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主角叫勒玄墨安锦萱的小说[快穿:炮灰男神,请躺下]完结版阅读

编辑:微笑听雨 2019-06-15 20:13:35

主角叫勒玄墨安锦萱的小说[快穿:炮灰男神,请躺下]完结版阅读

《快穿:炮灰男神,请躺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快穿:炮灰男神,请躺下 即可阅读全文

《快穿:炮灰男神,请躺下》小说简介

《快穿:炮灰男神,请躺下》剧情跌宕起伏,主人公有情有义,节奏爽快,热血澎湃,读起来让人爱不释手,看完一章,忍不住又想看下一章,更新也很稳定,期待后面的故事更加。《快穿:炮灰男神,请躺下》由沐孜琳最新写的一本科幻空间风格的小说,主角勒玄墨安锦萱,内容主要讲述:勒玄墨拥有自己独立的别墅,平日里很少与家人在一起。所以勒玄墨这边的情况,父母是不知道的。勒家与安家是世交,又是生意场上的伙伴,所以勒母一直喜爱安锦萱,人又漂亮,又懂事,人见人爱,从小就恨不得养在家里当。主人公叫勒玄墨安锦萱的书名叫《快穿:炮灰男神,请躺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沐孜琳倾心创作的一本科幻空间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子弹穿心而死,灵魂目睹男友为她报仇精心筹谋,与对方同归于尽。还可重活一世?还可与他恩爱终生?可以,可以,当然可以,这么好美的事怎么能不可以。纳尼?——但是要先去扑倒各路男神?霸道、腹黑、小鲜肉、竹马、暖男、暴君……某男脸色阴沉,好像是吃醋了。她讨好卖乖:“亲爱的,今晚想吃什么?”某男上下扫望:“你!”某男吃起醋来真的很凶猛,诶诶诶!你轻点好吗?【1V1,男女身心健康,读者群:112784360】

精彩章节试读:

水幺得意洋洋的问系统:“3,我怎么感觉今天那么顺利呢?勒玄墨那么生气,看来安锦萱惨咯。”

333:-_-||3是什么鬼?

“小3啊,多温馨的称呼啊。”

“温馨你个鬼,本系统可警告你,换掉这个称呼。”

“可以啊,给我外挂!”

“做梦!老老实实做任务,使用外挂,本系统被封,你也没好日子过。”

水幺: ̄へ ̄不给就不给。

“小3啊,你说勒玄墨这次会立即取消与安家的婚姻吗?”

333:-_-||

“你想的太天真了。”

事实证明,小3系统说得没错,水幺想得太天真了。

在和勒玄墨不咸不淡的过去两天之后,水幺接到了勒母打来的电话。

水幺正在给勒玄墨做午餐,准备带到公司里去,她开着扩音,手里的动作没停,甜甜的喊道:“伯母。”

水幺忽然那么热情,让勒母有些意外。

原主一直以来说话都是弱弱的,一点气势都没有,任谁看到了,都是一副好欺负的样子。

勒母回过神来,语气强硬:“稍后司机会来接你,从今天开始,你回到勒家来工作,玄墨那边我再安排别的人过去。”

水幺炒菜的手顿了一下,但随后又明白了过来,看来安锦萱已经去勒母那告过状了。

勒母明显就是要她离开勒玄墨。

“伯母,回勒宅照顾爷爷,我当然乐意,可工作调动,怕是要少爷点头同意才行,我擅自离开,少爷会扣我工资的,要不这样,等会我跟少爷说一声,我回勒宅去照顾爷爷,爷爷年纪也大了,需要有人悉心照顾才好。”

勒母的声音久久没有传来,水幺继续说道:“伯母,我在给少爷弄午饭,马上就快十二点了,我还得赶紧送到公司去,稍后我再给伯母您打电话。”

水幺刚挂上电话,333的声音传来:“你不过是一个炮灰女佣,勒玄墨的父母可是一百个反对。”

“就会在这里说风凉话,你有本事开个外挂让勒母喜欢我啊。”

333:-_-||

你能别提外挂吗?

水幺做好饭,用饭盒装好。

换了一身平日里原主压箱底的大红小短裙,才出了门。

原主太保守了,永远的衣服就那么几套,一点也不会惊艳一下勒玄墨的视觉。

水幺坐地铁抵达了勒氏,勒氏集团的大厦十分宏伟,建筑十分有格调,走进大厅,富丽堂皇,是多少面试者削尖脑袋都渴望加入的地方。

原主以前很少来公司送饭,不过前台倒是还记得她,只是目光充满了不屑,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

水幺翻了一个白眼。

切,我招惹你了?

