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主角叫陈桐的小说[永恒神玺]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初夏少女 2019-08-23 22:33:10

主角叫陈桐的小说[永恒神玺]结局免费阅读

《永恒神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永恒神玺 即可阅读全文

《永恒神玺》小说简介

《永恒神玺》到目前感觉很不错,推荐喜欢看主角杀伐果断的可以看看。。主人公叫陈桐的小说是《永恒神玺》,本小说的作者是绯郴创作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村长顿了顿,接着说道:“最初每个村子里都有好几个战灵守护,可是荒兽潮是没有了,零星的这片地方觅食的荒兽和荒灵却不少,战灵在一次次抵抗荒兽或者荒灵之中不断被削弱,直至消散,战灵消散的村子没可能抵御下一场。《永恒神玺》由绯郴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主角陈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枚来自天庭宇宙的神玺绑定了陈桐的灵魂,把陈桐送到了某异宇宙内的一个世界里。从此。任务自己创建并完成。下属自己收编并管理。田地自己开垦并种植。神玺负责……(以上是开玩笑的,实际上一切问题都有神玺!神玺

精彩章节试读:

赵白羽哦了声,摇了摇头。“我没有见过战灵,我不知道村里有没有战灵,不过村里的猎户的体质都很强,大部分村民能直接抵抗我师傅配制出的大部分毒药,而且他们的力气普遍都很大,几乎两三个青壮就能制住一头幼生荒兽,以你现在的状态和力量,对上他们任何一个成年猎户都很危险。”说危险是轻的,实际上她认为陈桐现在的战力根本连村里任何一个青壮猎户的一根指头都打不过。

“你姐姐现在在村里?”

“嗯。”

“她是你亲姐姐?”

“不是,她是我表姐,她原先姓粱,她娘是我亲姑,我家被抄后,我姑被她婆家赶了出来,我姑的婆家对外说我姑得了重症、所以要送到了乡下休养,我表姐当时在书院里念书,每月只许回家一天,她过了大半个月回府后才知道她娘被她祖母赶出了门,她就出去找我姑,找了半年,没找到我姑的人,却找到了我姑的坟,她挖了坟,见到里面埋的的确是我姑后,她就离开了梁家,后来她遇到她师傅,跟着学制|毒,再后来我们俩无意间中见到,她把我引荐给她师傅、做了她师妹。”

赵白羽说到这里,忽然笑了下。“我听灰衣人说你是京城陈家六房的嫡子,而且你外家也不简单,你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

陈桐回想了下原主的记忆,道:“我父亲去世了,我十四叔陈悦和我父亲有点血仇,陈悦想趁机夺取我父亲的基业,也就是夺走武荆领地,但是按照贵族法的规定,我爹镇守边境领地而亡,那么他的领地就只能由他的直系血脉继承,也就是只能由我继承,除非我也死了,那么这块领地才会由陈家其他人继承。”

“陈悦就那么确定他杀了你之后,他就能继承你父亲的领地?难道陈家其他人都不垂涎你父亲的领地吗?”

“我不知道陈悦的具体安排,不过他下这么大的本钱来除掉我,想必是有一定的把握能在我死之后得到我父亲的领地。”

“你看起来一点都不担心他的人能杀了你?”

陈桐不是不担心,而是他习惯了去解决问题,而不是去担心问题,眼下他要面对的困境不是追杀者、而是眼前姑娘的毒药绑架,他就说。“我现在在你手里。”

这话有点无赖和无奈的味道。

赵白羽闻言呼吸一滞,心里冒出一点好笑,划着水,说道:“等会儿你见到我姐,可不要像在我面前这样可劲儿的企图逃离,她没有我这么好说话,但是我会和她说明你的情况,只要你乖乖跟我们两个成亲,我保证最迟后天就送你离开这里,并且我保证十天内把你送到京城。”

赵白羽说的很诚恳,可是陈桐却并不相信赵白羽的话,而是问道:“这里有通往京城的近路?”

“我师门曾开凿出了一条从迁伊村通往永连江的地道,你好好配合我的话,我可以送你到我师门在永连江的一个河口建的秘密码头,再给你一艘快船和四个船夫。”

永连江的源头在东景郡和江州郡交界处,江河尽头在兴安郡边沿,兴安郡就是北岩国京城所在的郡,进了兴安郡边沿后,走官道只需四五天就能到达京城。

陈桐点点头,心里却有些不置可否,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虽然继承了原主的记忆,但他没有继承原主的感情,因此他对原主的亲人并不太感冒,只是出于道义和对领地的向往、他才会想着回京城以亲子的身份主持原主父亲的葬礼、从而继承领地,可如果事不可为,他也不会冒生命危险。

作为一个死过一次的人,他永远忘不了死亡之时从灵魂里溢出来的将他的意识淹没的恐惧和冰冷,他也永远不想再经历那种想起来就令人灵魂发颤的恐怖感觉。

比起道义和领地,生命对他而言才是最重要的。

能回京城,他会尽全力回去,如果尽了全力还是回不去,那他就不回去了。

两个人沉默的朝一个方向划水。

过了一会儿,陈桐看到岸沿,微松了口气。“赵姑娘,你全身几乎都溃烂了,你泡在水里不疼吗?”

