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那直渊]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黄杰龙玥梦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风与蓝天 2019-07-17 23:41:17

[那直渊]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黄杰龙玥梦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那直渊》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那直渊 即可阅读全文

《那直渊》小说简介

我也是看了蛮多书的老书虫了,《那直渊》这本书还比较喜欢吧,情节设计的不错。一波三折,让人猜不到结局,却有有所铺垫,文笔也不错,对历史的人名等作者很用心,就是一些情感以及勾心斗角方面有些不太成熟,总体来说是一本好书,值得推荐。。《那直渊》是作者杨旭婄老黄写的一本科幻类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那直渊》精彩节选:根据六老爷、八老爷与他们签订的协议,周鹄极不情愿地吩咐手下将一部分武器和现钱交付与黄俊虎后,他的人们化整为零,以若干人数不等的小组的方式暂住到涓寨的各家各户中去。无论是将领还是士兵都显得垂头丧气,他们。独家完整版小说《那直渊》由杨旭婄老黄倾心创作的一本科幻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黄杰龙玥梦,书中主要讲述了:广西土司六部曲之一

精彩章节试读:

黄俊虎清了清嗓子,“各位叔伯兄弟,亲朋好友”,他的声音浑厚低沉,有着与年纪与性格相符的味道,说话的时候向四周环视了一遍,目光如炬。

“今天晚上把大家召集到这里,是有要事相商,这个事情不仅关系到我黄家几百年来的声誉名望,往大了说,还有可能是生死存亡的事情。在场的各位有我敬重的长辈,有我过命的兄弟,我们身上流着同样的血液,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你的兄弟姐妹也是我的兄弟姐妹,你的孩子同样也就像我的孩子一般。

所以,是希望也是请求,在场的每一位都要认真地记住今天晚上我们在这里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个决定,我不希望看到有人在会场上开小差,更不希望有人提前离开,因为这不仅仅是对六爷、八爷的不尊重,更是身为黄家人,对黄家整个家族的不尊重。在场的都是成年人,不能再闹小孩子脾气。”

他把话音停顿了一下,目的是看看大家的反应。

众人听了他的这番话后,自然是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不少年纪小的脸上还挂着来不及收敛的惊恐神色,生死存亡?家族命运?到底是什么大事能牵扯到如此严肃的话题,让人一点心理准备和防备都没有。

黄登扯了扯三少爷的衣袖,低声说:“哥,你看,我说得没错吧,最近要出大事!”。

黄杰龙面上虽然没有理会他,但心里却非常焦急,兹事体大,他迫不可待地想从黄俊龙的口中得知究竟是什么事情竟让整个涓寨黄家都牵连进去?黄家的老人们打算怎么办?黄俊龙打算怎么办?还有廖家和谢家这两股势力是不是和我们一条心?

张四强代表的是政府,国民党,涓寨虽然甚少参与阶级斗争,但无论外部形势现在发展成什么样子,涓寨所在的地方政府毕竟还是属于所谓的国统区的,他们会对涓寨下手么?杰龙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黄俊虎。

黄俊虎接着说道:“今天晚上的会,我们把六爷、八爷还有十爷都请过来了,除了卧病的四爷外,他们三位可以说是黄家最德高望重的老人了。另外,廖家的廖飞、谢家的谢俊列两位大伯也辛苦出席,我们的张四强镇长也抽空过来了,代替四爷开会的四少爷黄思浩,相信大家也不陌生,人都齐整了,现在我们正式开始今晚的会议。”

接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从信封中抽出一张纸,摊开放在桌上。

“前两天张镇长交给我一份信,信我第一时间给六爷、八爷看了,我们三个商量了一下,这件事光凭我们三个人就拿定主意,不合适。所以这才把大家召集了过来。我先说,一会儿张镇长再补充,然后大家再发表自己的意见。

这封信上说,国民党的部队在普周县和共产党火拼,吃了大大的一个败仗,普周县县长周鹄领着一群残兵败将,其中有县民团副司令黄洲奇、县军事课长闭复亨、三县联防办事处主任李汉雄、保四团、党政军人员约600余人,好不容易趁着夜色突破了共产党的封锁线,眼下马上要到咱们涓寨地界,特地差通讯员与张镇长联系,希望部队人马能在咱们这里歇息一段时间,等待他们大部队的救援。

