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主角叫陈晓练青衣[我妈是剑仙]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茉绿 2019-06-27 15:47:41

主角叫陈晓练青衣[我妈是剑仙]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我妈是剑仙》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我妈是剑仙 即可阅读全文

《我妈是剑仙》小说简介

《我妈是剑仙》主线分明,人物刻画细腻,语言生动。情节引人。。主角是陈晓练青衣的小说叫《我妈是剑仙》,本小说的作者是会说话的蹄髈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不行,得跑!电光火石之间,陈晓就已经下了决定。和一个拿着刀的精神病人同处一室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何况她还想捅你。“砰!”就当陈晓琢磨回头跑的时候,大门突然凭空关上,锁芯里传来一阵脆响,反锁住了。陈晓顿。《我妈是剑仙》是会说话的蹄髈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陈晓练青衣,书中主要讲述了:陈晓站在天台上:“你要是不录取我,我就从这跳下去。”招生办老师一脸愤怒:“这是谁家的孩子,把他父母找来?”半晌,陈母匆匆赶来,站在了陈晓身边,大义凛然道:“要是不录取我儿子,我们娘俩就从这跳下去。”众

精彩章节试读:

即便如此,想到自己要开始修仙了,陈晓的内心也难免有点骚动。

这算是奇遇了吧,尽管是自己争取到的。

随后练青衣拿出一枚样式古朴的黑色戒指:“喏,给你,在上面滴一滴血就可以认主了,戒指会给你种下特殊道种,其中妙用,过后我再给你详说。”

陈晓点点头,接过戒指,咬破指腹把血滴在上面。

“接下来呢?还请师姐赐教。”

陈晓拱了拱手虚心请教

练青衣紧忙还礼:“师弟太客气了,然后便是要汲取他人怨念,开启道种,便可修行了。”

陈晓也鞠了一躬:“师姐何必行此大礼?”

练青衣吓得急忙跳开:“师弟何必明知故问?我承受不起你的礼数……等等……你已经开始修行了?”

反应过来,练青衣脸顿时就黑了,这家伙故意的!

而此时,陈晓脑海里传来一个声音。

“来自练青衣的怨念+5.”

“余额:102”

同时陈晓感觉到小腹脐下的位置跳动了一下,微微发热。

陈晓:“???

陈晓疑惑的看着练青衣:“怨念+5是什么意思?还统计数据?仙界也搞科研么?”

练青衣脸色不好看,不过还是耐着性子解说道:“仙道本就凌驾于人道之上,你们从蛮荒野人发展至今,仙界难道会裹足不前么?……这是掌门研究出来的辅助修炼系统,能让弟子精准知道自己的修行进度,同时也可以通过评测弟子积累的怨念值,来发放符合弟子修为的功法和物品。”

陈晓:“!”

第一次听到这么合理的解释系统存在的。

“还有一点就是,咱们修炼的方式有点特殊……比较容易拉仇恨,这个也能起到一点示警的作用。”

陈晓:“……”

这恐怕才是最重要的吧!

“还有……”练青衣咬牙切齿的补充道:“你别想着坑我,见鬼,宗里上下几万年,还没有以同门怨念来开启道种的,你算是开了先河了!”

陈晓歉意道:“对不起,师姐,我还以为大家都这样呢。”

练青衣额头青筋暴跳:“要是都像你这么胡来,宗门还不乱套了!记住了,不能坑自己人……早晚让你气死。”

陈晓认真的点点头:“哦哦,还有一个问题,我刚才从你这得到了5点怨念,那怎么显示余额是102?”

练青衣神情一窒,叹了口气道:“那是之前有人对你产生了怨念,还未消散。”

看着练青衣的便秘脸,陈晓心里了然,这个人多半就是她本人了。

“来自练青衣的怨念+13.”

陈晓:“……”

呵……小气的女人。

陈晓:“师姐,师姐,我又收到13点,你的怨气好重啊!”

练青衣脸色复杂,可能这……就是天赋吧!

好气哦!

而陈晓感觉到,小腹的温热感又强烈了一些。

只要气人就能修炼,真是……好有趣的功法。

开始有点喜欢上这个门派了呢。

不过看着练青衣的脸色,陈晓摇摇头,要是再**这个师姐,恐怕就有点不厚道了。

“说了半天,师姐应该渴了吧,你喜欢茶,咖啡,还是水?”

陈晓问道。

练青衣下意识的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确实是渴了。

“给我沏壶茶吧,好多年没喝过了。”

陈晓没动地方,神情犹豫。

练青衣皱眉道:“怎么了?”

