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主角叫张峰白小馨[白狐]最新章节完结版

编辑:微笑听雨 2019-06-15 19:47:12

主角叫张峰白小馨[白狐]最新章节完结版

《白狐》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白狐 即可阅读全文

《白狐》小说简介

文笔不错,《白狐》读的时候让人代入感很深刻又有点看客的感觉很伤。新书推荐,《白狐》由龙翔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峰白小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的话刚一落下,半仙便怒对我道:“年轻人,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执迷不悔,难道你非要被这妖狐害死才甘心吗?”我没有说话,而是垂着头在深深的沉默着。好久后,我终于开口道:“好了,不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主人公叫张峰白小馨的小说是《白狐》,它的作者是龙翔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身在贫穷山沟里的我在相对象时被拜金女拒绝后,另外一个比拜金女漂亮十倍的美女竟然意外找上了门,还要为我生儿育女,而这一切,只源于我搭救过一只受伤的小狐狸。

精彩章节试读:

我的话刚一落下,半仙便怒对我道:“年轻人,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执迷不悔,难道你非要被这妖狐害死才甘心吗?”

我没有说话,而是垂着头在深深的沉默着。

好久后,我终于开口道:“好了,不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的媳妇。”

我说着,便一把攥着小馨的手,对我娘说道:“娘,赶紧把这个号称是骗子的半仙请出去。”

“哎。”我娘叹了一声,起身对半仙责怨道,“我说你这人你也真是的,一来我家里就说我儿媳妇这样啊那样,我儿媳妇是什么样的人,我们比你清楚,好了,你看需要多少钱,我给你多少钱,你赶紧离开这里吧。”

我娘已经明显下了逐客令,但我看得出来这个半仙并不想走。

他皱着眉头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对我娘说:“你这老妇,你儿子不信我,你怎么也不信我。你等着看吧,要是这妖狐一天不烧死,你儿子就会死在这个妖狐的手上。我来这里没有帮你们做了任何事情,所以这钱我也就不要了,但记住,不管什么时候需要我都可以来找我。”

他说着,便唉声叹气地离开了这里。

就在他刚离开不久,门口便马上传来了一个人的脚步声,紧接着,传来了霍老二的声音,“小峰啊,怎么前两天还好好的,跟媳妇睡了一晚上就病了呢?是不是昨晚用力过猛累着了?”

看着霍老二说着话来到了我的身边,我在内心一阵责怨,“这二哥也真是的,就算开玩笑也不分是啥场合,我娘和我媳妇都在我跟前,这让她们听到那会是啥感觉?”

但他却似乎不以为然地呵呵笑着,在把手里的礼品放到地上后,顺势搬了个小板凳坐了下来。

我看了下二哥,发现他的衣着比之前上档次了许多,便问他,“二哥,是不是最近打野兽卖了不少钱?看你穿的衣服都不一样了。”

霍老二很自豪地对我说:“那当然,我就这短短的三五天内打的野兽就卖了一千多,但这些不算什么,我最近听说狐狸皮老值钱了,一张狐狸皮在市场上的价值就就特么的两千多块钱,我今后要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狐狸上了。”

这话刚一说罢,便接着问我,“对了,小峰,之前我用捕兽夹捕的那只小狐狸呢?你小子聪明啊,竟然提前看到了市场,我给你说实在的,我从你这里拿的那三只野兽加起来都没我用捕兽夹夹住的那只小狐狸值钱。”

他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便让我不由想起了我丢掉的那只小狐狸,于是,便对他道:“二哥,我实话给你说了吧,那知小狐狸在我这里养好伤后跑了。”

我的话刚一落下,霍老二便着急了起来,他一拍大腿,“哎呀,我说小峰啊,你这人……你让二哥我说你什么好,你倒是好心给它看好伤,可它呢?让你白忙活了一场。要是那只小狐狸在我手里啊,或许,我扒了它的皮,直接卖成钱了。”

