都是不解的望向陈道天。

“此女是我的义女,名为清月,今年刚满十四岁,已是百炼六重天的修为!”

陈道天介绍道。

“什么?!”

“不可能!”

“不骗谁呢死道天!”

“……”

众人不敢置信,十四岁?他们没有听错吧!

十四岁就到了百炼六重天?这比唐擎还要恐怖啊!这天赋要强到什么地步?众人已经无法想象了。

就连张阳也是吃惊,十四岁就有了这么深的修为,看来天赋非常高啊!

“咦,这是?!”张阳一愣,仔细的打量了番清月。

“先天武体?!难怪有如此的成就!”

张阳释然了,先天武体,天生便是修武的材料!

不许刻意的苦修,天地灵气就会自主进入她的体内,帮助她修行。

境界突破更是轻而易举,对这种体质而言,根本没有所谓的瓶颈,只要修为到了,便会自然而然突破。

唐擎也是大惊,没想到半路会杀出这么一尊人物,十四岁的百炼六重天,确实罕见。

“天道宗清月!”

“昊天宗唐擎!”

两人拱了拱手,同时出手,一把长剑,一杆长枪。

“哧”

两兵相交,发出耀眼的火花。

“兵”

“乓”

战斗异常的激烈,双方势均力敌,唐擎的强悍深深的震慑了众人。

没想到他能够对抗百炼六重天的武者,太恐怖了!

“唯我独神!”

唐擎一声大喝,背后出现了一尊身影,高大无比,散发着光辉的气息。

“哼!明明是魔,却要装神,可悲!”张阳冷笑。

“雪花一剑,天剑!”

清月一个转身,剑身向上,顿时仿若进入了极寒之地,点点雪花开始飘落。

“没想到她领悟了一丝剑意!”张阳称赞。

“砰”

“轰”

巨人的手掌对上了清月的利剑,发出一声巨响。

巨人顿时崩裂,唐擎似乎受到了重创,吐出一口鲜血。

面带不甘的望着清月,道:“没想到你的剑势中拥有一丝剑意,是我大意了!”

“你也不赖啊!能够接下的寒冰剑意!”清月冷笑,嘴角边血迹斑斑。

“让你见识一下我的顺天神枪!”

唐擎大喝,举起长枪一扫而下。

“雪花一剑,破碎!”

清月冷喝,这招破碎已是她的极限,胜败在此一举。

“轰”

“噗”

唐擎倒飞出去,狂吐鲜血。

而清月则站在高台上,面色苍白,但最终的结果还是她胜了。

“这一场,天道宗胜!最终的冠军是天道宗!”

“哦!”

天道宗众弟子欢呼起来!

“擎儿,你怎么样?!”

唐晨紧张万分,看到自己的儿子吐血,真是担心怕了。

“我没事,爹!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唐擎擦掉嘴角边的血迹,换换的来到清月的身旁!

“下一次我一定打败你!”

“我随时恭候!”清月回应。

唐擎转过头,望向张阳,眼神透露一股信息:“很可惜,没有与你交手,期待我们交手的那一天!”

“会的!”

张阳同样回敬了一个眼神。

交流大会落幕了,天道宗依旧稳稳的占据着大陆第一的宝位。

只可惜,现在已经是如坐针毯,寝食难安了!

其他门派的发展速度太快了,让他们感觉到了压力。

“回去之后,所有弟子加紧时间苦修!”

“是!”

众人陆续离去,张阳来到秦颂的身旁,道:“大会结束了,我答应你的事也已经办妥了,我要回去了!希望你照顾好我妹妹!”

秦颂一听,道:“放心,你为我玄天宗所做的一切,我会全部报答在你妹妹的身上的!”

“那就多谢了!我告辞了!”

张阳拱手,转身离去。

“哥哥,你要走了吗?”云灵目含热泪,不想与张阳分开。

“放心,哥哥很快就会来看你的!”张阳安慰。

“嗯,我相信哥哥!一定要来看我喔!”

云灵擦干眼泪,笑道。

“放心,雷云豹会在这里陪着你,你不会孤单的!”

“嗯!”

“走吧!”

张阳对着虎白和玉玲珑道,将雷云豹留在了云灵的身旁,来保护她。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