“我习惯了。”

习惯了身体上的疼痛和时时刻刻面临的不同的困境,以及习惯性的把握眼前每一个机会和不自觉的去解决面前的困难。

快到岸边时,赵白羽突然问陈桐。“你真的成亲了吗?”

陈桐的体力已经几乎消耗殆尽,但他仍然保持着一定的警惕,闻言他犹豫了下,道:“我父亲两年前给我订了一门婚事,三个月前他还没去世的时候曾给我寄过一封信,要求我那时回武荆领地成亲,他说是三媒六聘的礼程都走完了,就差我和我未婚妻拜堂了,但我那时候在学院里有点事,我不愿意回去成亲,结果那封信成了诀别信,所以我无论如何都会娶我的未婚妻为妻子。”

“我明白了,不过你不要这么和我表姐说,你只说你三个月前成过亲了。”

“为什么?你表姐有这么不讲道理不通人情吗?”

“我表姐没有不通人情,你不要胡说!只是有些事她不会认同罢了。”赵白羽反驳了陈桐一句,瞪了陈桐一眼,放开浮木,爬到岸上,而后伸手把陈桐拉上来。

陈桐看看两人湿漉漉且脏兮兮的衣服,不解的问。“听你的意思,你们师徒三人都在村里住好几年了吧,你回来一趟为什么还要扮乞丐?正大光明的穿干净舒爽的衣服行走在村里不行吗?”

“扮乞丐是我师傅要求的。”

“……你师傅为什么这么要求?”

“我不知道,不过我和姐不是我师傅的对手,所以我们对于她的要求只能遵从,不然会死,这些你就别打听了,我师傅玩毒玩到了她自己身上,现在中毒已深,命不久矣,了解这些已经没有必要了,等她去世后,我和姐就会离开这里,去哪里还不定呢,反正我们有了孩子后,我们是绝对不会再扮乞丐的,至于现在,还是先依着我师傅的规矩来吧。”

赵白羽说着,利落躺到地上打了个滚,又非让陈桐也在地上滚了一圈,沾了很多泥土,弄的一副脏兮兮的乞丐的模样,而后带着陈桐进了村。

村里的人看到赵白羽,都纷纷绕开,一脸的嫌弃和厌恶。

《永恒神玺》 第十章:牧源城恩怨 免费试读

村长顿了顿,接着说道:“最初每个村子里都有好几个战灵守护,可是荒兽潮是没有了,零星的这片地方觅食的荒兽和荒灵却不少,战灵在一次次抵抗荒兽或者荒灵之中不断被削弱,直至消散,战灵消散的村子没可能抵御下一场荒兽侵袭,也只能跟着消失,后来来这里觅食的荒兽少了,只有这头荒灵似是记住了我们村子,它每隔十几年都会来一趟,但除了这次,它以前每次都会被我们村里的战灵打跑,这次我们村里的战灵不仅只剩下一个,也已经很虚弱了,你也看到了,它已经不能保护我们了”

“这里这么危险,你们为什么不考虑搬离这里?离开这片山脉,去其他地方生活?带走战灵虽然麻烦,但也是可以带走的。”

“我们也想离开,可是我们走不了,这头荒灵控制了很多山里的野兽,只要我们村里的人稍微深入深山、就会被野兽围住吃掉。”

“从山里出不去,你们可以从大湖上走。”

“大湖里也有荒兽,你是村东口老乞婆带进来的人吧?我知道她知道一条从湖里通往外面的路,而且她有办法避开大湖里的荒兽的探知,但是她不愿意告诉我们,我本来以为我还有时间从她嘴里知晓这些,可我没想到这次荒灵来的这么快,距离它上次来才过去十二年时间,以前它十七八年来一趟,唉。”

陈桐有些不知道他该相信谁的话,村长和赵白羽说的简直是两个版本。

赵姑娘说这个村子里的特别排外,村长却说他们村是被困到了这里。

陈桐问。“你知道老乞婆的身世背景吗?”

“知道。”村长叹气道:“她是我们村里的人,不过她12岁的时候突然消失,我们都以为她遭了野兽的毒手,为她立了衣冠墓,她母亲因她的失踪而疯了,没过几年跳河死了,她父亲为了给她报仇跑进了森林里,死在了野兽爪下,她消失三十多年后,也就是十六年前、她四十多岁的时候、她又忽然回来了。”

“然后呢?”

