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主角叫花初七鸿蒙的小说[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最新章节

编辑:沉醉花海 2019-07-17 23:20:10

主角叫花初七鸿蒙的小说[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最新章节

《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 即可阅读全文

《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小说简介

《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写得不错 虽然我没当过兵 但是这本书很容易让人感觉到一个人为了自己的信仰奋斗的艰辛。有泪点 有热血。主人公叫花初七鸿蒙的书名叫《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是作者是花火啊i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幔帐掀开,外面削尖了脑袋想知道里面情况的好事者却见房内空无一人!咦,怎么那糟老头子和那清秀少年都不见了,连那绿衣小厮都不见了踪迹。那刚才不知躲到何处的玲珑,此刻又现出身来,酥酥麻麻的声音响起,又张罗起。独家完整版小说《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是是花火啊i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花初七鸿蒙,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世的她,是何等的仙姿佚貌,绝世无双。凰珠融身,破天五段,堪称古武世家后辈第一人!不料在修炼之际被信任的师妹暗下杀手。原以为就此香消玉殒,却不想一朝穿越重生!人人皆知相府嫡女,花初七。废柴一根,红斑遮

精彩章节试读:

东曜丞相府的主房,共分三院一阁,分别为笔梅院,墨兰院,纸竹院和砚菊阁。规格等级依次递减。

花儒身为一国之相,一家之主,必定住在占地最大,外观精美奢华的笔梅院,也就是拥有上次花初七落水冰潭的院落。

墨兰院虽不及笔梅院那般宏大,但也精致怡人,风景清秀。原本是花初七的生母慕容倾的住所,而现在早就被二房蒋氏母女鸠占鹊巢的占了去。

略显小巧却也精致的纸竹院,在里面住着的是丞相的三房柳氏。这柳氏生的样貌狐媚,性子却很是软弱,平日里就惹得蒋氏的嫉妒与欺压,却不想几年前柳氏肚子忽的有了动静,十月后竟为花府生下来唯一的男丁!

花儒大喜,大手一挥抱过男婴,取名为花毅然。坚毅昂然!

而柳氏也因此母凭子贵,一举搬离拥挤偏僻的侧房,入住三院之一的纸竹院。这种种却也更引得蒋氏的嫉恨,小动作不断……

而此刻,在主房中最是荒芜破败的砚菊阁。

不大的卧房外,一个绿衣丫头正在门口来来回回地打着转,鬓梳两箍,圆润白皙的脸蛋上挂着掩不住的担忧。正是被花初七已修炼为由“坑”出去的绿柯!

而卧房内的某花,眉头紧皱,显然比某绿更忧伤。因为她悲哀的发现,这具身体真真儿的是废柴中的废柴,公鸡中的战斗鸡啊喂……

全身的奇经八脉尽堵,体质孱弱,灵气不聚,更不谈形成灵海!

花初七从绿柯的口中加上原主本身的记忆,大概地了解了这个世界的构成,不禁陷入了深思。

花初七现在身处的望天大陆,四国鼎立,其中以东曜国的综合实力最为强盛,暂时位居主国之首。其他三大主国分别为:西泽国,南羽国以及北朔国。

四大主国之下还有小国无数,这些小国由于实力微弱,大多附庸主国而生,只有极少数拥有秘法而神秘的独自存在。

由于东曜实力最强,遂以每三年在东曜的主都苍凤城,便有一次万朝汇聚的大朝会,历次的大朝会无不是盛况空前,万民空巷。

尤其是四大主国,因为东曜近年来国力大有衰微之势,其他三个主国早已按耐不住,暗自培养势力,拉拢一些神秘宗室。一时间国家局势暗潮汹涌。

四国鼎立之势,怕是不久便会打破。届时必定生灵涂炭,民不聊生。除非,传闻中的承大运之人出现,方能逆转局势……

而在整个望天大陆,则以修灵为尊,统称为后天灵者。灵者分为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灰白十阶,等级依次递增,每阶有初中高三级。

在东曜,年满六岁便有一次灵力测试,一般的平民小半数都能够达到最低级赤阶,橙阶便算是小有实力的了,能达到黄阶、绿阶的大多是拥有独家秘法的六大世家之人,灵力达到青之阶已有成为一方城主的资格实力。

蓝阶灵者在一国便已经是极为罕见了,更别提紫阶通常是世家家主,亦或是上三宗那些个老怪物长老们。黑灰白三阶已接近天人之境,有望达到这三阶而进入先天灵者之列者,在这千百年来少之又少。