在霍老二说这话时,我的透过眼的余光看了下我的媳妇小馨,发现她这时双眼中充满了怨怒。

这让我有些不解,从我对她家的情况了解来看,她的父亲也是个捕兽之人,霍老二说这些不应该让她产生什么情绪才对啊。

但我并没有多问,我揉了一下发胀的鬓角,有了一种想要大睡一场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的霍老二看我状态不好,也不再多说什么了,于是在向我一家三口告了声别后,便离开了这里。

在霍老二刚离开不久,小馨那性感的红唇便凑到我的耳边,对我道:“小峰,你能不能劝劝刚才来的那个男子,告诉他狐狸乃灵物,不能杀生,不让会遭到报应的。”

我娘对小馨的话也持赞成的意见,还说就是给再多的钱狐狸也不能杀。

但我却摇着头很无奈地对她们说道:“事实上,关于狐狸不能杀这个事情那个霍老二比谁都清楚,但是,为了钱,他不管这些,霍老二那人我是知道的,他只要想要做的事情谁劝也没用。”

我这么一说,小馨和我娘便不再吭声。

沉默了一下后,小馨便扭过身对我娘说:“娘,你在这里好好地看着小峰,我去我姥姥那里看看,记得我很小的时候,便看到过一些招了外灾的人去她,结果在她那里拿了些药后,还真看好了,所以,小峰遇到了这事儿,我想去试试。”

“是吗?”我娘一阵欣喜若狂,“要是这样,那就太好了。那要不要娘陪你一起去?”

我娘说着,便从小板凳上坐了起来。

小馨却忙把她拦截道:“娘,这个我自己去就好,再说了,你要是一起去了,谁在家照顾小峰?”

“这倒也是哈。”

我娘说着,便见小馨在叮嘱我好好休息后,一步步离开了这里。

就在当天下午的六点多钟,我在半睡半醒中便听到了小馨和我娘的对话。

“小馨,你回来了?你姥姥怎么说?”

“我姥姥说这点小病不算什么,还专门为小峰开了点药。”

“那好,那咱们赶紧把小峰叫醒让他服药吧。”

他们二位说着,我便感觉到了身上有种被人触动的感觉。

我慢慢地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发现我的媳妇小馨就在我的跟前。

她把一张黄纸包着的土色碎面慢慢地展开,对我说道:“好了,起来喝药吧。”

在我看到那些土色碎面时,我便眉头一皱,问她,“这些也是药?这分明就是一些香灰嘛。”

事实上,我看得出来,这就是一把香灰,而这些香灰和我小时候招邪时,我娘带着我去林家刘奶奶那里看病时,刘奶奶烧香用黄纸在香的边缘整的香灰是一样的。

虽然我看得是香灰,但当时那个刘奶奶却说那是神药,即神仙给的药。

还别说,就这种东西配着开水喝还挺管用,我记得把那些碎面喝完后,睡了一晚,第二天整个人便全好了。

小馨冲着我笑了一下,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待我娘端着半碗温水走来后,她伸手把这碗水端住,对我说:“小峰,不管你怎样认为,你相信我,喝掉这个病就能好。”

“好。”

我应了一声,坐起身靠在墙上,伸手把小馨手里的这半碗水端了起来,喝了两口水后,便把她手里的药面全倒在了嘴里,咕咚一声便全咽下了。

而后,小馨把我没喝完的水拿去,示意我好好地躺下休息。

我这一躺,便睡到了次日的上午九点。

就在我睁开双眼时,感觉自己的头脑一片通亮,全身也是出奇的轻松,看得出来,昨天小馨去她姥姥那里拿的药还挺管用的。

当我在一阵兴奋下想要当面感谢一下自己的媳妇时,却发现坐在我跟前的只有我娘一人。

我一阵纳闷,忙问我娘,“小馨怎么没有在,她去哪了?”