乘坐电梯,抵达五十楼层,那是勒玄墨办公的楼层。

刚从电梯出来,坐在门口的五位秘书抬起头,看到她十分惊讶。

还有脸来公司?

不过水幺能分辨出他们眼中的那股子嫌弃味。

啥意思?从原主的记忆来看,她和勒玄墨公司的员工没任何交集。

水幺懒得理这些人,真是莫名其妙。

电梯的正对面,是一扇大门,水幺直径就要走进去,却被秘书叫住。

“站住!”

水幺一愣,回头,便看到坐在最前面的秘书走了过来,秘书穿着统一的工作服,脚下踩着高跟鞋,比她高了一截,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不好意思,安小姐正在与勒总讨论工作上的事,有什么事,还麻烦坐着等一会。”

安锦萱也来了?

倒也不奇怪,安家的企业与勒氏有生意上的往来,都是安锦萱在负责沟通。

那就等吧,反正也没啥事干。

水幺提着饭盒坐在等候区。

很快到了十二点,秘书们纷纷离开自己的座位,开始去生活区热饭。

好想上厕所。

水幺将饭盒放在桌上,去了洗手间。

正蹲下,洗手间又进来了两个人。

而且还在讨论她。

“长得倒是水灵的,听说才20岁,年纪轻轻竟然就学着勾引男人,真是不知廉耻。”

“是呀,能有什么办法,做了勒总的小三,可是一辈子不愁吃不愁穿。”

“安小姐可真可怜,还没结婚,勒总就跟家里的女佣好上了。”

“安小姐这么有气质,又是职场能手,勒总竟然还会做出这种事,真是想不通。”

“能有什么想不通的,男人嘛都是下半生动物,安小姐高贵有气质,那女佣年纪小,看上去又清纯,两种不一样的味道。”

“没想到,勒总竟然是这样的人。”

纳尼?这他妈是谁散播出来的谣言?

似乎除了安锦萱,没人会干出这种缺德事。

这种事竟然还散步到勒玄墨的公司?这是作死的节奏吗?

当然安锦萱这么做,是想让水幺在任何地方,都能感受到被歧视的羞辱感。

水幺觉得好笑,她可不是软弱的原主,这点精神伤害对她来说还不够饶痒痒。

如果是原主的话,恐怕就要跳楼自杀了。

水幺推开隔间的门,大步走到洗手台。

那两个正在义愤填膺讨论她的秘书瞬间禁音。

水幺笑着说道:“麻烦让一下。”

其中一秘书怔了一下,但还是从有水龙头的位子让了位。

水幺洗了手,便转身离开。

就跟压根没听到她们的谈论声一样。

弄得这俩秘书尴尬的对视了一眼,便跟着离开了洗手间。

水幺回到等候区,坐了没一会,安锦轩萱便走了出来,她似乎是没想到水幺会出现,愣了一下,随后嘴角勾起,走了过来:“你怎么过来了?”

水幺拿起饭盒,人畜无害道:“少爷最近工作很忙,我怕他没时间吃午饭,所以带了饭过来。”

安锦萱伸手就要去拿水幺手中提着的饭盒,却落了空。

水幺将饭盒抱在怀里,戒备地盯着安锦萱。

想拿她做的饭去邀功?门都没有。

五位秘书就在旁边看着,安锦萱眼中略闪过一抹尴尬,但很快她又优雅大方的从自己的皮包里拿出一叠红色的百元钞票,递给水幺:“饭我拿进去给玄墨,我身体不舒服,好像姨妈来了,你帮我跑一趟,剩下的钱,就当跑路费。”

水幺的视线盯着安锦萱递在她眼前的钞票上,一看估摸着也有三四千块,再抬头看了一眼安锦萱眼角弥漫出来的鄙夷。

你家姨妈可真矜贵。

在安锦萱眼中,水幺就是那种为了钱什么都肯干的人,不然也不会留在玄墨身边,所以从包里直接拿出仅剩的3500元现金,就是为了给她难看。

对于女佣来说,这些钱十分可观。

可是水幺不但没接,反而还扬声对着勒玄墨办公室喊去:“少爷,锦萱她家姨妈来了。”

