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弥生界]免费阅读 主角叫凌皓妍墨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蝉音弥夏 2019-08-23 23:26:33

[弥生界]免费阅读 主角叫凌皓妍墨的小说免费阅读

《弥生界》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弥生界 即可阅读全文

《弥生界》小说简介

喷子还是蛮多的,《弥生界》这是争霸流里面难得的爽文,稍有瑕疵,但要掩盖不了文章的精彩,希望作者君继续努力,好书,养着,等肥了再来宰杀!。经典小说《弥生界》是一休最新写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凌皓妍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林云天,你是怎么杀的人,玩我吗?”“恩?死小子,没想到命这么大?不杀了你岂不是让我林云天丢脸?”凌皓正想睁开双眼,耳旁突然响起一个充满愤怒的年轻声音,他意识震动,更加迫切的想要睁眼看看发生了什么。艰。热门小说《弥生界》由一休所编写的玄幻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凌皓妍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这一刻那满目狰狞的老妇人,居然脱落成为一个绝色的美人,嘴里发出的声音也显得那般的柔媚,“没想到这六品妖丹居然能够瞬息弥补衍冰诀的伤害,我水月游仙又回来了!凌皓,走着瞧!”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干什么,到底怎么回事!我的衣服哪去了?”凌皓样子窘迫,整个人半弯着腰,双手捂住腹部,双眼警惕扫视四周。

“这里是什么地方,有能告诉我吗?”看着周围,凌皓仰天嘶吼,“老头儿!你给老子站出来!是不是又是你在捣鬼!你别乱来啊!我可是个有原则的人!”想象中的回答并未出现,混乱继续出现。凌皓感觉天旋地转,当一切安定时,他又感知到身体的存在。

凌皓睁开双眼身子一下就弓起,他双手捂住腹部。当他发现自身不在如神秘空间**时,心神这才放松。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凌皓眉头紧缩,他能感到自己脑海内那石珠是真实存在的。此刻周身安静,他开始梳理轮回苏醒发生的一切,想知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突然想到,在林云天灭杀自己时,脑海内石珠传来一股吸力,将自己意识吸进去。

“难道这石珠能吸收灵魂?让灵魂进入其中给人死亡的感觉?”这让他都感觉无比荒谬的想法,片刻后,又开始殷实,眼里出现无比的坚定。

脚下,是一个神奇的世界,既然能轮回重生,那有什么不可能的。他认为,先前一定是那神秘石珠吸收他的灵魂,事后又将他的灵魂放出。

不过,这个石珠是哪里来的?老人给自己的?什么时候?自己怎么压根儿就没有印象?还是说这珠子是自己天生就有?

想到这里,凌皓又低头看向自己身上,全身找遍伤口无影无踪,只有干枯血迹,凌皓想到:“石珠好像还能补全我身上的伤。”

神秘石珠?吸收灵魂?不死之身?要真这样......凌皓眼内全是疑惑,但又精光闪烁。

“是不是以后会知道,但现在至少还活着。”凌皓声音冰冷,拳头捏得嘣嘣响,双眼看向远方那苍天巨树,眼内爆发出对刺眼精光。

没有实力,那就是狗。

但拥有强大的实力外,还要有一颗坚实的心,永不屈服的念。

这一世,我凌皓要炼的,就是心!

“武者前期?我是武者前期的修者!”

回过神,脑海内属于林浩的记忆快速同他记忆相融合。

武者,方天,地阶,天阶,每一等级分为前中后三个阶段,能飞天遁地,开山裂石。

武技,半兽人,妖兽,各类种族,回想这些,凌皓还是有些不相信,万千宇宙中,真存在这样的世界——鸿蒙大陆!

不断梳理脑海知识,随着了解的越来越深,凌皓对眼前这个世界更加期待。深吸一口气,弯曲的腰杆变得挺直。前一个混沌中的五世轮回,让他双眼此刻沧桑布满,定定看向远方妖兽山脉那棵参天巨树。“一切,就从这儿开始,南云炼师学院,炼师,还真是不一样的身份!”

“嗷嗷!”

