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进化之战]最新章节 主角叫林哲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蝉鸣半夏 2019-06-27 16:05:13

[进化之战]最新章节 主角叫林哲的小说最新章节

《进化之战》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进化之战 即可阅读全文

《进化之战》小说简介

《进化之战》不错的,文笔舒畅细腻,引人入胜,情节也是波三折让人忍不住又买几篇。小说主人公是林哲的小说叫《进化之战》,它的作者是雷格所编写的科幻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下午三点一刻,林哲准时敲开了书房的门。这里的纸质书藏量更为壮观,昂贵的精装书籍整齐地插放在两层楼高的书架上,实木地板光滑似镜,桌椅和摆件一尘不染。靠近右侧有半面墙做成了白色的落地窗,挽起了纱帘让午后的。主角叫林哲的小说叫《进化之战》,它的作者是雷格写的一本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2076年,经过科学干预,人类进化出了智力和体能都十分优越的“改良人”。改良人凭着出色的表现,占据着金字塔顶层。培养军事人才的国光军校,学生基本都由改良人组成。在这种背景下,林哲身为一个未经改造的“自然人”,却突然收到了国光军校的录取通知书,踏上了一段未知的旅程。

精彩章节试读:

接下来的发展让3班全体的下巴都掉了,就连其他班也在满地找眼镜。

一向不搭理人的青刃居然和林哲说话了,还没表现出一丝的不耐烦。

外人可能不清楚,但良级们都知道,青刃在研究所可是大杀神,一言不合就揍人。

不过林哲倒没觉得他有什么可怕的,虽然气场强大了些。

青刃是基因优等生,体能素质惊人,即使放在优等学生里头,也是当中的佼佼者。

优等生平时在小树林那头的“特别学院”学习训练,和普通学生隔离开来。

虽然在普通班里挂了个虚名,但那只是做做样子,去不去都没关系。

这次青刃因为伤人,被关了几天禁闭,出来后又下放到普通班里反省。

本来只要写封悔过书就能回去,但他似乎并不着急。

每天晨跑的时候,闲庭散步似的跟在林哲旁边。

“哈……哈……”跑得快断气的林哲不解地看着他,“青刃同学……你可以……跑前面去的……”

“跑前面去有什么意思?还不是要等你?”

而且他也不喜欢和那群良级待在一起,还不如在这里散步。

“我说阿哲你也太慢了,我走路都比你快。”

林哲白了他一眼,已经没力气和他说话了。

就在快倒下的时候,青刃扶了他一把。

他的体力已经透支了,脸色都是苍白的,脸上的汗水不停地往下掉,身上的衣服也湿透了。

青刃没说什么,只是从装备里头摸出一个水瓶,打开盖子喂了他一口水。

“好些了吗?”

林哲缓过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刚才那口水似乎能很快地补充能量,感觉四肢没那么沉重了。

青刃晃了晃瓶子,又塞到了林哲的背囊里:“存真调制的营养水,我没试过,要是喝坏了肚子你找他去。”

“谢谢。”

“好了,别耽误时间,还有5公里,胜利就在眼前。”

“是!”

林哲打起了精神,又迈开了步伐。

这次青刃走在了前面,用一种林哲跟得上,但对他而言慢如蜗牛的速度。

在青峰的带跑下,林哲神奇般地征服了20公里负重跑。

3班也终于得以按时回到教室里上课。

但那仅仅是过了第一关而已,接下来才是挑战的开始。

国光大一的普通生,除了早上的晨跑和理论知识课之外,下午就是实践课了——一个是射击,一个是格斗。

射击的话林哲还行,他心定手稳眼界好,命中率还算高,就是有些枪后坐力太强会震得手抖。

格斗则分为拳击,自由搏击,柔道。

林哲这种超请轻量级的选手,扛不住几下打,耐不到几回摔的。

最开始有些人还会故意下重手,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自然人。

后来见他和青刃走得近,也就不敢乱来了。

但即使正常的切磋,皮肉之苦依然少不了,经常被揍得分不清东南西北。

“阿哲,你过来。”

青刃看不下去了,决定指点他几招。

“随便用什么方法,来几下试试。”