“她回来了见她的父母都没了,她当时很怨恨村里的人没有照顾好她父母,不过她没有对村里的人出手,她在她父母坟前守了三年孝,她刚回村里的时候衣服特别华丽、还有几十个护卫和十几车的财物,她守孝期间那些财物都被人运走了,那些护卫也不见了,她守三年后变得跟乞丐一样脏兮兮的,也是从那以后,十三年来,她都以乞婆的样子示人,其实我们老一辈的人都知道她有钱有势,只不过她对她父母的死始终不能释怀,所以几乎不理会村里的人,我多次找机会询问她离村的出路,她也没有告诉我。”

陈桐捏了捏手里的纸符。“刘村长,如果我能带你们出去,你们愿意离开这里吗?”

周围听到这话的村民们的眼睛立刻亮了。

村长怔了一下。

这时,一块大石头砸到祠堂墙上,将祠堂砸出了一个大洞。

村长看了一眼那石头,眼神瑟缩了一下,转头对陈桐道:“这位公子,如果能离开这里,我们是万分愿意离开的!”虽然这里还有一些好处,但是再留下来,恐怕村里一个人都活不下来了。

陈桐看到村长那一刹那间的犹豫,他猜测这村里八成还有什么秘密,否则赵白羽的师傅守完三年孝、尽了孝心、该走就走了、没必要在这里定居十多年,而看村长的做派,同样对此地有些留恋,不是人离乡贱的担忧和眷恋,更像是舍不得某个宝物的表情。“行,刘村长,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先去帮战灵打跑荒灵,否则我们都没法离开。”

村长点点头,面露愁容,他其实并不认为陈桐有实力去和那头八爪荒灵较劲,但是这种时候有人站出来保护他们,他也不会拒绝,只能说。“公子你保重!”

陈桐展出光翼,飞上天空,又一次飞绕到八爪怪后面,他注视了一会儿八爪怪和巨人战灵的战斗,瞅准时机,先向纸符里输入妖灵力,纸符化为烟尘环绕住他,他也不确定身周这浅白色的烟尘有没有作用,但仍趁机朝八爪怪的一条长爪冲了过去。

这一次陈桐抱住了一条灰色长爪,他拼着被长爪朝地面甩砸两次的疼痛,飞快的念咒。

一缕缕妖灵力化为金色的神力袭上八爪怪的长爪。

八爪挂察觉到长爪上不对劲,猛然用力将陈桐甩飞。

陈桐已经施展完了捕灵术,被甩飞时松了一口气,接着,他看到一丝丝金色的能量凭空从他刚才抱住的八爪怪的长爪头上冒出来、迅速的缠绕住长爪、以至将整个八爪怪都给缠绕住。

“嗷吼!”

八爪怪在金光线中疯狂的甩动半透明的神躯,却被束缚得越来越紧。

祠堂墙头上趴着的人看不到金光和金线的存在,他们只看到陈桐又一次被摔砸到地上,一个个都替陈桐感到疼,也有些失落,他们认为陈桐没伤到荒灵,那么村长给陈桐的纸符也就浪费了,而且眼看战灵的身形越来越淡,他们的内心也升起了恐慌。

如果战灵没了,那他们怎么可能从八爪怪荒灵手下逃出升天?

可随后,他们却看到八爪怪莫名其妙的嗷嗷叫着团成一团,它巨大的身形越变越小,直至凭空消失。

只是他们来不及欢呼,就看到他们的守护战灵的身形彻底溃散了,化为点点金光消散于天地间。

陈桐咽下嘴里的鲜血,从地上爬起来,看向右手里的一枚鸽子蛋大小的灰蓝色珠子,脑海里是金色光球的提示。【检测到可吸收魂灵珠,请问是否分解?】

陈桐在脑海里问道:【你分解它后会怎么样?】

回答他的是光球又一遍的询问提醒。【检测到可吸收魂灵珠,请问是否分解?】

陈桐眼见问不出答案,想了下,只好道:【分解。】

瞬间,他手里的灰蓝色珠子化为一股灰蓝色能量流入他的手心里,又从他手心一路‘流’到他脑海里的金色光球中,金色光球传递给他两条信息。

【分解魂灵珠,得到226度魂能、1149度灵能、1点生命印记、15度杂质,经核查,神玺内存能量已接近枯竭,超过警报线,优先将魂能和灵能注入神玺能量池,其余分解物存入大仓库。】

【神玺能量池中注入226度魂能和1149度灵能,神玺能量空间启动,能量空间操作手册和数据传输给玺主中……】

【检测到玺主处于重伤状态,自动治愈玺主伤势中……】

一刹那间,一股金色能量从神玺里流出来、沁入陈桐身上、迅速扩散至陈桐全身、细致的修复起陈桐的伤口。

同时,玉玺里冒出一大团金色能量,直接融入陈桐的意识海,一方面从根本上把陈桐的生命本质进行了转化和优化,另一方面将关于神玺的部分操控资料刻入了陈桐的意识海里。

大量的数据骤然出现,再加上生命本质的变化,令陈桐的意识有些承受不住,他眼睛一翻,吐出淤血,又一次晕倒。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