陈晓歉意道:“师姐,你还是喝水吧,家里没茶叶。”

练青衣一巴掌拍在茶几上,怒道:“那你问什么?”

陈晓无辜道:“我才想起来。”

“来自练青衣的怨念+10.”

练青衣狰狞的看着陈晓,却又沮丧的长叹了口气,摊在沙发上。

“罢了,罢了,你别跟我说话了,让我静静,等我恢复一下功力,就取你心头精血。”

“师姐,别生气啊,我不闹了。”

陈晓见状立马道歉。

陈晓轻轻的招呼:“师姐,怎么样先把水喝了啊!”

陈晓吆喝:“师姐,水来了。”

陈晓大喊:“师姐,你醒醒。”

“师姐……”

看着完全无应答的练青衣,陈晓知道没得玩了。

把水杯里的水倒掉,再涮了一下杯子,陈晓又接了杯水。

把水一饮而尽,陈晓转头看向窗外。

银河浩荡,南天门下,依稀可见人头攒动,似乎在集结,陈晓正色了起来。

按照练青衣的说法,世界很快就要变得不一样了。

也许明天一起来,身边熟悉的人就已经换了灵魂,比如今天还一起上课的同学,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挚爱的男女朋友,生你养你的父母……

所幸,这些陈晓都没有。

这么一看,无亲无故还是有些好处的,从未拥有,自不必害怕失去。

“好像没什么不一样的。”

陈晓嘀咕道。

剩下的,如往常一样,在凉薄的世界里,照顾好自己。

好好修仙,天天向上。

嗯,就是这样。

“郭老头,你总说要“胜天半子”,你知不知道,现在我要和天上下来的人搏斗了。”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打乱了陈晓的思绪。

陈晓纳闷,这个时候,谁会来家里?

打开门一看,却是一个老太太领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

看到陈晓打开门,老太太直接就开口道歉:“小伙子,不好意思,我这孙子淘气,把炮仗射到你家里了,我是听别人说了才知道的,有没有造成什么损失,我赔。”

说完老太太扯了孩子一把:“小明,赶紧给叔叔道歉!”

陈晓一愣,这才明白,刚才那个如有神助的双响炮是这孩子放的。

不过看到老人道歉态度这么诚恳,再加上这个造孽的双响炮也算是帮他擒住了练青衣,陈晓就不打算计较了。

哪知道小孩却是一脸的不服气:“我没错,凭什么道歉!”

老太太怒道:“炮仗都放人家家里了,你还没错?”

小孩一梗脖子:“我就点个火,炮仗自己飞进去的,道歉找炮仗去!”

陈晓:???

这孩子挺欠揍啊!

老太太一脸歉意的看着陈晓:“你看这孩子,父母都不在身边,我管也不听,你别往心里去。”

陈晓笑道:“没事儿,现在小孩都叛逆,大妈您先等一下。”

说完转身就进了卧室。

老太太不明所以,没一会儿,陈晓提着一摞整齐的练习册出来了,看薄厚得有二三十本。

陈晓看着老太太认真道:“孩子淘气,多半都是精力没处发泄,这些练习册我就送给小明了,平时多做做题,也好过出去疯跑,还能帮助学习。”

老太太连连摆手:“不行,不行,不赔你钱我心里都过不去,怎么还能要你的东西。”

陈晓摇头道:“这些是我去年当家教的时候剩下的,今年不干了,我都打算卖废纸了,现在就当是废物利用,里面我都画了重点题型,小明做了,期末各科准能提高20多分。”

一听能提高20来分,老太太顿时就心动了:“真的?”

陈晓笑呵呵道:“我骗您干什么?”

老太太感激道:“那我就收下了,真是太感谢了。”

“小明,听到叔叔的话没有,回家好好做题。”

老太太偏头对着自己孙子道。

小孩顿时就傻眼了,嚷嚷道:“我不做!”

老太太眼睛一瞪:“不做,不做我就打电话让你爸来打你!”

小孩顿时就哭了。

“奶奶,我错了,我不做练习册!上一本还没做完呢!”

在小孩悲愤的眼神,惨烈的嚎哭声中,陈晓关上大门。

“来自王小明的怨念+75。”

陈晓一愣,啧……这孩子气性挺大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晓猛然感觉到小腹内的温热感瞬间转为炽热,并且向着全身蔓延开来。

这是……要突破了?

《我妈是剑仙》 第四章 天尸剑命Or舔屎贱命?(很想要推荐票……) 免费试读

不行,得跑!电光火石之间,陈晓就已经下了决定。

和一个拿着刀的精神病人同处一室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何况她还想捅你。

“砰!”

