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主角叫木天的小说[武狱仙王]完结版阅读

编辑:如山中清风 2019-08-25 21:12:10

主角叫木天的小说[武狱仙王]完结版阅读

《武狱仙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武狱仙王 即可阅读全文

《武狱仙王》小说简介

《武狱仙王》文笔比较细腻,腻过头了,像吃多了糯米饭,抑或胆不好的人吃多了油,仙气是有了,但缺乏威力,成不了神啊。火爆新书《武狱仙王》是月如刀所编写的玄幻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木天,书中主要讲述了:嗡!忽然,一道无声震动出现在木天周围,将柳月情也震到了一边,接着一颗橙红色的桃心出现在木天头顶,慢慢融入到了他的身体里。木天只感觉眼前一片清明,眼中的天地更加明朗,全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通畅感,他忍不。主角叫木天的小说叫《武狱仙王》,本小说的作者是月如刀写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新书《天屠传》,轻松无敌文。梦中九十九世轮回,醒来后天赋超凡,木天开启了无敌的大道之路。“为助你追寻大道,伴你九十九世轮回,却也是九十九世孤独。第一百世吾终将逝去,化作不同的人,陪在你身边,伴你走下去,同时也要追回你欠我的情。”“我是木天,这一世必不负你!”“我是木天,这一世必将成就大道!”

精彩章节试读:

“天儿!真的是你?”

妇人脸上挂满了泪水,不可思议的看着木天,说起话也带着颤音。

她使劲揉揉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早上还处在昏死中的儿子,一会不见就活了过来,这让她以为自己因为过度担忧儿子,因此产生了幻觉。

小岚见木天活生生的站在门口,吃惊的张着小嘴,她嗒嗒跑过去,捏了捏木天的胳膊,发现不是幻觉,又伸手摸了摸木天的脸,喊道:“热的!天哥哥,你好了?我就知道你会好起来的。”

小岚发现木天还是以前健健康康的样子,警惕的看了刘开水一眼,又跑到妇人身边,抱着妇人开心的跳啊跳的,乌黑的短发在空中飞扬。

妇人松了一口气,开心的擦着眼泪,这一刻妇人仿佛又活了过来,眼中的死志瞬间全无。

刘开水被木天突如其来的呵斥声吓得一颤,循声望去,见木天正披着布衣披风,笔直的站在堂屋门口。从脸上的气色来看,根本看不出有一丝受过伤的样子。

木天对娘亲和小岚做出一个放心的微笑,告诉她们,这不是幻觉。眼神中透露出来的神色,让妇人感觉木天突然间长大了,她又有了一种被人保护的安全感。

她想到了以前那个时时刻刻在自己身边,保护着自己的丈夫。

看着站在那里的木天,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丈夫站在那里,两个人的身影逐渐重叠在了一起,妇人在心中默默说道:“海哥,天儿长大了,他能保护好自己了。这样我也就放心了,我好想你,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相见了。”

此时的木天像一柄利剑,身上气势十足,眼若星辰,闪着慑人的光芒,刺向刘家父子。

刘开水见木天跟前几天判若两人的样子,像是白天活见鬼一样,惊呼:“木天你诈尸啦!这怎么可能?你这小废物竟然还没死!你怎么突然好了?你到底是人是鬼?”

刘开水死死盯着木天,他不相信木天能够健健康康的活过来。

那天在伏鸡山上,他明明亲手将木天打的骨碎筋离,还将木天推下悬崖。在他想来,木天必死无疑。

他自认为心思缜密,算无遗策,之所以没有直接杀死木天,而是伪造了木天不小心跌落悬崖的意外。

就是为了不让木天的娘亲柳月情怀疑到他,让他迎娶柳月情的计划顺顺利利。

没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木天竟然顽强的活了下来,这让他十分后悔没直接杀死木天。

不过后来,他知道木天即使活了下来,也是在垂死挣扎,随时都可能死去。他暗暗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的计划是对的。

今天早晨他还打听到,木天已经昏死三天了,可能马上就要咽气了。于是,他兴匆匆的带着儿子就来了。

可木天这一转眼就活蹦乱跳了,哪里像是快死的人。

更让他吃惊的是,眼前的木天像是换了一个人,见了他不再像以前那种老鼠见了猫一般的样子。

而且忽然间,身上多了一种看不见,摸不着,却让他十分忌惮的气势。刘开水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他本就性格多疑,看到木天的样子立刻怀疑到木天背后有高人救治他,要不木天不可能这么快好起来,也不可能这样底气十足。

这是白虹宗的地盘,那个高人很有可能是白虹宗里的,会不会是宗里的哪位长老看见柳月情的美色动了凡心?