远方传来震耳嘶吼,凌皓收回心神,看了看周围环境,随即选择学院方向快速走去。

经过记忆融合,凌皓知道自己此刻身处地方是大炎国炼师学院的后山,和雪暴岭接壤,后面则是应许地,也叫妖兽山脉。此为上古时人类与兽族联手作战打下的土地,为了表示友好,人族和兽族应许承诺地界各自一半,互不干涉。所以,应许地内,也就是妖兽山脉,自然生存有妖兽,兽族,半兽人等,这些种族都分为九阶,每一阶分为前中后三个等级,分别和修者的等级相对应。

这儿虽然是妖兽山脉外围,但凌皓知晓自己现在修为才武者前期,如果遇到一阶前期的妖兽,只能沦为食物。

没多久,凌皓就爬上一个山头,他双眼突然瞪大,看着不远处那一片连绵建筑,辉煌古朴,让凌皓感觉像是再遇故宫,心脏蹦蹦直跳。这就是炼师学院?凌皓心神间充满了震撼。

“凌皓!”凌皓刚要转身走下山头,身后突然传来一句呼喊。

“秦海?”凌皓转身看向正奔驰而来贼眉鼠眼的少年,狐疑的将眉头皱了起来。透过记忆,他知道这少年是秦昊的奴仆,十五岁,修为武者中期。

秦海身穿青衣,右手衣袖上一条金线绣的三头蛇栩栩如生。个子比凌皓要稍微低上一点,头小而长,下巴很尖,两眼此刻眯在一起,眼珠滴溜溜的转个不停,给凌皓第一感觉就不好。

“嘿嘿,凌皓,你这是要去什么地方?”秦海满脸笑意的来到凌皓身前,双眼四处观望,见周围并未有什么人,眼底深处顿时异色闪过。

前面五世轮回可没白经历,就秦海到身前的动作,凌皓瞬间看出他心底在有什么算计。记忆里,秦海在炼师学院名声可不好,经常借助秦昊名头欺压学生,林浩曾经就被他欺压过两次。

“你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学院了!”凌皓冷眼相对,说完转身就要走。他知道秦海正有坏念头,但他不想和他有什么交集,打算先回炼师学院在了解了解这个世界。

“嘿!”凌皓刚转身,秦海轻笑着身影一闪拦在他身前,身上淡淡的威压散发而出。

感受到秦海身上的气势,凌皓脸一下就变得阴沉起来,双眼微眯,对秦海出声道:“你想怎样?”

被凌皓双目盯着,秦海心底突地一凉。凌皓此刻目内的神色,根本就不是一个十三岁少年所能散发。

“我可是武者中期的修为,他武者前期,我怕什么?”秦海想到自己修为武者中期,心底又充满底气,完全将刚才的寒颤当做错觉。

“我要去妖兽山脉为我家主人捕一阶前期的妖兽,一个人有点不方便,想请你去帮帮忙。”秦海语气严厉,满脸得意。

凌皓见他身子微微朝自己压来,顿时感到胸口发闷,呼吸不畅。知道秦海这是在威胁自己,心头冷冷一笑,表面上却故作迟疑地点了点头,“可以!”

眼见刚才看样子还想反抗的凌皓,转眼就同意,秦海心底突地有些迟疑,暗道:“这小子,怎么突然变得不一样了!”

凝惑的念头,秦海只是在脑海一闪而逝。想到捕捉那妖兽,需要用生人做诱饵,而凌皓就是最好的选择,他当即将脑海杂凝驱散。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秦海得意的看向妖兽山脉那连绵起伏群山,示意凌皓在前走。在秦海指引下,凌皓小心翼翼的在前方走着。他样子表面上虽没什么变化,心底却无比警惕。

五世轮回,恍若一梦,可给他的感觉却像是全部亲身经历经过一样,其中不乏成为猎人时所学到的绝技。

此刻一路走,凌皓根据脚下时不时出现的妖兽粪便,还有毫无章序的野草走向,能大概判断出前方是否有危险。

妖兽山脉,鸿蒙大陆绝地之一,盘踞在大陆东南方向,连绵不知多少万里,越是向里,越是危险,有很多高等级的妖兽。

“这边走!”后方秦海再次出声,凌皓不得不转身按照他所指方向走去。刚走出第一步,看到脚下杂草走向,凌皓双眼突然眯了起来。他知道这是一只妖兽常走的路。

危险,随着前行渐渐充斥心间,凌皓小心翼翼,脑海思绪飞速流转,幻想会出现的危险与对策。

行走间,凌皓也时不时瞥眼后方秦海,心头并未放松警惕,他知道秦海逼自己来肯定没什么好事,甚至他已猜到秦海的目的。想到秦海要真敢自己,凌皓就在心底冷笑,心道看看到底最后谁杀谁!

