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快穿:炮灰男神,请躺下]免费阅读 主角叫勒玄墨安锦萱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悲伤在舞蹈 2019-08-23 23:40:21

[快穿:炮灰男神,请躺下]免费阅读 主角叫勒玄墨安锦萱的小说免费阅读

《快穿:炮灰男神,请躺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快穿:炮灰男神,请躺下 即可阅读全文

《快穿:炮灰男神,请躺下》小说简介

《快穿:炮灰男神,请躺下》作者思维奇特,想象力很丰富,我喜欢,只是画卷铺的太大,有些写的不够细。。新书推荐,《快穿:炮灰男神,请躺下》是沐孜琳所编写的科幻空间风格的小说,主角勒玄墨安锦萱,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勒母的脸都给丢尽了,她虽然此刻有些不耐烦,但还是给了安锦萱足够的面子:“好了,锦萱,就这样吧,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别提了。”越提越生气,她把手镯当宝贝一样,开心得不得了,还极力替安锦萱说话,可到头来,。主角是勒玄墨安锦萱的小说叫《快穿:炮灰男神,请躺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沐孜琳最新写的一本科幻空间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子弹穿心而死,灵魂目睹男友为她报仇精心筹谋,与对方同归于尽。还可重活一世?还可与他恩爱终生?可以,可以,当然可以,这么好美的事怎么能不可以。纳尼?——但是要先去扑倒各路男神?霸道、腹黑、小鲜肉、竹马、

精彩章节试读:

“少爷,锦萱姨妈来了。”这点钱就想羞辱她?

水幺笑得很天真,就像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可是五位秘书却同时瞪大了双眼,竟然让她们家分分钟钟就能入账上亿的勒总去买姨妈纸?

勒玄墨脸色沉了沉:安锦萱姨妈来了,管我什么事?

安锦萱脸色顿时巨变,这**是二B吗?

看来真二B了,3500都不要?脑子被门夹了。

安锦萱脑海中各种吐槽水幺,可下一秒……

勒玄墨朝着水幺直径走来,手里拿着一张闪闪发亮的金卡:“下午若是有空,去4S店逛逛。”

水幺差点下巴掉下来。

干什么?干什么??

这两人都是要拿钱砸她吗?

显然,勒玄墨的金卡砸得似乎更爽一些。

安锦萱的脸色变化莫测,此刻已经转绿。

手中拿着的那3500块钱好像变成了张张废纸。

秘书这会看安锦萱的眼神都变得怪怪的。

这boss大人不安常理出牌啊。

不能拿,她是有骨气的。

可是这么想着,水幺一只手已经接住了金卡:“少爷,你想要什么车呢?有密码吗?”

小3系统无力吐槽。

“你喜欢什么买什么,这张卡以后你替我保管着。”勒玄墨声音温和。

水幺内心的世界已经下钱雨,忽然觉得自己变成了女富翁。

没想到,勒玄墨会替自己解围,而且还拿钱狠狠羞辱了一通安锦萱。

小3系统终于忍不住还是要吐槽一番:“你的节操呢?”

“什么节操?老子花自家老公的钱,要什么节操?”

金卡啊,节操什么的,老子不要了。

“老公?不害臊。”333。

“迟早都是。”

勒玄墨直接忽略掉安锦萱的存在,视线又落在水幺提着的饭盒上,终于开口问道:“你带饭了?”

水幺甜甜的点头:“嗯,你工作那么忙,总是不吃饭,或者晚吃,对身体很不好,以后我每天给你带。”

“正好,我也饿了。”说着,勒玄墨直径又朝自己办公室走去。

水幺提着饭盒跟着进去。

安锦萱就像一只小丑被忽略在一旁。

她感觉自己的脸被打得啪啪啪响。

那句‘正好,我也饿了’就像刀子戳她的心窝。

刚才她约他吃饭的时候,他明明说不饿的。

只是转眼之间,水幺的到来,他就饿了?

秘书看安锦萱的眼神很奇怪,好像水幺才是勒玄墨的女朋友,这安锦萱更像是来献丑的。

还站在原地胸口疼痛的安锦萱又立即听到办公室内,水幺语气柔和:“少爷,以前你都吃得太清淡了,导致每次食欲都不怎么好,今天特意给你换了几种口味,你先尝尝,看味道如何?”