我娘对我说:“那孩子看你的病情好转了,所以买了些礼品去感谢她姥姥了。”

我心想:小馨也挺懂事的,事实上,人家治好了我这么难缠的病,确实也应该当面感谢下人家。

于是,我便问我娘,“那小馨对你说她姥姥在哪里了没?我也想当面向那位老人家说声谢谢。”

我娘却对我说∶“我问小馨那妮子了,可是人家说什么也不肯给我说。”

我心想:既然小馨不愿意说,那我也只有自己去找了。她的父母不是在白家庄吗?我直接打听她父母的名字,然后再找到她父母一问,那不是很容易就知道她姥姥在哪里住着了吗?

在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娘后,娘便对我说:“孩子,你的这个想法很好,关于她父母的名字,我之前就问过,她爹叫白正生,她娘叫白韵秀,都是地地道道的白家庄人。

“好,我现在就去。”

我说着,在起身穿上衣服,顺着山间的这条小路向白家庄走去。

走了半个多时辰终于到了白家庄。

之前在我们家和小馨父母商议我和小馨的婚事时,只是选了村里面的一个饭店,并没有去他们家里,至于原因嘛,小馨的父母也没说出个一二三,但既然人家都这样说了,我娘老实巴交的便也听了人家的话。也正是因为这样,我现在连小馨父母家在哪里都一无所知。

也正因此,我也只好向白家庄的村民们打听了。

这时,正向我走来的是一个挑着粪的短眉大叔。

他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老式衬衫,脸上的汗珠止不住地向下滴落着。

在他离我三米远的距离时,我忙来到了他的身边,向他问道:“你好,这位大叔,我想向您打听一个人。”

这位大叔把担子往地上一放对我说:“小伙子,你找大叔我,那算是问对人了,我之前是白家庄计划生育小组的组长,关于这里的人我都知道。”

“那太好了,那请问白正生和白韵秀他们夫妇俩在哪里住着?”

我这么一说,这位大叔当场便懵了,他用手挠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道:“这就怪了,怎么我在这里生活了四十多年,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对夫妇叫这个名字。”

“他们的女儿叫白小馨,今年22岁。”

尽管我都说得这么详细了,但是他却仍旧摇着头,对我说:“你说得这家人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要不,小伙子,你去我们村的村委会问问,那里每家每户的名单都有,看看从那里能不能找到你要找的这家人。”

这位大叔说着,便挑起了粪,准备走。

“那谢谢你了,这位大叔。”

“没事儿。”

在这位大叔向前走后,我便一路打听着来到了白家庄的村委处。

《白狐》 第四章 查无此人 免费试读

我的话刚一落下,半仙便怒对我道:“年轻人,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执迷不悔,难道你非要被这妖狐害死才甘心吗?”

我没有说话,而是垂着头在深深的沉默着。

好久后,我终于开口道:“好了,不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的媳妇。”

我说着,便一把攥着小馨的手,对我娘说道:“娘,赶紧把这个号称是骗子的半仙请出去。”

“哎。”我娘叹了一声,起身对半仙责怨道,“我说你这人你也真是的,一来我家里就说我儿媳妇这样啊那样,我儿媳妇是什么样的人,我们比你清楚,好了,你看需要多少钱,我给你多少钱,你赶紧离开这里吧。”

我娘已经明显下了逐客令,但我看得出来这个半仙并不想走。

他皱着眉头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对我娘说:“你这老妇,你儿子不信我,你怎么也不信我。你等着看吧,要是这妖狐一天不烧死,你儿子就会死在这个妖狐的手上。我来这里没有帮你们做了任何事情,所以这钱我也就不要了,但记住,不管什么时候需要我都可以来找我。”

他说着,便唉声叹气地离开了这里。

就在他刚离开不久,门口便马上传来了一个人的脚步声,紧接着,传来了霍老二的声音,“小峰啊,怎么前两天还好好的,跟媳妇睡了一晚上就病了呢?是不是昨晚用力过猛累着了?”

