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花初七鸿蒙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橙歌 2019-05-21 19:26:34

[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花初七鸿蒙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 即可阅读全文

《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小说简介

怎么说呢,比较喜欢《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里面的小红,很傲娇,很忠心,撒娇,有可以卖萌哈哈又傲娇,哈哈又好笑,挺喜欢这个人物形象的。。主人公叫花初七鸿蒙的小说是《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是花火啊i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打发了不怀好意的蒋氏母女,花初七这才令众人散了,迫不及待的一把拎起绿柯的后领,飞也似的就要回她的砚菊阁。这一身湿答答的衣服贴在身上,风一吹简直如针戳一般难耐,再加上花初七如今这个孱弱的体质,要是寒气入。主角叫花初七鸿蒙的小说是《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本小说的作者是是花火啊i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世的她,是何等的仙姿佚貌,绝世无双。凰珠融身,破天五段,堪称古武世家后辈第一人!不料在修炼之际被信任的师妹暗下杀手。原以为就此香消玉殒,却不想一朝穿越重生!人人皆知相府嫡女,花初七。废柴一根,红斑遮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切都是她故意而为!先惹怒花梦裳,再猝不及防的质问紫雪,然后算计好花梦裳的无情,让紫雪说出实情,最后杀鸡儆猴,让花梦裳尽失人心!

完美而顺利的计划!这份心智和对人心的把握也只有花初七这个小奸猾想得出。

蒋氏刚才没来得及制止花梦裳一击杀了紫雪,此刻看到众人对她的厌恶,生怕有人传出府去破坏了她宝贝女儿的名声,忙不送的就要结束这一切。

要知道,虽说花梦裳在府里也说得上是刁蛮,但是由于她在外装的好,时时扮扮善良,再加上蒋氏刻意为她造势,人人都以为相府二小姐美若天仙,温婉动人。

所以蒋氏万万不会任由诬陷长姐的脏水泼到她的宝贝女儿身上!

“好了,一切不过是紫雪这个不识好歹的贱婢搞出来的,初七可千万不要误会了你妹妹。关于灵基液的事,想必是母亲误会你了,既然你没受伤,这件事就此结束吧。来人,把这个贱婢拖到后山喂狼!”

一席话,将自己和花梦裳撇的干干净净,只字不提花初七之前的落水。蒋氏不慌不忙的说完,一脸阴郁的就要指使着下人把紫雪拖走。

两个男仆看到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紫雪,踱着步不敢上前,蒋氏一个瞪眼,两个下人心存畏惧,只得咬咬牙上前。就在准备架着紫雪拖走时,

许久不作声的花初七发话了,掷地有声:“慢着!”

两个下人原本从不惧怕这位相府大小姐,可刚才花初七的一系列表现又让他们不敢像以前那般造次,却也不敢违背蒋氏命令,只得像两个木桩子一样停在原地。哎,难题还是抛给主子们解决吧。

花初七见此,倒也不气,放下手中轻撩的墨发,缓慢而沉重的向前踏了一步,靠着白凰珠不断输给她的灵气,她现在实力已又升一成,气场顿时全开!即使右脸红斑遮面,丑如修罗,但那份气势却生生让人臣服,觉得她仙子绰约,恍若天人。

一众下人看呆了眼,只得心里纳闷想,这还是以前那个废物大小姐吗?

“母亲?我记得我花初七的母亲慕容倾,是堂堂一品诰命夫人,是东曜国相府的正室夫人,更是当今慕容皇后嫡亲的姐姐!”花初七攥着柳眉,大声地喝道。

一番话,字字如刀剑般,插进蒋氏的心上,脸上气的青白交接,她最在意别人说她妾氏的身份!刚要发话解释就又被花初七堵住,

“你区区一个二夫人,我父亲的小妾,也敢堂而皇之对我自称母亲?你不把我看在眼里就算了,难道,你连当今皇后娘娘也不放在眼里吗!”花初七面上义愤填膺,心里可是笑开了花:小样,这不敬皇后的罪名,不死也得让你掉层皮。

蒋氏现在心里那个气啊,恨不得把眼前胡乱给她定罪的花初七扒皮抽骨!可她又确实不敢反驳,毕竟……毕竟她的母亲确实是当今皇后的嫡亲姐姐!

蒋氏狠狠地憋下这口气,强行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半跪在地上,咬着牙朝眼前的某人说道:“是妾身不对,妾身绝对没有冒犯皇后的意思,希望初七小姐不要怪罪。”

身后一众下人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只见花初七此刻又像换了个人,一副亲切友好的姿态:“哎呀,大娘何必如此介怀,初七不过开个玩笑,何谈怪罪一说。”

跪在地上的蒋氏此刻更是气的嘴都歪了,玩笑?分明是刻意整治她!若当真是玩笑,为何还不扶她起身?鬼才信她的话!