过了半响,又听到勒玄墨清冷的调子:“不错。”

虽然语气依然清冷,可是完全没有刚刚和她谈工作时的那骨子从里到外透出来的冷意。

安锦萱的手里还拿着一叠钞票,手掌下时候紧握,钞票立即变得褶皱起来。

见秘书还盯着自己,安锦萱这才转身离开。

走路的步伐看似优雅,可背影却还是透露出她的落荒而逃。

她才是勒玄墨的未婚妻,可是勒玄墨却当着她的面,毫无声息的给她难看。

为什么?

她不甘。

……

水幺看着勒玄墨吃得香喷喷的,心情特别的好。

看着饭盒里连一颗米粒都没剩下,水幺知道这恐怕是他第一次吃饭吃得那么开心。

反正在记忆里,水幺是没见他吃得那么嗨。

收拾饭盒,水幺想起刚才勒母跟她说的话,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少爷,刚刚伯母打来电话,说以后让我回老宅照顾爷爷。”

勒玄墨正在擦嘴的手忽然一顿,明明眸子的光芒有一刹那掀起了波澜,可是他开口说话却风轻云淡:“你怎么说的?”

“这件事当然要少爷做主了。”

勒玄墨眸中隐藏的紧张瞬间烟消云散。

“好了,我知道了。”

“啊?”水幺不解,他这是什么反应?

勒玄墨最近的确很忙,每天早出晚归,所以水幺没在勒氏久呆。

等勒玄墨吃完午饭后便提着饭盒准备去4S点逛逛,反正也没啥事。

4S店地段人比较少,水幺乘坐地铁之后还要走一段距离。

可是走着走着,却感觉身后似乎有人跟踪自己。

“没错,的确有人跟踪,有三人。”小3系统友好提示。

哪个不长眼的,竟敢跟踪老子?

找屎!

水幺加快脚步往前走,她绕过4S店,朝着远处的一座还未拆迁的旧房走去。

那里有很多低矮的房子,小巷也到处都是。

水幺快步往里面走,她能感觉到身后,那三人追着她走来。

旧房已无人居住,地面随处可见垃圾,和一些从房子上掉落下来的木屑。

水幺绕过好几个弯之后,看到角落里有一根掉落在地面的木棒,上面还裹着一层干巴巴的衣服,应该是主人用来凉衣服的。

水幺将木棍捡起,将衣服扯掉,小心翼翼的躲在拐角处的墙壁上,手紧握木棍。

很快,三人的脚步声靠近,还伴随着他们粗俗的交谈声。

“***,那娘们跑得可真快,一转眼的功夫就跑不见了。”

“等老子抓住她,看怎么收拾她。”

“那娘们身材真好,带我们来这里,刚好没人,老子非得拔光她的衣服,把她按在地上,狠狠疼一番。”

这些**的声音越来越近,水幺听见他们这般羞辱自己,心中怒火逐渐燃烧。

敢羞辱老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这群败类。

就在那三人即将要拐弯走来时,水幺忽然站了出去,手中的木棍直接朝着那三人的头狠狠敲去。

水幺的动作快又准,打得那三人有些懵逼,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头上已经起了一块包。

“你们跟着我想干什么?”水幺冷冷盯着他们,目光毫无温度。

其中一男子揉了揉自己头上的包,皱了皱眉道:“**!”

“**!”水幺忍不住骂了一句粗话,找屎!

见水幺一个柔软的女子,不过是偷袭他们而已,所以他们根本就不将水幺放在眼中,直接就要将她围住。

那三人拿人钱财,打算将水幺给XXOO,这里地理环境最为适合。

可是……

十分钟之中,那三人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鼻青脸肿,扶着自己的胸口,哀嚎连天。

水幺拍了拍自己的手:“姑奶奶可是练过的,想跟我抖,找屎!”