水幺这话一喊出,安锦萱脸色一变。

很快,穿着西装革履、面容冷峻的勒玄墨走了出来。

他先是看了一眼安锦萱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钞票,这才看向水幺,眼前忽然一亮。

今日的水幺穿着红色束腰小短裙,将她身材的优点暴露无遗,承托着她的肌肤越发白皙,美艳动人。

《快穿:炮灰男神,请躺下》 第9章 霸道总裁的小女佣(09) 免费试读

勒玄墨拥有自己独立的别墅,平日里很少与家人在一起。

所以勒玄墨这边的情况,父母是不知道的。

勒家与安家是世交,又是生意场上的伙伴,所以勒母一直喜爱安锦萱,人又漂亮,又懂事,人见人爱,从小就恨不得养在家里当闺女。

勒玄墨的父母一直跟着勒家老爷子住在老宅里。

安锦萱从勒玄墨的别墅出来之后,就直奔勒家老宅,提着大包小包。

勒家老宅位于A市郊区,占地面积很大,门口的管家老远就看到安锦萱走来,毕恭毕敬的迎接屋内。

安锦萱来之前就给勒母打过电话了,听说她要来,勒母高兴坏了,让佣人立即多备两双筷子,可是只看到安锦萱一人的身影,勒母问道:“玄墨怎么没有跟你一起来?”

安锦萱拉着勒母的手,脸上的神情有些忧郁:“玄墨他很忙。”

“忙什么啊忙?今天可是周六,再说了,哪能让你一个人来的。”勒母一听安锦萱的话,顿时就不乐意了,对着管家喊道:“赶紧让少爷回家,成何体统。”

勒父虽然很认同这门婚事,可是脸上却没表现的那么明显。

老爷子刚到客厅,就听到要叫自己的宝贝孙子回来,可高兴了,立即对管家也嘱咐道:“顺便把笑笑也叫过来一起吃饭,我好久没有见到笑笑了,也不知道笑笑那丫头过得好不好,宝贝孙子有没有欺负她。”

一听老爷子那副宠溺的笑容,安锦萱的牙齿都要咬碎了。

……

等饭菜上桌的时候,勒玄墨已经等在饭厅了,只是他的眉眼依旧展现出来的是一抹浓浓的阴郁,也不知道是不高兴,还是开心。

水幺却笑着端最后一盘菜:“饭菜好咯,少爷,你快尝尝,今天可是不同的口味哟,包你满意。”

水幺的笑容很天真可爱,让勒玄墨竟然移不视线,她就像一夜之间换了一个人,以前端菜的时候,默默的端上来,从来不会有任何多余的废话。

水幺刚递上筷子给勒玄墨,就在这时候,手机不适时宜的响了起来。

勒玄墨皱眉,拿起手机一看,是家里打过来的。

勒玄墨按下接听键,并没有先开口说话,就听到那边传来老管家的声音:“少爷,安小姐到了家里,夫人让你赶紧回来一趟。”

房间里很安静,虽然没有开扩音,但水幺还是听清楚了。

这个安锦萱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勒玄墨的脸色明显不好,即将来临的狂风骤雨。

随后,又听到老管家的声音:“老爷子让你带上浅笑姑娘,许久未见,想一起吃个便饭。”

勒玄墨眉峰紧蹙,抬眸看了一眼水幺。

看得水幺一阵心里发慌,他这是什么眼神?

是不想让她去?

你以为我想去啊?

“好,知道了。”勒玄墨清冷的嗓音说道。

原主能成为勒玄墨的贴身小女佣,其实最大的原因就是勒家老爷子。

原主从小父母双亡,是在孤儿院长大,没读过多少书,12岁就已经出来打工赚钱,因为是未成年,所以经常是在饭店里端盘子,工作累又没多少钱。

就在五年前,原主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夜黑风高时,忽然看到一个老人家倒在地上,怎么都爬不起来,头破血流,路人怕是骗子,也怕摊上事,所以都是绕道走的,却唯独原主上前将老人家送去了医院。

无意间救下来的老人就是勒家老爷子,老爷子就是因为这件事,可喜欢她了,所以将原主安排在勒玄墨的身边当女佣,工资那么高,原主当人愿意了,而且还有吃有住。

在见到勒玄墨第一眼的时候,原主就动了心,为了勒玄墨,不仅掌握他的喜好,还细心照顾。

只是原主在勒玄墨面前的卑微姿态,让勒玄墨有些不爽。

勒玄墨起身,转身走向客厅。

水幺望着这一桌子的饭菜,心都疼了:“少爷,这些菜怎么办?”

“倒了。”

水幺一头黑线,她辛辛苦苦才弄好的饭菜,就这么倒了????

你忒么的不是你做的,你不心疼啊。

浪费粮食,可耻!