六百多外人要来咱们涓寨,而且还是国民党的部队,这不是小事,所以我才说这事不像其他族小打小闹的杂事,是大事,需要我们大家一起来拿主意。就大概是这么个情况,张镇长,接下来你给大伙说几句吧?”。

“是是”,张思强唯唯诺诺地应着。

他名义上虽然是涓寨的镇长,但涓寨境内,百姓们听土司的,其他老百姓又不愿意买名声不好的国民党人的账。所以他的地位很尴尬,既没有威信,也没有太大的实权,加上现在又是在黄家的地盘,在神牛厅,还有他说话的地方?只有低眉顺眼地应和着。

张思强将周鹄他们如何被共军打得落花流水,如何与他联系,如何萌生驻守涓寨念头的过程事无巨细地讲了一遍。

他说周县长承诺人们驻扎涓寨期间绝不会出现烧杀抢掠的事情,他们不是土匪,都是正经的人民的军队,在涓寨期间的花销,只要中央方面或者友军部队的支援一道,必定加倍奉还给涓寨的百姓。他们知道涓寨是土司老爷们的地盘,出于尊重,由我张四强出面打个头阵,老爷们要是同意了,周县长会亲自领着手下一干官员要员登门拜访各位老爷。

张思强说完后,看了一眼黄俊虎,黄俊虎给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坐下后,他才放心地将**在椅子上坐踏实了。

“我和张镇长都说完了,大家说说自己的意见吧,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自由发言,不拘年纪辈分,请大家开始吧。”黄俊龙双手摊开,示意大家发言,厅堂里逐渐响起窸窸窣窣的讨论声,但一时还没有人站起来率先发言,场面陷入某种程度的尴尬。

八老爷黄崇德终于忍不住了,他忽地站了起来,说:“你们这帮牛崽子,平常活蹦乱跳的,一到关键时候,屁都不敢放一个,难道还要靠我们这帮老骨头吗?老四病重,老五过世,我和六哥都是身子半截埋到黄土的人了,就想享几年清福。

现在好了,我们黄家摊上了这么个事,阿虎找到我的时候,我想,我这把老骨头到底也是黄家的,我生是黄家的人,死是黄家的鬼。家里有事,我们不能不管不是?我和六哥把家里的孩子、仆人甚至烧饭喂牛喂马的阿三阿四们都叫上了,挨个给你们捎口信,一再强调这件事情的重要。现在需要你们表个态了,一个个的都不出声,算怎么回事,哼!”

他用苍劲有力的手掌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厚重的方桌竟然微微地晃动了一下,足见力道的深厚。离他最近的张四强被突然其来的这么一拍吓得差点没从椅子上再次跳起来,八老爷跟前碗里的水酒也随着震动被溅出不少,桌子上湿了一片。

“老八,你先坐下,别置气”。坐在方桌另一端的六老爷黄崇敬发言了。

“八爷的话说得虽冲,但也不无道理。我们今天请大家来开会,不是吃吃喝喝,更不是谈歌圩女人。就像阿虎说的,大家都是叔伯兄弟,哪怕老廖、老谢,甚至张镇长,大家都是自己人,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别像个婆娘一样怕羞。我像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什么没干过,什么不敢说?咱们黄家人就应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种,你们这些年轻人都还这样,我们这些老骨头怎么放心把家事交给你们?”

黄崇敬起身绕着方桌慢慢踱步,他身材不高,背微微有些驼,因为年纪的缘故,头发已经白了不少,然而神情气色都很好,绝不像一个赢弱的老人。

《那直渊》 第九章 成王败寇 免费试读

根据六老爷、八老爷与他们签订的协议,周鹄极不情愿地吩咐手下将一部分武器和现钱交付与黄俊虎后,他的人们化整为零,以若干人数不等的小组的方式暂住到涓寨的各家各户中去。

无论是将领还是士兵都显得垂头丧气,他们中有的人似乎还无法从失利的阴影中走出来,眼神和眉毛中还释放着愤怒的火焰;有的则是在低声和同伴以及涓寨的百姓低声交流,内容无非都是一些沮丧的消息。