看着霍老二说着话来到了我的身边,我在内心一阵责怨,“这二哥也真是的,就算开玩笑也不分是啥场合,我娘和我媳妇都在我跟前,这让她们听到那会是啥感觉?”

但他却似乎不以为然地呵呵笑着,在把手里的礼品放到地上后,顺势搬了个小板凳坐了下来。

我看了下二哥,发现他的衣着比之前上档次了许多,便问他,“二哥,是不是最近打野兽卖了不少钱?看你穿的衣服都不一样了。”

霍老二很自豪地对我说:“那当然,我就这短短的三五天内打的野兽就卖了一千多,但这些不算什么,我最近听说狐狸皮老值钱了,一张狐狸皮在市场上的价值就就特么的两千多块钱,我今后要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狐狸上了。”

这话刚一说罢,便接着问我,“对了,小峰,之前我用捕兽夹捕的那只小狐狸呢?你小子聪明啊,竟然提前看到了市场,我给你说实在的,我从你这里拿的那三只野兽加起来都没我用捕兽夹夹住的那只小狐狸值钱。”

他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便让我不由想起了我丢掉的那只小狐狸,于是,便对他道:“二哥,我实话给你说了吧,那知小狐狸在我这里养好伤后跑了。”

我的话刚一落下,霍老二便着急了起来,他一拍大腿,“哎呀,我说小峰啊,你这人……你让二哥我说你什么好,你倒是好心给它看好伤,可它呢?让你白忙活了一场。要是那只小狐狸在我手里啊,或许,我扒了它的皮,直接卖成钱了。”

在霍老二说这话时,我的透过眼的余光看了下我的媳妇小馨,发现她这时双眼中充满了怨怒。

这让我有些不解,从我对她家的情况了解来看,她的父亲也是个捕兽之人,霍老二说这些不应该让她产生什么情绪才对啊。

但我并没有多问,我揉了一下发胀的鬓角,有了一种想要大睡一场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的霍老二看我状态不好,也不再多说什么了,于是在向我一家三口告了声别后,便离开了这里。

在霍老二刚离开不久,小馨那性感的红唇便凑到我的耳边,对我道:“小峰,你能不能劝劝刚才来的那个男子,告诉他狐狸乃灵物,不能杀生,不让会遭到报应的。”

我娘对小馨的话也持赞成的意见,还说就是给再多的钱狐狸也不能杀。

但我却摇着头很无奈地对她们说道:“事实上,关于狐狸不能杀这个事情那个霍老二比谁都清楚,但是,为了钱,他不管这些,霍老二那人我是知道的,他只要想要做的事情谁劝也没用。”

我这么一说,小馨和我娘便不再吭声。

沉默了一下后,小馨便扭过身对我娘说:“娘,你在这里好好地看着小峰,我去我姥姥那里看看,记得我很小的时候,便看到过一些招了外灾的人去她,结果在她那里拿了些药后,还真看好了,所以,小峰遇到了这事儿,我想去试试。”

“是吗?”我娘一阵欣喜若狂,“要是这样,那就太好了。那要不要娘陪你一起去?”

我娘说着,便从小板凳上坐了起来。

小馨却忙把她拦截道:“娘,这个我自己去就好,再说了,你要是一起去了,谁在家照顾小峰?”

“这倒也是哈。”

我娘说着,便见小馨在叮嘱我好好休息后,一步步离开了这里。

就在当天下午的六点多钟,我在半睡半醒中便听到了小馨和我娘的对话。

“小馨,你回来了?你姥姥怎么说?”

