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末世武侠行]最新章节 主角叫周宁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清晨的小鹿 2019-06-15 19:41:33

[末世武侠行]最新章节 主角叫周宁的小说最新章节

《末世武侠行》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末世武侠行 即可阅读全文

《末世武侠行》小说简介

人因害怕失去总是顾忌太多,反而这样失去了自我,也失去了更多美好,但当看清一切,做本我,倒是得到更多。小说文辞雅致,令人赏心悦目。。主人公叫周宁的小说叫做《末世武侠行》,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高铁很晃所编写的科幻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周宁目光微微闪动,杀死林希文的事,定不能由陈识出手。一旦出手,杀人偿命。更别说开设武馆了。虽然,陈识最后活着逃离了天津,邹馆主亦完成了借刀杀人。可按剧情走的话,自己岂不成了多余?思来想去,此事只能自己。主角是周宁的小说是《末世武侠行》,本小说的作者是高铁很晃倾心创作的一本科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天降陨石,病毒肆虐,丧尸横行。整个世界瞬间崩塌,成为人间炼狱。周宁带着一枚赤色石头重回末日爆发前夕,赤色石头可以带他穿越各种武侠位面。在师父中学习咏春和刀法,在三少爷的剑中学习身法和剑术......这

精彩章节试读:

自耿良辰踢了八家武馆后,陈识与赵国卉从贫民窟搬了出来。

既然已获得了开设武馆的资格,达成了他的目标,自无必要再住在那种地方。

事实上,陈识一点都不缺钱。

他以武人之身,在南洋浪荡十三年,不说银票有多少,光是珍珠就足够他挥霍小半辈子。

宾馆内。

赵国卉抽一口烟,看一眼那道身影。

陈识睡不着觉,来回地在房间里走。

焦虑,烦躁。

只能说时事变化太快了,整个世界都在变。

一年之前,天津武行还是他想要的样子。

现在却……居然军方介入。

连郑山傲都着了道,被逼走,不仅没守住祖宗基业,连一生声名都夺了,无法再在天津待下去。

军方的力量太大了,这个年头,法律都要靠边站。

谁手里有枪,谁才是老大。

军方的强势介入,武行这个圈子就不再由武人掌控。

那么,他费尽心思将要开设的武馆,亦失去了意义。

毕竟没有谁想在军方的指手画脚下,缩头过日子。

大家都是靠拳头谋生的人呐,多少有些硬气。

郑山傲的被迫离去,让他心寒,不由重新思考起何去何从。

一夜无眠。

三天的时间转眼即过。

“我买好了火车票,事情不妙,就一起离开。”

到了这个份上,赵国卉不想离开都不行。

这事,没有好收场。

只要军方在一天,往后天津武行都是林希文说了算。

他们把林希文得罪死了,已无退路,亦无进路,只能离开。

陈识离开后,赵国卉拿好行李,来到了比试的地方不远,等着。

邹馆主还是风度依旧,与其他馆主谈笑风生,一一迎进来。

她脸上看不出什么异样,似乎真把今天的比试,当成了一场寻常。

不过,周宁还是看得出,她有些紧张,眼皮偶尔跳动。

在《师父》里,无疑她是藏得最深的那个。

利用独有的智慧,于风云变化的天津武行,混得风生水起。

先是借助先夫的名声,依靠郑山傲守住武馆基业。

后又与林希文狠狠地坑了郑山傲,并借助后者声望站出来独担大梁。

不过,她到底是一女流之辈,是一寡妇。

而林希文虽帮助了她,可又拦住了她。

她和传统的武人一样,希望武行还是原来的武行,军方什么的,就不要掺合了。

所以,今天谈笑风生下的她,恐怕没表面那么云淡风轻,那么安分守己。

周宁将目光移开,放到了其他馆主身上。

倒是没什么特别注意的,只是,每个人都拿了一样用麻布裹住的东西。

兵器!!!

看家的本领!

周宁内心一凛,看来,大家都不打算静待时势变化了,打算在今天做些什么?

又或者,得到了示意?