虽然随着灵者修阶的深入,越是实力强大越不会受年龄岁月的桎梏,但也不过两百年。超过两百年大限已到而不达黑阶,便只能含恨而死。

传闻在三百年前,东曜曾出现过一个传世天才,名为段惊天。不到二十便是紫阶高手,后来更是一举突破紫阶,直接达到灰阶初级,是千百年间最有望达到先天灵者的后生。

可叹天妒英才,有人相传段惊天在一次修炼中走火入魔,爆体而亡。原本无人相信天才就此狗血的陨落,但之后再无人见过这位天才,人们才接受他已死的事实。

而惊天之后再无人有实力突破紫阶。东曜的众多后天灵者们,从此一蹶不振,灵阶只退不进。这也是东曜至此开始国力衰颓的原因之一。

要知道,一个真正实力强悍的灵者,可匹敌千军万马乃至一个国家,最为重要的是,他可以培养自己的传承者。传承啊,是一个强者修炼至关重要的经验要诀。有了强者传承,修炼见识事半功倍。

显然,这位段惊天强者并没有来得及做这些。

……

思绪回转至砚菊阁内,花初七在理清了这世界的诸多信息后,心中五味杂陈,如今自己的处境,注定无法平凡。不过最后她的心里还是臻于坚定。

强者为尊?正合吾意!前世的自己不正是个由孤儿变成古武后辈第一人的强者吗?就算如今自己是废柴一根,亦是无颜女一枚,但,那又如何?

强者,从不畏惧满路的荆棘。只要心中有一颗强者之心!

思及此,花初七嘴角微弯,眼里凌厉之气顿生。

看来,她该去找蒋氏“借”点东西了!

……

月黑风高夜,坑人越货时。

此时相府内,一个小小的身影不停的在墙围门栏间,翻转跳跃,轻巧的没有引起巡逻者的分毫注意,这等轻功身姿怕是没有橙阶无法施展。

一丝皎洁的月光洒落,照在了来人的脸上,一块斗大红斑赫然惊现。

呵,不是要进来借东西的花初七又是谁!

某人撩了撩一路跳跃前进却丝毫不乱的秀发,眼露胜意。拜托,她可是中华古武的传人,古武之精深奥妙,加上她的天资聪颖,即使这具身子废柴毫无灵气,她亦能施展武力。

这登云纵就是绝世武学其一,若在她前世鼎盛时期,一跃十丈都不在话下。

花初七躲过层层守卫,轻手轻脚的闪进蒋氏的卧房。原本精致的房间,因为满满的脂粉味而透着一股子俗气。

紫红的纱幔垂着,蒋氏因为白日获得珍品药和自以为是的计划很是高兴,因而此刻睡得更是比平时来的酣爽,仔细听还打着呼。

花初七从袖中掏出一个小瓶,自己摒着气,倒出些洒落在房中。嘿嘿,这可是她从绿柯那儿骗来的睡药,一点点粉末就能让人熟睡到天亮。

果然,不出片刻,蒋氏的呼声打的更为响亮了。

某花眼露精光,邪肆一笑。

嘿嘿,打劫什么的,果然最有爱了!

《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 第十五章 府门惊变 免费试读

幔帐掀开,外面削尖了脑袋想知道里面情况的好事者却见房内空无一人!咦,怎么那糟老头子和那清秀少年都不见了,连那绿衣小厮都不见了踪迹。

那刚才不知躲到何处的玲珑,此刻又现出身来,酥酥麻麻的声音响起,又张罗起了接下来的拍卖会。好在接下来的卖品等级越发的高,稀奇程度也比前面深,不消一会儿,众人便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下半场的买卖中。

不过,一般人轻易的转移的注意力,可不包括一些心怀不轨又自大的奸诈小人……

花初七隔壁房内的某个男子,悄然令手下的人跟上了离去的花初七主仆。

百里绝张开嘴接过怀中美人递过来的上好青葡,纵欲过度的脸上写满了阴险。嘿嘿,能发出那等灵气和光芒的鼎怎么会是凡物,本公子可不是愚笨之人,那个戴着银面的臭小子最好乖乖交出宝贝,否则……

百里绝眼露寒光,吓得怀里的女子一个激灵,心叹这将军府二公子心思可真是歹毒,不好惹啊。

而另一边的花初七将蚕丝软袋收回储物戒,大摇大摆的带着绿柯去四方商铺采买一些基础药材。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等这次回府,她不止要提升灵阶实力,也势必要将这炼药之术练练了。

等绿柯小管家婆掏包付了药钱结果药材,二人正欲走,花初七却忽地停下了脚步,眼角的余光敏感地捕捉到几个探头探脑的熟悉的身影。

“小姐,怎么了”绿柯在无人的时候都是叫花初七小姐,此时见她突然停下了,疑惑的问道。

花初七手指贴着唇,嘘——了一声,示意绿柯不要出声,然后拉着她若无其事的走了,心中寒意顿生:百里绝,好样的,敢打姑***主意,就要随时做好被坑死的准备。

出了南辰,二人走到了一个左拐右拐的巷中,花初七正欲动手,却忽地感受到身后一群小尾巴像是凭空蒸发了!

