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主角叫云风苍天的小说[武圣]免费试读

编辑:茉绿 2019-07-24 14:19:06

主角叫云风苍天的小说[武圣]免费试读

《武圣》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武圣 即可阅读全文

《武圣》小说简介

《武圣》《武圣》情节层层推进,写得真心很不错。作者大大剧情走得快,人物形象丰满,悬念也不少,很合我胃口。。主人公叫云风苍天的小说叫《武圣》,是作者黑袍老祖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2反咬一口五大逆天的生活技能,这是云风在这个世界安身立命之本,制符,需要灵笔,黄纸,朱砂,炼丹和炼器更是需要先天之境才行,驯兽,也是需要妖兽,经过特殊的手段才能驯化成灵兽。可是每一样都需要钱,而且需要。新书推荐,《武圣》由黑袍老祖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云风苍天,书中主要讲述了:盘古大陆,广袤无边,云风两世为人,穿越盘古,一腔热血,战天斗地.这里,强者如林,百族林立,异族美女,风姿无双.这里,更有一个个华夏千古人物,盖世人杰,诸子圣贤,战国名将,更有万古一帝,祖龙秦皇。且看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八章老祖传武

“风儿,你跟我来。”云战天显得是很平静,目光之中带着尽的疑惑,而雷鸣知趣的闪到了小院的门口。

云风早已经想好了编织好的谎言,道:“老爷子,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是师傅他老人家说了,论谁问起来,也不能说,所以老爷子您还是别问了,就算是逼问下去,我随便编个谎话,您也不相信啊!我师傅他老人家是西海的高人,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

“哈哈哈c,好,好,凭着这一手,日后的大秦你足有一翻立足之地,既然你师傅他老人家有言再先,我自然也不会逼你,但是你要知道,我大秦跟西海乃是生死对头,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施展你的符术,从今天开始我会传授你云家真正的武学,你且随我来。”

真正的武学,难不成云家的祖上也是不凡,那个死鬼的记忆之中,云家的祖上其也是显赫的世家,乃是一个传承了两千年的家族,虽然不如中州那些世家和圣地的古老和底蕴,可也是相当的不凡。

云战天的书房之中,这里平时乃是禁止自己进入的地方,满屋的书架堆放着数的书籍,其中有龟甲,竹简,兽皮等等做成的书籍,可以看出其中的古老,书房正中的墙壁上挂着一副画像,画像之上乃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

“风儿,先祭拜祖先吧!他是我们云家的老祖云断天,两千年前也是一代敌天下的强者,但是却陨于神雷之下,成神望,一身修为付之东流,而死前老祖传下一道精神烙印,能否有所收获,就看你自己的机缘了。

我们这三代,除了我之外,包括你的父亲和几位叔叔,一个没有得到老祖的传承,这一代就看你和宇飞了,我先出去了。”云战天对着画像恭敬的三叩,转而离开了这里。

地面之上放着一个土黄色的蒲团,而云风直接的坐在了蒲团之上,至于什么云家的老祖,他才没有什么恭敬之心,一个来自地球上青年,向来天老大,自己第二,就算是死,也不会轻易的向人跪拜。

但是云风还是焚香三柱,双掌合十对着画像的老道鞠躬三次,直接将香**了香炉之中,口中轻声,道:“老道啊!老道,给你焚香三柱,您老若是有灵的话,就传一招半式,当然不传也没关系,本少爷我一身的技艺,假以时日,名闻天下不是问题,什么样的武学和神功得不到呢?”

话落,云风坐在蒲团上,突然感觉到意识眩晕比,一会的功夫已经深沉的睡了过去,但是云风的意识却出现在一片山谷之中,这里百花盛开,灵禽飞舞,异兽狂奔,云海缭绕,似一片人间仙境。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到这里,索性扯开了嗓子喊起来,道:“有人吗?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你到底是人是鬼,将本少爷弄来这里,究竟是何居心。”

“臭小子,不敬老祖,该打,该打。”身后出现了一道声音,微带着一丝的怒意。

云风吓的半死,陡然的转身,赫然见到一个道装老者的身影,不正是画像上的云家老祖云断天吗?云风的牙齿没来由的哆嗦起来,道:“你,你,你是云家老祖,你,你不是死了两千年了吗?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你将我弄来干什么。”