没多久,人都到齐了,都聚在大堂内。

林希文也来了,还带了卫兵。

不过,邹馆主却拦住了他,不让进门,笑道:

“这里是武馆,你穿这身行头怕是不太合适,今天武馆同行都聚在这,是热闹事,先摆个宴庆贺一番,你比武的事,得放后头,算是给我一面子吧。”

林希文考虑到天津武行的人物都在这,唯独自己穿着军服,确实显得异类,便道:“在理,我回头换下,你们也都散了吧。”后一句是对卫兵说的。

印象最重要,至于比试,哪怕真输了,对方怕也不敢真对他咋样。

他可是代表军方,除非不想活了才敢对他动狠手。

待林希文二度赶到时,宴已摆好,酒菜刚端上桌,令他有些意外地是,墙壁上还挂了一巨大布幕。

“邹馆主,今天只是一场比试,你又是摆晏,又是要放电影,到底唱哪一出啊?”林希文坐在首席,随口问道。

这一桌有邹馆主,陈识,以及另一宿老。

邹馆主呵呵笑了笑,“大家和气生财嘛,打生打死的多没意思,当然,最重要的是,本馆已好久没那么热闹了,值得庆贺一番。”

众馆主微微一愣。

的确,自她的先夫死后,靠一个女人撑住了武馆,加之她本人的功夫亦不怎么样,多少有些被瞧不起,确实好久没那么热闹了。

这个解释,倒是合理。

一时间,气氛缓和了不少,连林希文都自觉得给主人几分面子,有什么事等宴后再说。

邹馆主一见场面,自然高兴,招呼道:“放《火烧红莲寺》”

这本是在庆贺陈识开设武馆的宴会上放的。

看来,自己的出手,加快了剧情的发展,周宁心里有些嘀咕。

银幕上忽出现了光亮,可不像电影的色调。

周宁眼微微一眯,上面放的,果然不是《火烧红莲寺》,而是郑山傲与林希文的对打演练。

徒弟打师父?真拳脚!

随着郑山傲的倒地,郑山傲原本可以插入林希文双眼的手指松开,一切变得明了。

徒弟打师父,师父原本可以赢的,却最终放弃,宁愿被夺走一生声名。

是慑于徒弟的身份吗?

军方!

惹不起的!

林希文脸色早已变了。

而周围的馆主,皆是拍桌腾腾站起,携带杀气,怒视林希文。

“你……”

林希文转眼看向邹馆主,果然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居然坑他。

这下他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打师父的形象深入人心,以后还怎么接管武行?

邹馆主面带歉意的笑,“放错了。”

接着怒视工作人员,“怎么搞的,还不快关掉?”

又向众馆主抱拳,“诸位不要放在心上。”

众馆主虽怒,可敢怒不敢言,形势比人强。

林希文是什么分量?

他们惹不起的。

“还放不放《火烧红莲寺》”邹馆主问林希文。

“放。”林希文憋着一肚子火。

然而,影片还没放几分钟,幕布一阵晃,倒了下来,露出后面拿着斧头面如沉水的陈识。

原来不知觉间,他已经动了无法抑制的火气。

提着斧子,陈识冲下台来,朝林希文砍去。

林希文吓得连连躲开,众馆主亦连连起身,退到了一旁,束手旁观。

邹馆主眉头一皱,一招手,武馆内的弟子纷纷围了上来,拉架。

周宁与耿良辰面面相觑,不知怎么办。

按照剧情,陈识会被多人制伏在地,然后林希文的助手,递了一把刀给陈识,于混乱中一刀砍了林希文脖子。

随后这把刀又被迅速收了回去。

可是,如今多了两个变数,那就是自己和耿良辰在场。

《末世武侠行》 第九章 杀人 免费试读

周宁目光微微闪动,杀死林希文的事,定不能由陈识出手。

一旦出手,杀人偿命。

更别说开设武馆了。

虽然,陈识最后活着逃离了天津,邹馆主亦完成了借刀杀人。

可按剧情走的话,自己岂不成了多余?

思来想去,此事只能自己来,不过得撇清与陈识的关系。

这可是个难事。

已无时间过多思量了,眼下,即天赐良机。

林希文的部下不在,事后只会被天津武行拦下,兴许可绝处逢生。

这时陈识已经被按到了地上,好几个人压住他,林希文就在附近,放松了警惕。

杀人溅血,只在瞬息。

不能等了。

周宁身形一动,趁众人注意力都不在,几步来到了林希文后面,藏入袖间的剑形匕闪电出手,割破其喉。

变故突生!

林希文手捂着脖子踉跄着倒地,满是不可置信。

一众愕然!

邹馆主亦睁大了眼,居然有人主动当刀,出人意表。

耿良辰有些傻眼。

压住陈识的几人顿时松开,露出了底下那吃惊的面容。

周宁趁大家还没反应过来,转身便逃,有声音传来:“邹馆主,你想要的天津武行,周某帮你办到了,记住你承诺的。”

邹馆主面色一变,差点气急败坏,“血口喷人,栽赃陷害,拿下他。”

一部分人去捉拿周宁。

却也有不少馆主将邹馆主围住,“林希文之死,是你授意?”