凌皓在心底默默计算,流转思绪就像活了千年的老怪,每一个下脚点都算得无比精细。

“应该快到了!”看着脚下杂草走向,凌皓知道妖兽就在这附近,他当即停下不在走。

秦海一直在后方寻着妖兽,见前方凌皓突然停下,面色当即有些不快,皱起眉头道:“干什么?赶快走!”

“走了这么长时间,有些累了!”凌皓疲劳说着,直接在野草丛边坐下,额头上也不知怎么弄出一排排细密汗珠,白净脸蛋看上去非常累。

“累?”秦海狐疑扫了凌皓两眼,眼见他不像是在装,也不再说什么,两只小眼睛滴溜溜的转着四周扫视。

“秦海,我们此行要捕杀的妖兽是什么妖兽啊?”见秦海正四处张望着,凌皓抬头看向他,突然出声问道。

“闪电兔!”秦海不耐烦的说着,他不断回想秦昊给自己的资料,知道闪电兔就在这附近。

闪电兔?凌皓脑海瞬间回想关于这一切的知识,好在林浩于死前,因性子内向,对各种灵药还有妖兽都有独特的研究,认识还算广阔。

闪电兔,顾名思义带上闪电二字,那就是急速的意思。资料里记载,闪电兔虽然是一阶前期的妖兽,但速度却可比二阶妖兽。

凌皓双目深处精光一闪而逝,瞬间明白秦海逼迫自己来此的目的,他开始微不可查的扫视四周,打算在仔细观察观察。

闪电兔因为速度太快,武者阶段的人想要捕捉非常难。但闪电兔有一个习性,那就是喜欢新鲜的血肉,对血气非常敏感。想要抓住它,只能用新鲜的血肉或者生人放血吸引,在它进食时出手致命一击。

秦海把他带来的目的,此刻再清晰不过了。

是想,让他成为诱饵!

《弥生界》 第4章 彻底融入 免费试读

“林云天,你是怎么杀的人,玩我吗?”

“恩?死小子,没想到命这么大?不杀了你岂不是让我林云天丢脸?”

凌皓正想睁开双眼,耳旁突然响起一个充满愤怒的年轻声音,他意识震动,更加迫切的想要睁眼看看发生了什么。艰难睁开双眼,他刚睁开,眼前世界就被一个锦衣少年的下巴充斥,只见一个少年正高扬头颅,鼻孔朝天,好似平常他面对人,都不是用脸面,而是用下巴。

“林云天,鸿蒙大陆七大家族之一大炎国林家大少爷,十三岁。我是林浩,林家的旁系支脉,不,我是凌皓。”凌皓思绪万转,意识变得更加清楚。鸿蒙大陆......这里是鸿蒙大陆!”

前五世的记忆如潮水般的涌现,本以为就此死去,没有想到还能够得新活过来。

正在想着,身体被人提起,脖颈被林云天捏着,呼吸变得有一些困难。

“放开我!”凌皓费尽一切力气,终于将这三个字从喉咙深处吼出来。

林云天听到凌皓的话,高昂头颅稍微放下些许,俊朗面上充满愤怒,他一声轻哼,随即喝道:“真是找死!”说完手臂扬起将凌皓狠狠砸向地面。

砰!脸颊贴着冰冷的地面,铺天盖地的疼痛朝脑海钻来,凌皓咬牙,挣扎翻滚,终于有了一点力气,控制身体一点点颤动,慢慢站了起来。

“林云天,没想到你家这个旁系这么硬,看来你先前也不是在耍赖,既然输了,那再给你次机会,重新将他杀了。”

凌皓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另一个十二三岁的俊朗少年,此刻正面色阴沉的看着自己,脑海内模糊有此人记忆,秦昊,大炎国大家族的少爷,实力同林家差不多。

在他身边则站有一个有些肥胖的圆脸少年,此刻正神神叨叨看着自己,满脸残忍和不屑,是林云天的奴仆林东。

刚苏醒,凌皓对脑海里的信息掌握还不是很强,时不时的走神,林云天声音接着响起:“那是自然,不杀了他那怎么行!”