花初七见蒋氏被气得半死,咧了咧嘴,话锋又一转:“不过大娘,这基本的尊卑礼仪还是要有的,正室和侧房可是两个阶层。你刚才这番话若是被有心人传了出去……初七也保不了大娘你哦。”

高!真是高!花初七接连几句话既间接羞辱了蒋氏最在意的妾氏身份,又一手打造了自己在相府的地位!众人此刻是真心服了这位从前唯唯诺诺,如今气势非凡的大小姐了。

蒋氏被堵得不敢多言,慌忙就要拉着同样一脸阴沉的花梦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花初七眼风一扫,悠悠朝两个意欲偷溜的人吐出四个字:“尊卑礼仪?”

蒋氏再次深呼吸,按耐住暴躁的花梦裳,一字一句从牙缝里道,“大小姐,妾身携女告退。”

“恩。”花初七轻应,满眼胜意,心里痛快的很,大败蛇蝎二人组!

眼看蒋氏母女离去,花初七看着眼前死透了还不瞑目的紫雪,叹了口气,唤了刚才那两个男仆过来:“你们,将她好好葬在后山”想了想又说“记得给她家里寄去一些银两。”

在花初七心里,虽痛恨紫雪为虎作伥的性格,却也同情她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哎,还是太善良。某人自恋的想到。

而此刻的花初七却不知,她一个不经意举动却俘获了一些在场下人的敬佩与忠心。

来自异世的她又怎知,这个封闭国家的等级制度多么苛刻,自古下人奴婢的命都如草芥,任由主人践踏。而花初七此番的举动却生生让他们感受到了一种东西,尊严!

所以,自此以后,他们必要好好对待服侍大小姐!

另一边。

离去不远的花梦裳实在气不过,愤力甩开蒋氏的手,不管不顾地喊道:“母亲,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一掌杀了她!”

蒋氏小心的扫了一眼不远处的花初七,拉着花梦裳就走,走了好一段路到了蒋氏居住的墨兰院停下,这才满眼阴狠的说:“梦裳,这贱人今时不同往日,敢这么嚣张必然有所依仗,为防事情有变,我们先不急,待我问过那个人之后再行计划。”

而后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脸得意的接着说:“再说,我已把那人给的毒每日下在她的饭菜里,我看她,能得意到几时!”

一旁的花梦裳看母亲这么说,得知花初七难逃一死,这才撇去愤恨,心中不住的得意:哈哈,花初七,等你死了,太子妃的宝座就是我的了!

原本阳光笼罩,温暖四溢的墨兰院内,此刻无端的飘过阵阵寒意……

《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 第五章 珍品药物 免费试读

打发了不怀好意的蒋氏母女,花初七这才令众人散了,迫不及待的一把拎起绿柯的后领,飞也似的就要回她的砚菊阁。

这一身湿答答的衣服贴在身上,风一吹简直如针戳一般难耐,再加上花初七如今这个孱弱的体质,要是寒气入体,也实在够呛的。

而被花初七像拎小鸡一样拎着跑的绿柯,又是惊喜又是无奈,喜的是小姐变得强大了些,无奈的是……

小姐,我起码也是个娇滴滴的大姑娘啊喂。就这样光明正大的拎着走真的很没形象好吗!绿柯在心里欲哭无泪地想道。

好在二人行了不多久,就到了传说中的砚菊阁。

久晌……

“绿柯,你确定,这真是你小姐我住的地方?”花初七不可置信地指着眼前这个破败院子,第五次问道身旁的绿柯。

绿柯圆润的小脸此刻急得红扑扑的,白里透红,分外可爱道:“小姐,你怎么了啊,这就是你平日里的住处啊,小姐你别吓我,你不会落水撞到头了吧?”

小丫头说到后面干脆哭出声来,一边还伸手作势要来查看花初七的头有没有受伤。

花初七见此心中再大的怒气也消了。原本她们一路走来所看到的相府,哪处不是红柱雕栏、精致辉煌?唯有走到相府最北的砚菊阁,也就是花初七的住处,却端端的是另一幅破败又了无生机的模样!