还有一些馆主看住了陈识和耿良辰,“陈师父,此事非同小可,你脱不了干系。”

毕竟是一家武馆,门徒不少,周宁刚冲出大堂,不止堂内追出了人,院中更是窜出了好几人,直扑而来。

周宁不敢耽搁,撂倒即退,硬是冲了出去。

到了大街,疯狂逃窜,回头急看一眼,足有上百号人追在后头。

周宁内心狂跳,无比**,却丝毫不敢分心。

一直逃下去可不是办法,毕竟不是神行太保。

拐弯之际,躲入了街旁一卖衣店,待追敌冲过去,他迅速换了身衣,丢了块大洋,反方向离开。

接连数次避开了视野,总算是逃掉。

“孩子,你帮我带个话。”

在一胡同内,周宁掏出了几个铜板塞到一个十岁孩子手里,“这是一半,话带到后,给另一半。”

孩子自是欣喜应下。

“馆主,外边有一孩子要见你,那小子托他给你带话。”

大堂内,场面有些复杂。

邹馆主道:“带进来吧,倒要看他耍什么花样。”

孩子进来了。

“我就是你要带话的那人。”邹馆主道。

孩子看向其他人,见没人异议,确认了身份,便道:“那人要我只和你说。”

邹馆主眉头皱起,不过身正不怕影子斜,“不用,你就这样说吧。”

其他人见此,神色稍松,看来周宁多半是在陷害邹馆主。

孩子不敢坚持,他只负责带话,稚声道:“一个女人,说话不算数。”

邹馆主脸色潮红,差点气成内出血,“藏头露尾,一派胡言。”

孩子受了惊吓,但想到剩下那一半钱,强行鼓起勇气继续道:

“这事和我师父师弟无关,你放他们离开,我自首。你要清白的话,不难,让我见一见天津的刀。”

话说完,大堂内出现了短暂的安静。

“今天本来是那小子和林军官的比试,如果他早存了杀意的话,没必要叫师父和师弟同来,反倒会让他们提前离开天津。”

“所以,陈师父和耿良辰,与此事应该无关的。”

与邹馆主坐一起的宿老开口了,冷静分析。

其他馆主点头赞同着。

“反倒邹馆主今天有些异常,借放电影放了一段画面,大家都知你与郑山傲交情很深,而且,林希文的军方势力,触及了你的利益。”

宿老继续分析道。

“不错。”其他馆主附和着。

邹馆主眉头一皱,这火确实在往她身上引。

“所以,你们要同意那个小子的要求。”邹馆主大声质问。

“不错,难道你不希望还自己清白吗?”宿老反问。

邹馆主思索一番,最终道:“我与诸位一样,希望天津武行还是原来的天津武行,但要说杀林希文,怕是没到这个份上。”

“既然这样,这事确实和陈师父没关系,至于那小子,不知天高地厚,那便让他见识一下真正的天津刀技吧。”

孩子回来了,身后跟着一堆人。

“走吧,让你见识下真正的天津刀法,让你死无遗憾。”领头人道。

周宁点了点头,给了铜板,随后被这堆人押送着离开。

重回大堂,周宁浑身放松。

所有人都在,无数道目光朝他看过来。

“师父,师弟,你们走吧,离开这里。”周宁使了眼色。

陈识目光对他一阵端详,最终点头道:“看来我的愿想是达不成了,不过,倒是没白教。”

临走前,抱拳向众人道:“这小子舍身成仁,帮了大家大忙,还望厚待。”

厚待的意思,即厚葬。

见人走了,邹馆主怒喝道:“小子,辱我声名,你想怎么死?”

周宁耸了耸肩,环视众人道:“我一刀痴而已,自然是希望死在刀下,我师父是南方咏春拳人,所练的是八斩刀法,耿良辰凭它连踢八家馆,想必大家对它都有兴趣。”

“所以,这算是一个交换,彼此见识对方的刀法,何如?”

见他一点都不提邹馆主的事,反而只讲比刀,众人疑惑不解。

“你为什么杀林希文?”宿老问道。

周宁眼睑微合,垂眸道:“大家都希望林希文死,我师父也是希望的。军方的介入,武馆不成武馆,他的念想断了。而且若非我出手相保,恐怕耿良辰性命不保。”

“我杀他,是替师父出手,也是替大家出手。”

话说完,场内一阵沉默。

宿老摆了摆手,道:“杀人偿命,不过承你的情,你的要求我们会满足。”

周宁闭目点头。

众人皆以为他认命了。

谁料,周宁猛然睁眼,身形一动,闪电般探出一手,划拉一声,划过皮肉的声音响起。

“你……”林希文的助手双手捂着喷血的脖子,瞪大着双眼,不敢置信。

所有人都被他一惊,纷纷起身抽兵器,将其围成个水泄不通。

周宁却若无其事地双手一摊,解释道:“这家伙是林希文的助手,知道太多了。而且,又多了一个顶罪鬼,不是吗?”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