凌皓艰难抬头,见林云天满脸笑意,说完朝自己走来。眼看林云天站在身前,拳头朝自己砸来,凌皓下意识捏起拳头甩去,可手臂刚抬起到一半。

砰!胸口巨痛回荡,凌皓只感觉呼吸困难,心底一股血气控制不住的从喉咙间蹿起,接着化为一口鲜血。

“哇!!”鲜红的血那么触目,凌皓愣住了。听到耳边风声大作,他感到肩膀又是一股巨力传来,眼睁睁看着冰冷地面再次在眼中放大。

“死小子,命倒大!”林云天高扬头颅,快要用脖颈去对视凌皓了。他神色不耐烦的伸出脚踏在凌皓后背上。后心被林云天脚踏压着,凌皓艰难转头。这一刻,他想要告诉林云天,他是凌皓不是林浩。

“恩?”林云天好似感觉到什么,将高昂头颅低下,对持凌皓,那双目内的神色,林云天突地感觉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凌皓那眼内突然闪现的沧桑,好似他不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而是一个年过百岁的迟暮老人。

错觉只是一闪而是,林云天并未有丝毫在意,见凌皓好像有话要说,他心底不由一笑。

“看你想说什么。”林云天俯身而下,出声道:“你有话想说?看在你是家族旁系的份上,最后让你说出来?”

感到后心压力减小,凌皓深吸口气,看着林云天,用尽力气张嘴道:“我是凌皓,不是林浩!”

“哈哈哈……”林云天顿时狂笑起来,笑够了,才将头颅扬得更高,鼻孔彻彻底底的朝天,那种俯视,如在看蝼蚁,或许是连蝼蚁都不如,“傻小子,死在临头,还说什么林浩不林浩的,有什么用,没有实力你连狗都不如。”

重重的一脚踏落到凌皓的身上!轰,霎时,钻心痛铺天盖地席卷脑海,感觉精神全部收向头部,意识开始慢慢变淡,好像梦又要苏醒一般。

“又要结束了吗?”念头刚在脑海回荡,凌皓就感觉精神一重,眼前彻底变黑。外面,林云天将脚从凌皓后心抽回,血洞内能看到凌皓心脏已经破烂。

“林东,将这死小子拖去扔了!”

肥胖的圆脸少年林东走了上来,犹如拖死狗一般将凌皓朝山石后拖去。看着凌皓被拖走的尸体,林云天不屑的笑道:“嘿嘿。还想依附我?要是别人我可能还会考虑下,但就怪你姓林,还真以为你我不知你在想什么?你们旁系,拥有只能沦为我林家的奴隶。”

这时,一身修长蓝袍的秦昊走了上来,对林云天微微一笑,点点头道:“还是林兄眼睛毒辣,竟然能一眼就看出这小子的阴谋,小弟佩服佩服!”

秦昊说完双手抱拳,神情好似很佩服的对林云天作了作揖。见自己的死对头这般,林云天眼底得意一闪而逝,暗道:“跟我斗,你秦昊还差得远。”但嘴上却是笑着回道:“而往不来非礼也,秦兄你就不要抬举我了。”

秦昊微微一笑,没有太多神情闪烁,只是他眼底深处的玩味,谁也看不到。

“嗷!”