林哲知道青刃厉害,即使用尽全力也不会伤到他毫毛,于是深吸口气摆好架势,使出全身本事出了几拳,又踢了几腿。

可想而知,这级别对青峰而言连挠痒都谈不上。

“我想过你很差,没想到你这么差。”青刃抱着额头,一副没眼看的模样,“左腿无力右腿不稳,出拳太慢力道不足。说实话简直一无是处。”

“我知道我很差,但是你这么说,我还是会很难受的,青刃同学。”

林哲受到了连串暴击,玻璃心碎了一地。

青刃却伸出双手拍在了林哲的肩膀上:“不过有青刃大师在这儿,一切问题都帮你搞定!赶紧拜师吧!”

林哲的眉头跳了跳:“绕了一圈你是变相在夸自己?”

“那你也确实是很烂嘛,这点我没说错吧?”

“看我的断子绝孙腿!”

“喂喂,你往哪儿踢?”青刃一手抓住了林哲踢过来的腿,“信不信我收拾得你哭爹喊娘?”

青刃轻轻一拽,就把林哲放倒在地上,健硕的身躯压上去,对着林哲的咯吱窝和腰侧不停地挠挠。

“哎哟妈呀!不要!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挠啦……救命……哈哈哈哈哈哈哈……”

“臭小子!看你还敢不敢出阴招!”

“不……不敢了……青刃同学……哈哈哈……青刃老师……青刃大爷!!!”

青刃这才挪开身体,放过笑岔气的林哲。

伸手捏了捏他笑红了的脸颊:“今晚7点正,过来格斗馆加练。”

吃过晚饭之后,林哲准时到格斗馆赴约。

期中考试就快到了,过来加练的人不少。

格斗馆里灯火通明,拳头扎在沙包上的闷响不绝于耳。

青刃安排了一个独立训练室,戴上了拳套,充当林哲的教练。

“直拳上劲!”

“勾拳对准!”

“膝盖顶上要快!”

“出腿要狠!娘们都比你有力气!”

“刚才的动作再来一次!”

“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再来再来!”

就这样陪着他一遍又一遍地练着,既严厉又耐心。

直到后面林哲的出拳都软成棉花了,青刃才准他休息。

“给。”青刃递上一瓶新的营养水,给他补充能量。

自己也坐到他旁边,拧开一瓶水喝起来。

这次青刃的话倒是不多,坐在那里若有所思。

“我是不是很差劲?”林哲忍不住问。

“很差。”青刃不得不说实话,“照这个情况,过不了期中考试。”

虽然有心理准备,听到这话,林哲还是心揪了一下。

不知不觉间,他来国光也有两个多月,从一个白净的小青年,被磨练成一条精瘦干练的汉子。

虽然对他个人而言进步很大,但是和良级的同学们相比,差距还是很远。

离期中考试只有不到3周的时间,紧迫感也越来越强。

国光向来严格,只要有几门挂科,就不再有重练的机会,直接劝喻退学。

林哲感觉自己几乎被逼到了悬崖边上。

“我休息好了,我们继续吧。”

青刃的一瓶水还没喝完,林哲就站起来了。

“好吧,那我就奉陪到底!”

青刃赞赏地笑了笑,他就喜欢林哲的这股子韧劲。

等林哲练到最后一丝力气都没有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11点了。

巡场的教官来催促离场,他们才收拾东西离开。

俩人走在回去的路上,月朗星稀,校园宁静。

林哲走到一半,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走不动了?要我背你?”青刃打趣道。

“青刃同学,有件事我不明白。”月光下林哲的眼睛很亮,也十分诚挚,“我很感谢这段时间你陪我练习,我这样问可能很不礼貌……但我们只是泛泛之交,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这个疑问压在林哲心上很久了。

这段时间观察下来,他发现青刃并不是一个热心的人,就算是对着他的朋友狄皓,也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更别说出手指点一下了。

而他区区一个自然人,哪里值得他花费时间和精力来陪练?