“我姥姥说这点小病不算什么,还专门为小峰开了点药。”

“那好,那咱们赶紧把小峰叫醒让他服药吧。”

他们二位说着,我便感觉到了身上有种被人触动的感觉。

我慢慢地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发现我的媳妇小馨就在我的跟前。

她把一张黄纸包着的土色碎面慢慢地展开,对我说道:“好了,起来喝药吧。”

在我看到那些土色碎面时,我便眉头一皱,问她,“这些也是药?这分明就是一些香灰嘛。”

事实上,我看得出来,这就是一把香灰,而这些香灰和我小时候招邪时,我娘带着我去林家刘奶奶那里看病时,刘奶奶烧香用黄纸在香的边缘整的香灰是一样的。

虽然我看得是香灰,但当时那个刘奶奶却说那是神药,即神仙给的药。

还别说,就这种东西配着开水喝还挺管用,我记得把那些碎面喝完后,睡了一晚,第二天整个人便全好了。

小馨冲着我笑了一下,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待我娘端着半碗温水走来后,她伸手把这碗水端住,对我说:“小峰,不管你怎样认为,你相信我,喝掉这个病就能好。”

“好。”

我应了一声,坐起身靠在墙上,伸手把小馨手里的这半碗水端了起来,喝了两口水后,便把她手里的药面全倒在了嘴里,咕咚一声便全咽下了。

而后,小馨把我没喝完的水拿去,示意我好好地躺下休息。

我这一躺,便睡到了次日的上午九点。

就在我睁开双眼时,感觉自己的头脑一片通亮,全身也是出奇的轻松,看得出来,昨天小馨去她姥姥那里拿的药还挺管用的。

当我在一阵兴奋下想要当面感谢一下自己的媳妇时,却发现坐在我跟前的只有我娘一人。

我一阵纳闷,忙问我娘,“小馨怎么没有在,她去哪了?”

我娘对我说:“那孩子看你的病情好转了,所以买了些礼品去感谢她姥姥了。”

我心想:小馨也挺懂事的,事实上,人家治好了我这么难缠的病,确实也应该当面感谢下人家。

于是,我便问我娘,“那小馨对你说她姥姥在哪里了没?我也想当面向那位老人家说声谢谢。”

我娘却对我说∶“我问小馨那妮子了,可是人家说什么也不肯给我说。”

我心想:既然小馨不愿意说,那我也只有自己去找了。她的父母不是在白家庄吗?我直接打听她父母的名字,然后再找到她父母一问,那不是很容易就知道她姥姥在哪里住着了吗?

在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娘后,娘便对我说:“孩子,你的这个想法很好,关于她父母的名字,我之前就问过,她爹叫白正生,她娘叫白韵秀,都是地地道道的白家庄人。

“好,我现在就去。”

我说着,在起身穿上衣服,顺着山间的这条小路向白家庄走去。

走了半个多时辰终于到了白家庄。

之前在我们家和小馨父母商议我和小馨的婚事时,只是选了村里面的一个饭店,并没有去他们家里,至于原因嘛,小馨的父母也没说出个一二三,但既然人家都这样说了,我娘老实巴交的便也听了人家的话。也正是因为这样,我现在连小馨父母家在哪里都一无所知。

也正因此,我也只好向白家庄的村民们打听了。

这时,正向我走来的是一个挑着粪的短眉大叔。

他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老式衬衫,脸上的汗珠止不住地向下滴落着。

在他离我三米远的距离时,我忙来到了他的身边,向他问道:“你好,这位大叔,我想向您打听一个人。”

这位大叔把担子往地上一放对我说:“小伙子,你找大叔我,那算是问对人了,我之前是白家庄计划生育小组的组长,关于这里的人我都知道。”

“那太好了,那请问白正生和白韵秀他们夫妇俩在哪里住着?”

我这么一说,这位大叔当场便懵了,他用手挠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道:“这就怪了,怎么我在这里生活了四十多年,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对夫妇叫这个名字。”

“他们的女儿叫白小馨,今年22岁。”

尽管我都说得这么详细了,但是他却仍旧摇着头,对我说:“你说得这家人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要不,小伙子,你去我们村的村委会问问,那里每家每户的名单都有,看看从那里能不能找到你要找的这家人。”

这位大叔说着,便挑起了粪,准备走。

“那谢谢你了,这位大叔。”

“没事儿。”

在这位大叔向前走后,我便一路打听着来到了白家庄的村委处。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