说完,水幺便大步离开。

在和那三人打斗时,水幺的腿上不小心被对方化了一到小口子,所以水幺直接回了家。

稍微包扎之后,等勒玄墨回来时,便注意到她腿上的纱布,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水幺没太当回事,笑了笑说道:“今天从勒氏回来遇见了几个跟踪狂,逃跑时,不小心绊倒了。”

水幺自觉是那三人对自己图谋不轨,对付这种人,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他们知道自己不是那么好惹的。

她可不敢说跟别人打架,原主可是一个乖乖女,要是让勒玄墨知道自己将那三人打得落花流水,还不得把他给吓死。

勒玄墨皱了皱眉,什么话也没说,便回了书房。

给助理立即打去电话,让调查水幺离开勒氏之后,所有的监控。

……

然而安锦萱那边,荷花眼泪婆娑:“安小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三个人那么没用,竟然连一个柔软的女人都打不过,还反过来被打。”

想到荷花之前说的那些话,安锦萱到现在都还气得不轻:“没用的东西,这点小事,你都办不好,难怪会被玄墨丢出去,我原本是想给你一次机会,可是现在我发现,留你毫无用处。”

“安小姐,麻烦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留在你的身边。”

荷花哭着喊着,可是安锦萱再没理会她。

浅笑那个**,算你运气好。

刚将荷花赶出去之后,安锦萱接到了勒玄墨打来的电话。

心中一喜,甜甜喊道:“玄墨……”

然而,迎接她的,是勒玄墨冰冷的声音:“我警告你,日后离她远一点,要是让我知道你有做任何伤害她的事,我不会放过你。”

安锦萱一愣:“玄墨,你听我解释……”

然而,勒玄墨已经挂了电话,再打过去,她再也没接。

自那以后,安锦萱再也联系不上勒玄墨,无论是去公司,还是家里,都被拒之门外。

水幺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只知道勒玄墨好像最近心情不怎么好,面对她也是忽冷忽热的。

水幺也没多想,每天重复着生活,每天变着花样给勒玄墨准备一日三餐。

直到周末,安锦萱再也忍不住勒玄墨对自己的忽视。

《快穿:炮灰男神,请躺下》 第13章 霸道总裁的小女佣(13) 免费试读

勒母的脸都给丢尽了,她虽然此刻有些不耐烦,但还是给了安锦萱足够的面子:“好了,锦萱,就这样吧,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别提了。”

越提越生气,她把手镯当宝贝一样,开心得不得了,还极力替安锦萱说话,可到头来,却是一个赝品???

他可是上流社会的富太太,要是带出去被外人看出是赝品,她的脸就真的丢到太平洋去了。

“我是说给笑笑道歉!!”勒老爷子的语气忽然抬高,看安锦萱的眼神充满了怒意。

安锦萱一愣:“爷……爷爷……”

见勒老爷子的脸色越来越差,安锦萱不敢再多说什么,立即看着水幺说道:“浅笑,对不起,我刚刚不应该那么说你的……”

水幺微微笑着说道:“安小姐,我只是一个女佣,你身份高贵,可千万别给我说对不起,再说了,你本就不是故意买赝品送给伯母的。”

安锦萱的确不是故意花50万买个赝品回来送勒母的。

水幺说完之后,又转头看向勒老爷子,挽着爷爷的手臂,带着撒娇的语气:“爷爷,安小姐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别生气了,我们先吃饭,吃完饭,我送爷爷的礼物也该到了。”

勒老爷子看水幺的眼神立即从冰冷转为慈祥:“好好,那笑笑再多吃点。”

水幺笑得很甜蜜。

好在整个勒家还有勒老爷子对浅笑的宠爱,否则的话,恐怕早已经被安锦萱弄没了。

一直没说话的勒玄墨,看水幺的眼神充满着迷雾,这个女人好似一夜之间变得让人难以捉摸。

他又不傻,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小女人是故意的。

刚好水幺抬眸,就与勒玄墨的目光再一次对上,她却不慌不忙,甚至还对他挑了挑好看的眉。

安锦萱从来没有在勒家有损过自己的颜面,可是今日她却颜面尽失,现在她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可是偏偏这个时候,她还看到勒玄墨与水幺对视的画面。

画面好刺眼,一种巨大的不祥在她胸口的位置不断翻卷着。

她不能失去勒家对自己的喜欢,更不能失去勒玄墨。

浅笑,都是因为你这个**……安锦萱的双手,紧紧攥成了拳头。

水幺的目光又从勒玄墨转移到安锦萱的脸上,刚好就看到对方不甘而怒意的眸。

饭后,女佣收走桌上的饭菜,等收拾妥当之后,大家便坐在大厅看电视。

安锦萱坐在勒玄墨的旁边,水幺坐在勒老爷子的身旁。

为了挽回自己在勒家的面子,安锦萱笑着拽着勒玄墨的手臂:“玄墨,难得回来一次,要不我们跟家里人合个影,怎么样?”