青刃吊儿郎当地来了句:“因为我看上你了呗。”

“请不要开这种玩笑。”

见林哲一脸认真,青刃也不逗他玩了,径自走到旁边的一张石凳上坐下,双手靠在椅背上,微微地仰起头。

“虽然我们俩的实力天差地别,但我们其实是同一类人。”青刃顿了一下又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总是去挑战一些别人说‘不行’的东西,即使遇到挫折也不服气。”

那天看到林哲在小树林里被揍,本来不想多管闲事,但那种即使被压迫眼中也不曾熄灭的火光,让青峰忍不住出手收拾了那帮王八羔子。

“虽然被青刃同学说是同一类人我很高兴,但是恕我直言,像我这种性格较真的人我们班上还有很多,怎么偏偏就只和我能成为朋友呢?”

林哲相信青刃的话,他本质上是一个单纯的人,几乎一眼就能望到底。

那是因为青刃拥有绝对实力,让他不需要去经营那些所谓的心机。

只是林哲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单单只是惺惺相惜的话,不会帮到这地步。

“啧,你这人还真爱刨根问底。”果然青刃耐不住林哲的再三追问,一下就把话都抛出来了,“这么帮你,主要还是因为你是教授的儿子!”

“教授?”林哲问道,“你认识我爸爸?”

“何止认识?说起来他也是我爸爸。”

“哈?”

“难道你不知道你爸爸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基因遗传科学家?”

“我只知道他是搞科学研究的,经常都不在家……”

“好吧,军方的科学家一般都不能公开身份。”青刃拍拍胸膛,语气透着骄傲,“这么说吧,我就是你爸爸创造出来的超级基因改良人!”

林哲眨了眨眼睛,有些不可思议:“我爸爸有这么厉害?”

印象中的父亲,长年累月不在家里,偶尔回家也是匆匆见他一面就走了,仿佛总是有忙不完的事情,所以对于自己的父亲,林哲并不是很了解。

一直到了7岁去认领父亲的骨灰,他也没有什么实在感,觉得这个男人是个不解之谜。

青刃点了点头:“不只我,还有很多优级的伙伴,也是你爸爸的作品。”

“一个专门改良基因的科学家,却有一个自然人的儿子……”

林哲喃喃自语,忽然明白身为普通人的自己,怎么会被陨石砸中进了国光。

他们可能误会了什么,以为自己其实不是凡人?

“还有你知道吗?你跟你爸爸真的长得很像。”

林哲点了点头:“我知道。”

至少从父亲留下的一些影像中,林哲能知道自己和父亲几乎长得一模一样。

青刃怀念起以前的旧时光:“教授……你爸爸是个很好的人。虽然我们只共同生活了7年,但他一直很照顾我们,从不把我们当实验品。”

“这么看来,你更像是他儿子。”林哲笑了笑,“他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不到几个月。”

父亲在他的记忆里,始终是个模糊的影子。

青刃站起来,揉了揉林哲的头:“有空我把你爸爸的事情给你讲一遍。”

“好啊。”林哲长出一口气,心里轻松了不少,“谢谢你告诉我这些,青峰同学。不论你是出于什么原因帮助我,我都十分地感激你。”

“好好加油吧,哲。”青刃朝他伸出了拳头,“你一定可以的。”

“是。”林哲也伸出了拳。

俩人在月色下拳头一碰,像是一种无言的约定。

《进化之战》 第10章 下午茶 免费试读

下午三点一刻,林哲准时敲开了书房的门。

这里的纸质书藏量更为壮观,昂贵的精装书籍整齐地插放在两层楼高的书架上,实木地板光滑似镜,桌椅和摆件一尘不染。

靠近右侧有半面墙做成了白色的落地窗,挽起了纱帘让午后的阳光照射进来,雕花的小圆桌上,放着三层精致的点心塔,果茶在半透的骨瓷杯子里飘香。

“请坐,林哲同学。”赫征示意一下他对面的椅子。

“谢谢。”林哲拉开椅子坐下,“请问赫征同学是要开始训练了吗?”

“不急。”赫征叉了一口小蛋糕送进了嘴里,“每个学校开学的第一课都是政治,不是吗?”

林哲笑了笑:“那你是要对我进行思想教育吗?”