咦?是百里绝良心发现还是有高人相助?

花初七又等了好一会也不见人来,眼中的疑惑丛生,她最讨厌不在自己掌控范围的事情发生了啊啊啊。

绿柯看天色不早了,下意识地提醒小姐就要回府,否则被蒋氏母女发现势必又是个不小的麻烦。

想到此,二人加快了回府的步伐。

与此同时,观月楼顶层之中。

“都解决好了吗?”清冷悦耳的声音自座上绝世之人口中发出。

堂下的属下低垂着头,双手扣在头前,恭敬的说道:“属下已暗中解决了百里绝的那群手下。”

鸿蒙放下手中的清茶,一挥手,堂下的属下便又隐去了身形,消失的无影无踪,此时若有高手在场必定感叹这男子诡异武学,其修为必在蓝阶之上,而这样放眼一国也是绝顶高手的人,却也不过是那如寒月般男子的手下!

鸿蒙轻敛眼眸,一种深邃入骨的清寒之意萦绕周身,黑曜石般浓郁的眸看向窗外熙攘的人群,薄唇几不可察的漾起一丝弧度.

她便是他要找的人吧。

……

另一边的花初七带着绿柯急急的就要回府,却不想,府门迎接她们的竟是无数个迎面急速飞来的小石子!

“小心!”花初七大喝一声,动作灵巧地避开了那看起来坚硬无比,破空而来的石子,那诡谲轻快的身姿如蛟龙出海一般,收缩自如,令人惊叹,落地之时竟然毫发无损。

而她身旁的绿柯显然就没这般的身法武功了,她虽说也是个赤阶中级的灵者,但一直和花初七待在后院,又从不修炼打坐,更不谈什么实战经验。

因而一面对迎面而来的石子,只得双手护着头躲开来,待停息后,手上腰间等都落了大大小小的划伤,好不惊悚!绿柯疼的死咬住下嘴唇,嘴唇都快咬出血了。

花初七起身一看到这样的鲜血淋漓的场景,顿时气的咬牙切齿,朝门内喊道:“谁!”

话音刚落,一个七八岁大的男孩便缓缓了现了身来,一身华丽惹眼的紫衣长袍,头冠上镶嵌着珍贵的碧玉,一根腰带松松垮垮的挂在腰间,还算可爱的脸上竟扑了些许粉,走起路来毫无世家公子的样子,活脱脱一个不思进取的浪荡儿。

来人,正是相府的唯一少爷,花儒放在心头的独生子,花毅然!

花初七冷眼看着眼前这个没正形的名义上的弟弟,此刻从他身后,一袭粉衣的花梦裳也款款走了过来,花初七见此眼中的寒意一闪而过。呵,这屁大点的孩子能想出这个歹毒的方法?

是谁捣的鬼,一目了然。

“喂,你,花初七,你这个废物,我二姐都告诉我了,你竟敢暗中说本少爷坏话,看不起本少爷,这些石子就权当给你个教训了!”花毅然胖乎乎的小手插着腰,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朝花初七说道。

呵,这个小鬼。

花初七也不理会装腔作势的二人,扶起一旁疼的直不起腰的绿柯,在众人看不见的角度从储物戒中拿出一粒止血化瘀的丹药就喂她吃了下去,好在买练习用的药草时,顺便买了些炼制好的成品药。花初七扶着绿柯到一边休息,这才看向那一大一小二人。

见花初七躲过了流石毫发无损的站在面前,花梦裳细长的眼中冒出恶毒的光芒。她原本想凭借自己橙阶中级的实力直接将花初七这个废物杀掉,这样不光在相府没了阻拦自己的人,与太子的婚约也便作废了!

可惜,母亲不知道什么缘故竟不肯自己直接动手,甚至不要她继续打压花初七,她虽心中疑惑,但看在母亲近日身体不适的份上,她也便假意顺从了去。

不过……她还有个好三弟啊。

想到这儿花梦裳心里就一阵畅快,她这个好三弟平日里都是与她和母亲亲近,因为她们,够纵容他!无论他要什么,只要她们办得到都顺从着他,久而久之,这个好弟弟迟早全部地被她们所掌控。父亲最是宝贝这个独生子,只要他要的都是尽量给。

等到除去了花初七,到时候,这相府……还不都是她们母女的天下吗?呵。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