勒玄墨没啥表情,始终就跟一个冰块似得。

赝品事件过后,勒母对安锦萱有些不满,所以对拍照没什么兴趣。

勒老爷子更没兴趣了,他都一大把年纪,再说他也没那么喜欢安锦萱,所以就当没听见一样,视线一直落在电视上。

没人回应,安锦萱感觉到了无比的尴尬。

可是水幺却激动的喊道:“好啊,爷爷,我来之前刚好带了相机,刚好试试像素如何?如果像素好的话,我洗出来,挂到少爷房间里,让他时时刻刻都想着你们。”

水幺话一出,勒老爷子的态度来了一个360度大转弯:“好啊,爷爷也好久没拍照了”乐呵呵的勒老爷子又忽然想到了什么,立即拉住水幺的手说道:“不行,笑笑要跟爷爷站一块,然后挂爷爷房间。”

勒老爷子要拍照,没人敢说不字,所以全体人员都从大厅走了出去,来到勒家老宅外面的一处草地上。

水幺把相机交给管家,全部人都站好位。

勒老爷子非得拉着水幺站在他旁边,所以勒老爷子与水幺就站在了六人的中间。

因此,勒玄墨只能站在水幺旁边,安锦萱就自然而然的站在他旁边。

勒老爷子的那边,是勒父与勒母。

水幺挽着慈祥的勒老爷子笑得很是甜美,再加上浅笑原本就娇小可人的容颜,拍出来的照片就更令人讨喜,立即成为这张照片里的焦点。

勒玄墨一张脸就跟冰块似得,一点笑意都没有,反而是站在最边上的安锦萱,笑得娇羞而端庄。

水幺看了一眼,只想翻个大白眼。

勒玄墨表情淡淡的,可是一眼瞅到水幺手里的相机,一眼就看到了巧笑焉兮的女子,目光瞬间定住,怔怔的。

“玄墨,你怎么了?”安锦萱咬牙切齿,出声提醒,拉回他的视线。

水幺转头看勒玄墨,勒玄墨心头一惊,心忽然一跳,像是做贼心虚一般。

然而水幺却还对他眨了眨眼睛:“少爷,到时候照片要挂哪里啊?客厅?书房?还是你卧室?”

勒玄墨刚稳下来的心,忽然又是狂烈的一跳,可是很快他冷厉的盯着水幺:“随你。”

说完,他便冲冲往屋里走去。

水幺对着他的背影,揶揄道:“那就挂少爷房间里了哟!”

她刚刚看到勒玄墨脸都红了,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冷冷的男人,也会脸红?

水幺嘴角撩起欢快的笑意,这个勒玄墨,还挺闷骚的嘛。

水幺的心情忽然变得特别的好,勒玄墨现在对她的态度和对原主的态度截然不同,以前他面对原主,可是连看都不看一眼的。

看来想要俘虏他的心,其实也没那么难嘛。

眼下最重要的,是揭穿安锦萱的真实面貌,让她永远不能再踏足勒家大门。

想到这里,水幺的眸光瞬间投在安锦萱的脸上。

安锦萱心头一颤,水幺的脸上明明挂着笑,可是她却仿佛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一抹从未有过的戾气。

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切,心里忽然有一股莫名的后怕。

就在这时候,管家急匆匆的走来,说道:“浅小姐,外面有个送货的,说是自动**器座椅。”

浅笑一听,笑着说道:“搬进来的,那是我送给爷爷的礼物。”

一听礼物,勒老爷子一张脸可是乐得开花。

安锦萱从鼻中发出轻微的冷嘲声,一个自动**器座椅也能拿得出手,真是笑话。

勒母也是一脸鄙夷的不屑,她到现在还处于赝品事件之中,怒气难消。

三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师傅搬着一个大型的纸箱走了进来。

水幺对勒老爷子说道:“爷爷,我把自动**器座椅放你房间吧,等放好地方,你再过来看?”

“好好好,笑笑送爷爷礼物,爷爷可高兴了。”勒老爷子连说了三个好字,可见那高兴的劲,只是想到水幺工资也不高,有些心疼。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