要是这样真就麻烦了,万一木天在那位长老耳边添油加醋的说自己坏话,他刘开水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他努力伸着脖子向屋里看去,想看看屋里有没有人,强烈的阳光下,低矮的小屋黑洞洞的像是一头张着巨口的魔兽,冷冷的盯着刘开水,透出一股股冷冽的寒意。

刘开水不禁打了个寒颤,心底透露出一股凉意。

他已经十分确定屋子里有高人,那人之所以不出来杀死自己,想来应该是不屑,加上也不愿因为木天这一点小事给自己惹麻烦。自己大儿子可是执法队的队长,执法队大长老可是很护犊子的,听说宗里的长老们都不愿意得罪他。

见刘开水的样子,木天嘴角露出一丝讽笑,底气十足的说道:“刘开水,就凭你这只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不撒泼尿好好照照自己什么德行!你如此作恶多端,害人无数,恶贯满盈,离遭报应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木天的话更让刘开水手脚冰冷,心底发寒,他忽然有些后悔得罪木天了。

旁边的刘子明还在傻愣愣的继续摆着动作,秀着肌肉,一会摆出个‘大’字,一会又变成个‘十’字。

只不过,此时的他嘴角已挂起嗜血的笑意,眼里也流露出浓浓的杀机。

他可不会像他爹那样多疑,遇事磨磨唧唧的考虑那么多,他只知道谁惹了他就要统统杀死!木天刚才的表现已经足以让他动杀心了。

“你刘家父子还没死绝,我怎么可能会死?告诉你,你们刘家父子给我们的,我木天很快就会十倍奉还!”

木天接下来的话让刘开水更是浑身冰冷,他平常之所以小心谨慎到了极致,就是因为他怕死,非常怕死。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都让两个信得过手下在门外轮流值班,他别墅的门也锁的死死的。

此时,刘开水心中已确定木天背后有高人,他有一种想立刻去杀死木天的冲动,可自称算无遗策的他强忍住了。

一方面,现在是大白天,外面人太多,他不可能光明正大的下手,怕引起众怒,这样执法队也不得不管。

执法队里可不是他刘家开的,也有很多不待见他的人,只是对于他私下里偷偷做的坏事懒得理会而已。如果他真的激起民愤,那他大儿子也罩不住他的。

另一方面,如果屋里真的有高人,还是宗里的一位长老或者地位更高的人。那他一旦惹怒了高人,大儿子也保不住他,甚至会给他和两个儿子招来灭顶之灾。

此时,木天在他眼里就像一只恶魔,他对木天已经产生了极大恐惧,随着恐惧的弥漫,他越来越不敢下手。

他只想先快点远离这个鬼地方,然后从长计议。

忽然,他想到了一件事,让他一颗不安的心稍稍安定了下来,思维也恢复了正常,看向木天也不再那么恐惧了。

《武狱仙王》 第九章 赤子之心 免费试读

嗡!

忽然,一道无声震动出现在木天周围,将柳月情也震到了一边,接着一颗橙红色的桃心出现在木天头顶,慢慢融入到了他的身体里。

木天只感觉眼前一片清明,眼中的天地更加明朗,全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通畅感,他忍不住仰天无声的大啸一声,一道道无形波浪传出旧屋,传遍天际。

“这是武道之心?不对!橙红如初阳,是赤子之心!”

柳月情扑过去抱住儿子,浑然不顾失态开心的大笑起来:“天怜我儿,海哥,你看见了吗?咱儿子是一位了不起的天才,他竟然能领悟到赤子之心,这可是连你都没有的哦,你还好意思夸自己天才吗?咯咯咯咯……”

好不容易等柳月情停下笑意,木天这才疑惑的问道:“娘,什么是赤子之心?”

“关于赤子之心啊,娘在族里的藏经阁的古卷中偶尔见过描述。它的波动跟武道之心的一模一样,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所有人都会误将它当成武道之心。即使看见了,也很少有人能认出它就是赤子之心,只会把它当成特殊的武道之心。”柳月情笑眯眯的回答道。

木天继续问道:“既然赤子之心很容易误会成武道之心,它们是不是有什么相同的地方?”

“武道之心和赤子之心确实有想通同的地方,平常修炼时运转它们都可以让你始终保持一丝清明,不会走火入魔,而且修炼速度更快。对于危险的感知更加敏锐,关键时刻可以救你一命!

不同的是武道之心有一丝几率助人领悟悟道之心,更有利于领悟大道,在悟道的路上先行一步!”