一想到原来的花初七住在这般荒芜的阁院,却依旧还要每日忍受蒋氏母女的压榨,甚至于下人的欺凌,这世的她心中就燃起滔滔怒火,恨不得现在就冲去墨兰院砍人!可是……再看看眼前这个哭的心碎,一心护主的丫头。

哎,罢了,反正这笔账,她迟早向那对母女讨回来,不必急于一时。她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提升实力!实力方是王道。

想到此,花初七的眼里就满是坚毅,拍了拍绿柯的肩膀,示意她自己无碍。这才迈着缓慢而沉重的步子跨入了这萧条的砚菊阁。

此刻的墨兰院内。

点着上好的紫檀香,袅袅的烟雾浸着香气在偌大的房间四溢,沁人心脾之余更让人舒缓身心。红烛摇晃,紫红的纱幔轻垂,一脸雍容的蒋氏右手撑头,半阖着眸,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轻扣。

屏退了所有的下人,她,在等人。

过了良久,仿佛香薰都快燃尽了,房间内始终寂静无声,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

突然,“咻——”一声。

烛焰应声熄灭,由于门窗紧闭,房内顿时如同暗夜般黑漆一片。而原本慵懒的躺在床上的蒋氏,早已身手麻利的跪在地上一动不动,满脸恭敬之余还带着一丝惧怕。

“特使大人!”随着蒋氏的话音刚落,房间内竟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一个高大人影,看不清相貌,只依稀能看出此人身着一件宽大的黑袍,而黑袍尾端有一朵金云闪闪发亮。

“我交代你办的事,怎么样了?”沙哑机械,黑袍人显然用某种办法变了声。

跪在地上的蒋氏一听问话,顿时心虚不已,头压得更低了,颤颤的说道:“未……未办成……”

还没等话说完,黑袍人便是一掌击在蒋氏的肩上,鼻孔一个冷哼:“别以为你的小动作我不知道!我早说过,一日不从她身上找到那个东西,一日不准杀她。你,该死!”说完,眼露杀意就要再加一掌。

蒋氏见此吓得花容失色,忙说:“大人!大人手下留言!妾身有事要禀!”边说脸上厚重的妆粉边随着表情的激烈而抖落,好在室内光线暗,否则别提多吓人了。

“说!”黑袍人明显不耐烦。

蒋氏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此刻便毫无保留的将落水后的花初七的种种说出来,更是把花初七的性格大变添油加醋说出来,末了还加了句,“她的身上必有大人要的东西”,说着此话时,蒋氏眼露杀意。

“哦?算你还有点用。”黑袍人仿佛很满意蒋氏所说,不慌不忙的从袖中掏出一个玉白的小瓶,即使有着瓶塞堵塞,蒋氏也立刻从空气中嗅到一股药味。

只一息,便顿消疲乏!蒋氏大喜,眼露贪婪,这等功效,必是品质不凡的药物!

见蒋氏这等急不可耐的样子,黑袍人几不可查地冷笑:“这是瓶珍品灵基液,我想你那个橙阶女儿很是需要吧……”

蒋氏听到“珍品”二字简直大喜过望。要知道,药物分低品,中品,高品,珍品,极品,绝品,神品这七级。

在望天大陆,由于药师稀缺,大多普通药师只能炼出低品,只有一些小有势力的家族能拥有中品,官至高位才能买的起的高品,而珍品则极为稀少,只有皇室才有实力拥有,且必是珍藏于国库中,极品怕是一国之宝,绝品这千百年间更是早已失传,而神品……那是不可高攀的存在,从未有人见过。

而此时,蒋氏眼前的男人,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一瓶珍品灵基液,这等实力和财力,当真让人无法想象!而他背后的势力必然不简单!

原本急急的就要从黑袍人手中拿过灵基液的蒋氏,被黑袍人一个闪身躲去。蒋氏心有不甘,疑惑的问道:“大人这是何意?”

黑袍人两指扣着药瓶,幽幽的说:“只要你把事情办成,主上必有重赏,这小小的灵基液就当做你的甜头吧。”说着,便随意的将药瓶一扔。

蒋氏手忙脚乱的赶紧接住黑袍人口中“小小的灵基液”,心下满是欢喜,却忽的听到黑袍人语气忽地转冷:“倘若办不出,你的小命也就让我给你办了吧!”

话音刚落人就不见了,当真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丝云彩。只留下惊魂未定,喜忧参半的蒋氏,此刻还捧着珍品灵基液怔在原地。

喜的是,有了这瓶灵基液,她的宝贝女儿必能一句突破现在的橙阶初级,说不定还有望达到黄阶也不一定,到时,必定是实力大增,地位也随之高涨。

忧的是,倘若此时为了找那个东西而动不得花初七,等她成长起来更是难以除掉,到时相府的嫡女之位便再难以落到梦裳的身上,更别提太子妃之位……

想到这里,蒋氏心中仿佛就有冰火两重天一般,冷热交替,无法决策。忽地,细长的眼划过一丝光芒。

只要早日拿到那样东西除掉花初七,到时无论是相府嫡女的位置,还是太子妃的位置,更甚至皇后的位置……

便都是她的宝贝女儿花梦裳的!哈哈!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