风声厉啸野兽嘶吼,地面震动,一只三丈长的花豹嘴里扛着个人,突然从野草内蹿出。

咻!破风声回荡,一道寒光突然从花豹身上一穿而过。扑通!花豹嘴里人顺着它落地势头滚入野草间,染血的面目正是凌皓。

这时,脚步声传来,一个身穿兽皮的魁梧汉子从野草间走出,他先是看了看气绝的花豹,随后又看向凌皓。见凌皓胸口血洞,魁梧汉子浓眉一皱,随即哀叹一声,弯腰扛起花豹尸体转身离去。

翠绿浓厚的野草,在呼啸风声中不断摇摆。

这时,鲜血暗红凝固,凌皓本已冰冷的身体,突然颤了一下,紧接着他胸口血洞突然散出一层弱弱的光芒。朦胧光芒闪烁不定,神奇的是,朦胧光芒每闪烁一次,凌皓破碎的心脏就长出一点。

转眼不知多长时间过去,凌皓本已破碎的心脏变得完好,开始咚咚跳动,这时微光又笼罩他身体表面。没一会儿,凌皓身上伤口就全部消失,要不是他身上破烂沾染血迹的衣服,根本看不出曾经受伤。

突然,凌皓身体一颤,眼皮颤抖,他双眼唰一下猛然睁开。他眼底充斥绝望,但紧接着又变成迷茫。

“恩?”微风吹来,凌皓这才意识到自己醒了,仰望泛白天空,凌皓眼内惊色一闪,慌忙低头朝自己身上看去,只见全身破破烂烂,胸口满是干枯鲜血,还是死前的衣服。

眼看一切未变,凌皓才意识到,他依然苏醒在这里,用个确切的词,应该是轮回重生于这个世界,重生于林浩身上。

死了又轮回重生,就如同在前一个梦一般。就算死亡,苏醒也是在一个人身上。只是前一个梦每次苏醒都过了好些年,此刻则好像刚过没多久。

先前苏醒那一刻,凌皓已经抛弃关于此刻身处环境是梦的想法。不管是梦还是真实,他都欣然接受。这一刻,扫视周身陌生的环境,凌皓在心底告诉自己:“我终于摆脱了轮回的恶运。”

突然间,凌皓又对自己询问道:“是不是因为欲去紧锁命运的喉咙,才有这重生之机?”凌皓知道自己发过的宏愿,禁不住的想。

想着想着凌皓双手突然紧紧抱头,他感觉头部很痛,一个个画面流转,最后定格在林云天那凶残的面目上。

“真假混乱,终于到头,云雾之地,我要修行,我要变强!”

凌皓放下抱着头的双臂抬头看向远方,远远看到远远一棵深入云霄的苍天巨树。对于那苍天巨树的庞大,凌皓很是惊异。融合的记忆里,他明白那是妖兽族生存的妖兽山脉外围标志。

“妖兽山脉,鸿蒙大陆,南云炼师学院,我先前被林云天灭杀,轮回重生全身伤口消失,这是怎么回事?”凌皓呢喃低头看去,破烂衣服,暗红的枯血历历在目。他拉住肚子部位衣服,被破开的豁口衣料边角沾满鲜血。

刚刚的一切不是梦,是真实发生的。

自己的心脏被击烂,可现在还没有死,这倒是很神奇的一件事情,不再轮回倒是一件好事情,自己可以堂堂正正地做一回人,至少面对林云天的时候,自己告诉他,不是林浩,而是凌皓。

那一刻的无畏,才是最重要的。

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仰视着长空,“一切,都从我是凌皓开始!”

这一刻,凌皓身上一股气息渐渐消失,或许他都未曾发现。先前他虽告诉自己要融入云雾之地,但直到此刻,这句话说完。凌皓身上那属于曾经的气息才消散,彻底融入云雾之地。

这时,凌皓脑海突然传来无法抗拒的巨痛,巨痛让他抱头在野草间挣扎翻滚。天旋地转,凌皓突然看到脑海深处光芒一闪,所有疼痛瞬间消散,意识不可控制的朝那光点吸去。

临得近了,凌皓才看清闪烁点是一颗牛眼大的珠子,珠子看上去犹如石头做的,表面光华古朴无光。

凌皓意念朝珠子盯去,那知石珠突然散发光芒,他突然感到石珠上突然传来一股吸力,将自己的整个意念被石珠吸进去。

当凌皓再次回过神来时,整个世界到处灰蒙蒙,好像雾一样。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