年长的老兵们往往依靠着屋墙或者牛棚边的栏杆抽烟发愣,经历了这些动荡的年月,他们知道这就是战争的意义,也是现实的残酷,成王败寇,阵营也不是自己当初能够选择的。

他们中的许多人在十年或者十几年前便加入了军队,有的曾经甚至怀揣着为国家出力的憧憬与梦想,但更多的是迫不得已。要么是为了混口军粮吃,要么因为是个男人,有一膀子力气被军官们临时抓了壮丁,从此与故乡与家人天涯相隔,吃了这顿不知道下顿在哪里,有今天没明天,生死不明,前程未卜。

而年轻的士兵们更多的时候是害怕和恐惧,无论是普周还是涓寨,祖国南方的雨水似乎永远都不会停歇,永远都叫他们的身体微微发抖。有来自北方的年轻小伙到了晚上还开始唱起家乡的歌谣,动听但却悲凉,因为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可能再也无法回到北方去了,他们的命运也许就要在这南方的小镇中终结。

黄俊虎按照六老爷和八老爷的吩咐,给予周鹄和黄州奇等主要将领以贵宾客人的礼遇,他们得以拥有一所独立的房子暂住,不用像普通士兵们一样,和涓寨的老百姓们挤在一块。

周鹄的脾气和架子历来很大,近日的新败不仅让他丢尽了面子,普周的失守更是让他日后要背军事责任,这一切的不顺让他天天感觉头大,不时更是火冒三丈。而眼下虽然受到了涓寨黄家土司的友好接待,但毕竟是寄人篱下,加上看到部下们一个个又是垂头丧气,又是哭爹喊娘,他简直要被气疯了。

这几天往往是喝了酒后故意找一些借口,便开始打骂士兵,有几回甚至连配枪都**了,说要把这帮狗崽子都枪毙掉,也算是让他们为党国彻底尽忠。

士兵们被弄得人心惶惶。他们中也有些暴脾气的,受了周长官的羞辱,一肚子的气没处撒,就开始逐渐和涓寨的人闹起矛盾和冲突来。起初还是言语上的摩擦,这几天又进一步升级了,发生了好几起士兵和涓寨男人们打架斗殴的事件。

黄俊虎忙里忙外,既要安抚涓寨人心,又要居中调停争执。也没办法,谁叫自己现在是黄家的大当家的呢,允许周鹄这批人入驻涓寨,虽然不是自己最后拿的主意,但六叔和八叔德高望重,他们的意思谁又敢违背?

现在想来,只能祈求老天爷保佑事情可千万别像杰龙和思浩当初说的那样,来的不是一群羊,而是一批虎豹豺狼,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就不仅仅是几条人命的事情了,整个涓寨,还有我们黄家都有可能毁于一旦。黄俊虎不敢细想,因为那个念头以及导致的结果都将会是万劫不复的,眼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时机合适的时候,他还想把黄杰龙和黄思浩叫来私下再针对目前的情况做出计划。

然而黄俊虎没有想到的是,黄杰龙比他的行动还要更快一些。自从在马鹿岩接受了黄孝灵指派的秘密前往蛮韶联络当地游击队的任务之后,三少爷便有条不紊地准备着行动计划。

他的家中也住进了几个国民党士兵,尽管他自己非常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安排,但毕竟这时族里和周鹄他们已经达成的协议,也只能如此。何况暂住在他们家中的那几个士兵,倒也还算守规矩,大抵是他们从长官或者黄家人那里听说过三少爷的身份和事迹,敬佩他是个人物,因此在举止言行方面还从不敢放肆。

他们肩上背的驳壳枪倒是能吸引黄墨涛的兴趣,闲来无事的时候总是嚷着一个胖子士兵让他把枪拿来把玩观看一番;黄姣茉则和这些士兵刻意保持着距离,而且屡次教导弟弟不要和他们走得太近,不知道她是害怕还是警觉;而廖玥梦则在暗中耐心地观察着一切,她按照丈夫的吩咐,在每天准备的饭食中多准备了一些,保障这些士兵们在吃喝方面一切正常。