云断天手中的拂尘一甩,单手一挥,凭空出现一把椅子,左右的看看云风,显得是异常的不满意,道:“臭小子,老祖正是云断天,老祖两千年前是挂了,可是老祖还有一道精神烙印没灭,这里就是老祖我的精神世界,两千年的修养,总算是补全了残魂,好了,老祖的事情已经说完了,该来说说你了,老祖很好奇,就凭你的天资,有什么资格能够名闻天下。”

云风当然显得很自得的道:“果然,老而不死为贼,古人诚不欺我,什么老祖宗不老祖宗的,你已经死了两千年了,咱们早就没啥什么血缘关系了,你也别在本少爷面前倚老卖老,或许,你的眼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后人,咱们也别藏着掖着了,将我弄来你到底想干什么。”

云断天没有丝毫的愤怒,相反显得非常有兴趣,道:“臭小子,你跟老祖的那群后人很不一样,真是跟老祖年轻的时候一样,一副天大地大我最大,很简单,老祖传你毕生武学,你帮老祖将来把儒门的子玄我给灭掉。”

“儒门,好,本少爷答应就是,真是没想到,世事常2c没想到你两千年前被儒门所害,本少爷也被儒门的小娘皮坑了一把,搞的本少爷我身败名裂,不过你也别想给本少爷闲着,既然你的先天神魂已恢复,本少爷日后给你重新炼制一副肉身,自己的仇,自己报才爽不是吗?”

云风可是不想给这个老家伙当免费当打手,传自己武学,还他一副肉身,两不相欠多好。

老道完全是石化般的坐在椅子上,半天不出声,随即大笑起来,道:“小子,你说帮我重新炼制肉身,这可是逆天之举,自古数大能陨落,可是一人成功过,你可不是在骗老祖我吧!”

“想拉我给你免费当打手,没门,还你一副肉身,你传我武学,咱们两不相欠,什么逆天之举,区区一副肉身,至于搞的这么惊天动地吗?只要找到合适的材料,你想要什么样的肉身,我都能给你炼制出来,但是提前得有黄金琉璃火,或者次一等的紫金神火,否则,炼制出来的肉身,根本承载不住你这样的老鬼。”云风可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但给云断天尽的希望。

“黄金琉璃火,紫金神火,这可是都存在于传说之中的东西,不过黄金琉璃火,老祖敲知道一处地方有,小子,先得老祖的传承吧!老祖走的是上古纯武者的道路,但是这两千年结合佛门的炼魂之法,两千年的时间,老祖我又自悟出真正的精髓武道,接受我的传承。”

云断天心中很得意,这个后人真的很对自己的胃口,索性传授了自己最精髓的武学。

《武圣》 第二章反咬一口 免费试读

2反咬一口

五大逆天的生活技能,这是云风在这个世界安身立命之本,制符,需要灵笔,黄纸,朱砂,炼丹和炼器更是需要先天之境才行,驯兽,也是需要妖兽,经过特殊的手段才能驯化成灵兽。

可是每一样都需要钱,而且需要大量的金钱,此时的云风苦笑起来,身上不足五两白银,根本就是连最基础的百年黄纸也买不到,而且整个盘古世界的硬通货币就是元石,蕴涵着天地元气,相当的珍贵。

但是老爷子怒了,根本不可能给自己一分钱,还是得靠自己啊!想到这里,云风可是想要出府,穿过一条走廊,已经到了大门口,而门口站着六名护卫,每个人都是有着后天七重的修为,浑身上下散出肃杀的气息。

云风刚准备出门,此时六名护卫直接的架起手中那雪亮的长刀,其中一人不卑不亢的道:“小少爷,老爷禁止你出门,还请小少爷回去吧!不要让我们难做。“

云风知道这肖卫可是当年老爷子的亲兵,眼里除了老爷子,谁的面子也不卖,心中虽然不爽,但也只能是回去。

“小少爷,你弄出这么大的风波,暂时还是在家呆着吧!一切有老爷顶着,你就放心吧!没人敢动你一根毫毛。“雷鸣声息的出现在云风身后,刻板的脸上带着几分的慈爱。

云风知道这位管家雷鸣可是不简单,虽然名义是上管家,可就算是四叔见到他,也恭敬的称一声雷叔,而一向又是疼自己,云风忽然眼珠子一转,道:“雷爷爷,你能不能帮我弄点东西。”

雷鸣显得是兴趣大增,道:“小少爷,说说看,只要不是那些禁物,我想我还是可以帮你的。”