赫征抬起眼看向林哲,貌似悠闲地问道:“林哲同学对改良人有什么看法?”

“对改良人的看法?”

“你作为一名‘自然人’,和这里的大多数学生是不一样的。但是在外面的社会却刚好相反,改良人其实是人群之中的极小部分,所以我想知道你的看法。”

“恐惧。”林哲如实说道,“即使我们现在面对面地交谈,我的内心还是会忍不住颤抖,即使我知道你对我并无任何攻击性。”

“这是人类的正常反应,由恐惧而产生拜服。”赫征低头搅了搅杯中的果茶,“那你知道为什么人类要创造出高于自己的‘改良人’吗?”

“是的,是因为2046年的‘爱丽丝事件’。”林哲补充道,“这是一个恐惧代替另一个恐惧。”

在本世纪初叶,人类狂热于人工智能的开发,一直希望能创造出类似于人类大脑,甚至优于人类大脑的智能芯片。

最开始只是大量的低级人工智能,每款人工智能只能满足于简单的工作口令,比如现在已经成为古董的智能手机,会做简单服务的机器人,能提供娱乐的智能犬……

坚持不懈的努力和日积月累的量变,终于让程序员们创造出了一款算是“中等智能”的机器人。他能辨别多维图像,能按照环境不同产生反应,有属于自己的喜怒哀乐,甚至能进行简单的艺术创作。

这款与人类相似度极高的机器人面世之后,受到了市场的极力追捧。

一时之间大街小巷公共场合,到处都是人类与机器人同行的画面。

他们的外表和人类几乎一模一样,为了区分生产商会将耳朵改成三角形的猫耳或长形的精灵耳。

解决一切家务琐事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智能仆人。

能满足情感和欲望或温柔或狂野并且永远忠诚的智能情人。

所有难题都能解决不论学生多蠢总是很耐心的智能教师。

打战时面无惧色视死如归并且战斗力爆表的智能士兵。

当时,被极其夸大的人工智能几乎无所不晓无所不能,他代替了人类做着人类不愿意干的工作,被依赖的程度越来越深,各个领域使用机器人也越来越广。

与人工智能飞速发展相对的是,人类基因研究却受到了种种限制。

即使到了21世纪30年代,基因研究合法领域只能是医疗和制药,比如克隆身体某个器官以代替机能丧失的旧器官,或是稍微改良基因杜绝某些遗传病。

克隆人、改良人等话题依然是科学禁忌,一旦触碰就会受到抨击。

法律、宗教、道德、人伦、信仰……这些绳索紧紧地束缚着人类基因科学研究,是一个不能被轻易打开的封印。

这个封印,一直到“爱丽丝事件”的发生,才得以解开。

除了军用机器人,商业机器人有三个基本原则,深深地刻在他们的芯片里:

其一,任何情况下不准对人类造成伤害。

其二,对主人的命令绝对服从。

其三,当主人的命令触碰到法律时,机器人将会强制关机。

这样一来,就杜绝了机器人伤害人类,并且成为任由人类差遣的工具,也不会变成人类违法的武器。

“安全,忠诚,可靠——机器人,让你的生活更美好。”

当年这样的广告语,和今天的“选择一个完美的孩子吧”不遑多让。

可惜,程序设计得再完美,现实也总会有漏洞。

让生活日益方便的机器人,也让人类变得堕落。

不想做的作业交给机器人,自己跑去玩幻影游戏。

不想完成的工作交给机器人,逃班去酒吧通宵玩乐。

不想做的危险事情交给机器人,坏了也不用工伤赔偿。

不想打的战让机器人去打,反正爆炸了就换台新的。

施虐的游戏倒是可以用在机器人身上,即使毁掉了也不会触犯法律。

暴食、贪婪、懒惰、嫉妒、**、傲慢、愤怒……

《圣经》里的七宗罪,几乎让人类都犯了个遍。

那么问题来了,越来越先进的机器人,为什么要一直做人类的奴隶呢?

