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主角叫璇玑御君临的小说[相情负于,风许潇欢]免费阅读

编辑:雨后有彩虹 2019-08-14 07:33:53

主角叫璇玑御君临的小说[相情负于,风许潇欢]免费阅读

《相情负于,风许潇欢》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相情负于,风许潇欢 即可阅读全文

《相情负于,风许潇欢》小说简介

《相情负于,风许潇欢》书的内容情节都非常好,善良,孝顺,勇敢,坚强,立志,做人处事鲜明,一部非常好看的书,。主角叫璇玑御君临的小说是《相情负于,风许潇欢》,本小说的作者是至少还有你s写的一本玄幻仙侠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斗胆妖孽,胆敢骗朕!”“死到临头,死性不改!”“给朕继续,给朕继续!”梳洗之刑再度残忍开始。璇玑嘶叫得痛不欲生。江烟只剩着最后一口气,眼神含恨地看着那个许诺一生一世钟爱璇玑的无情男子:“畜生……你个。主人公叫璇玑御君临的书名叫《相情负于,风许潇欢》,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至少还有你s最新写的一本玄幻仙侠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为了他至爱的皇后。他将她扔进蛇坛,任蛇吞食,当她拼死生下的胎儿,只换来他的一句:“这半人半蛇的东西,给朕拿去喂鹰。”

精彩章节试读:

璇玑又被人从蛇坛里吊了上来。

白色的长衣被鲜血染成了一片发黑斑驳。

昔日风华绝代的容颜已经不复存在。

她被悬在半空,又看到了一轮明黄色的身影,身体被蛇群撕扯得几近四分五裂,她竟仍还傻傻抱着一丝希望。

“御君临,你信我了吗?我不是蛇,我的皮肉根本解不了蛊。”

璇玑心里清楚,她不是蛇,说她的皮肉可以解蛊都是那些谗臣的妖言惑众。

只要玉珠瑶醒不过来,御君临就能明白她不是蛇精。

然而站在跟前的男人只闻她的声音,一双猩红的眼目就愈加嗜血残暴——

“妖孽,果然是你!你死不悔改,那朕也要你一品丧失至亲的滋味!”

只一眼对视。

璇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

他要做什么?!

伴君如伴虎的道理,她懂,只是这个男人三年光阴里从来都给予她帝王的温柔,然而这一刻,她怕了。

怕有什么不祥的事就要发生。

就看一个瘦弱的中年女子被人从后面押了进来,她头上被人蒙着头套,但璇玑知道她是谁。

“娘?!”

“璇玑!”

江烟听到女儿的呼喊激动回应。

璇玑顿时叫破了嗓子:“你们要做什么,御君临,你要对我娘亲做什么?!”

男人至尊的双唇翕动,眉目冷冽吐出四个字:“梳,洗,之,刑。”

那一字一顿如同一把弯刀一刹那便剜去璇玑的四肢百骸。

她知道梳洗之刑——那是对犯下滔天大罪的囚犯使用的残酷囚刑,他们会把罪人绑在铁架上,用铁刷刮下罪人皮肉,直到罪人见骨死去。

璇玑笑自己痴傻。

她真的太傻,直到如今她竟然还在期盼着这个男人会相信她并不是蛇精。

即使这些摧残人的日子里,她被扔在蛇堆里,即使将她扔下去的是她最爱的男人。

她仍祈求相大白,御君临会来解救她。

“妖孽!不想你娘亲死在你的眼前,就老实的现出原形。”

璇玑,你还要天真到什么时候?!

这个男人已经变了,彻底变了……

“御君临,我不是蛇精,我娘是无辜的,你不能对她滥用私刑!!”

御君临发出一道冷哼,“朕不能?”

他朝身后示意,“给朕上刑——”

江烟被架到了铁架上,双手打开呈十字形,双手双腿都被捆绑住铁链,动弹不得,随而就见狱卒手里拿着一把根根尖锐的铁刷,手起刀落,璇玑甚至来不及尖叫——

耳边是一道刺啦作响。

再一秒血溅十米,喷落在璇玑悬在半空中的脸上,身上。

液体的温度还是暖的……

娘亲的血……

是她娘亲的血……

璇玑浑身颤栗,眼瞳震颤,她凝视着前方铁架上血肉横离的手臂,尖叫声震颤了整座地牢:

“御君临,你是魔鬼!你是魔鬼!!”

《相情负于,风许潇欢》 第七章:我爱错了人 免费试读

“斗胆妖孽,胆敢骗朕!”

“死到临头,死性不改!”

“给朕继续,给朕继续!”

梳洗之刑再度残忍开始。

璇玑嘶叫得痛不欲生。

江烟只剩着最后一口气,眼神含恨地看着那个许诺一生一世钟爱璇玑的无情男子:“畜生……你个畜生……我的女儿不是蛇……白蛇仙会来收你的……”

“住口,给朕行刑!!”

御君临就像是失去了控制,完全疯了。

“不要,御君临!她是我娘啊,我是你的璇玑啊!!”

璇玑苦命的哀求连空气里的尘埃都不如。

这个男人怎么会如此残暴……

怎么会如此的冷血

曾经英明的君王,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御君临,你为何不信我?为何不信我……我不是蛇……我不是妖……”

璇玑在男人的脚底下苦苦质问。

何其的讽刺,曾经她睡梦中一个皱眉,御君临便会割断自己的衣袖,也不舍打断她的清梦。

此刻他满目只剩冷血?

“继续。”

“……”

“继续。”

“……”

他麻木的下着冷酷的命令,配合着狱卒的手起刀落,如同夺命的魔咒。

血肉从江烟的身上一次又一次的割离下来。

璇玑无法就这么亲眼看着娘亲一点点血脉禁断,最终咽气。

她忽然抬起头,发狠地一下撞击上坚硬的地面。

然后又一下,又一下,每一下都能让整座地牢都颤动起来。

血液如注从她的额头上迸射出来,变成了一滩血河……

“皇上,这蛇精寻死,你们这群奴才还愣着干什么,摁住她,摁住她!!”

几双粗砺的手同时摁住璇玑的头不让她动弹。

“不许碰我娘,让我死,让我死!!”

她喊得越凶,身上镇压得力量就更大,突然璇玑也不喊了,就看咬牙震颤,一张紧逼的嘴里泛出鲜血。

“不好,皇上,这蛇精咬牙自尽!”

“给朕掰开她的嘴。”

璇玑被御君临一把掐住两腮,“妖孽,你抵死也不愿救朕的瑶儿对吗?!朕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给朕继续!”

江烟的惨叫再度响彻耳际。

“娘,娘!”

璇玑满口鲜血的叫喊着,江烟奄奄一息:“璇玑,你不要求他们,你不要寻短见,黄泉路上,娘不要与你相见……”

白蛇仙,白蛇仙。

你若有灵,求你救救我的女儿,救救我的璇玑……

整整七天七夜。

御君临故意不让江烟一次死去,一天刷去她的左臂,一天刷去她的右臂,如斯反复。

残酷至极。

璇玑被摁在地上。

自残就对她用刑,昏迷了就用冷水将她泼醒,御君临要她亲眼看着酷刑反复。

直到璇玑嘶叫到嗓子失声,再也无法叫喊。

直到江烟绑在铁架上,最后的容颜逐渐变成一堆血骨。

“娘……娘……我爱错了人,璇玑爱错了人……”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