“灵笔一支,百年黄纸百张,朱砂十斤,雷爷爷,这些东西相信不难吧!”云风带着几分人畜害的笑容,略带几分乞求之色的看着雷鸣,毕竟想要保命,暂时也只能够制符。

雷鸣心中疑惑顿生,难不成小少爷还想画符,这可是那群方士的手段,“好,一会我让人拿给你,小少爷,你也不小了,也该成熟了,希望这件事情能够给你一定的警醒。”

云风恭身一礼,没有在说什么,一个人的改变是需要行动和时间证明的,绝非三言两语就能让人改变对自己的印象。

雷鸣看着云风的身影,嘴角微微的抽搐,这个混小子居然知道行礼了,而且喊自己雷爷爷,平时见到自己不都是喊自己老家伙的吗?真是有点意思,我就看看你是真的变了,还是假装出来的,时间会证明的。

而就在此时,门口传出一声狂吼,“云战天,你给我滚出来,亏你还是帝国的二等公,你的孙子做出了这等猪狗不如的事情,难道你不准备给我嵩阳书院一个交代吗?哼!今天若是没有交代,我就到咸阳城去御状,人皇陛下定会治你一个管教不严之罪。”

云战天和雷鸣的身影瞬间而出,而云战天也是一副火爆脾气,还没到门口,运气于喉,道:“李天阳,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在我的门口叫骂,你们儒门不是最讲礼法的吗?交代,什么交代。”

门口两道身影,一个七旬老者,儒生打扮,浑身传出一股浩荡的正气,随着云战天的声音传来,身前自然的爆出一道白色罡气,将眼前的声波挡下,但是六名护卫倒霉了,两大先天高手之下,一个个被震的口喷鲜血倒下。

李天阳一脚迈步门中,苍老的面孔一片铁青之色,道:“云战天,让你家的小子滚出来,我李天阳最得意的弟子声名扫地,你居然不想给我交代,今日让你云家的小子从这里三跪九叩到我嵩阳书院的门口,按照大秦的律法,人者,当处以宫刑。”

云战天已经到了爆的边缘,一股恐怖的气息传来,属于先天八重的武者威势,还有常年在战场累积的杀气,宛如一头暴怒的雄师,身上的罡气生生将方圆十米的物体全部的摧毁。

就算是李天阳也是忍不住的后退数米,不过是堪堪的挡住其中的威势,略带着几分的恐惧,道:“云战天,莫非你想动武,今日刑法官就在这里,你的一言一行,都会完全的呈现在陛下的眼前。”

云战天一拳就欲轰击而出,他是一个武将,更是直爽的脾气,没有书人那么多的花花肠子,而此时云风那略显得懒散的声音直接的传来道:“老爷子,且慢动手,狗咬你一口,难道你还能咬他一口不成。”

云战天立刻哈哈大笑起来,显得是比的踌,道:“是啊!狗咬我一口,难道我还能咬人一口吗?”

李天阳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白,一双枯掌隐含着几分的白光,道:“小子,你终于肯出来了吗?刑法官韩大人再此,由不得你撒野,你意欲**我儒门弟子,当对你处以宫刑,你是自己动手,还是刑法官韩大人帮你。”

云风没有理会这条疯狂的老狗,而是直接的看向旁边的中年人,穿着一身官服,皮肤略显得黑,国字脸,浑身上下充满一股威严的气息。

“韩大人是吧!我且问问你,到底何为**。”云风背负着双手,眼神微眯,声音显得很懒散。

“**,当然就是实行暴力手段,将其对方强行的奸,根本大秦律法,当处以宫刑。”刑法官平静的出声,声音宛如机械一般的冰冷情。

“恩+大人的意思我明白了,本少爷我可是记得,当初现场可是有数十人,可是我**了吗?落雪颜衣服破了吗?事之后,可是她一人的片面之词而已,你们由我辩解了吗?不由分说,便是一掌将我重伤,那是落雪颜请我喝茶,是她睡着了而已,醒来之后,便是诬陷于我,又是将我重伤,敢问韩大人,你可曾勘察过现场,可曾调查取证,可曾问我这个当事人的口供。”

云风的神色瞬间变的是凌厉比,反正抵死不承认,死猪还不怕开水烫。

韩正的眉头微微的皱起,身为刑法官没有调查取证,这可是自己的失职之罪,的确是不曾去调查。

“不曾。”

李天阳又跳了出来,不顾身份的指着云风的脸道:“小子,你还欲狡辩,现场十几人的证词,分明就是下**,意欲奸我儒门弟子,你现在反咬一口,还敢诬陷刑法官大人。”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