就当陈晓琢磨回头跑的时候,大门突然凭空关上,锁芯里传来一阵脆响,反锁住了。

陈晓顿时就尿了。

这是……超能力???

剧本拿错了吧……狗蛋!

女人平静道:“你不用怕,我只取你心头血,不会伤你性命。”

陈晓嘴角抽搐。

不怕?你当我也傻!扎心放血,完事儿就能领盒饭了!

怎么办?

现在的情况,跑是跑不了了,难道真的要拼命?

陈晓对比了一下敌我实力,有点沮丧。

这个营养不良的身体,胳膊还抻了……别说空手入白刃了,貌似空手抢香蕉都不一定抢的过这个一看就营养均衡的妈。

“噗通!”

陈晓脸色数变,然后一咬牙突然就跪了,情真意挚道:“妈,你看清楚,我是您儿子,亲生儿子,虎毒都不食子啊!”

走投无路,现在陈晓希望的就是他妈还有点人性,能放他一条生路。

似乎完全没想到陈晓会跪下,女人怔了一下,随即便是神情惶恐,连忙躲开陈晓的跪拜,惊叫道:“别叫我妈,我不是你妈!”

陈晓脸瞬间就绿了,完了,儿子都不认了,这个坎恐怕是迈不过去了。

然而,就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剧烈的轰鸣,紧接着一个双响炮仗顺着窗户就窜了进来,直接打在吊灯上。

“轰!”

双响炮直接爆炸,火光四溢。

老式的圆环吊灯直接被炸的稀碎,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套在了他妈身上。

“啊……”

然后陈晓便是听到一声惨叫,看到他妈披着被单,套着吊灯,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之下开始激烈的跳起了老年迪斯科。

咦?

陈晓一眼就看明白了,这是让电给打了。

机会!

陈晓扭头就想跑,可是手握在门把上,却犹豫的回头看了一眼。

旧城区都是老楼,全是户内电表,而且用的熔断器,不是空气开关,也没有漏电保护器,这要是一直电着,估计死定了。

“丫的,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陈晓一咬牙,直接打开门口的电表盒子,把闸拉了下来。

“噗通!”

女人直接瘫软在了地上,头发凌乱,呼吸急促,双眼失神,时不时的还抽搐一下。

陈晓有点惊疑不定,这不是要不行了吧?用不用打120?

不过很快女人似乎缓过气来了,神色痛苦的看着陈晓:“果然是传说中的天尸剑命,谁碰谁倒霉。”

陈晓一愣,这屋里就他们俩,他妈明显是在跟他说话。

可是听这话,陈晓心里就不得劲了:“不是,我救你一命,你怎么还骂人啊?你才是舔屎贱命呢!你全家都……咳……”

陈晓话说了一半,才觉得有问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自己不也是和她一家的么?

女人神情一窒,无奈的摇头道:“你理解错了,我没有骂你,而且我不是天尸剑命,我的命格不如你,我是天生的赤尸剑命。”

“吃-------屎贱命?”

陈晓噎了一下,有点怜悯的看着他妈,自己何必和一个精神病人计较。

“算了……看你也没事儿,我走了,我打个电话给精神病院,等会就有人来接你了。”

“不要打电话!”女人神色大变,急切道:“是时候该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你了!”

陈晓听到这话脚步就是一顿,回头就看到他妈一副诚恳加认真的表情。

难道……精神病被电好了?

什么真相?陈晓有点好奇。

看到陈晓站住,女人没有犹豫,飞快道:“其实我不是你妈,我是一个剑仙。”

“剑仙?”

陈晓嘴角抽搐了一下,好奇个狗蛋啊!

终于明白丫怎么这么不着调了,竟然觉得自己是剑仙!

迟疑了片刻,陈晓把手机揣进兜里,心中暗叹。

有过这次逃跑,精神病院的监视一定会更加严密,而自己也想离开这个城市,开始新的生活。

再往后,一个鸠占鹊巢的穿越者自不会惦念,而一个幻想着自己是剑仙的精神病母亲也必不会因为再也无法跟儿子相见和伤心。

那这一次,就当是替“陈晓”,尽一次当儿子的本分吧。

甚至可能,陈晓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选择。

陈晓蹲下身子:“嗯,晚辈认错人了,上仙稍后片刻,晚些时候,本地宗门“南陵精神卫生中心”会派门下迎接仙驾,此地乃是南陵城首屈一指的洞天福地,其中灵气充沛,众仙云集,可令上仙安心修炼,广交道友。”

然后陈晓拿起手机,在他妈面前晃了晃:“此乃传讯玉符,晚辈认识此地一王姓长老,现在我就传讯于他,让他即刻动身来接引上仙。”

女人听的一脸呆滞,看到了陈晓已经点开通话记录,顿时就急了:“我没病,我说的是真的!”