水幺看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真心不舍得倒。

算了,还是收入冰箱里,晚上热一热,还是可以吃的。

水幺收拾到一半的时候,男人冰冷的声音从身后忽然传来:“你不赶紧去换衣服,还收拾桌子做什么?”

他忽然从后背出声,吓得水幺差点打碎了盘子。

哀怨的回头:“少爷,我真要去吗?”

勒玄墨穿一身正儿八经的笔直西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这是赶着去上班。

“废话!”

“那少爷等我几分钟。”

水幺说完,放下盘子,双手一抹,冲进了卧室。

麻溜的换身干净的衣服,又快速的冲了出来。

水幺以为勒玄墨不会带上自己的,以前老爷子也有要求回家带上原主,他可是很多时候会选择拒绝的。

“少爷,我准备好了,出发吧。”水幺就跟脚底抹了油似的,走到勒玄墨的身边。

水幺穿着一身浅蓝色的小裙子,脖间一条白色蕾丝围巾,承得肌肤白里透红,让勒玄墨眼前一亮。

这件衣服,是水幺无意之间在商场看上的,悄悄买下来之后,一直不舍得穿,也没机会穿。

水幺见到勒玄墨眼底一闪而过的惊艳,但很快他又快速的转移视线,大步朝门外走去。

勒玄墨的车十分低调,黑色的宝马,就跟他人一样,看起来格外的素雅,却一点也不失矜贵。

勒玄墨的别墅修建在一座半山腰上,弯弯曲曲才走到大路上,一路上水幺都没理他,在努力通过原主的回忆,回想原主去勒家的场景。

原主被勒玄墨派遣去当清洁工之后,老爷子几乎半年见不到她,就疯了似的逼迫勒玄墨带上原主。

当然,安锦萱也去了,还在勒家搞出不少的幺蛾子,让勒父勒母更加不喜欢原主,甚至最后连爷爷都对原主生了不满之意。

虽然时间上可能有些不对,但因为她外来者的加入,整个剧情应该也发生了一些变动,所以她不能掉以轻心。

车一路向勒家老宅走去,水幺忽然转身抓住勒玄墨的手臂:“少爷,快掉头!”

勒玄墨被她忽然这么一抓,方向盘打偏。

他猛踩刹车,才不至于撞上别的车。

勒玄墨一脸乌云密布,回头盯着她。

水幺被他看得头皮发麻,伸手拍打自己的胸口:“少爷,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盯着我?刚刚明明是你自己那么紧张。”

勒玄墨脸色阴沉,该死的,刚刚她一触碰自己的手臂,他的心忽然狂烈跳动,才导致一失神。

“谁让你突然出声。”

这该死的男人,怎么能那么凶!

现在给你凶的机会,等揪住你的心,看本小姐怎么收拾你。

跪搓衣板、唱征服……随你选。

“少爷,我们总不能空手回去吧,太没诚意了。”水幺可怜兮兮状。

“那你还想怎样?”

这小女人的胆子是被自己睡大了吗?竟敢提出异议了。

以前坐他的车,可是全身紧绷,大气都不敢出,更不敢在大街上直接抓他的手臂。

“我们去商场,给爷爷、你爸爸妈妈买点礼物回去吧,你都一个月没有回去了,总应该买点东西回去孝敬孝敬他们,他们一定会很开心的。”

咚咚咚!

有人敲玻璃窗,隔着玻璃,就能听到外面人愤怒的咒骂声:“你TM的别挡道啊,还能不能好好开车?差点把老子的车撞到了。”

勒玄墨为人一向低调,面对这种人,最直接的处理方式,就是不给予任何理会,踩着油门,直接穿行在路上。

水幺回头,看到那人指着他们怒气冲天。

忍不住笑了笑。

“笑什么?”

水幺忍住笑,却憋的难受:“没笑什么。”

勒玄墨一张脸阴沉无比。

该死的,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车已经停在了市中心的一家大型商场门口。

水幺高兴的拉开车门,站在车门口伸出手:“少爷,你去停车,我先去看着。”

勒玄墨冷冷瞅了她一眼,这才朝着停车场的方向开去。

水幺走进商场,大摇大摆的向女士服装专区走去。

随后,提着大包小包,找了一个存放物柜,将东西全部放入里面。

她这才向首饰专区走去。

勒玄墨停好车,从负楼到一楼时,想给水幺打个电话,却猛然间想起好似一直都没有她的电话号码。

勒玄墨的心莫名的有些浮躁,目光四处看,都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然而,他的手机里,却频繁出现消费短信。

这女人都买了什么?

而且还都是女装???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