木天道:“那赤子之心呢?既然这么稀少,不会就那一点点作用把?”

柳月情整了整思路,继续说道:“赤子之心最珍贵的地方在于,它堪比绝脉一样稀少,却与绝脉两个极端。绝脉是断绝人的大道,赤子之心则是完善人的大道。”

说到这里,柳月情停顿下来,心道:也许这是上苍为了补偿娘的绝脉吧,这样娘亲就真的没有遗憾了。

她虽说对于绝脉的事情早已经看淡了,可心中仍然恨苍天不公。直到木天拥有了赤子之心,她对于绝脉的事才彻底放下了。

随后,她接着说道:“赤子之心晋阶后被称作大道之心,要想走上巅峰,成为巅峰强者,必须有自己的大道,赤子之心就是那颗大道种子!”

“赤子之心竟然如此强大?武道之心有那么一丝渺茫的机会帮助领悟大道,赤子之心直接给你一颗大道种子!”木天听得目瞪口呆,

“是啊,要不怎么说它与绝脉是两个极端,绝脉是神的弃子,赤子之心则是天道的宠儿!”柳月情开心的看着木天,继续说道:“娘还听说,赤子之心可以帮人晋入每一境界的最强界,不过这需要莫大的机缘!”

“最强境界?最强空灵除了赤子之心,还需要什么机缘?”木天心中一动,识海中黑塔一层黄光闪过,一副药方出现在识海。

“果然!”

木天就是想看看黑塔能不能帮上忙,结果黑塔十分给力,他将药方看了一遍,脸上露出一丝哭笑不得的表情。

药方里的药虽然十分罕见,却也不难找,因为这些药草都被当成无用的垃圾……

木天激动的紧握拳头,心中大喊:“我要先成为最强空灵!”

……

白虹宗,白虹殿。

白虹宗宗主白羽扬剑眉星目,三缕长须,长发挽起一个发髻,一身星月白袍,背负一把长剑,别有一番仙姿。

只是想到刚刚结束的五宗雏虎大赛,他的脸顿时垮了下来。

看着殿里坐着几位最重要的长老和副宗主,各个一脸的愁容,他对副宗主赵河子说道:“赵副宗主还有几位长老说说今年各宗的大选,和雏虎大赛情况吧。”

白虹宗所在的羽州有五大七阶宗门,分别是白虹宗、海心宗、混天宗、魔元宗、剑石宗,他们五宗是羽州的统治者。

每隔三年,五大七阶宗门会举办一次新生大选,同时也会举行一次雏虎大赛,雏虎大赛是五大宗上一届入选宗门的弟子的排名赛。

赵河子是白虹宗第一副宗主,化丹六境修为,只比宗主白羽扬低一境。

此人面白无须,一身文士打扮,说起话来也轻声细语,让人如沐春风,他拱手道:“宗主,这届雏虎大赛我带领十位弟子去参加,最好的名次是陆闻虎取得第十二名,江燕取得第十九名。剩下八人都在三十到五十名之间。”

白羽扬听了微微叹息一声,在座的几位长老相互之间看了看,也都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个结果他们早就预料到了,当年太上长老失踪,太上二长老宣布闭死关后,渐渐的白虹宗战力在五宗中排名就逐渐下降,直到垫底。

雏虎大赛白虹宗已经连输九届了,再输一届他们就要输掉一座灵石矿场。灵石是天地灵气凝聚而成的精华,是一个宗门强大的基础。

白虹宗一共三座灵石矿,失去一座对于白虹宗来说是一个难以弥补的损失,宗门会元气大伤,失去培养弟子的重要资源,离衰亡就更近了。

“这次雏虎大赛就算过去了,再说说新生大选的情况吧。”白羽扬语气里有一丝期待,白虹宗在他手里衰弱,让他觉得无颜面对白虹宗历代宗主,他盼望今年新生大选会有意外惊喜。

赵河子继续说道:“此次大选的弟子虽然仍不容乐观,但我大约统计了一下还是有一两个不错的苗子。”

“快说说!”

白羽扬十分了解这个副宗主,他说的不错那就一定不错。在座的几位长老也来了兴趣,纷纷直起身子,细细聆听。

“下辖的八阶门派青叶门,门主云寒的女儿云紫雨,十三岁年纪,空灵七境,经脉比同境界的粗一倍。别的空灵境是一根筷子粗细,她是两根筷子粗细,而且是水木相生双灵根。”

“小天灵根!这个弟子我要了!”

一道清脆且不容置疑的声音响起,众位长老都看了过去,脸上挂着一丝的忌惮。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