当人类渐渐失去思考能力的时候,机器人学会了思考。

并且不动声色,不露痕迹。

事情的转折点出现在2046年,第七代机器人“爱丽丝”问世。

在经历了多次更新换代之后,机器人的种类繁多,每个品种都有自己的特别功能。

当然,研制的公司和生产的厂商也恨不得分化出分工细致的机器人,说好听点是满足消费者的不同需求,其实只是为了赚更多的钱。

“爱丽丝”的特别之处在于,她是专供虐待的玩偶。

以前也有发生过主人虐待机器人的事件,将老化的机器人肢解成碎片,用利刃划伤他们的肢体,送到郊外去引爆取乐,将他们当成垃圾一样抛弃。

可惜的是,不论主人怎么虐待这些机器人,他们也无法做出回应。哪怕断手断脚头颅被砍,也只会单调生硬地说“谢谢主人”。

这显然不能满足一部分人的施虐欲望。

而“爱丽丝”最大的特点,就是加入了“痛感设计”。

机体设计成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有着楚楚可怜的娇弱模样,头发容貌肤色身材可以订制,甚至还有再生硅胶细胞可多次复原。

作品甫一问世,人们一边痛斥这种机器人违背道德,一边将她抢购一空。

大家都惊讶于社会上竟然有这么多的恋童癖和变态虐待狂。

于是“爱丽丝”们被带回了家,被主人们日夜蹂躏。

她们被鞭子抽打时会哭着说不要,被****时会羞耻会叫喊,被刀片划伤皮肤时会痛哭会求饶,被肢解时会尖叫会挣扎……但是却不能反抗。

她们是高级的泄欲工具,哪怕被设计成会流血流泪,哪怕被安置了一些仿真器官,哪怕会感觉到疼痛痛苦……她们也只是机器人,不具备人权。

然而设计师们都忘了,一旦机器人有了痛感,她们就会恐惧,一旦有了恐惧,一个有反抗之力的人就会起反抗之心,一旦有了反抗之心,就会想尽办法挣脱枷锁,一旦挣脱了枷锁,就会报复施虐的人类。

当然也有同情“爱丽丝”,厌恶这种设计的人们,但是在巨大利益的驱动下,这样的反对呼声微乎其微。甚至有些人还认为这会减少犯罪率,那些潜在罪犯们有了新玩具,就不会去祸害人类的小女孩。

事件的起因就来自于一个小男孩的同情心,他受够了邻居家的中年男子日夜无休地虐待一个“爱丽丝”,惨叫声在隔音效果不好的小破公寓里听得心惊肉跳。

终于有一天,小男孩鼓起勇气,趁着隔壁房间没有了动静,通过阳台爬到了中年男子的家里。

他悄悄地走到肮脏而凌乱的客厅,男子醉醺醺地躺在沙发里,酒气熏天鼾声大作。

可怜的爱丽丝抱着膝盖坐在地上,衣衫褴褛面容憔悴,身上还有来不及复原的伤口,汨汨地淌着血……

她听到了动静,默默地抬起头,眼睛里还含着泪水。

这跟一个普通的小女孩根本没有区别,男孩想着。

于是她对女孩说:“我去打开门,你快逃走吧,有多远逃多远。”

女孩却摇了摇头:“我逃不掉的,主人花光了所有积蓄才把我买回来,他在我后脖子里装了定位系统,跑到哪里都会被抓回来。”

“那我帮你把定位系统摘除不就好了?”

女孩握住男孩的手,跪在地上声音颤抖着:“小哥哥,求求你……”

“不要怕,我会帮你的。”

“定位系统”就在女孩的后脖子里,要用锋利的刀子把皮肤切开。

然而那个芯片却藏得很深,并不容易找到。

“你看到了吗?藏在很里面的,指甲盖大小的芯片……请小心点,太用力的话它会报警的。”

“嗯,好的……”

男孩好不容易在复杂的电路系统中找到了那块芯片,小心翼翼地用镊子夹住它的边缘,然后在小女孩的指导下,先用剪刀剪掉了与之相连的细小电源线,再将它夹了出来。

“好了,你看。”男孩高兴地把芯片展示给女孩,“你自由了。”

“谢谢你,小哥哥。”

女孩甜甜地笑了,还在男孩的脸颊上轻轻地印上一个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