陈晓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嗯,上仙体态康健,精神矍铄,怎会有病?”

配合你的我才有病。

一边安抚他妈,陈晓一边操纵着手机,想给王医生打电话,只是山寨智能机太卡,在通话记录页面上卡住了。

女人看到陈晓敷衍的样子,彻底蒙了:“我真不是你妈,我也没有精神病,我本是三十三重天外的“凌霄剑仙”练青衣,因提前获知“寂灭仙劫”逃到下界!却因被天地通道攻伐,功力尽失!”

“谁知道降临的时候,恰好遇见被你一家出行,你父母被天道余威所杀,唯有你一人幸存,我用最后一丝法力变幻化成你母亲就晕了过去,可是醒来之后我却发现你乃是万年不遇的天尸剑命,我避之不及,只好装疯卖傻,躲进精神病院,你一定要相信我……”

摆弄手机的陈晓顿了一下。

他的记忆里,据说他的父母是因为带着一周岁的他爬山庆生,然后遭遇了雷击。

他父亲直接毙命,母亲醒来之后也变成了精神病,当时还上了报纸,提醒广大市民阴雨天气不要爬山。

应该是……受到的打击太大了,才编织出来的幻想吧。

陈晓:“我相信你。”

练青衣一脸悲愤:“你的样子就是不相信!”

陈晓深深的吸了口气,目光炯炯:“我真的相信你。”

“不要以为你认真脸我就以为你相信了!”

练青衣都要被气哭了,想她纵横仙界三千年,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一颗天塌不惊的道心都要被气的炸裂了。

练青衣平复了一下心情,严肃道:“只要你听我把话说完,我会满足你一个梦想,任何梦想!”

练青衣本来是不想许诺的,她不是普通人,她深知凡造口业,必有因果。

她已经见识了天尸剑命的可怕,若是陈晓真的许下一个她力所未逮的愿望,那他们两个之间的因果就扯不清了。

陈晓皱着眉头,破山寨机已经重启了好几次了,还是卡的要命。

一气之下陈晓把手机直接恢复了出厂设置,然后抬了一下眼皮道:“我没什么梦想,如果说现在有的话,那我希望您把嘴闭上,我脑仁有点疼。”

陈晓就找了个凳子坐着等待系统重置,看着屋里惨淡的光景,陈晓心里就有点憋屈。

灯管,整流器,得花不少钱,估计放炮仗的那孙子这时候也跑了。

练青衣气的浑身发抖,怒道:“你就不能有点出息么,连梦想都没有!金钱,美女,权力这不就是你们凡人追求的东西么?这些只要我恢复了功力都可以赐给你!”

陈晓闻言,脸色一沉:“只要给我时间,这些我都会得到,而我想要的,任何人都给不了!”

练青衣见到激怒了陈晓,心中暗喜:“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

陈晓长吸了口气,眼神茫然的看着窗外,喃喃:“我想要一个家。”

练青衣突然沉默了,这个她真给不了。

“唉……你不必这样,天尸剑命的命格比天煞孤星还要凶厉,你父母注定要被你克死,不仅如此,只要和你亲近之人或者是你对人表达善意,那人也都势必会倒霉。”

陈晓本身还有点伤感,只是听到练青衣这番话脸直接就黑了:“我还是比较喜欢你闭嘴。”

练青衣心说,坏了,把这小子给得罪了,急忙道:“你别生气,你换一个梦想,这个我一定能帮你达成!”

陈晓有点无奈,是不是每一个精神病都是话痨,看着恢复出厂设置的读条才到56%。

陈晓抬头看着练青衣道:“是不是只要我再说一个梦想,你做不到,就闭嘴?”

练青衣信誓旦旦的点头:“好!”

陈晓琢磨了一下,眼睛微微一亮,直视着练青衣。

“听好了!”

“嗯!洗耳恭听!”

陈晓一手指天,一手划地,铿锵有力道:“我要……这天再也遮不住我的眼,这地再也埋不了我的心,我要这众生都明白我的意,我要这诸佛都烟消云散,听清楚了么?”

练青衣难以置信的看着陈晓,浑身颤抖:“你……说啥?”

“咳咳……”

陈晓有点尴尬的把手收回来,一不小心就入戏了。

不过看到呆若木鸡的练青衣,陈晓暗忖,效果应该是达到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