三少爷家本来就是涓寨的大户,房间自然也宽裕,她吩咐老大祥和阿秀专门腾出两间宽敞明亮的房间给这些士兵居住,被褥毛巾等日常用品也准备得十分妥当。这些打了败仗的士兵们在三少爷家受到了如此的礼遇,心中感激不尽,对玥梦也是尊敬有加。

然而玥梦做的这些都是表面功夫,她心里对这些外来人还是有着高度警惕的,尤其是当她听到他们的长官周鹄是如何残暴,他们的一些同伴又曾经做过何等恶劣的事情之后。她觉得但凡是来自国民党的士兵,恐怕都不值得完全的信任,虽然她没有什么阶级立场、阶级斗争的观念,她只谨记一句老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小心点总是没错的。

而经过她多天的观察,也确实发现了他们中不为人知的一些细枝末节。她发现这些士兵总是有意无意地在窥视三少爷的行动,有一个瘦子士兵甚至每天的固定时间段都会拿出一个小本子,仿佛在记录和抄写什么。好几次她借机路过他的身旁想看看他在记录什么的时候,瘦子总是慌忙地将本子藏起来,好像怕别人发现他的什么秘密似的。

玥梦虽然猜不透其中的端倪,但她明白这些士兵可能带着某种监视的任务,但他们为什么要监视自己的丈夫,自己的丈夫也算是他们的恩人啊,这样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呢?玥梦也尝试过在夜间入睡前,与丈夫说过几声悄悄话,把自己的担心告诉过他,但丈夫总是安慰她说她妇道人家总是爱多想,赶紧睡吧,如是支吾过去了,弄得她总是莫名其妙。

实际上,妻子所说的黄杰龙早已看在眼里,他之所以没有选择和妻子交流就是担心隔墙有耳。就像黄孝灵所说的,自己当初在族内会议上一时冲动说出的那番联合共产党,消灭国民党的言论应该引起了周鹄他们的注意,这是一个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人。眼下他周鹄没有对我采取任何行动措施,无非是看在黄家的面上。

但他的这种监视和窥探,目的就是为了更好地控制我的一举一动,一旦我有什么动作,不仅他有了借口能拿我,我的家人,甚至是我的族人,只要他拿住了一个借口,都可以一声令下,将黄家、将涓寨弄个天翻地覆,那时候遭殃的可就不仅仅是我黄杰龙一个人了,涓寨的生灵必遭涂炭。

他这么一想,更意识到自己的行动必须加快。而为了保障家人和族人在自己离开这段时间内的安全,他首先想到的是一个人,他的族兄,也是他过命的兄弟,周鹄部队中的黄州奇。

周鹄部队入驻涓寨的第七天晚上,黄杰龙以拜访族兄的名义来到了周鹄他们的临时指挥部和住所。

卫兵进去通报之后,黄州奇连忙出来迎接,鞋子和衣服甚至都没有完全穿好。他是特别喜欢这个族弟,小时候两人还依照着当地的传统,结拜过兄弟,许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只是后来黄州奇看到张贴在涓寨里头的政府征兵消息,不管家人的劝阻,独自跑到外面当兵,说是要闯一番事业去了,临别的时候还送过三少爷一个顶好的牛角挂饰,说是兄弟间的信物,开玩笑说改天自己飞黄腾达了,让三少爷去找他,拿着这个信物,金银财宝你我兄弟各一半。

如今黄州奇算不上飞黄腾达,只是周鹄部下的一个小官,虽然也带着一部分士兵,但毕竟也是听令于人。最近屡吃败仗,军队更是没有什么油水,回到离开多年的涓寨他的心情更是万般复杂。除了一些必要的、跟随周鹄出席的会议场合,他基本都躲在房子里,或是看书练字,或是静坐发呆。

现在这副模样他实在无颜面对这片养育自己的土地以及父老乡亲,尤其是自己的这个弟弟黄杰龙。然而他没想到三少爷自己来了,喜出望外,迎进屋后更是端茶倒水,忙个不停。

三少爷开声说:“奇哥,你先别忙活了。咱们兄弟之间不用那么客气,今天周县长不在?”

黄州奇答道:“他刚好有事出去了,你看这些天我光顾着这些杂事,一直都没去看来,真是不好意思。”

三少爷道:“奇哥,咱们自己人就不说见外的话了。我今天来有要紧事和你商量。”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